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6.无事生非与自寻烦恼

2015-09-18

八王府内,乐晓嘿无奈地注视着窗前的徦珵瑧。

“徦大哥,我姐姐的态度再明白不过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再这样下去,惹恼了我姐姐,就没你的好果子吃了!”乐晓嘿的劝说不可谓不用心良苦,但徦珵瑧只是呆呆地注视着窗外的晨光,喃喃自语:“她为什么要在夜里出去?不,这其中一定有玄机!”他隐隐觉得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正提醒着他,他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走!”

“去哪儿?”乐晓嘿不懂他又要做什么,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仿佛一个三岁顽童见了新奇的玩具。

“自由之邦!”徦珵瑧斩钉截铁地吐出一个坚定的短句。

“什么?”乐晓嘿惊不自胜。

 

自由之邦,舞辰府。

“这件事不能用自由之邦内部的人。”紫坽甝坐在正座上,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气质,“你必须在邦外找几个可信之人。”

冯羽觞点点头,从内心里佩服这位舞辰酋长的英明。但即使优秀如紫坽甝,在凌髐蜭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可见这位外表柔弱如依人小鸟的自由之邦邦主卓绝到了何种程度。

“臣的朋友金漪然本是蓝宇国第四城邦的将领,他的友人明涟也本事非凡,此二人可当此重任。”收回纷乱的思绪,冯羽觞小心地向紫坽甝推荐金漪然、明涟二人。

紫坽甝微一点头,“这件事就由你全权负责好了。”她懂得该给与手下权利之时自己一定要放开手。

“是,臣这就去办。”冯羽觞领令而去。

 

蓝溯心事重重地走在自由之邦中,不料一抬眼竟看到了徦珵瑧和乐晓嘿匆匆而来,他二人以八王爷的名义求见自由之邦邦主,守门人与他们熟悉,一面叫人通报,一面让他们到邦内客房等候。

但蓝溯不明白这层原因,一见徦珵瑧,顿时怒气冲天,“姓徦的!”

徦珵瑧和乐晓嘿一起站住了,徦珵瑧并不惧怕蓝溯,径直走到他面前,“蓝溯,我问你,髐蜭是不是有危险?”

“胡说!”被说中心事的蓝溯恼羞成怒,火气更大了。

“仅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肯定我的判断是对的。”徦珵瑧冷静地看着对方。

蓝溯气急败坏地质问道:“那你还来做什么?”

“救人!我要去救她!”

蓝溯正有气无处撒,一见徦珵瑧,仿佛见了出气筒,“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在徦珵瑧脸上,“狗说它不吃屎了,狼说它不咬羊了,谁信?什么救人,你这样的人还会救人?不杀人已经不错了!你今天跑来自由之邦,纯属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真是世风日下,不知哪个属狗的把门不严,让它的同类到人的地方来狂吠!这么缺德,也不怕一出门就让马车轧死!”

徦珵瑧本来一听凌髐蜭有危险就心急如焚,如今蓝溯这般无理取闹更似火上浇油,他再也忍不住,跃上去狠狠就抽蓝溯一个嘴巴。蓝塑料他必要打人,说话之时眼睛一直盯着他看,见他抢上来要打,蓝溯头一偏躲过这一个嘴巴,顺势往地上一滚,抱了头在地下打起滚来,“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徦珵瑧见蓝溯耍赖,愤上加愤,怒声斥责道:“好个无赖!那我就真打死你,看你如何!”

乐晓嘿见蓝溯如此行为,早上前去拉蓝溯起来,“蓝哥你干什么呢?徦大哥是来帮忙的,你怎么能那么对待人家?快起来!”蓝溯哼哼呀呀,哪里肯起。见徦珵瑧动了怒,乐晓嘿连忙拦住,“徦大哥别生气,这里是自由之邦,别闹出误会来!我蓝哥就那脾气,你千万别同他一般见识,小不忍则乱大谋!”

见乐晓嘿对徦珵瑧连拉带拽,蓝溯更来了本领,躺在地下也不滚了,只放声高叫:“来人啊!救人啊!土匪闯入自由之邦杀人啦!”

他这声叫喊果然起了作用,立刻便有一伙人从自由之邦内匆忙奔出,蓝溯见为首之人正是吴欣颂,底气越发足了,“吴圣人救命啊!”

吴欣颂转眼间已奔到跟前,见蓝溯躺在地上,忙一把扶起。蓝溯故弄玄虚:“哎吆!轻……轻点!我的腿……”

其余众兵已围住了徦珵瑧和乐晓嘿,吴欣颂这些日子颇得了蓝溯的好处蓝溯应允他之事几乎全部兑现,在紫坽甝面前说的几箩筐好话更是使他青云直上,在邦中的地位已远远超过了其它“三圣”。善察言观色的他一见蓝溯表情,立即知道这又是一个讨好蓝溯的好机会。

“蓝大人,这二人是土匪吧?小人该死,都怨小人看守不严,让土匪进来害大人……”吴欣颂的一顿马屁险些将徦珵瑧和乐晓嘿气昏过去,蓝溯却早已喜上眉梢,外表却是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

“吴大人啊,这也不怪你。邦中守卫之事都是那徐雅青徐大人所管,谁料到他的手下竟把土匪放进来害我?刚才要不是吴大人,下官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这土匪,”蓝溯说着一指徦珵瑧,“刚才还说要绑了我去,向邦中勒索五万两银子,你说这……唉!邦主早该把吴大人的官位升到管理徐大人的位置,倘有吴大人管着,这种事能出吗?”

蓝溯这番话摆明着在给吴欣颂一个暗示:帮我办好这件事,我让你在邦中管着徐雅青。吴欣颂此时在自由之邦地位虽高,但还未能达到指使其它“三圣”的权位,一闻此言喜不自胜,险些晕去,连忙向蓝溯假劝真请示:“大人啊,小人虽然不是邦中管理守卫的,但邦中进了土匪小人也绝对有权处置。只是大人,这土匪可是大事,自由之邦从未进过土匪,而且在邦中还要公然劫人的土匪更是绝无仅有,下官实在不知这等罪大恶极之辈该如何处置……”

看着吴欣颂喜形于色、一脸巴结,徦珵瑧、乐晓嘿二人忍不住连连恶心。蓝溯得意地一笑,看了看徦珵瑧和乐晓嘿二人,“那个年纪大的叫徦珵瑧的实在可恶,枭首示众,五马分尸,将尸体喂狗。那个年纪小的叫乐晓嘿,是我的朋友,说不定是受了徦珵瑧的什么胁迫,不要为难他,把他放了吧。”说着一一指给吴欣颂。

“是,是,大人英明!”没料到这差事如此好办,吴欣颂乐得眉开眼笑,指挥手下:“快!把这家伙抓起来斩首!”说着向徦珵瑧一指。又一脸令人恶心的巴结表情地对乐晓嘿说:“小孩子,我知道你是被这坏人胁迫的。我来救你了。”

“蓝溯!”乐晓嘿没料到几十日不见,蓝溯竟变成了这个样子,令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他极少叫蓝溯的名字,但如今已是气急败坏顾不得什么了,“你太过分太无耻了!”

蓝溯转过头,一脸严肃,“你怎么不问问他怎么无耻地阻挠蓝宇国复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他最后一句话是对自由之邦帮众说的,那些帮众早已扑到徦珵瑧跟前。徦珵瑧手中挥剑,脚下连环轮踢,将第一层围住他的邦众纷纷打倒在地。

“不用捉活的!杀了他再枭首不迟!”蓝溯不觉间被一股疯狂冲昏了头,见邦众不是徦珵瑧的对手,他又下了一道命令。

众邦众一闻他有令,眼睛刹那间变得血红,挥起手中武器猛冲上前,做好了嗜血的准备。

“住手!”宛如平地一声雷,一声怒喝让众邦众不由自主停下手来,一起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重伤刚复的慕容孤云飘逸的身姿徐徐移向这边,“蓝溯,你想公报私仇吗?”

蓝溯一见对方,恨得牙根痒痒,怒令智昏的他将心一横,一拉吴欣颂的衣袖,悄声利诱:“帮我杀了慕容孤云和徦珵瑧,我保你坐上邦中摘星酋长之位,超过紫坽甝。”

“这……”吴欣颂有些犹豫,好歹“四圣”也是义兄弟,况且共事这么多年,压他为了地位去杀这个四义弟,他还真下不了决心。何况杀了慕容孤云,风文笑等人又岂能饶他?

蓝溯看出了他的犹豫,冷冷威胁道:“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你可别忘了,你的身家性命、荣辱兴衰有时只是我的一句话。更何况,我派人杀了他们,说是你杀的……你说邦主会信谁?”

吴欣颂吓得冷汗直冒,但毕竟他身在官场多年,立即又寻回了狡猾的本性,“可慕容孤云法术高强,大人您也知道……”

见他一脸为难,蓝溯悄悄塞给他一只袖箭,“你走上前去,用这个杀了他。别忘了,你的性命在我手里。”

“是,是。”吴欣颂无奈,只得惴惴地笼了袖箭,心事重重地走到慕容孤云面前,使给他一个眼色,“四弟啊,蓝大人他要我……”说话间,一支断箭骤然在他袖中飞出,方向却有点偏。不料慕容孤云早有防备,利剑如长蛇出洞,一击便打落了袖箭。

“连你也出卖我!”雪亮的剑尖一闪,直刺吴欣颂心脏。吴欣颂大惊失色,连忙后退,但慕容孤云的剑却一声脆响落在了地上。

蓝溯手握流云双钩,一脸奸笑,站在慕容孤云身后,一只钩子已刺穿了慕容孤云的身体。

慕容孤云回首,看着阴谋得逞的蓝溯,忽然莞尔一笑,“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想得到我,除非杀了我。可现在——你做到了。”说完闭上双眼,跌入蓝溯的怀抱。

蓝溯抱着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是蓝宇国人吗?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倘若第一个答案是肯定的,那事情就有点不妙,谋杀蓝宇国人,蓝宇国法不饶不说,蓝宇神树那……他蓝溯的分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