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8.心心念念

2015-09-18

血沉槥带着手铐脚镣,被两个士兵押了上来。

“小槥!”凌髐蜭的水晶小剑落在地上,她无视面前的敌人跑上去抓住小槥的肩膀,“你没事吧?”

“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要来啊?”血沉槥见凌髐蜭为了她以身犯险,又是感动又是担心,泪水簌簌而落,“我没事,可你呢?”

“只要你没事就好。”凌髐蜭拥抱着她,久久不愿意松开。

在血沉槥面前的凌髐蜭,已经丝毫没有面对紫倁和众侍卫时的那股杀气与霸气,如一只依人的小鸟,温婉柔弱,让人一见便会生出无限的怜爱之情,她这时表现出的美丽柔婉在一瞬间化解了所有人对她的敌意,魔界的侍卫们不由自主而又不约而同地把指向她和血沉槥的兵器缓缓放下,看着她那张美得令人心醉神往的容颜再也不愿把目光移开。连那老者,也差异于凌髐蜭这一戏剧性的变化,大张着嘴,一副大为惊讶的神色。唯有紫倁尚能保持清醒,此时忍不住一声断喝:“还愣着干什么!来人!把她们押下去!”

侍卫、老者如梦初醒,脸上都现出些羞愧之色,再也不敢向凌髐蜭看上一眼。两个侍卫低着头,将二人押下去了。

看着凌髐蜭、血沉槥二人走远,紫倁忍不住一声冷哼,“这个凌髐蜭果然美得惊人,让人一旦陷入她的魅力之中便无法自拔。”

“只可惜啊,她铁了心喜欢血璎的女儿。”那老者接过话来道。

 

同血沉槥在一起,凌髐蜭突然感到什么也不怕了,只要她把血沉槥搂在怀中,便会生出无限的希望与力量,小槥那温柔的目光仿佛触到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让她幸福得颤抖,让她周身舒畅。这一刻,即使要她立刻为小槥而死,她也心甘情愿。

如同经历了生死离别一样,此时凌髐蜭和血沉槥在关他们的屋子里紧紧相拥,默默无言。时间在她们面前仿佛是一块凝固了的水晶,透明却不再流动。

紫瞐匆匆忙忙从魔界大殿走出来,迎面正碰上他的父亲紫倁,“瞐儿,干什么去?”

“我……”望着父亲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紫瞐低下头,什么也没有回答出来。

紫倁和蔼地拍了拍紫瞐的肩膀,“我知道,你喜欢髐蜭。”紫瞐一愣,有些惊慌地抬起头望着紫倁。紫倁摇手示意他不要害怕,“你如果能娶了她,自由之邦将会是魔界的,这也是我想看到的。只不过,她这个人很怪,原来心中还有个瑰夜,现在呢?则是对血沉槥一心一意。你想得到她,简直难似登天。”

紫瞐露出一个冷笑,示意非得到不可,“她是我的人,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一定会让她投入我的怀抱!”

紫倁点点头,“不过你如果过去,还是先劝劝她别再和血沉槥抱在一起了。她旧伤未复又受了很重的新伤,如今不吃不喝同血沉槥整天抱在一起哪有疗伤的时间?再这样下去,恐怕你尚未得到她,她就死了。”

“啊?”紫瞐一闻此言,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同紫倁道别,拔腿便跑向大狱。

 

荒郊野外一座华丽的府邸。

少年王侯躺在床上,拿着一本法术书认真地看。

一个太监来报:“启禀太子,大王来了。”

“儿臣参见父皇。”少年王侯连忙起身跪倒在地。

“孽儿起来。”中年富商连忙扶住儿子,“家中不必多礼。”

“父皇来找儿臣有什么事吗?”少年王侯坐在床上,但愿别是有关凌髐蜭的事。

但怕什么来什么,中年富商开门见山:“髐蜭可能有危险,她去了魔界。”

“什么?”少年王侯大吃一惊。

中年富商神色严肃,“据我所知,髐蜭受了重伤,我怕她一个小孩子,难以保护自己周全,我决定和你一同潜入魔界,暗中对她进行保护。”

“父皇。”少年王侯好像有异议,“我对于她这样有情有爱的人一窍不通,怎么保护她?”

“那你总该知道她是否处于危险之中。”中年富商的话不容辩驳,“见机行事的能力你应该是不弱的。”

“可是,如果紫倁出手,我……”少年王侯犹犹豫豫。

“我知道,你对打赢紫倁没有把握。所以,你要尽量避免和他发生冲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中年富商说。

“是,父皇,儿臣明白了。”少年王侯点了点头。

 

大狱。

众狱卒见自家少主如出了什么急事一般冲入大狱,各个大吃一惊,但谁也不敢阻拦,只能任他冲到凌髐蜭和血沉槥的牢房前。

果如紫倁所言,凌髐蜭和血沉槥席地而坐,紧紧相拥,凌髐蜭的头靠在血沉槥的肩上,露出一半的粉面,那张美丽的脸虽然失去了血色与光彩,但依然如姣花照水,西子捧心一样娇媚动人。紫瞐久久凝视着,不觉呆了,深深陷入那强大的魅力之中。

真愿意就这样看着她,真愿意让她在自己面前永远这样沉睡下去,自己就这样,远远地,欣赏。

但是,不行!自己爱她,就绝不能任她死在自己面前!紫瞐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从梦幻中拉了出来,他用力推了推牢门,“你们两个别抱在一起了!髐蜭快死了!”但里面的二人毫无反应,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血沉槥!我知道你爱她,你难道想眼看着她死去吗?”紫瞐一急之下,将牢门踢打得砰砰作响,但二人依然对他毫不理睬。紫瞐心急如焚,一查之下才发现原来二人苦心设了一个隔音保护层,外面的声音根本传不进去。

紫瞐有心打碎这个保护层,但凌髐蜭重伤之下设的保护层仅仅是薄薄的一层若有若无的透明光幕,如果掌握不好力度,这次攻击极有可能伤及里面的人。

紫瞐紧握的双手中渗出了滴滴汗水,他不想伤到凌髐蜭,但他更不想坐视髐蜭死去而不管。他目光一冷,下定了决心,手心蕴起一团紫色的微光,幻化出一道五光十色的符文,轻轻向光幕印去。

不想这道符文的力度还是偏大了,透明光幕并没有与它“同归于尽”的能力,只与它一相碰便碎为了碎片,而它的力量只减了一半,化为一道透明符咒,继续向前推进。

“髐蜭小心!”紫瞐惊呼一声,凌髐蜭的右手横推而出,一道淡粉色光幕幻化出现,与透明符咒撞在一起,化成光点静静落下。然而凌髐蜭毕竟受了重伤,仅仅动用一些小的法术身体也承受不起,她看了紫瞐一眼,转过头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凌儿你没事吧?”血沉槥见她这个样子,又担心又害怕。

凌髐蜭轻轻抹掉嘴角的鲜血,柔夷抚上血沉槥的脸颊,“担心干什么?我又不会死。”

“凌儿!”血沉槥又是心痛又是生气,伸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出死字,但见她那毫无血色的面容,忍不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凌髐蜭搂住她,小槥把头靠在凌髐蜭的肩膀上,轻轻啜泣,“都是我害了你!……不,是那个徦珵瑧,那个坏蛋!”

“说实话,我真希望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凌髐蜭狠狠地说。紫瞐见凌髐蜭伤势不轻,担心的程度不亚于血沉槥,见凌髐蜭与血沉槥说话,他的心中忽然涌上一股酸涩,“髐蜭,你的伤不要紧吧?”

血沉槥一脸敌意地望着他,凌髐蜭看了血沉槥一眼,冷冷地说:“关你什么事?”

“我有要事和你商量,只同你一个人。”紫瞐说着回身呼唤狱卒:“把牢门打开!”

狱卒见少主有令,不敢不听,取出钥匙打开了牢门。

“把她带走!”紫瞐一指凌髐蜭,他身后的五个狱卒立即动手去拉,小槥见五人如五只恶虎,泪如泉涌,死死抓住凌髐蜭,“不要啊!”

说时迟那时快,凌髐蜭伸腿一勾,迅速如闪电,一个狱卒躲闪不及,向后倒去,另外的两个人与他正巧在一条直线上,距离又近,他向后一倒产生了连锁效应,其余二人也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十分狼狈。

凌髐蜭趁机抱住血沉槥,移向墙边,“再敢过来一步,我死给你们看!”

那未倒的二人顿时不知所措,生怕凌髐蜭一时冲动寻了短见,凌髐蜭的速度他们已见过,自知拦不了她。二人齐齐望向紫瞐,听凭他的吩咐。

紫瞐望着凌髐蜭那坚决的神情,又是爱怜又是敬慕,“我只不过同你商议点公事,你这又何必?”

“我只通小槥在一起,谁也别想分开我们!”凌髐蜭大声说,怒视紫瞐。

紫瞐毫不生气,“那好,我请你们二位一起商议,总可以了吧?”

见对方的气势软了下来,凌髐蜭也不显得那么凌厉了,她看看小槥,小槥也望着她。

“那好吧!”凌髐蜭扶血沉槥起来,尽管她自己的伤势比血沉槥还严重。紫瞐走过去搀扶凌髐蜭,凌髐蜭愤然甩开了他的手,“你别碰我!”

见凌髐蜭的态度又恢复了以往的敌意,紫瞐退到了一旁。五名将军将二人押出牢房,径直押入紫瞐的寝宫。

 

凌髐蜭和血沉槥二人步入这宽敞豪华的宫殿,对周围一切新奇的东西视而不见,紫瞐将二人领到桌旁坐下,为二人倒上香茗,“请!”

“你想和我谈什么?”凌髐蜭开门见山,她与小槥并肩而坐,挨得很近,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你不想知道的秘密,你看那幅画!”紫瞐说着向墙上一指。只见墙上赫然画了一幅彩画,画的正是凌髐蜭,画中的凌髐蜭正低头抚摸着一只白兔,不过凌髐蜭的绝色并非可以画出的,画中的凌髐蜭远远没有现实中的美丽。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