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5.不爱

2015-09-18

“做得好!”就在凌髐蜭见蓝溯逃离而她自己也欲离开之时,忽然间小胡同的阴影中传来了一声叫好声,两个打扮不俗的男子——徦珵瑧和乐晓嘿一脸微笑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付蓝溯这种人,就该狠下心来!”徦珵瑧赞许地望着凌髐蜭,这个令他欣赏的女子依旧不改她的果敢和睿智。

但平日里亲和典雅的凌髐蜭见了他就明显没有好脸色了,“倘使我知道你在这,我一定不会说那些话,即使他想走,我也会尽力挽留。”

“髐蜭!”徦珵瑧时至如今也不愿意放弃,“我知道,你受过男人的伤害,所以你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男人。但命运的巧合却让我遇上了你,爱上了你,让我尽一切努力去融化你心中的坚冰。髐蜭,你是可以变的,你为什么要封闭自己呢?走出来,外面的世界有海洋也有天空。”

“道不同者不相为谋。我对你几乎无话可说了你知道吗?”凌髐蜭的拒绝是恨铁不成钢的,那里面带着无限的惋惜,虽是拒绝,可让人听起来充满了好意,“我求你不要自以为是了,我真的看不起这样的人。你不要单纯地以为只有受了伤害的人才会爱同性,蓝宇国第二城邦的人很多,又有几个受过伤害,她们不是同样与女人相爱吗?不错,我是可以变的,可我为什么要为你改变?凭你也奢望我走出自己的世界吗?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徦珵瑧,算我求求你,醒醒吧!”

“我知道,你爱小槥,所以你才这样对我。即使日后小槥离开了你,你还有坽甝,你的心中,根本没有我的位置,对吗?”徦珵瑧的眼中含了点泪光。

“对!”凌髐蜭语气坚定,态度也认真。

“髐蜭!你现在必须承认,你是个女人,你和血沉槥是不会有结果的!即使你们真心相爱,也无法冲破这世间的阻碍。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听说,你的生身之父是个好父亲,为什么你还对男人这么排斥呢?”

“徦珵瑧,我知道,你爱我。可你必须明白,我不爱你。你这样一味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天下优秀的女子很多,你为什么非把目光局限在我身上呢?”

“髐蜭,其实,我之所以爱你,不仅是爱你的美丽和优秀,爱的更是你的性格。不错,天下美丽优秀的女子很多,可我爱的凌髐蜭只有一个!你一直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最了解你的人是我。你爱的是血沉槥,而且一心一意为了她,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可你想过没有?时过境迁,即使你与小槥之前有过那么一段缘,可你真的认为它能永恒不变吗?难道你真的认为小槥还爱着你?你明明知道,在如今,你和小槥是完全不可能的!髐蜭,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会证明给你看,一个真正的男人是如何去爱女人的!”

“徦珵瑧……”

“别叫我徦珵瑧!我不想听见你对我还用这样冰冷的字眼!”

“我只是想让你听我解释。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绝不是剃头的挑子,也决不是一个人真心就可以解决的。爱情如果处理不当,会造成十分严重的伤害。你爱的是我,这是事实。可我不爱你,这也是你必须承认的事实。你既然爱我,就更应该尊重我的选择,就更应该在心中默默祝福我。徦珵瑧,其实我们才是不可能的。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我爱的,永远只是女人,仅此而已。你能明白吗?你……你还是不要再纠缠我了,去找个爱你的人吧!否则,再这样下去,我们只会彼此伤害。说实话,我不想伤害别人,也不想让别人伤害我!”

凌姐姐,你就是太现实又太不现实了。在一旁的晓嘿心中轻轻叹道,我真不知该如何评价你。对于不爱你的人,你无私地百般呵护,而对于真心爱你的人,你却自私绝情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你可知道,徦大哥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把这些话说出来的吗?可你……

“谢谢。”徦珵瑧突然笑了,“髐蜭,我太了解你了,你从来都不肯承认心中的事实。今天你之所以说出这些话,只能证明一个道理:你心中有我!”说完,他回身跑开了。

你……凌髐蜭在一瞬间惊呆了,不肯承认事实的是你啊!

乐晓嘿此时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姐姐,你也许不知道,徦大哥每日每夜都在关心着你,思念着你,他的真情足以令顽石心动。可我不懂,他能感动天感动地,却为何只是感动不了你?你不爱他,可你绝没必要这样伤害他!”

凌髐蜭轻轻一叹,拍拍晓嘿的肩膀,“或许是姐姐的不对,可姐姐即使这样做,还不能使他死心……他只能怪他自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她本来不愿意这样伤害人的,若不是那道伤疤——瑰夜。

那是一道心灵上的巨大创伤,从未愈合,也不可能痊愈。

瑰夜占有了她,却抛弃了她,挖走她的心,然后竟然进入皇宫当了皇后。她真不明白瑰夜为什么会去嫁给圣界那个窝囊废皇帝,难道仅仅是为了气她?

凌髐蜭经不起这样的失败,更接受不了这样惨痛的教训,毕竟是那个窝囊废皇帝抢走了瑰夜,她痛恨那个皇帝,转而扩大到恨所有封建的男子,她不想任何男人闯入她的情感世界。

她对男人已经转为了强烈的排斥,但连她自己也奇怪,每当遇到蓝宇国第一城邦的遗民时,她总会感到特别亲切。兔缺乌沉,她也终于在这丝怪异的感受中懂得,她排斥的并非男人,而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世上本来不该有什么男女之分,只不过道不同者不相为谋,异性恋者与同性恋者、无爱主义者本就是该势不两立的两个群体,隔离是避免思想上的矛盾与冲突的最好办法,而互视对方为空气则是将相互间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的最佳途径。

既然没有共同语言,既然一个拼死也要反对世俗反对封建而另一个却去拼命维护世俗和保守或为了自身向保守势力妥协,既然本身水火不容,又何必勉强去做朋友,宁可孤独,宁可被排斥,也绝不放弃信仰,也绝不违心苟同,这应该是蓝溯的风格吧?不过不知何时这也成了她的风格。原来,她与蓝溯竟也有相同之处。

乐晓嘿望着久久不语的她,绝望地叹口气,离开了。

凌髐蜭望着沧沧暮色中他远去的背影,一声悠长的叹息。

爱上了她的男人,注定什么也得不到。甚至于她的一丝一毫的记忆。

凌髐蜭握了握手中的剑,想不到节外生枝耗去了她这么长的时间,如今她也该去救小槥了。

粉色的身影妩媚地一动,如一颗流星一般向北方奔去。

幽夜如洗。

 

蓝溯自己也不知在庙中站了多久,他的头脑中渐渐什么私心杂念也没有了。他没有在想什么,但在沉迷中清醒过来的一瞬间使他自己产生了一个从灵魂深处最本真的地方发出的声响:“我要复国!”

对,他要复国,他绝不能放弃自己的理想!

对,他要复国,他绝不能抛下自己的追求!

复国!一定要复国,复国才有希望!

不知何时,蓝衣男子遥记又来到了他的身边,见他恢复了以往的坚决,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那就回归现实!”

在黑夜中,遥记紧紧握着他的手腕。二人奔跑着,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那个小客栈门前。

蓝溯坚定地望了遥记一眼,语气同样坚决:“放心吧!一个人不会重犯同一个错误!”

遥记点了点头,满怀信心地望着他的背影走入夜色中。

 

黎明来得有些迟,但终究还是来了。紫坽甝坐在舞辰府中,拥抱着一室的玫瑰余香,她的眼前不停地闪现着那段朦胧的记忆:

在冰冷的湖水中,凌髐蜭拉住她的手,二人一同游上了岸。凌髐蜭盖在她身上的粉色纱衣,凌髐蜭坚持着把她抱入舞辰府的坚决,凌髐蜭那温暖的怀抱……

“救命啊!救我!”因为生怕凌髐蜭离她而去,半昏迷状态的她凭着本能瑟瑟发抖。

“不要怕,我在这里。”凌髐蜭抱住了她,在那片温暖中,她渐渐安心睡去……

“启禀舞辰酋长,蓝溯蓝大人求见。”一名卫士的报告打断了紫坽甝的思路,紫坽甝眼前一亮,“正要找他,让他进来!”

“是!”未等卫士下去,蓝溯早已奔入厅堂。那卫士显然吃惊蓝溯能有如此速度,呆立片刻后向紫坽甝行礼退下。

“坽甝,髐蜭……”

“她在冒险。”紫坽甝沉沉地打断了蓝溯的话。

“你说什么?”蓝溯不明白紫坽甝话中所指。

“血沉槥没死,我哥哥救了她,把她关押在魔界。凌儿为了不让我为难,只身前往魔界欲暗中救回小槥。”

紫坽甝那简洁的语言令蓝溯心中剧震。

“髐蜭这孩子!”蓝溯好容易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紫瞐那家伙也对她不怀好意啊!坽甝,髐蜭这次凶多吉少,我们必须立即派人营救,若是迟了,恐怕……”

紫坽甝面色严肃,略一点头,“不过此事必须严格保密。若被邦中之人知道,只怕会乱了军心。——你认为邦中何人可信?”

“冯羽觞。”蓝溯不假思索且极其肯定地回答,“他是蓝宇国旧部,将来髐蜭无论爱血沉槥还是爱你,他都会铁了心地支持。”

紫坽甝美丽的面庞上略略浮现出一丝惊讶之情,但转眼间便消失在那镇定自若之中了。“好,你马上将冯羽觞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是!”蓝溯郑重地拱手退下,这句话和这个礼节表示了他对紫坽甝英明决定的赞许与对作出决定之人的尊敬。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