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3.蓝溯的信

2015-09-16

凌髐蜭的真心话对紫坽甝来说却仿佛是深深的嘲讽,紫坽甝仅仅将剑向前一推,剑尖刺穿了凌髐蜭那柔弱的身体,紫坽甝的泪水落了下来,“我得不到你,但我足可以毁了你。”

“你这又是何苦呢?这样做,你不是更痛苦吗?”凌髐蜭不在乎紫坽甝会杀了她,但她看不得紫坽甝痛苦成这样。

紫坽甝流着泪,恼羞成怒,“不要你可怜我!”狠狠的一掌,将凌髐蜭打落深渊。

“我不会让你死得这样孤单。”看着凌髐蜭的身影无声地飘落,紫坽甝的泪水随风而逝,她收起了剑,纵身一跃跳入了深渊之中,周围的疾风带走了她心中所有的热量。

在疾风中,她终于落到了最下边,深渊之底不是一块坚硬的土地,而是一个冰冷的小湖。紫坽甝不会游泳,呛了几口水,一种求生的本能使她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救命!”

就在湖水快要把她淹得失去知觉时,一双冰冷但有力的手抓住了她,带着她向岸边游去。

她们终于上了岸,紫坽甝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在舞辰府了,紫坽甝觉得自己正睡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睁开眼,看见了拥抱着她的凌髐蜭。

“你……”紫坽甝有些害怕,“你是人是鬼?”

凌髐蜭见她醒了,放开了她,耐心地解释:“我当然是人了,那个小湖救了我,湖水太凉了,我把毒药全吐了出来。好了,你醒了,我也该走了。”

紫坽甝含着泪水,“你为什么不趁我昏迷不醒时离开?”

“你安危未定,我能放心走吗?”凌髐蜭脱口而出,紫坽甝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放声大哭:“你这个坏蛋!你那样爱我,却忍心那样拒绝我!我如此伤害你,甚至想杀了你,你却屡次三番救我,毫不追究。其实,在你的心里,你早就认定了你是我的,不管我怎样对你,你都明白我的本意是爱你!”

凌髐蜭的泪水在不知不觉间滑下,她回身站在紫坽甝床边,握住她的手,“坽甝,如果我爱你,就绝不该伤害你,绝不该让你受委屈。我已经有了小槥,我绝不能再爱你了。否则,对小槥,对你,都是一种不公平。”

“这次去救小槥,面对的是你昔日的亲人,我真的不想兴师动众,不想让你难过,让你伤心,让你尴尬,所以我决定神不知鬼不觉地只身前去。你不要担心,我绝不会做出让你为难的事的。”说完,她看了一眼紫坽甝,抓起身旁的水晶小剑走出舞辰府。

紫坽甝正欲相拦,却发现周身大穴不知何时已被全部封住,非一个时辰休想解开,她此刻只能用含泪的双眸目送凌髐蜭远去,在内心祈祷她平安。

 

血沉槥此时被关在魔界的地牢里。那天,她狂奔到凄鸷亭去寻找凌髐蜭,不料陷入了机关大阵之中,眼见就要命丧黄泉,却被得知紫坽甝计划的紫瞐救了出来,抓回了魔界。

紫瞐抓血沉槥只有一个目的,引来他心爱的女子——凌髐蜭。

血沉槥默默呆在阴湿的地牢中,心中充溢着那些她想不明白的问题,他多希望此刻凌髐蜭能来解释。但是,她在这个地方,凌髐蜭能找到吗?

她又想起蓝溯的信,蓝溯要她在凌髐蜭来找她时再打开,但是——

这样的地方,凌髐蜭可能找到吗?即使她找到了,她又怎可能对自己最爱的人说谎,到时再拆开蓝溯的信,又有什么意义?

电光石火一闪而过,血沉槥已经下定了决心,提前拆开这封信!

她从内衣中寻出这封外表不起眼的信,撕开第一层封皮,映入眼帘的是第二层钴蓝色的封皮,上写着:注意周围无男人时拆阅。

血沉槥皱了皱眉,向周围看了看,连个鬼也无。她一把撕去了第二层封皮,这时信的主体才出现,是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血沉槥打开,从第一页读起。

洛圣友: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件也许令你吃惊的事,我就是那个传言中已经死去的蓝宇国亡国之君——我的原名叫紫玥。

血沉槥的惊异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她忙继续看下去。

我原本对女人极有偏见,是你和凌髐蜭的爱情,感化了我,改变了我。在我的内心里,早已把你和髐蜭当成了蓝宇国内与我志同道合为爱而战的圣友。圣友,是蓝宇国内超越了身份、等级的称呼。

也许你会质问,既然你将我们当成圣友,为何还要灭了随心阁?在打了胜仗从随心阁班师的途中,我就想到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因此决定冒着生命危险给你写这封信——我不想让我的任何一个圣友在痛苦中生活。

血沉槥注意到,任何一个的下面加了着重号。

如果紫坽甝和我在回去后做了什么不得已的事,你就怪我、恨我、怨我好了。因为实在是我不争气,是我拖累了坽甝——我的堂妹。

事实是这样的:你也许听说过徦珵瑧这个名字,但你绝对不会料到他是怎样一个奸同鬼蜮,行若狐鼠,狗彘不食其余的伪君子、真小人。

早在林丞相府时,他就对髐蜭垂涎三尺。我见不惯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将他教训了一顿。万没料到这阴险小人对我怀恨在心,竟暗中派人查起我的底细,说到底不知是我命中该有此一劫,还是他“功夫不负有心人”,竟查到了我的真实身份。他还以一个第三城邦幸存国人的老母为要挟,得到了此人手中蓝宇国所有潜伏在三界的先遣人员的名单。他以我的真实身份和这名单来要挟我,说我若不按他说的做,他就将这两个秘密出卖给神界。我想我死了不算什么,我不能让我的国人也被他害死啊!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错特错、千不该万不该的决定:屈服于他,听他摆布。

在他的威逼之下,我做了一件又一件错事。当他知道紫坽甝是我的堂妹时,竟利用我和坽甝的兄妹之情威胁她,要坽甝也为他服务!坽甝不忍见我受苦,忍痛答应了他的要求。我没想到,我这个哥哥的软弱无能竟害了自己的妹妹!

说句真心话,坽甝的确爱髐蜭,但她更明白髐蜭一心爱着你,她在内心里只愿一生做髐蜭的小妹。可我没料到,徦珵瑧这个小人,他……他竟然以我做要挟,逼着坽甝去和你抢髐蜭!于是才有了以后一幕幕不该发生的事!

我不是人!是我的无能,是我的懦弱,害了坽甝,害了髐蜭,害了你。我不该因为一时的软弱屈服于徦珵瑧这小人!我该死!我对不起你们!

“徦珵瑧!”血沉槥义愤填膺,右手狠狠在地上一拍,坚硬的地面震得她手掌发麻。她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专心读信。

徦珵瑧这个小人,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让你像瑰夜一样,离开髐蜭,然后他好使他的吃天鹅肉的阴谋得逞。我恨透了他,这样下流无耻的自私保守派,我恨不得生食其肉,死寝其皮!

血沉槥又无法专心看下去了,她只觉得心中涌起一股酸味,不觉间已将徦珵瑧当成了头号敌人。

为了得到一副冰数图(其实那是一张藏宝图,后来我才知道。),他逼我假扮花倾湘的弟弟花开,进入一言堂,又逼坽甝用计使髐蜭对一言堂发兵……

“原来是这小子在背后使坏!”血沉槥越看越气。

……我和坽甝无奈,只得答应。一言堂因为他的一己私欲被毁,而我却只能痛苦一生!他还胁迫一个叫遥记的男子与紫坽甝和我联手,在一言堂内安插一个叫方焕(代号望狸)的内奸,里应外合,趁花家去迁祖坟之机,将花倾湘一家擒住,为了永绝后患,他又逼我残忍地杀害了花氏花倾湘母女,更可气者,他见坽甝一招不起作用,竟然逼坽甝给髐蜭下毒,让髐蜭昏迷两个余月,强迫我率大军去剿灭随心阁,屠杀全城军民。我清楚地记得他那时的狂笑,他说,这一次,我看血沉槥怎么原谅凌髐蜭,到时候,髐蜭就是我的了。

也许你不会相信,但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未记错一个字。

“徦珵瑧,你该死!”血沉槥怒不可遏,钴蓝色的信封在她手中立即成为了碎片。

不要怪髐蜭毁了随心阁,她当时重伤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不要怪坽甝那样对你,她也是为了我不被杀头而被逼无奈啊!要怪,就怪我这个脓包病夫好了。如果不是我的无能,徦珵瑧那小人怎么会抓住我的把柄?如果不是我的无能,又怎能让那利欲熏心的“徦君子”钻了空子?

自攻打随心阁以来,徦珵瑧一直派人监视我。如今,我在班师回来的路上成功调开了他的眼线给你写这封信。我不知道这封信我是否有机会送到你的手中,我更不知道渐渐失去利用价值的我还能在徦珵瑧的魔爪下苟延残喘几天。

或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求求你不要怪坽甝,更不要怪髐蜭,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软弱才有了今天。或许,我本就该死,是我连累了你、髐蜭还有坽甝。

你和髐蜭一定要幸福啊!只有你们幸福了,蓝宇国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人民才会有希望。我就算是下地狱,也甘之如饴。

最后一句,千万小心徦珵瑧那个小人。那个卑鄙、无耻、阴险的家伙,我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他的!他诚心想破坏髐蜭和你。但是,有我在,他别想得逞!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为他办事,而同他斗争到底!

永诀

圣友:蓝溯

于随心阁班师途中急草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