血宫殿 - 84.凄鸷太子

2015-09-21

凌髐蜭因为施展不灭剑诀,受伤很重,此时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样子显然有些狼狈。她接过乐晓嘿手中的茶,喝下药,擦掉嘴边的鲜血,整理了一下仪容。

“哎,这位大叔,你是谁啊?”乐晓嘿对中年富商很是好奇,“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定是个大侠吧?”

“你们立即从那边那个小门出去,那个门可以直达魔界大殿。与自由之邦的人会合后立即离开魔界。”中年富商很心急的样子。

“爷爷,那你呢?”凌髐蜭的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爷爷?这位中年富商是……凌髐蜭的爷爷?

“髐儿听话,爷爷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你不要担心爷爷,爷爷自会保护自己的安全。”中年富商说着化道白光消失在了远处。

“啊?姐姐,你还有个爷爷啊?”乐晓嘿大为意外。

“是啊,他……”凌髐蜭还想说些什么。心急的蓝溯打断了她的话:“两位小祖宗!现在生死攸关,先逃出去要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不迟!”

“蓝叔叔说得对。”凌髐蜭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快走。”

三人化作粉、钴蓝、黑三道光飞离了少主寝宫。

 

魔界大殿上正打得热闹。自由之邦虽说来了“大部队”,可实际只有千余人,面对源源而来的妖魔鬼怪,自由之邦众人明显无能为力,越来越处于下风。

三道光迅速飞到大殿上,落在自由之邦众人中间,正是蓝溯、凌髐蜭、乐晓嘿三人。

见到凌髐蜭,自由之邦众人又惊又喜。正在外线杀敌的血沉槥匆忙返回,钻到凌髐蜭怀里,紧紧抱住了她,“不要再离开我了!”

“小槥……”凌髐蜭呜咽了起来,搂住血沉槥的肩膀,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落泪。

“离情以后再叙!我们快杀出去!”关键时刻,还是蓝溯这个蓝宇圣主相对冷静。风文笑用赞许钦佩的目光望了他一眼,一挥手中刀,高喊:“大家快杀出去!”

凌髐蜭没死,这让自由之邦士气高涨。相反,众妖魔则显得心旌摇摇,有些恐惧。紫倁不在,多数妖魔并无死战的意思,打两下便退开了。许勇等大将虽悍不畏死,怎奈对方高手众多,己方根本无法扭转局势。

凌髐蜭、血沉槥、蓝溯等人边打边退,撤退得倒也顺利,很快撤出了魔界的地盘。

“岂有此理!”看着对方如入无人之境地冲出去,许勇气得目眦尽裂,“圣君呢?他老人家就眼睁睁看着这些人这么跑了吗?”

 

早在乐晓嘿用计策骗得紫倁向后看从而拉着蓝溯冲出门去的时候,紫倁就遇到了一个对手。

本来,以蓝溯和乐晓嘿的速度,即使暂时逃离,紫倁也两步就能追上他们。但就在紫倁回头见无人正要去追赶他二人之时,忽然感到背后袭来一股强大的力量,他不得不一剑向后刺出,一道绿光迎上了血红色光,二光一项碰便立即炸开,冲击波和气浪纷纷而来,紫倁和那个偷袭者各退一步。

“好家伙,你敢偷袭?”漫天的绿色和血红色光点纷纷而落,宛如春节午夜的烟花,绽放着绝丽的美艳,紫倁站在这漫天绚丽中,衣襟飘曳。

偷袭他的是一位老乞丐,约有六十余岁,满脸皱纹,目光淡漠,一根油亮发黑的破木棍握在他手里,他在这样绚丽背景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孤寂和凄凉,但声音依旧是阴森森的:“你已经偷袭凌髐蜭两次了,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不觉得你是在找死吗?”紫倁一字一句地警告对方。

“我不觉得。”老乞丐老老实实地回答,仿佛他真的并不知道一般。

“那么,你去死吧!”紫倁高傲地说,这样不知死活的人死不足惜。

早在紫倁挺剑而起的时候,老乞丐早已握住破木棍指向他,念动咒语:

“丹心不羡弄孙乐,泪眼荆棘铜驼,欲效投笔飞湘洛,锄櫌棘矝,荡尽风尘恶。

胜雪衣冠送燕客,不辞冰雪为卿热,愿随颍川空骂座,不似昔人乘黄鹤。”

一道血红色光芒驰骋于天地间,整个魔界的血色光芒越来越强盛,血光中夹杂的若有若无的黑光仿佛在庆祝毁灭的来临,血腥气弥漫在整个魔界,让所有嗅到其气息的人不寒而栗。

老乞丐咬破手指,用血在虚空中幻化出了一个符咒,那个符咒似乎有生命一般,在幻化出的时候就皱成了一团,似是承受不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千年恨。”紫倁认出了老乞丐使用的法术,此法术是凄鸷太子薛孽所创,威力仅次于薛孽的恨无涯和不灭剑诀,所用的咒语即薛孽的一首词《孽子吟》。

老乞丐遥望虚空,符咒在他手中飞了出去,俶尔落地,化为遍地血红色的蜘蛛,向着紫倁便爬了过去,蜘蛛们伸着毒针,张着毒牙,一副要把紫倁生吞活剥的样子。

紫倁微笑不语,手中万恶圣剑一挥,一道墨紫色光在空中出现,墨紫色光中飞出了无数紫色的细腰蜂,细腰蜂是蜘蛛的天敌,见了蜘蛛这种美味哪里肯放过,每个细腰蜂都盯住一只蜘蛛迅速扑了上去。

就在细腰蜂接近蜘蛛时,一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所有蜘蛛瞬间都不见了。紫倁站在那里,也是一副惊讶的神色,冷不防一道血色符咒从他身后飞来,直直印向他。

紫倁连忙举剑相迎,看见他的动作,老乞丐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因为就在万恶圣剑碰到血色符咒的一刹那,血色符咒骤然化成了一道血河扑面而来,立刻将紫倁淹没在浓浓的血水中。

本该高兴的老乞丐此时却是神色一变,右手立即向身后拍去,一道血光从他的右手飞出,径直迎上从背后偷袭而来的万恶圣剑,顿时只见一道血光与一道绿光相碰,一声震天般的巨响,冲击波、气浪如水般漫开,血色光与绿光纷纷破碎,化为漫天的双色光点,光点如流星一般滑落天际,散发着圣洁却又残忍的光辉,仿佛生命最后的绝唱。

紫倁身形未动,老乞丐却握着流血的手腕后退了一步,显然,紫倁强大的剑气已经伤到了他的手腕。

“好法术。”紫倁用赞美的目光望着老乞丐。

“我为能得到你的赞美而高兴。”老乞丐淡淡地说,“很少有人这样真诚地赞美我了。”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紫倁觉得对方是一个好对手,如果不知道对方的姓名的话,实在可惜。

“我们还是继续吧!”老乞丐显然不愿相告,“请接招。”说完退开一步,念起咒语:

“海曲传恨,空梦飞熊,东窗天狼映冥鸿,雨萍山河廿四载,泪纵横,枉怅万里坏长城。

休效放翁早岁叹,耄耋胸中有祝融,碧血灵旗九天际,笑苍穹。”

一道黑色光和一道血色光分别从老乞丐的身体里涌出,周围的气氛显然受到了影响,变得压抑不堪,黑色光和血色光在老乞丐面前相遇,幻化为一个滴血的心的图案。

“恨无涯吗?很不错的法术。”紫倁微笑着看着对方。恨无涯也是薛孽所创的法术,载体为痛苦和绝望,口诀为薛孽想作为绝笔但又未能成为他的绝笔的《绝歌•题壁》。

正如同它的载体一样,这套法术在施展时会给人以无边的伤痛和失望之感,当年薛孽正而遭诬,忠而被谤,被所有人抛弃和背叛,万念俱灰,不再对任何东西抱希望了时才创编出这套法术。如果说“不灭剑诀”是强者最后的爆发,那“恨无涯”便是英雄末路的悲歌。

老乞丐苍老的目光中似乎蕴含着无限的伤悲,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雨腥风的时代,那样的长夜难明,那样的黄钟毁弃,利益将所有人性侵蚀。人,已经不再为人。

老乞丐把手伸向胸前,尖利的指甲划破了胸膛的肌肤,跳动的心脏在皮肉中若隐若现,老乞丐将手伸进胸腔,抓住心脏,用力一挤,一股鲜血从心脏里骤然冲出,这股鲜血喷洒到那黑光和血光组成的滴血的心的图案上,整个图案顿时泛起金光,刹那间,山摇地动,无数道黑气从大地之下冲出,一起奔向泛着金光的滴血的心的图案的上方,在那里组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图案。

“毁灭吧!一切希望都不复存在了!这世界,只剩下无边的黑暗,只剩下永恒的绝望!”老乞丐右手中的破木棍连挥,那黑气组成的大骷髅立刻破碎,化为无数小骷髅,从四面八方扑向紫倁。

紫倁早在他幻化滴血的心的时候就行动了起来,他将万恶圣剑的剑尖指向地面,沉静地念起咒语:“波诡云谲天有思,秋光淡淡春幕迟。两部鼓吹归故里,一影孤鸿映晓池。车到山前必有路,船临桥头自然直。幽夜且听花解语,一梦蓬莱三更时。”一湾蓝色的逝水图案出现在他的身后,逝水图案静静不动,显得十分神秘。

“开!”见骷髅袭到,紫倁左手向前一指,无数道蓝光从逝水图案里飞了出来,每一道蓝光都对应一个骷髅。在远处看,只见无数的蓝色与黑色相碰,那情景的神秘、美丽、壮观得能令所有的自然景色黯然失色。

无数声爆炸声传来,每一个骷髅都与每一道蓝光同归于尽,天空之中不断发生着爆炸,不断有破碎的蓝色与黑色光点四溅,那情景就仿佛烟花争先恐后地展现自己的美丽,让人无限神往,流星飞度,光飘电走,似无数的梦幻在飞翔。

在最后一道蓝光与最后一个小骷髅同归于尽的时候,紫倁和老乞丐各退一步,显然,双方打了个平。

老乞丐脸色青紫,显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幽梦影!你……谁教你的幽梦影?”

“杺儿,我最爱的人。”紫倁玩味地看着老乞丐,“当年你被这法术弄得好惨,不是吗?”

“你……找死!”老乞丐突然发指眦裂,怒不可遏,他右手一挥破木棍,一道黑色光柱冲天而起,本来无云的天空刹那间变得阴云密布,周围的温度以令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迅速降低,天空越来越暗,最终变成了没有一丝光芒的黑色,一道黯黑色血光出现在老乞丐周围,使老乞丐顿生了几分神秘和恐怖。

老乞丐握着破木棍,对准紫倁,很难想象在这样黑的环境下他居然可以准确地确定敌人的位置。他昂首向天,这次却是大声地将那恐怖的咒语念了出来:

“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此刻,黯黑色血光突然发生异变,渐渐向东、西、南、北、上四个方向聚拢,形成五个耀眼的光球,血光在五个光球上一闪而逝,光球一下被拉长,化成五道黯黑色的符文,与此同时,空气中的黑气迅速向符文靠拢,一群血红色的小骷髅头也凭空出现在老乞丐身边,移动着,呓语着。

老乞丐骤然大吼一声,那张苍老的容颜仿佛受了什么重击破裂了一般,肌肉渐渐裂开并化为脓水退去,一个眼冒绿光,白骨森森的带着鲜血的血红色骷髅取而代之地出现在老乞丐的脖颈上。老乞丐右手一松,破木棍掉落在地上,一把黑色长剑凭空出现在他的右手中,长剑上发出一道耀眼的血光。

不灭剑诀第九层!

紫倁行若无事,挥动万恶圣剑指向对手,空着的左手捻诀,淡淡念道:“小开竹门出闺园,眼望层层不尽山,袖中乾坤壶里月,却为何人做笑谈。”蓝色的逝水图案再次出现在他的身后,但此刻,平静的逝水仅仅是外表平静,内中波涛汹涌却难以被发觉,那浅浅的逝水分明已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海洋。

血光从老乞丐的剑上冲出,如同一个积蓄了万年仇与怨的奴隶再也经受不了鞭子和侮辱突然爆发出的巨大愤怒一样,带着毁灭天地、扭转乾坤、改写历史的的仇恨、愤慨、不甘与抗争,迎着漆黑的暗夜,以一种悍不畏死的精神,直冲向紫倁,它的力量无比狂暴,似乎想把一切都击为碎片。

一道蓝光从紫倁的剑上飞出,如一股蓝色的水流,以旋转运行的方式硬接血光的进攻。

“轰隆隆!”一声惊天巨响,两道光相碰,碰处一道火光骤现,紧接着大地动摇,苍天颤抖,冲击波和气浪铺天盖地,蓝光与血光发生了剧烈爆炸,光点被强大的爆破力甩了出去,做起了斜抛运动。爆炸产生的强光照亮了原本阴暗的乾坤。那蓝色与血色的光点混合在一起,给人以一种矛盾和痛苦的感觉,竟然硬生生减弱了这次爆炸的美观程度。

紫倁按着胸口,后退了一步,用剑尖撑着地面以免自己倒下去。

对面,老乞丐的身体禁不住这样巨大的冲击,冲天飞起后又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洒下一大滩鲜血,几乎已经无力挣扎了。

“你还有一招,绝对能打败我的一招。”紫倁调匀了呼吸,缓缓地说,看见老乞丐眼中有了希望的神采,他顿了顿,“血之咒语。你敢用吗?”

血之咒语是三界威力最大的法术,但无论法力多高的人也仅能用一次,因为,它的代价是施法人的性命。

“不敢。”

“那么,你输了,凄鸷太子。”紫倁走上前,将剑横在对方脖子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