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59.阴谋前兆

2015-09-04

这样大的动静不可能不惊动其余人,蓝溯刚站起身,就见风文笑带着一队人匆匆赶来。

“有刺客!风圣人,快抓刺客!那边!”蓝溯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随便指着一个方向。风文笑毫不怠慢,立即命令手下奔向蓝溯所指的方向。他自己的蹲下身看一看慕容孤云的情况。

“蓝大人,你未免下手太狠了。”风文笑忽然抬头望着蓝溯。

蓝溯满不在乎地笑笑,“风圣人不愧为圣人,连这也看得出来。”

“你刚才想对他做什么?”风文笑站起来,死死盯着他。

蓝溯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还是应付了一句:“我们两个闹着玩……”

但万没料到风文笑把这句话理解偏了,他勃然大怒,一把抓住蓝溯的衣领,“姓蓝的!我劝你不要做白日梦了!四弟不是那样的人!邦主和血沉槥那是两厢情愿!这里是自由之邦,不是你的穷乡僻壤,这里决不允许你胡作非为,做些白日侮辱清白之人的勾当!”

相比之下,蓝溯险些气昏过去,本来是坚持正义打自私保守派,现在可倒好,变成玷污清白之人未遂了,这冤枉又向何处去伸!蓝溯一把甩开风文笑的手,“胡言乱语!我蓝溯见了女人浑身不自在,难道见了男人就自在吗?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忘情绝爱一辈子!怎么会对一个自私保守派动什么心思?你最好等他醒了之后问问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我气不过,教训他一顿,你却……简直岂有此理!”

风文笑冷冷笑道:“蓝溯,你以为我是瞎子吗?我亲眼看见你蹲在他旁边,拉着他的手,这你又如何解释?”

蓝溯惊怒万分,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他好歹是髐蜭重臣,罪不该死,刚才我看看他死了没有,这也不行吗?”

风文笑猛然抽出钢刀对准了蓝溯,“四弟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管你是什么邦主的叔叔,一样要你陪葬!”

“放心,他还死不了。”蓝溯用手推了推刀尖,“再说,我也不可能给一个自私保守派陪葬,就凭这一点,我就不可能让他死。”

风文笑似信非信,但依旧把刀插入了鞘中,狠狠瞪了蓝溯一眼,转身抱起昏迷不醒的慕容孤云,头也不回地离开。

蓝溯看到这一幕,嗤之以鼻,“呸!我不过看看他的脉象,你就那么冤枉我。要这么说,你对他搂搂抱抱,早该入洞房了吧?哼!这天下还不都是如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做坏事也是对的,平民百姓做好事也可能犯法!”

他越想越气,但想到自身状况,还是忍住怒气回去疗伤了。

 

自从上次酒后见到凌髐蜭,紫瞐便日日神魂颠倒。那个轻盈美丽、如梦似幻的身影不知为何总出现在他的眼前,回眸一笑,倾国倾城,万人痴迷。

“凌髐蜭,我一定要得到你,无论用什么方法!”紫瞐的心已被这缕倩影牢牢锁住,因为爱得过分又苦于无法得到,他这几日已经如痴如狂。

他实在太爱凌髐蜭,仿佛得不到自己便会死去,那个在他梦中对他回眸微笑的身影占据了他整个的心,他怨恨梦中的自己是懦夫,心爱的人近在咫尺对他轻笑他却没有勇气去表白,可每当这个梦重复,他又会每次都被那个如雪莲绽放的微笑迷住,只想静静地看,只想让时间静止。

“或许,爱是最痛苦的事。”紫瞐望着窗外,喃喃自语,“可,髐蜭,我一定要爱你。”

 

这几日蓝溯心情极差,日常琐碎稍不顺他意,他也不管是人是物,立即拳脚相向。自由之邦众人本来对他就没什么好印象,这样一来更是避他如避瘟神。见他一来无一不躲得远远地。

仰望晨暮飞鸟,日出日落,蓝溯的心并没有闲下来。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本来一个徦珵瑧便够他受的了,如今又出来个紫瞐,这使他对凌髐蜭都产生了怀疑。

“天下没有一个人可信!”他面对树林,愤怒地发泄着。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心中依然希望凌髐蜭是可以信任的,她对血沉槥是真心的。对于好不容易找到的蓝宇国复国的希望,他可不愿轻易放弃。

回想起在凄鸷亭的那天,蓝溯望着凌髐蜭的身影消失,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他恨自己,更恨紫瞐,为什么自己会是紫瞐的堂兄,为什么紫瞐会爱上凌髐蜭,而又出现在这一不该出现的时候,揭穿他蓝溯的身份。

凌髐蜭会原谅自己吗?一个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了自己的私利去帮她的人?

不,他不是为了自己,他是为了更多的蓝宇国人!

蓝溯痛苦地呼出一口气,凌髐蜭还会不会继续接受自己的帮助?在事实未摆在面前之前,一切都是猜想。

他忽然想为凌髐蜭做点什么,或者可以说做点什么去讨好凌髐蜭,让凌髐蜭原谅他,至少是在找到复国真正需要的东西之前原谅他。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他想不到自己能做点什么,只能黯然叹息。

在痛苦的时候,一般人希望有人来安慰自己,甚至有个肩膀能让自己靠着哭一会儿。但蓝溯恰恰相反,在他恼怒、伤心、痛苦的时候,他总愿意一个人面对一个大的空间,或伫立于旷野之上,或坐于浩渺海洋中一座无人的孤岛上,忘记自己,独自咀嚼着痛苦,凝望远处的风景。这个时候,任何人的靠近无疑只会引起他的恼怒甚至仇恨。他喜欢这样呆立在那里,日复一日,直到所有的痛苦已咀嚼为残渣,心上的血已流干凝结,他才会恢复一个平常的心态回归现实。

痛苦是我的母亲,仇恨是我的父亲。我无助时,总要回归父母那里。蓝溯喃喃念道。而孤独、自卑、冷漠则是我的孪生兄弟,他们一直都陪在我身边。

蓝溯没有去找紫坽甝,相反,他去了一个紫坽甝无法找到他的地方——他在一片遥远树林里的那座茅屋。这座茅屋是蓝宇国覆灭之后他亲手建起来的,外表破旧里面却宽敞整洁,他知道旷野与孤岛并非随处皆有的,因此苦心设置了一个排解痛苦的地方。

他来到了这里,闭目养神,怅然独坐,仿佛要把自己融入周围的空气里。

他杂乱无章的思想,此刻像接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神奇地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什么也不想,就这么坐着。时间如水,流淌而去,蓝溯表情漠然,对时间甚至一切都无视。

清净,宁远,悠然,这种远离喧嚣的感觉,真的久违了。

他真想一生沉浸在这样的气息里,再也不出来,不去面对充满欺诈的人世。

可是,不!不行!

他不能放下蓝宇国不管!

一种名叫责任的强大力量,瞬间将他的思想从梦境一般的悠远中拉了出来。但他那复杂的思维只在责任二字上停留了一下就又游离到另一个令他感兴趣的词语上:整人。

说句公道的话,蓝溯这段日子几乎是为了整人活着的,几天不整治别人心里就十分不畅快,尽管他最清楚整别人的下场——所有人联合起来整治他、排斥他。

“怕你们排斥我就不搞蓝宇国了!”蓝溯愤愤地想,“我从没奢求你们接纳我,我只需同与我志同道合的人和睦,一致对外。至于你们,如果愿意做我的敌人我根本无权干涉!那是你们的自由!”

但如今去整治谁好呢?乐晓嘿是自己的国人,而吴欣颂又处处恭维自己,这两个人万万整不得,其他人与自己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去整他们给自己树敌,只有挡自己道路的人非整不可。

但自己这副长相这身打扮注定了所有女子看不上自己,要多安全有多安全,想整治直接挡自己路的人看来不可能了。

直接不行,就只有间接。蓝溯把目光对准了凌髐蜭的身边,这使他马上想起两个名字来:徦珵瑧和风文笑。

风文笑老谋深算,法力极高。慕容孤云的厉害蓝溯早已领教过,风文笑的法力必然在慕容孤云之上,要整这样的人只有吃亏的份。

那就只有徦珵瑧了。一提这名字蓝溯就有气,蓝宇国与他无冤无仇,他却铁了心、全心全意去毁掉蓝宇国的希望!仿佛他来到这世上就是为了与他蓝溯做对一般!

就是他了!蓝溯下定了决心,既满足自己的心理,又替复国排除障碍,这样的好事不做还想做什么?他抓起流云双钩和幻影神镜,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

等等!自己也太理想化了!蓝溯的理智稍占了一点上风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徦珵瑧并非野草野雉,自己一出门就会碰见,如今自己连他在何处也不知道,怎么去找他?

到手的鸭子竟要飞了!蓝溯懊恼无比,忽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一段他本该忘记的、徦珵瑧对他说过的话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这令他精神为之一震,“实话告诉你,如今我是八王爷手下的官员,今天你的运气很不好,随我到官府走一趟吧!”

“玩官匪勾结!”蓝溯愤愤地哼了一句,“现在这年头,自私保守派、封建保守派和妥协保守派勾勾搭搭,逍遥法外!不治治他们,他们非得嚣张到不知道天有多高了!”

本来只想整整别人缓解无聊的心境,想不到如今竟找到了为国为民为理想的理由,蓝溯油然而生出一种得意来,这理由可谓冠冕堂皇,自己整治徦珵瑧,是给国人报仇,是挽救复国的希望,即使算不得英雄,至少也算个爱国志士。

于人于自己于国家都有利,自己高兴别人还称赞表扬,这样的事要是再不做,自己的脑袋就有问题了。

想到此,他已是迫不及待,恨不得一步跨入八王府,把徦珵瑧揪出来,先一顿羞辱,再一顿痛打。

想象着徦珵瑧被打的狼狈样子,蓝溯感到心里美滋滋的,破坏蓝宇国的希望,这就是你该得的下场!

“不过……”一想到破坏蓝宇国希望的人,他立刻想到了紫瞐,这使他又从兴奋冲动中抽回了神思,心情渐渐转为了阴郁。很显然,他并不是他的这个执意与他作对的堂弟的对手。更何况,他的父亲紫倁和自己的父亲紫杺……蓝溯总觉得亏欠了他的父辈们什么,但到底是什么,他又说不清楚。要是紫瞐主动来动凌髐蜭,他还勉强可以动手去打。但是,要自己先出手去攻击他的这个堂弟……他突然感到下不了手。尽管他心中有今天把紫瞐和徦珵瑧这两个败类一起教训的冲动。

“紫瞐竟然也喜欢髐蜭,髐蜭就那么好?唉!世风日下,保守派倒越来越嚣张了!”蓝溯无奈地摇摇头,时间真如白驹过隙,一晃蓝宇国已经亡国这么久了,可自己还是未能找到复国真正需要的东西,甚至至今才找到复国的希望,而在成全这双“希望”时却又遇到这么多阻碍!等等!紫瞐和徦珵瑧都喜欢凌髐蜭?这时,忽然一道灵光在他脑中一现,既然紫瞐也爱凌髐蜭,自己为什么不利用紫瞐与徦珵瑧的矛盾让他们两虎相争呢?这样一来,自己不就能坐收渔利了吗?

电光石火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猛然起身,双目中充满了坚决。

就这样定了!他飞奔出门,先找紫瞐,再约徦珵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