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9.投膏止火

2015-09-20

然而,就在凌髐蜭一分神的一瞬间,紫瞐忽然一把将她从血沉槥身边拉开,推倒在地上,翻身骑在她身上。血沉槥知道他想干什么,心中大急,想冲过去营救,却被忽然出现在面前的一道深紫色屏障远远隔开。

凌髐蜭拼命挣扎,怎奈她受伤太重,手上没有半分力气,紫瞐缚住她双手,抚摸了一下她那娇美的面颊,妖冶地笑道:“你就是我的了。”说完伸手去接凌髐蜭腰间的带子。

骤然间,一件令紫瞐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道血色光芒在凌髐蜭身上横冲而出,直击紫瞐胸口,紫瞐措不及防,被血光击飞了出去,穿过紫色光幕重重摔在地上,滚了两滚。这血光威力奇大,紫瞐竟被它伤得不轻,吐出一口浓黑的鲜血。

“你……你竟然能以意念操纵法术?”紫瞐大惊失色。一般的会法术者需要念动咒语、叩印、捻诀才能催动法术,而法术至圣则可以免去这些程序,直接以意念催动法术。但是,这种法术至圣在三界寥若晨星,连被传为已经死了的“不灭剑诀”的创始人——“凄鸷太子”薛孽都无法做到。

“是啊。”趁此机会,凌髐蜭爬起来,左手一挥,一道粉光应手而出,击在紫色光幕上,光幕被紫瞐穿过,威力大减,如今再受到冲击,一声脆响碎为了紫色光点,在空中如流星一样滑落下来。

“凌儿!”血沉槥眼中含着泪水,跑向凌髐蜭,凌髐蜭也向她飞奔了过去。

看着快要相遇的凌髐蜭和血沉槥,自摸的内心中竟产生了一种阴谋未得逞的愤慨,他不想让凌髐蜭和血沉槥圆满,他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不由自主地取出一把飞刀,掷向了血沉槥。

一心只想着凌髐蜭的血沉槥哪里会料到他用此阴招,况且紫瞐被击飞后正巧落在血沉槥身后,背后下手,着实令人防不胜防。就在飞刀飞向血沉槥的瞬间,一道白光从角落里射出,径直打向那把飞刀。

紫瞐眼神一冷,左手发出一道紫光径直击向发出白光的角落,右手与此同时幻化出紫剑,一剑刺向血沉槥。

角落里,一道铅灰色光和一道白光一起迎上了这道紫光。紫瞐的速度快如闪电,角落中的“援军”又被缠住,根本无法增援。眼见血沉槥就要命丧紫瞐剑下之时,凌髐蜭忽然间身影一闪,挡在了血沉槥的前面。

由于速度的原因,紫瞐想收回招式根本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紫剑刺穿凌髐蜭的胸膛。“啪”的一声,被白光击中的飞刀落在了地上。

“凌儿!”血沉槥和紫瞐都惊呆了。

凌髐蜭一把抓住紫剑,一用力将它从自己的胸膛里拔了出来,一股鲜血随之涌出,她冷冷地看着紫瞐,将紫剑向他那边一推,“你玩够了吗?”

血沉槥抱住凌髐蜭的身体,失声痛哭。

“小槥,快别哭了,我不是很好吗?”鲜血一滴一滴地从凌髐蜭的伤口中流出,染红了粉色的纱衣。

“凌儿,你不要说话了。”血沉槥望着她,泣不成声,她伸出手,按住凌髐蜭胸前的伤口。

凌髐蜭突然笑了,“并未伤及要害,你怕什么?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那么脆弱,那么容易死吗?”

“你又来了!以后不许说死!”血沉槥又心疼又生气。

“好,我以后再也不说了好不好?”凌髐蜭看见血沉槥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一酸,泪水簌簌而落。

紫瞐已经在震惊中清醒过来,看见凌髐蜭和血沉槥的举动,恨铁不成钢地叫起来:“谈情说爱也不分时候!多危险!来人!传太医!”

 

魔界的太医的医术居然不低,凌髐蜭严重的伤口被包扎得很好。她躺在紫瞐寝宫宽大的床上,虚弱得像一朵失去了水分的花,但那妖媚的模样依然令人怜惜。

血沉槥坐在她床边,紧紧拉着她的手,不准紫瞐靠近半步。

刚才在太医给凌髐蜭治伤的空档,紫瞐早已带人奔向了白光发出的那个角落,但可惜的是已经人去角落空,连那道紫光被打碎的光点也都已经消失。

不过紫瞐真有点为凌髐蜭所折服了,伤口的剧烈痛楚并没有使她昏厥过去,当太医为她缝上那两道寸长的伤口时,他连眉头也未皱一下,只是微笑着看着身边的小槥。

紫瞐再看看血沉槥,心中不免塞满了疑问。这个血沉槥除了外表好看一点,并没有别的特别的地方。况且单论相貌她也算不上第一,不要说凌髐蜭,连瑰夜、紫坽甝甚至花倾湘都远远超过了她。他紫瞐如果是个女人,论相貌必将远远将她落在后面。

看着凌髐蜭,紫瞐忽然灵机一动,急转身退出了房间。

凌髐蜭和血沉槥不知他搞什么名堂,对视了一眼,凌髐蜭冷静地道:“不必怕他!”

紫瞐没有再进来,推门而入的却是一名紫衣女子,这女子依稀有些眼熟,她头上戴着凤冠,别着金钗,一身紫绸,外罩紫纱,雍容中不失淡雅飘逸。

“这位妹妹你是……”凌髐蜭总觉得来人有些熟悉。

“想不到你真的认不出我来了。”紫衣女子笑起来,那声音却熟悉得很。

凌髐蜭和血沉槥再也忍不住笑了个前仰后合,“紫瞐,你开什么玩笑啊?”

“髐蜭不是喜欢女孩子嘛?”紫瞐做了个女孩的姿势,又将二人逗笑了。

“你以为这样凌儿就喜欢你了?”血沉槥白了他一眼。紫瞐看着凌髐蜭,她笑得相当开心,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快乐地笑,想不到她笑起来竟是这般好看,如出水芙蓉,玫瑰绽放,让他看得呆住了。他仿佛感到,自己与凌髐蜭之间的坚冰忽然间化解了。

“至少她不再排斥我了。”紫瞐很自负地回答血沉槥。

这句话和紫瞐的神态让凌髐蜭和血沉槥又忍不住笑成一团。冷不防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荒唐!瞐儿,跟我来!”紫倁的身影在门口一晃而过。

紫瞐的眼中多了些惊恐,他向凌髐蜭和血沉槥一抱拳,“失陪一下。”匆匆离开。

血沉槥看了他离去的背影一眼,“这个紫瞐为了你真是用心良苦。”

“可我给他的永远只能是鄙夷和嘲笑。”凌髐蜭淡淡地说,“不要说他是个男人,就算是个女人,我也不会接受他。”

“为了我吗?”血沉槥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

“今生今世,你是我的唯一。”凌髐蜭说这话的时候,血沉槥早已俯下身,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魔界大殿,紫倁满面怒容。

“荒谬!可笑!我让你去追求凌髐蜭,不是让你把尊严和立场也放下!”

紫瞐已换成男人的服饰,垂头跪在下面,一声不吭。

“你这样为讨女人欢心不顾一切忘记根本的逆子要之何用?来人!把他推出其斩了!”紫倁盱衡厉色,袍袖一拂,立刻就有两个妖兵押了紫瞐下去。

在场臣子情知紫倁只是吓唬紫瞐一下。自己亲生独子,他哪里舍得说斩就斩。当下便有深谙官场之道者出来求情,一位白须老者走到紫倁身旁跪下,“圣君,少主他一时糊涂才会犯此错误,万望圣君念他年幼饶他这次。少主一定幡然悔悟,下次必不再犯。”

紫倁沉思片刻,挥了挥手,“也罢!暂且饶他,送他回宫,闭门思过三天。”

“圣君英明!”那白须老者叩头谢恩,这回他倒做了个顺水人情。

 

自由之狱。

牢中的蓝溯依旧不老实,不是晃动铁栏,就是踢打墙壁。“放我出去!这是自私保守派们的阴谋诡计!你们都上当了!”

狱卒实在受够了他,走到牢前狠狠给了他一鞭子,“叫什么叫?再不老实,老虎凳和辣椒水有你受的!”

“你凭什么打我?难道你和保守派是一伙的?哼!落到你们这伙人手里,要杀就杀,老子做鬼也同你们斗争到底!”蓝溯大喊,被冤枉使他失去了理智和应有的判断力,但他依旧没忘掉自己的理想、信仰。

狱卒不与他一般见识,不屑地走开了。

 

为了防止紫瞐再做出格之事,紫倁将凌髐蜭和血沉槥移到了华丽的客房,严加看管。

凌髐蜭打开梳妆匣,小心翼翼地插上珠花,涂上胭脂,她本就绝色,如今加上恰到好处的妆容更显得媚而不俗,美胜天仙。

“凌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爱美。”血沉槥颓唐地看了她一眼。

“我只是想让小槥看到我美丽的样子。”凌髐蜭理了理飘带,轻轻抱住小槥。

我只是想让小槥看到我美丽的样子!原来,凌儿的美都是为了自己!血沉槥把头神神地埋在凌髐蜭胸前,泪水悄悄滑落了下来。

 

自由之邦舞辰府。

金漪然、明涟已被冯羽觞清了来,乐晓嘿和徦珵瑧也作为客人坐在二人对面,紫坽甝边陪几人闲坐,边打发冯羽觞去看看蓝溯怎么样了。

冯羽觞去了一刻,回来时满面冷笑,“酋长不必担心此人,他是天上落下一张脸,他为了不要往悬崖下跳——死不要脸。开始还和狱卒大叫大嚷,后来狱卒给了他几鞭子,他便改为了讨好利诱,说什么放他出去,就封那狱卒做大官,狱卒岂信他那一套?”

徦珵瑧听着,连连摇头,“无可救药。”

乐晓嘿似乎有些理解蓝溯,“徦大哥,你或许不明白蓝哥的苦衷,他做这些其实都是迫不得已的。你如果见识到了那些‘正人君子’们如何对付我们蓝宇国人,你肯定也就不觉得他做的一切过分了。”

“来人,将蓝溯带上来!”紫坽甝的命令打断了乐晓嘿的话,紫坽甝很不喜欢徦珵瑧,她觉得乐晓嘿向这样一个自私保守派讲论蓝宇国纯属对牛弹琴,做无用之功。

不久,冯羽觞带着两个士兵,将蓝溯拖了上来。蓝溯跪倒在紫坽甝面前,不失礼节地行了大礼:“臣蓝溯叩见舞辰酋长。”

紫坽甝并不急于叫他起来,而是单刀直入地问他一句:“想不想戴罪立功?”

蓝溯叩头道:“臣万死不辞。”

“好。”紫坽甝爽快地一拍案桌,“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与金漪然、明涟两位义士率三十名精兵,暗中赶赴魔界接应凌儿!”

蓝溯仿佛天上落下了大馅饼让他捡到了,喜出望外,连连叩头,“多谢酋长开恩!”即使紫坽甝不吩咐,此次他也非去不可,如今紫坽甝经顺水推舟给了他一个立功的机会,让他一举两得。

“魔界的路,我已派人探好。我还有一位客人,她会同冯羽觞将军一起率二十名精兵作为奇兵。”紫坽甝看了看众人,有节奏地拍了拍手,屏风后面转出一名玫红衣衫的女子,瑰夜。

蓝溯大吃一惊,紫坽甝则若无其事,“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徦珵瑧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单膝跪在紫泠涵面前,“请让我也为救髐蜭尽一份力。”乐晓嘿见他如此,也随他跪了下来,“我也要去救姐姐!”

蓝溯不见则以,一见暴跳如雷,“酋长,乐晓嘿要去完全可以,徦珵瑧这恶人万万去不得!带上如此缺德之人,必要天怒人怨,什么好计划也得泡汤!”

紫坽甝冷冷看了他一眼,“此事我自有主张。徦珵瑧,乐晓嘿,念你们一片赤诚,我允许你们各带邦中十名精兵前去助阵!”

“谢舞辰酋长!”徦珵瑧报复似的看了一眼蓝溯。蓝溯怒发冲冠,双拳紧握,但强忍住怒气眼珠一转双膝跪倒在紫坽甝面前,“舞辰酋长,徦珵瑧和乐晓嘿要去也可以,不过这二人对魔界地域人生地不熟,臣请缨与二人同路前去,以免他们帮了倒忙。”

“也好。”紫坽甝对蓝溯的小算盘心知肚明,但她深爱凌髐蜭,与她抢髐蜭者注定是她的仇人,此时的蓝溯正是她现成的利用对象。因此她顺水推舟地答应,演了出借刀杀人的戏。

蓝溯连连谢恩,恨恨地看了徦珵瑧一眼。等着瞧!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