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81.成竹在胸

2015-09-20

蓝溯站了一会,刚要继续赶路,忽然被一个声音叫住了:“等等,蓝溯!”

他大吃一惊,立即回头,全神戒备。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富商打扮的人,这个人正是不久前把血色怪兽拉走的那人。

“你是什么人?”蓝溯对对方戒心不小,虽然看对方的打扮不像魔界之人。

“你不用管我是谁。”中年富商缓缓地说,“我劝你关心一下自己,我怀疑紫倁要暗算你们,你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用幻影神镜看一看其他人的情况再行动。”说完也不等蓝溯答话,化道白光消失在了黑夜里。

蓝溯皱着眉思索了片刻,四周看看,寻找到了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见四周无人,他悄悄取出幻影神镜打开。蓝色的镜面光华流转不定,蓝溯为了防止暴漏目标,悄悄给自己和幻影神镜使了个隐身法。

先看谁呢?他最不放心的便是徦珵瑧了。蓝溯念动咒语,镜面上立刻出现了徦珵瑧。

令蓝溯吃惊的是,此时的徦珵瑧正被一群妖兵抓住,动弹不得,而更令蓝溯吃惊的是那些妖兵的对话。

“奇怪,请报上不是说还有一个叫蓝溯的家伙吗?怎么只有这一个啊?”一个妖兵奇怪道。

“是啊,难道出什么差错了?一共七十个人,我们若只抓到六十九个,可怎么交差?”另一个妖兵则烦恼不已。

第三个妖兵比较现实,“他跑不了!”接着他狠狠给了被抓的徦珵瑧两脚,“说!和你一起的那个蓝溯呢?”

了得!蓝溯大吃一惊,徦珵瑧这家伙与他有仇,巴不得供出他来呢!他连忙关掉幻影神镜,回身就走,却发现不知何时魔界的卫兵增加了两倍。

“可恶!”蓝溯躲在一棵树后,暗暗咒骂。看来一时半会想出魔界是不可能了。

“梦幻空间,开!”忽然间,他的身旁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一扇空间之门凭空打开,蓝溯在反应过来之前便被一只大手拉进了空间之门中,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是在魔界之外了。

“空间幻术!”想起刚才的那个法术,蓝溯暗暗心惊。“空间幻术”蓝溯也会,但魔界机关密布,有一部分法术机关就是阻止空间幻术进行的,空间幻术在魔界基本无法施展。这些法术机关是无形的,即使关掉机关总室的机关总闸也无法将这些机关关闭。但是那个把他送出来的人居然能在有机关的情况下成功施展“空间幻术”,可见这个人的法术高到了什么程度!

只是,那个人的声音怎么有些熟悉?

等等!蓝溯突然想到,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以现在的情况看,那些派去营救凌髐蜭和血沉槥的人几乎全部被抓。现在,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蓝溯立即向自由之邦的方向狂奔而去。

 

魔界大殿内依旧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时间已到了半夜,凌髐蜭仍在那里搂着小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歌舞,时不时讲几个笑话,一副天塌下来与我无关的样子。乐晓嘿倒急得心如火烧,那三路人马怎么说也该到了吧?可怎么连人影也没见着?凌姐姐也真是的!平日里绝顶聪明,怎么今天就猜不出我来的目的呢?还在那跟没事儿人似的!

不,乐晓嘿立即在心中否定了自己的推断。以凌髐蜭的聪明,绝不会料不到这点。从她看到自己那略一惊异又稍带肯定和感激的目光中便可以看出她知道了一切。那么,是不是她早有办法了呢?

一个妖兵跑来,在紫倁耳边说了些什么,紫倁微微皱了皱眉,对那妖兵小声吩咐一番,那妖兵下去了。

紫瞐看见父亲的举动,立即明白了。他走到紫倁身边,二人小声说了些什么,之后他又走下去来到凌髐蜭身边,抓住她的手腕,修长的拇指按在她的脉搏上。

“你的伤势越来越重了。”紫瞐放开了那美丽的手,虽然他有些不舍,“有个惊喜我都不想给你了。”

“他们失败了是不是?”凌髐蜭没有惊讶的表情,怀中的小槥闻言一惊。

“原来你猜到了。”紫瞐拿过侍女手中的壶,为髐蜭斟上一杯浓酒,“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他们?”

“应该说,他们该怎么处置你。”凌髐蜭说这话时声音压得很低,有点幸灾乐祸似的,“我相信他们不会败。”

“可你的相信是错的。”紫瞐冷冷一笑,接着提高了声音,“父皇,我们该请新来的几位客人上来了吧?”

“确实该了!来人!把‘客人’带上来!他们来得太晚了,该受点惩罚了!”紫倁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向手下一挥手。

“是!”大殿之下众妖兵一声答应,几个妖兵先将明涟、金漪然二人连同大网一起抬了上来。随后,六个小妖押着五花大绑的瑰夜、徦珵瑧、冯羽觞来到殿上。

“跪下!”望着立而不跪的众人,众小妖一顿拳打脚踢。但众人刚强不屈,回应了一顿激昂的骂声:“紫倁!紫瞐!你们这对坏事做绝的恶父子不得好死!”“紫瞐!你这个恶魔!”

早在几人被押上殿时,凌髐蜭就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紫瞐轻轻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别激动,对身体不好。”

“好啊!对本圣君如此无礼!”紫倁忿然作色,“啪”地一拍桌子,“来人!给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点厉害尝尝!拖下去每人重责五十大板!”

紫瞐听见紫倁的话,露出好笑的神色,他不慌不忙地走到阶前,向紫倁深施一礼,“父皇息怒,他们不就是没向你下跪吗?您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不如把他们交给孩儿处置,孩儿一定帮父皇解了这心头之恨。”

“好,交给你处置。”紫倁挥挥手,不再管了。

紫瞐走到几人面前,笑了笑。徦珵瑧实在看不惯他这种奸笑,呸地一声,“恶贼!”

紫瞐立刻伸手捏住他的下颌,盯着他的眼睛,“不用你今天叫我恶贼,明日的洞房花烛之夜我叫你亲眼看着我和凌儿如何亲热!哼!”他狠狠向后一推才把徦珵瑧的下颌放开,徦珵瑧险些跌倒。听见紫瞐这话,他愤怒得说不出话来,两眼直勾勾盯着紫瞐,可紫瞐已不再理他。

“知道你们为什么失败吗?”紫瞐望着五个被抓住的人,围绕他们走了一圈,“你们的人里有我的人。让你们死个明白,你们知道蓝溯是什么人吗?他是我的堂兄。就是他,把这次行动的全部内容告诉我的。”

“蓝溯这个混蛋!”金漪然愤然骂道。

紫瞐不等他说完便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大胆!敢这么说我的堂兄!”

金漪然不顾嘴角淌下来的鲜血,朗声怒骂:“你们堂兄弟二人早晚下地狱爬刀山,死无全尸!”

血沉槥看见五人被折磨的惨象,吓得缩在凌髐蜭怀里。凌髐蜭抱住她,平静地柔声安慰:“不要害怕,我有一种直觉,蓝溯一定会来救大家的。”

“他……他不是内奸吗?他怎么会来救我们?”血沉槥绝望地摇了摇头。

“他绝不是内奸。”凌髐蜭肯定地回答,“内奸另有其人。相信我,小槥,这个内奸就在冯羽觞、瑰夜、徦珵瑧三人之中。”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现在还无法搞清楚。”凌髐蜭轻轻叹了一声,目光直直盯着五个人。

“堂兄教了我一个办法,灵不灵就不知道了。”紫瞐说着挥挥手,一个小妖拿来一个盒子,另外两个小妖抬来一口大缸,缸内全是毒蛇。

“堂兄说,把你们的手和脚砍下来,把骨髓取出来,里面空余的地方换成蜈蚣,再把你们的手接到脚上,脚接到手上,投入这个蛇缸之中,那样你们会死得很惨。我不怎么信,今天来试验一下。”紫瞐扫了五人一眼,“刚才叫喊的那个小姑娘,听堂兄说你叫明涟是吧?很好听的名字,不知这一切降临到你身上你会作何感受呢?”

“你敢!”听见紫瞐的话,金漪然仿佛被掏去了心肝,他愤怒地大喊,“有我在,你休想动她一根寒毛!”

“是吗?”紫瞐悠闲地念动口诀,明涟瞬间被从大网中分离出来,她一出来,立刻就有两个妖兵抓住了她。

“行刑!”紫瞐一挥手。求生心切的明涟奋力挣扎,那两个妖兵哪里是她的对手,被她两脚就踢倒在一边。

“不知死活的东西!”紫瞐眼神一冷,手中紫剑猛然刺向明涟。明涟脚尖一点,向后飞出数丈,避开了他的攻击。然而,紫瞐的法术深不可测,他此招是虚,另一招才是实,只见紫剑骤然调整方向,闪电般的一剑刺向明涟腹部。

这么快的速度,明涟根本没有机会反应。金漪然被大网网住又被两个大将抓住,更加无能为力。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粉光一闪,“叮”的一声,水晶小剑绝令径直迎上紫剑,强大的力量将紫瞐推了出去,紫瞐足尖点地向后滑去,快到大殿的阶下才勉强站住。“凌儿,你……”他又是惊异又是愤怒。

就在水晶小剑绝令迎上紫剑的同时,紫倁的万恶圣剑早已刺穿了凌髐蜭的身体,此时紫倁拔出剑横在凌髐蜭脖子上,“小友,你也太爱表现了。”

此时,魔界的四个大将上前,两个看押住明涟,另外两个抓住凌髐蜭。而原来看押凌髐蜭和血沉槥的四个武将则两个看押着血沉槥,另外两个抓住了晓嘿。

乐晓嘿破口大骂:“紫瞐,你这个王八蛋!你他妈的不是人!还有蓝溯!枉我叫你一声哥!你他娘的原来是个内奸!你不得好死!”在屁股挨了两脚之后,他不得不住口了。

紫瞐很快恢复了平静,他走到凌髐蜭面前,取出丝帕为她擦去嘴角流出的鲜血,用一种爱怜的目光望着她,“可怜的凌儿,你也太自不量力了。这样只会加重你的伤势,你救不了他们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