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61.尖锐的矛盾

2015-09-13

那封信准确无误地送到徦珵瑧手中,他接到信后思索了好一会,他早已听过关于凌髐蜭和血沉槥的传闻,此时他在信中推测着对方的目的,邀请自己去一个偏僻的地方,估计是想推心置腹地谈一谈吧?那么,他就不是应该去,而是必须去了。他一定要同这个血沉槥好好谈一谈,把所有的想法倾诉给她。有些事情,说出来,对大家都是好事。

 

有时候人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尤其是等待别人到来的时候。这段时间对蓝溯来说分外难熬,他攥着拳头,一会儿站起,一会又静立,一会又漫无目的踱来踱去,既担心那封信是否送到,送到了徦珵瑧又会不会来,又担心紫瞐在暗室中会不会搞什么名堂,会不会乱翻他的东西,而他又不能进入暗室去看——万一徦珵瑧恰恰在这个时候来了后果不堪设想!他的耐心渐渐到了极限,终于忍不住推开房门走到院中站在那盘几乎是摆设的磨盘上眺望远处。但出乎他的意料,他这一望使他的心情如凡夫遇虎般惊异,如穷人得珠般喜悦,又如一个爱国志士见到卖国贼一般怒不可遏。

徦珵瑧手持一封书信,正一边对照着心中所写的周围的地势特点一边匆匆赶来。

蓝溯嘴边的肌肉抽动着,心中产生了更大的厌恶和愤恨,还真来了!他眼珠一转,悄悄走到门后,让门偏转的角度大一点,这样这个突然进入者就不会轻易发现他了。

蓝溯明白,他与徦珵瑧实力相当,要偷袭对方肯定能发现。但藏起来突然出现至少可以吓对方一跳,这可是他蓝溯的最爱。

 

徦珵瑧好容易找到了信中所说的小茅屋,蓝溯的小屋所在的地方偏僻极了,不费一番周折还真别想找到。

但徦珵瑧找到了,为了凌髐蜭。

当推开破旧却坚固的木门的一刹那,一股压抑的气息扑向徦珵瑧,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屋内的陈设还算华丽,只是处处让人感到一股不自在的味道,却又说不出屋内之物哪里摆放得不对。

徦珵瑧皱着眉,走入既不宽敞也不狭小的室内,这里明明是常年有人居住的样子,可现在屋中却空无一人!

就在他转身要退出的时候,一个穿着朴素但满面怒气的人不知何时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门口。

“是你!”徦珵瑧薄怒,“你冒充血沉槥写信!”

蓝溯一脸恨意,如同见了灭门仇人,见到徦珵瑧微变的神色,他脸上涌起一种报复了他人的快感,“别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贵人多忘事,缺德之人也多忘事吗?这正是你昔日对付髐蜭的手段!如今——我奉还给你!”

不提凌髐蜭则已,一提凌髐蜭的名字,蓝溯几乎要被眼前这人气昏过去,“姓贾的,我真不懂,我惹了你什么了,髐蜭惹了你什么了,蓝宇国又惹了你什么了?如此跟我们过不去,我真想知道,我们不好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蓝溯,我也真的极想告诉你,以前,如果有人对我说你疯了,我要打他,因为你是髐蜭的叔叔,我是决不允许任何人去侮辱髐蜭的亲人的。现在,如果有人对我说你疯了,我还要打他,因为你不但是疯了,还傻了,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精神病!”徦珵瑧愤愤地说,直盯着蓝溯。

蓝溯突然冷笑起来,“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我们正常的时候,你们说我们疯了,说我们有病,你们在内心里盼望我们疯,渴望我们病。现在,你们的目的达到了。怎么,你们又不高兴不愿意了?正也不行,反也不行,不正不反还不行。黑也不行,白也不行,调成灰色还是不行……哼哼,我倒真想知道,到底是我们蓝宇国人发疯,还是你们自私保守派有病!一个个吃饱了撑的去破坏别人的幸福,自私保守心甘情愿做外贼的奴隶!见过贱的,没见过你们这么贱的!遥记说得对,八国联军的大炮怎么不现在就轰进来!你们这伙闭关锁国的自私保守派早点成了炮灰,也不至于拖历史那么多年后腿!也不至于酿成那么多无法挽回的悲剧!也不至于让那么多可怜的老百姓抛头颅洒热泪!”

“你……你简直是无药可救!”徦珵瑧已彻底无话可说。

“我当然无药可救,因为每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郎中,都配不出把好人治成坏人、把正常人治成病人的药!”蓝溯狠狠顶道。

“你……我和你真无法讲出道理来!”徦珵瑧彻底失望了。

“这只能证明一点:歪理邪说在我这里是讲不通的!”蓝溯略带些得意的神色,本以为自己平时不善言辞,这次会被徦珵瑧抢白,不料到了关键时刻自己的话倒来得快,使形势发生了逆转,“况且,同你们这伙不讲理的自私保守派讲道理,那是对牛弹琴,即使俞伯牙、钟子期亲临,也休想弹出个子午卯酉来!”

“你……你今天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你写下文书,发下洪誓,从今以后,再不许见髐蜭一面,看髐蜭一眼,否则的话,你就别想走出这间屋子!”蓝溯觉得该来点厉害的了,唇枪舌剑毕竟无法代替真刀真枪,他右手在桌上重重一拍,那张本不结实的小方桌立即成了牺牲品,只听“啪”的一声,木屑四散纷飞。再看时,哪里还有小方桌的影子?

“蓝溯,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况且,每一个君子都不可能与你动手的,那样只会脏了他们的手。”徦珵瑧悠然坐在还幸存的一把椅子上。

“假清高!你们这伙保守派,把是说成非,把一说成二,把好说成坏,把爱情说成变态,把自私说成替别人着想!温情脉脉地扼杀一个生命,和蔼可亲地把人们引向错误和痛苦的深渊,外表上一派正人君子模样,大义凛然刚正不阿,正气冲霄汉,实际上一个个阴险毒辣自私封闭无恶不作,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自己空虚乏味浑浑噩噩,看到别人幸福一点心里就有气,自作自受还不准别人好过,死守着老规矩不放随波逐流,分不清对错,辨不了是非。披着君子的羊皮招摇过市,还不是老虎戴喇嘛帽——想着法子吃人!还有脸站在这里同我讲论什么君子,我看你是嘴上说着仁义道德,心里想着男盗女娼,手上干着杀人放火,手上握着屠刀沾着鲜血!”蓝溯怒目圆睁,铁拳紧握。

徦珵瑧此时已学会了不与他一般见识,看也不看他,“一个人说谎话骂人,等于骂他自己。”

这句话淡淡地,蓝溯的火气却是“嗖”地上来了,他只气得眼冒金星,嗓子眼如同被点了一团火一般,鼻子里满是浓烟的味道,“好小子!你没话说了吧!你们这些保守派!没有你们,我能有今天吗?谎话?哼哼!我来问你,蓝宇国大屠杀将近二十万人死于非命是谎话吗?蓝宇国外你们拆散一对对同性恋人又让那么多一生不愿有爱情的人惨死是谎话吗?倾三界之力发兵九千余万剿灭一个与你们毫不相干的小国又是谎话吗?照你这么说,千年之后的南京大屠杀也是谎话,日本侵略中国也是谎话,德国对犹太的种族清洗还是谎话!那么,请问,这世界上还有真话吗?你正像一个无耻的侵略者,被人打回老巢了,还道貌岸然地坐在那里,口口声声说:我没侵略那个国家!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几句话信服力大,还是铁的事实信服力大!我告诉你,乌云蔽日只是一时,遥记说得对,就算是南北极,有极夜,还有极昼呢!不用你封建保守自私随波逐流,迟早有一天,自由的暴风雨会控制整个大海,彻底毁掉你的清秋大梦和你的安乐窝,把你卷入深不见底的大海中喂鱼,为你的一己私利和随波逐流殉葬!不想打仗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甘心为奴隶的人更得不到好下场!这是历史的必然,千万年之后更不会有人同情你。因为,你的悲剧本身就是应该!一个为虎作伥者死了,人人都会欢呼雀跃,即使他死得很惨!”

徦珵瑧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欣赏”着蓝溯。但蓝溯根本在意不到他的这种目光。

“你可以保守,你也可以封建,你拿这些东西害你自己没人管你!但是,谁要想拿他们去害不该害的人,就得先过了我蓝溯这关!我不是伟人,但我想到的绝不仅仅是我自己!你们这些自私保守派,没人惹你们,没人碍你们,你们反去有意无意地破坏别人的生活!说到底,不就是肉皮痒了吗?披着一张狗皮,还有脸找别人给你熟熟,真是不知道可耻两个字怎么写!是啊!跟你们这些自私保守派有什么脸可谈,又有什么自知之明可谈?说不准将来与你们对话还得带个翻译呢!不过,真到了那一天,我还真没空听你们的犬吠。你们这群疯狗到处咬人,不咬坏蛋反而咬住蓝宇国的好人就死不松口,我还真得抓紧时间学学打狗棒法,防患于未然!以前的我满脑子幻想总想与你们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现在看来,我不整你们容易,让你们不整我们实在太难!我对你们这帮不知该说什么好的人已不抱任何幻想!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跟你们争到头,斗到底,你们的阴谋永远别想得逞!”蓝溯说到这里,情绪激动,气冲霄汉,目光中闪烁着荡涤封建千年尘埃的力量,他要战,他要抗争,即使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冲向强敌。

徦珵瑧凝视他片刻,“蓝溯,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你以为你可以支配别人吗?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没权利干涉我,你也没能力去管我,我做我自己喜欢的事,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与别人无关!你连自己也未管好,还有什么资格去干涉别人?你根本阻止不了我爱髐蜭!你更阻止不了她日后的选择!或许她永远不会爱上我,甚至排斥、厌恶我,但这一切都是我们二人之间的事,与你一个外人毫无关系!蓝溯,我劝你不要再自以为是了,你这间小屋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镜子,我劝你先买个镜子回来照照你自己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