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69.祸起萧墙

2015-09-14

自从慕容孤云出事以后,风文笑就一直暗中派人监视蓝溯,此时那双藏在暗处的眼睛已订了木头一般站在哨台上一动不动的蓝溯一个半时辰,颇有些不耐烦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使他大吃一惊,回头刚欲反击,却看见了身后满面从容和蔼的风文笑。

风文笑挥挥手,示意这里没他的事了,那人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蓝溯依旧站在哨台上,他的思绪刚刚从回忆中抽出来。风文笑一脸淡定的微笑,缓步登上哨台。

“蓝大人,你的白日梦做得如何了?”这句话不急不缓,问话的风文笑似乎有十足的耐心。

蓝溯早就感觉到有人登上哨台,因此也没有被这突然的问话吓到,他转过身,正视风文笑,语气却十分谦卑:“风圣人,我一个毛头小子,什么也不懂,也不过做几个白日梦,想点小孩子的事而已。您大人有大量,不会因为几个梦便治我的罪吧?”

“蓝大人,你很谦虚,但谦虚得奇怪。”风文笑眺望远处,露出一个神秘的笑,“你不要太小看自己了。随心阁、一言堂两仗之后,邦中也有不少人拥护你。”

蓝溯觉得对方纯粹在拍马屁,“风圣人,你也太抬举我了。像我这样的人,要想让人拥护,下辈子吧!”

绕圈子的本领,风文笑自知敌不过蓝溯,如不将话题的主动权抢过来,他真不知会被蓝溯绕到什么地方去。

“蓝大人是有名的‘无事绕三弯,无理辩三分’,老夫自知敌不过大人这方面的‘招数’,只好甘拜下风了。不过,蓝大人,您真的没想过自己的前途吗?”风文笑略显狡猾地向蓝溯笑笑。

蓝溯看了他一眼,“蓝溯愚钝,不明白风圣人的意思。”

“大人认为舞辰酋长已经完全信任你了吗?”风文笑巧妙地点破了话题。蓝溯的头男绝对算不得聪明,但风文笑讲话说到这个份上他略一分析也什么都明白了。

凌髐蜭昏迷的这段时间内,紫坽甝独揽大权,除重用他蓝溯和‘四圣’中的吴欣颂外又启用了一大批新臣。风文笑、徐雅青、慕容孤云三人完全被排斥在外,紫坽甝不但设法夺取了他们的兵权,连他们的政权也被那些野心勃勃的新臣瓜分。很显然,这三个人是很不甘心的。而目前,将他——在自由之邦中如日中天的蓝溯拉拢过去无疑是一个良策。

看穿了他的目的,蓝溯毫不犹豫地微笑着回答:“风圣人,你别忘了,我们为的都是邦主,为的都是自由之邦。至于前途,这等小小不言之事何足挂齿呢?况且邦主和舞辰酋长一心为了自由之邦,他们恐怕也不愿意看到邦中之人有别的心思吧?风圣人,人要拿得起放得下。毕竟,你的忠心,你为邦中做的一切,邦主心里都是一清二楚的。”

风文笑神色一变,蓝溯早已谦卑地拱拱手,将腰弯得很低,“实在抱歉,风圣人,在下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蓝大人请留步。”风文笑叫住了蓝溯,“蓝大人是邦主的叔叔,说起来我还是你的下属,你不必对我卑躬屈膝,这样会失了礼数的。还有,大人好像跟很多人都有来往,比如什么朝廷官员,身份不明的紫衣人……”

“你是说徦珵瑧和紫瞐吗?那有什么奇怪的?”蓝溯明知故昧,敢拿这来威胁我,你以为我会听你的?

“瓜田李下啊,蓝大人。如果舞辰酋长知道这些,或者说邦主知道这些,对大人恐怕不利。况且,大人虽在自由之邦参政,却并没有官职,真是让人可惜呢!”风文笑捻须微笑。

“我就是爱在瓜田里纳履,李树下整冠,因为这不犯法,不是吗?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只要没偷就足够了,至于什么谣言、搜查、陷害,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人生即游戏,何必在乎生死?我是一个奉献者,我喜欢付出,至于官职一类的,那可都是过眼云烟呢!”蓝溯一脸微笑。

“蓝大人,你是蓝宇国人吧?”风文笑又亮出一张王牌。

“是啊,风圣人尽可以四处宣传好了。要是能把三界的捕快什么的领到圣界来,说不定风圣人还能得到一笔赏赐呢!”蓝溯无所谓地说,“当然,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介意。风圣人,我实在有急事,失陪了。”

“等等,蓝大人,你究竟想要什么?”风文笑再一次叫住了蓝溯,见蓝溯站住了,风文笑选择了直说,“得到什么你才能与我们合作?”

蓝溯淡淡笑了,“风圣人,我们可是一直都在合作啊!不要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至少舞辰酋长知道了会很生气的。”说完,蓝溯从快步走下了哨台。

望着蓝溯低头匆匆而去的背影,风文笑忽然觉得眼前的蓝溯不寻常又不简单。

蓝溯表面上情绪没什么波动,内心里却是充满了怒火的。妥协保守派,你以为我会同我的敌人一个阵营吗?紫坽甝再出格,她也是蓝宇国要支持要帮助的人,单凭她爱凌髐蜭这一点,她做出了什么我都能原谅、都会帮助。而你——风文笑,就凭你阻挠凌髐蜭和血沉槥这一点,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做丝毫有利于你之事。

在蓝宇国面前,一切都是可以让步的。但在保守派面前,半步也让不得。蓝溯想到如今来拉拢他的风文笑,嘴角浮上一丝笑意。妥协保守派,你也有今天!真是应该!

他忽然想到应该写封奏折呈给紫坽甝,叫她将风文笑、徐雅青、慕容孤云彻底放在闲职上,或者干脆让他们回家颐养天年。以报复风文笑、慕容孤云阻碍凌髐蜭的爱情。

蓝溯边想边走,万没料到会被人拦住去路。

“站住!”两个高大的自由之邦兵,将一对战斧横在他眼前。

蓝溯被吓了一跳,又惊又恼,“干什么?”

“这是邦主寝宫,不得靠近!”两兵铁面无私的神情让蓝溯诧异。自从灭掉随心阁,自由之邦已任他出入,就算是凌髐蜭的寝宫门外他也从未被拦住过。

“我是蓝溯,邦主的叔叔。”蓝溯只得重申一遍自己的身份。

“邦主有令,就算是舞辰酋长,同样不得入内!”两个守卫的兵一脸严肃冷酷,“邦主在处理要事,蓝大人还是快滚回去吧!”

蓝溯强压住怒火,站了一会,觉得风向变了。

两个守卫的兵瞪着一双大眼,“还站在这干什么?”

蓝溯扭头就走。

不料,紫坽甝一袭紫衣,在他身边飘然而过。

“站住!”又是这句话,两个守卫之兵的语气同样粗鲁。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紫坽甝冷冷质问这两个她不认识的卫兵。

“抱歉,舞辰酋长,邦主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两兵丝毫不愿通融。

但紫坽甝不是蓝溯。

“星随日转,斗转星移!”忽然间,紫坽甝掌心汇聚起一道紫光,紫光照亮了整个寝宫。她抬手狠狠打向了两个卫兵。

两个卫兵大惊,双斧一挥各发出一道红光保护自己,但那两道微弱的红光根本不是这铺天盖地而来的紫光的对手。只听一声巨响,紫光宛如一只紫色魔爪拍向两个卫兵,红光刹那间被紫光打碎,两个卫兵在漫天的紫色光中一声悲戚的哀嚎,身体被打出两丈余远,顿时一死一伤。

紫坽甝一脸凶恶,径直闯入凌髐蜭寝宫。蓝溯担心出事,也连忙跟了上去。

但未等二人走两步,闻声赶来的寝宫卫队便把二人围住了。卫队为首的是一个年轻将领,这个人紫坽甝并没有见过,但蓝溯一眼便认出他是蓝宇国第一城邦的一个旧臣——冯羽觞。

见到昔日臣子,蓝溯这个亡国之君忙低下头去,无地自容。

冯羽觞看了蓝溯一眼,却并无惊讶的表情,语气冷静中透着坚决:“二位请回。”

蓝溯转头想回去,紫坽甝递给他一个凶狠的目光,他一惊之下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看着冯羽觞,紫坽甝狠狠地、冷冷地警告他一句:“你最好别逼我大开杀戒。你最好也别白白将生命丢在一个自己毫不相识的人的手上!”

“邦主知遇之恩,在下没齿难忘,甘为邦主肝脑涂地。”冯羽觞针锋相对。蓝溯觉得他的话每句都暗藏讥讽,真有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紫坽甝狰狞地一笑,“好,你要找死,怪不得我!”说着手中幻化出一柄血色的剑,直指冯羽觞。刹那间,血色剑上紫光明灭,围绕着紫坽甝,紫光形成了一幅大海的图案,大海波涛汹涌,浪花煎盐叠雪。忽听一声龙吟,一只紫色巨龙在紫坽甝身上飞腾而出,张牙舞爪,跃离海面,狂吼着冲向冯羽觞。

“龙腾沧海!”蓝溯惊叫一声才喊出这法术的名字,冯羽觞必然不是这法术的对手!

就在他准备出手相助时,猛然间寝宫之内飞出一道粉光,带着一声破空声,粉光如一条丝带一般死死缠住了紫龙。

紫龙悬在半空,动弹不得,只有拼命挣扎、吼叫。

紫坽甝震怒万分,她再也顾不得别的,幻化出一道紫光直击粉色光带。不了此刻半空中忽现一到空间之门,粉光一牵紫龙躲入了其中,在紫光袭到的一瞬,空间之门立刻消失无踪,天空晴朗如洗,仿佛一切都不曾存在过。

一个粉红色的影子,凌髐蜭,正站在寝宫门外。

紫坽甝恼羞不已,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竟又幻化出一道紫光猛然攻向了凌髐蜭。

“髐蜭小心!”蓝溯刚想阻止,万没料到脚下一滑,在这等关键时刻竟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嘴啃地。

髐蜭一没有惊讶,二没有抵挡,反手幻化出一道粉光攻向了紫坽甝。

紫光打在了凌髐蜭的身上,粉光也打在了紫坽甝的身上。

凌髐蜭后退一步,趁众人不在意轻轻抹掉了嘴角的鲜血。

对面,紫坽甝飞出五步。

蓝溯尴尬地爬起来,垂头退到一旁,更加无地自容。

凌髐蜭没有看任何人,只是静静地向紫坽甝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二十一步,二十二步……

她走到了紫坽甝的面前,轻轻托起这个刚才想杀了她的女子的腿和背,抱起了这团紫色的魅影。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神色之中,她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向寝宫之内,无视任何人。

寝宫华丽的门扉在凌髐蜭进入的一刻徐徐关上。

蓝溯目送二人进入寝宫,然后扭头就没命似的逃离了这个地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