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82.神兵天降

2015-09-20

“我知道,可我不能看着你伤害我的朋友坐视不理。”凌髐蜭推开那两个武将架在她颈上的刀。

“其实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完全可以放了他们。”紫瞐忽然握住她的手,温柔地望着她,“你嫁给我。”

“胡闹!”这个条件太不可思议了,凌髐蜭生气地抽回了被握住的手。

“那可就别怪我了!”紫瞐的目光瞬间变得残酷,他向抓明涟的两个大将一挥手,“砍了这小姑娘的双手双脚!”

“紫瞐,我们同归于尽吧!”忽然间,凌髐蜭的水晶小剑绝令已经横在紫瞐的脖子上了,“我知道,有你父亲在,凭我休想杀了你。但是,你不该和我靠得这么近。”

“哈哈哈!”紫瞐大笑,“那么,你的这五个好朋友,还有你爱的血沉槥,你的那个二外公可都要给我们两个陪葬了!”

“你……”凌髐蜭伤得太重了,情绪稍一激动身体就有反应,她愤怒之下本来想给紫瞐点教训,不料体力不支,眼前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凌儿!”血沉槥看见凌髐蜭的样子,吓坏了。

紫瞐在凌髐蜭即将倒下的时候伸手将她抱住,“可怜的凌儿,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别人。”

“拿开你的脏手!不许碰髐蜭!”徦珵瑧见自己心爱的人被别人控制,又是生气又是担心,而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他的心又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那种痛苦实在堪用“撕心裂肺”来形容。

紫瞐抱着凌髐蜭,走到他的座位上坐下,却依然把她抱在怀里,修长的手指划过她如水的青丝。而那把水晶小剑绝令,竟然在凌髐蜭倒下的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明涟,我们是不是该继续了?”紫瞐忽然抬头,望着被抓住的明涟。

“混蛋!你放了我!”明涟吓得不住哭喊,拼命挣扎。

“放了你?也可以啊。只要,你能说服凌儿嫁给我。”紫瞐看了明涟一眼。

“你别做梦了!紫瞐!”忽然间,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门外突然出现了一名钴蓝衣衫的男子,平凡的外表,坚定的目光,手中紧紧握着那把流云双钩。

“蓝溯!”紫瞐与紫倁对视一眼,显然吃惊不浅,想不到着蓝溯竟然能无声无息地直达魔界大殿。

乐晓嘿见了蓝溯,大骂起来:“你这个狗叛徒、狗内奸还来做什么?”

凌髐蜭醒了过来,正听见乐晓嘿这话,她按住伤口坐起来,“晓嘿,不要冤枉蓝叔叔。他不是内奸,内奸另有其人!”乐晓嘿一惊,直直地望着蓝溯。

在说话的当口,蓝溯身后的四人早已先下手为强,在几名大将的手中夺过了被押的七个人。四人速度之快、法术之高令几名魔界将军措手不及。原来是自由之邦的“四圣”——“风雅颂云”风文笑、徐雅青、吴欣颂、慕容孤云四人到了。乐晓嘿一见四人,忍不住高兴地大叫:“太好了!你们四位圣人一到,再加上邦主和酋长,紫瞐大恶人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千万别放跑了刚才踢我屁股的那家伙,替我抓住他,我要给他十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在场的魔界群臣大惊失色。魔界不同于人界,魔界的文臣也各个法力高深,因此在场群臣都做好了混战的准备。

紫瞐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小巧的匕首,他把它横在了凌髐蜭的脖颈上,“别动!再动你们的邦主就没命了!都给我退下!”

蓝溯等人神色一变,怎么凌髐蜭尚在他手中?徐雅青是个急性子,忍不住大喊:“快放了邦主!”

吴欣颂跟着大喊:“放了邦主,饶你不死!否则我们把魔界搅个天翻地覆!”

“你们敢?”紫瞐握着匕首的手一用力,匕首划破了凌髐蜭的颈部,鲜红的血瞬间流了出来。

“紫瞐,你……”蓝溯等人又惊又怕。血沉槥更加担心,声音也有些呜咽:“紫瞐,我求你放了她!”

“你真的准备杀了我?”凌髐蜭很冷静地看着紫瞐。

“叫你的手下全部退下!否则,我真的会不客气了!”紫瞐狠下心,不去看她。

“那不可能。”凌髐蜭缓缓地说,目光转向蓝溯等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蓝叔叔,你们别管我!做你们想做的事!‘风雅颂云’听着,我死之后,血沉槥就是自由之邦的邦主!”她随后闪电般地握住紫瞐的匕首,划向自己的颈部。

“凌儿!”这一招令紫瞐措手不及,他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他抱住凌髐蜭的身体,眼中除了惊异只有心痛。血沉槥、徦珵瑧、风文笑、徐雅青、吴欣颂、慕容孤云六人顿时疯了一般,血沉槥夺过一把兵器就带头冲向紫瞐,“紫瞐!我杀了你!”

“四圣”、蓝溯等人随后跟了上去,大殿上下兵将纷纷迎上来拦住他们,大殿之上顿时变成了临时的战场。兵刃相碰声、叫骂声响成一片。

魔界众臣纷纷离开自己的位置聚拢到大殿御阶两侧,现在没有他们出手的必要。

“杀了紫瞐!为邦主报仇!”徐雅青手持开山大斧,一连砍倒两个魔界侍卫。

望着倒在他怀中的凌髐蜭,紫瞐轻轻叹口气,“你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要自杀呢!”

“你不要那么虚伪。我只是用了个计策,目的是找出奸细。”凌髐蜭露出轻蔑的神色,颈上的伤口很深,血还在不断地涌出,但毕竟没有伤到要害,凌髐蜭一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找出了吗?”

“差不多。”

“这叫什么话?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凌髐蜭脸一红,“我希望不是她。”

“你怎么猜出来的?”

“之前我已经把范围缩小到徦珵瑧、冯羽觞、瑰夜三个人,刚才我假作自杀的一刻,冯羽觞的目光中是忧虑、惊异,徦珵瑧的目光中是痛苦和不忍,只有瑰夜的目光中是惊诧、愧疚和欣喜。”

“很厉害,可是如果对方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强的人,你的这一招是失败的。你根本不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紫瞐看着远处打斗的众人。

“我是了解这三个人才用这种方式的……”毕竟流了太多的血,凌髐蜭的声音渐渐轻下去、弱下去,最终她实在疲倦了,闭上了双眼。

“我不会让你死的。”紫瞐紧紧抱住怀中的凌髐蜭。紫倁站在上面,看着儿子和其他人,仿佛在看一场戏一样。一个妖兵跑到他跟前,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挥挥手,“按原计划办!”

 

乐晓嘿情知自己技不如人,一打起来便与蓝溯靠在了一起。蓝溯不由得好笑:“不骂我内奸了?”

“你肯定不是内奸。”乐晓嘿知道他在开玩笑,不由的尴尬地一笑,“你是内奸还来救我们?”

“有你小子的!说实话,刚才说我是内奸的那会儿是不是在肚子里把我的十八辈祖宗‘问候’了个遍?”蓝溯一边对付魔界兵将的进攻,一边同乐晓嘿开玩笑,乐晓嘿的确是个开心果,有他在身边不开心都不行。“回去之后让你给我十八辈祖宗烧一千柱香!”

“九百九十九柱行不行?”乐晓嘿“求情”道。

“为什么?”

“勤俭节约,省点是点。今天省一柱,明天省一柱,省九百九十九天,又够给你十八辈祖宗烧一次的了!”乐晓嘿嘻嘻笑道,忽然间笑容消失了,“你不是内奸,那真正的内奸是谁啊?”

“你当我是神仙,无所不知?看样子髐蜭倒是知道,可惜她……”

“哼!等我抓住这个奸细,非把那家伙碎尸万段不可!”乐晓嘿一脸怒气和仇恨地说,“若不是那奸细,我姐姐不会死!”

“髐蜭是死不成的。”蓝溯击退了两个魔界将军的进攻,“紫瞐一定会救活她的。”

“我真后悔,早知现在我带个神医来圣界啊!我们甚至自由之邦的人都对医术一窍不通,受了伤连自己包扎都不会,还美其名曰什么生死皆天命。哼哼,我看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可不是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那么虚伪干什么?”蓝溯一边回答一遍留心敌人的攻击,“小心点,别让自由之邦的人听见了!”

“听见了怎么了?蓝哥,你这点不好,只会背后说人坏话!再说,这也不是坏话,而是实话。”

“不跟你说了,风文笑向我这边靠拢过来了,再说出事了!”蓝溯半开玩笑地说。

“蓝哥,明天我送你个匾额,上书三个大字:胆小鬼。”

“我在胆后面再添一个小字,然后转送给你。”蓝溯诙谐地回答他一句。忽然间外面喊杀震天,乐晓嘿吃了一惊,蓝溯却喜上眉梢,“自由之邦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杀进来了。”

“哦!原来你们还带来了大部队!”乐晓嘿恍然大悟,“蓝哥,行啊你!”

 

凌髐蜭醒来时,已在一间安静华丽的小房间里。紫瞐坐在她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

身上的伤口都被包扎好,敷上了不知什么药,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她坐起来,抽会被握的手。

“你醒了。”

凌髐蜭一眼瞥见床沿上的小刀,抓起它抵在紫瞐的脖子上,“我不想杀人,请你放我走!”

“你真的不懂我对你的心吗?”紫瞐只是轻叹一口气。

凌髐蜭的手微微一颤,她垂下眼帘,摇了摇头,“我们是不可能的。紫瞐,我今生今世,心中只有小槥一个人。”

“凌儿,那我只有告诉你,今生今世我一定要得到你,而且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离开!”紫瞐用力推开了凌髐蜭的小刀。

凌髐蜭后退了一步,“你不要逼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