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83.不灭剑诀

2015-09-21

就在蓝溯沉浸在大部队已到的喜悦之中时,细心的晓嘿向上一望,不由得惊叫起来:“蓝哥!紫瞐和我姐姐呢?他们怎么不见了?”

“什么?不好!”蓝溯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一手提起晓嘿飞到人群上方,点着人头跃到大殿通向后宫的那扇门前。

“站住!”紫倁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晓嘿一回头,见紫倁的万恶圣剑正指着自己,吓得惊叫一声就钻到了蓝溯的身后,“蓝哥小心!”

“溯儿,你干什么去?”出人意料,紫倁收回了万恶圣剑,手放在蓝溯的肩膀上。

“伯父,我要去救髐蜭。”蓝溯的目光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声音也轻了很多。

原来蓝哥和这大魔头的亲缘关系这么近。乐晓嘿耸耸肩膀。

“为什么?”

“她爱沉槥,她即将完成一件孩儿未能完成的事。我要她和沉槥成亲。”

“这么多年了,你的思想还是这么不现实。”紫倁冷冷地嘲笑她,“每个人的路都是要自己来走的,他人干涉不得。”

“你别同浴讥裸!你儿子强抢民女岂不也是干涉他人的路?”乐晓嘿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说出了这两句话。

“住口!”紫倁有些生气,举起万恶圣剑指向晓嘿。晓嘿吓得又钻到了蓝溯身后。

“今天有我在这里,溯儿,你哪也不能去!”

“风大哥!来得正好!点他穴道!”乐晓嘿向紫倁身后打了个手势。紫倁一回头,晓嘿拉着蓝溯就冲出门去。

“你小子可真机灵!”蓝溯不得不赞他一句。乐晓嘿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炫耀了一下,又问蓝溯:“我们上哪去?”

“去紫瞐的寝宫!”

 

“我就是要你一生一世都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我,永远像小鸟一样依偎着我!”紫瞐的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他的手抓住凌髐蜭的肩膀,仿佛至死也不会松开,“在我的爱之下,不允许你有离开我的自由!”

“放手!”凌髐蜭猛一用力挣脱了他,但却撕裂了身上的伤口,鲜血刹那间涌了出来,浸染着她粉色的衣裙,显得十分耀眼。

“紫瞐,我真的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我看上的女人,没一个能逃脱我的手心!这个规矩不能让你打破!”紫瞐紧紧握着袖中的剑柄,“无论用什么方法!”

就在二人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之际,忽然两个人风尘仆仆地闯了进来。

蓝溯和乐晓嘿!

“蓝叔叔?”凌髐蜭很意外,这么隐秘的地方蓝溯居然能找到。

蓝溯毫不犹豫地挡在凌髐蜭身前,用目光示意她快走。但倔强的凌髐蜭却铁了心与蓝溯和乐晓嘿并肩作战,“要走一起走,要打一起打,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你们不是紫瞐的对手!”

“走啊!”蓝溯感到自己快急得发疯了,“你和小槥能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只要能完成这个心愿,我在所不惜!你快带晓嘿先走!”

“没有任何人能破坏我和小槥的幸福!”凌髐蜭的手中幻化出水晶小剑绝令,她把剑尖对准了紫瞐,“而且,我不会眼睁睁看着我的朋友送死而坐视不管!”

紫瞐的嘴角漾起一丝微笑,那笑容却如同黑色的睡莲,让人莫名其妙地心生寒意,“凌儿,你不要逞能了。我的匕首有剧毒,你已经中了毒,解药还在我手里,你现在强用大型法术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可不想看到你这么早就死了。”

“紫瞐,你……”蓝溯又惊又怒,看了看身旁勉强忍住疼痛的凌髐蜭,大喝一声:“快交出解药!”

紫瞐悠闲地一笑,“堂兄,我们是亲人,你何苦为一个外人对自己的亲人拔刀相向呢?”

“少在这拖延时间!你给不给?”蓝溯声色俱厉。

紫瞐知道花言巧语对蓝溯不管用,紫剑直刺向蓝溯,“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蓝溯毫不示弱,流云双钩走斜线迎上紫剑,巧妙地反守为攻。但紫瞐的进攻与防守速度太快,只有凌髐蜭才能跟上,蓝溯明显处于下风,进攻权完全掌握在紫瞐手中。

凌髐蜭越看越心急,再这样下去蓝溯必然有危险,此时,只见一道白光一闪,一个中年富商打扮的人出现在蓝溯身边,与他一同对抗紫瞐。

“这……他是谁啊?”乐晓嘿见了中年富商,挠了挠头,他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凌髐蜭却吃惊不浅,直直地看着战局。

虽然是二对一,但中年富商的法力比蓝溯好不到哪里去,有时甚至帮倒忙。因此中年富商的插手并没有扭转蓝溯的败局。

凌髐蜭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身边的晓嘿,把手中的水晶小剑绝令递给他,“你去帮一下他们。”

“我?我行吗?”乐晓嘿大为意外,不解地望着凌髐蜭,“姐姐,你难道不知道我法术不高?让我上去不是找死和给蓝哥他们帮倒忙吗?”

“这个我自有办法!”凌髐蜭微微一笑,双手在胸前叩印,默默地低吟着咒语。忽然间大地摇动,一道银色光辉从大地深处飞了出来,进入晓嘿的体内,使得晓嘿的周围形成了一个耀眼的银色光罩。

“啊?”晓嘿对这一切也颇为惊讶,他看了看凌髐蜭。

“现在你可以去了,紫瞐不会是你们三个人的对手。”凌髐蜭向他示意。乐晓嘿半信半疑地走到蓝溯二人身边,手中透明的水晶小剑绝令带着一道银光劈向紫瞐。

“自不量力!”紫瞐用紫剑一挡,但对方那强大的内力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由于接招之前过于轻敌,紫瞐的这一招接得并不好,晓嘿强大的攻击力把他震退三步。

疑惑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凌髐蜭,紫瞐把进攻的主要目标对准了乐晓嘿,一道紫色强光宛如一条长蛇飞旋而出围绕紫瞐旋转一周后如狂怒的紫鳞巨龙,夹杂着横扫千军的气势就欲攻向晓嘿。

以乐晓嘿的法术功底,这样的法术他自然没见过,眼见危险快逼近,他不由自主地向凌髐蜭求救:“姐姐!我该怎么办啊?”

“这是‘神龙摆尾’第七十式,用‘玉凤摇头’第三十六式对付他!”凌髐蜭向他喊道。

“什么玉什么摇头,我不会啊!”乐晓嘿一听凌髐蜭的话,感到简直是火上浇油,他着急地看了凌髐蜭一眼。

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凌髐蜭也顾不上一不许行医,二不许教书授徒的家规了,“气沉丹田,念动口诀:‘天地无极,斗转星移’,然后一剑劈下去!”

乐晓嘿此时是死马当活马医,听见凌髐蜭的话毫不质疑地照做了。若在平时他一定会一个为什么连着一个为什么问个没完没了。

紫瞐率先发动了进攻,紫色强光忽然如炸开一般,亮度猛增数倍,裹挟着所向披靡的气势,化作一条紫色巨龙,口含紫珠,张牙舞爪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乐晓嘿周围的银光保护层中的银光渐渐聚拢,一只银凤逐渐成型,扑打着闪烁银色星光的双翼,在乐晓嘿上方缓缓腾空。

紫色巨龙转瞬即袭到,银凤毫不示弱,发出一声悦耳清脆的凤鸣,尖尖的喙仿佛一把利剑,直啄向紫龙的左眼。紫龙一声怒吼,旋身避开,张口吐出道紫色烈焰,银凤转眼间便被笼罩其中。

趁紫龙占了上风,紫瞐大显神威,将蓝溯、乐晓嘿、中年富商三人打得连连后退。战场外的凌髐蜭又惊又急,“神龙摆尾”的克星明显是“玉凤摇头”,可这次怎么了?

“不好!”凌髐蜭忽然心中一沉。紫瞐很可能用了障眼法,以“神龙摆尾”招式为幌子,暗中使用了别的法术。这门威力非凡的法术多半是“复兴神功”。能对付“复兴神功”的法术只有两种:一为战天神教第五位教主、蓝宇国的第四位圣主无法所创的“八拳战天诀”,另一种即为“凄鸷太子”薛孽所创的不灭剑诀。相比之下,“八拳战天诀”对付复兴神功只有六成胜算,而“不灭剑诀”则能达到十成,万无一失。只可惜“不灭剑诀”的反噬力极为可怕,在打退敌人的同时也会使自己受重伤。但在这种情况下,早已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的凌髐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门法术。

看了一眼紫龙和银凤,凌髐蜭用小刀划破了手腕,让鲜血流到了手上,用沉重的声音念起一句句古老的咒语:“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此刻,凌髐蜭染上鲜血的手中幻化出一道粉红色的符文,周围空气中的温度迅速上升,直到达到一个极为宜人的程度,让人好不舒适。童话般的气息在整个魔界弥漫开来,那种柔软的温馨把所有的血腥都冲淡了。

“走!”凌髐蜭将符文向前一推,转瞬间,粉红色的符文又幻化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图案,只是这图案好生可爱,若是一二岁的小孩子见了,非得把它当成玩具不可。

不知名的图案向前飞去,紫龙正欲烧死银凤,忽然一股温暖纯洁的气流涌了过来,紫龙顿时如沐春风,却又在那不知不觉间被化掉了。

紫瞐已将蓝溯三人打得招架不住,转眼间就可将他们擒获。可此时忽然袭来一股温暖却又强大的力量,不容他反抗一举笼罩住他。那股力量太温馨了,仿佛母亲温暖的怀抱,紫瞐不觉间竟然沉醉在它的里面,渐渐失去了知觉。

“髐儿,你……你竟然可以不用涵宇神剑就施展‘不灭剑诀’?”中年富商吃惊不浅,但随即释然,“我忘了,你已经练成了第十层,第九层就可以不用涵宇了。”

“快!找解药!”蓝溯则想到些比较实际的,中年富商脸一红,连忙和他一起蹲下身搜紫瞐的身上,果然在紫瞐的袖中找到一红一绿两个瓷瓶。但对于哪个是解药,蓝溯却犯了难,他对医药一窍不通啊!此时,中年富商拿过两个瓷瓶,分别闻了闻,把绿瓶递给凌髐蜭。“这瓶是解药。”凌髐蜭信任地拿过绿瓶,乐晓嘿忙从桌上的茶壶中倒了杯茶递给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