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58.怒战

2015-09-04

与君一席话,当醒梦中人。蓝溯仿佛迷梦中的呓者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髐蜭的人生要她自己去选择,用不着你这种人干涉。况且,你一个男人凭什么去指导她一个女孩子的爱情?这难免让人觉得,你对髐蜭本身就不怀好意!”慕容孤云冷冷地说,斜眼看着愤懑委屈的蓝溯。

这冤枉比天还大!蓝溯强忍住泪水,愤然吼道:“我是她亲叔叔!我能对自己的亲侄女不坏什么好意?”他最害怕、最无法面对的便是有人这样认为。而如今,慕容孤云竟当着他的面把这话说了出来。

“髐蜭的痛苦,你现在也感受到了吧?我要你比她更痛苦!”慕容孤云满目仇恨和报复后的快意。

蓝溯虽是根出了名的木头,但事情发展到此他也什么都看出来了。“你喜欢髐蜭?”

“我爱她,我也知道她不会注意到我,但我会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她、帮助她一生,我不会像徦珵瑧、紫瞐一样招致她的反感。但谁要想伤害她,必须先过了我这一关!”慕容孤云神色坚定,双拳紧握。

蓝溯不闻此言则以,一闻早已怒冲天穹,“我现在真恨不得一钩子下去把我的脑袋打成两半!朝喊反保守,晚喊反封建,你这自私保守派就在眼前我竟然没发现!不要以为你们‘四圣’很厉害,上次被花倾湘打成什么样我可最清楚!如果你害怕再尝当时的滋味,就识趣点赶快对髐蜭死心,我还可以原谅你。否则的话,别怪我幻影神镜无情,流云双钩无眼,送你上西天!”

“爱一个人,如果没有勇气为她而死,那就没有爱她的权利。不过,要取我性命,凭你,恐怕不够资格!你破坏自由之邦形象、联合紫坽甝谋权、害死赢月酋长……你昔日所作的伤害髐蜭的一切,如今就要加倍偿还!无论如何,我要替髐蜭讨回一个公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她再难受下去了!”

蓝溯耐着性子将他的话听完后已是嗷嗷怪叫,暴跳如雷,那声音和那高度堪比炸药和袋鼠:“岂有此理!你这死不悔改的自私保守派!真是好言难劝要死的鬼!你以为我会在髐蜭身边留着你这个潜在危险吗?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一时兴起,就会成为徦珵瑧和紫瞐一样的障碍!你不要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你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讨髐蜭欢心,为了一己私利?我蓝溯一生,最见不上假清高的人!今日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排除你这个干扰!”说话间手中已幻化出流云双钩,凌风向慕容孤云横扫过来。他这一攻击带起一阵飞旋的风来,与此时吹拂的风呈反向,地上的枯叶被两股方向相反的气流夹击,打着旋飞向远方去了。

慕容孤云衣带当风,飘逸灵动仿佛琼楼谪仙,在蓝溯双钩袭到的一刹那,他施展轻功,身体一旋转到了蓝溯身后,反手一剑刺向蓝溯后心,蓝溯早有防备,径去抵挡,但因为对方速度太快,尽管他的流云双钩已经迎上慕容孤云的剑,但慕容孤云的突然变招还是将他逼得后退了一步。

蓝溯明白,速度是他的最大弱点。他并不怕和敌人正面对阵,却最怕敌人像一个甩不掉的鬼影一样边跑边打。长此下去他非吃亏不可!蓝溯眼珠一转,脚尖点地,身体后退,退出了敌方的攻击范围。

在到达安全地点的一瞬,蓝溯抛出了幻影神镜,这面小蓝镜子像接到了命令一般,稳稳停在他身前三丈之外,发出一道蓝光将主人保护起来。

“龙吟虎啸,逆天行道!”见时机成熟,蓝溯将手中流云双钩抛向天空。刹那间晴空万里的天际多了几片乌云,一声惊雷划过,一道闪电正击在抛起的双钩上,骤然间,两柄平常的钩子像被融化了一般,慢慢溶解、变形,终于一只形成了龙的形状,一只形成了虎的形状。二兽通体蓝色,怒目圆睁,向天长吼,地动山摇!

“别以为这点雕虫小技就可以对付我!”慕容孤云淡淡一笑,冷傲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他双手缓缓在胸前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一道橙色光幕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前,光幕上光华流转,十分神秘。

“开!”蓝溯对慕容孤云的法术不以为意。“龙吟虎啸”是至阳至刚的一门法术,施展者要是没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无畏和如火的信念绝对施展不出,但一旦施展出此法术,那强大的力量便足以将眼前的任何东西立刻化为乌有。

龙、虎一声长啸,张牙舞爪直奔慕容孤云而去。这时,橙色光幕上的图案才清晰起来,竟是一片结满了橙色橘子的橘林!

龙虎径直冲去,却并没有冲到慕容孤云面前,而是冲入了橘林之中。二兽找不到敌人,在林中乱窜,啃咬树木,怪叫怪跳,欲要出来,却哪里还能找到出来之路?

慕容孤云手势一换,整个如画的光幕瞬间破碎。橙色、蓝色的光点纷纷扬扬地飘飞到空中,转瞬不见。

那双流云双钩失去了所有的威力,在橙色、蓝色的光点中滑出,“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蓝溯见到这一幕,脸色惨白,心中剧震。

这是一门自己从未遇见过的法术!它可以毫不费力地破解掉自己的绝招!

怎么办?

就在他发愣的一瞬间,慕容孤云早已挥剑幻化出一道黄色光向他横扫过来。蓝溯大吃一惊,心念一动,外围的幻影神镜自动前移,对上了黄色光的进攻。

黄色光攻击受阻,却并未与幻影神镜硬碰硬,而是伸长为一个黄色光罩,将幻影神镜和镜中幻化的蓝光一起包在里面。

想打包围歼灭战?蓝溯冷笑一声,右手在空中挥舞,幻影神镜上的蓝光猛然增亮十倍,也形成了一个光罩,强行由内向外突破。

黄光向内挤压,蓝光向外突围,两道光线僵持了许久,显然二者势均力敌。

“冲!”蓝溯右手向前一挥,蓝光不顾一切地猛冲过去,与黄光碰在一起,一声脆响,两个光罩都破碎为了光点。光点在空中划过,如流星,似彩云,更添一份凄美之感。

慕容孤云身形未动,蓝溯却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得后退了一步。很显然,这次交手,他稍落了点下风。

慕容孤云是圣界四大轻功高手之一,与其他三位高手——凌髐蜭、紫倁、花倾湘相比,他更善于抓住机会,抢先进攻敌人弱点。此刻趁蓝溯站立未稳,他右手一挥宝剑,一道玄青火光如一条巨龙,飞腾而下,直击蓝溯。蓝溯对对方的速度大吃一惊,心念一动,幻影神镜上主动发出一道钴蓝色光柱,钴蓝色光柱斜向上推进,准备碰击这道玄青色的火光。

两光相碰,夹杂着一声惊雷般的巨响。稍一僵持,钴蓝色光柱就带着绝对的优势将玄青色光柱一寸一寸地挤压回去,看着钴蓝色光的攻势,蓝溯得意极了,直到一道橘黄色光径直袭击到笼罩他周身的蓝色保护层上时他才明白,对方在偷袭!

此刻,撤回在外线与敌人对峙的幻影神镜以保护自己显然是来不及了。蓝溯知道没有别的办法,索性念动咒语,将毕生功力汇聚,双手弯成两个半球形,相互叩击,一道钴蓝色光幕瞬间出现在橘黄色光的进攻点。

光与光幕相碰,轰然巨响,碰撞之处升起一团苍白色的烟雾并迅速蔓延,烟雾很快吞噬掉了空中美丽的蓝、橘色光点。乾坤间被一层白色的阴霾所笼罩,说不出的恐怖、苍凉。

慕容孤云后退三步,蓝溯被强大的冲击力震飞了出去,摔倒在草丛之中又缓缓爬了起来。很显然,他仓促间应战,再次落了下风。

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蓝溯愤怒万分,他没想到慕容孤云的法术竟如此高强。而自己,一个蓝宇国人,竟要败在一个自私保守派的手里!这是他绝不能忍受的!

望着眼前飘逸的白影,蓝溯心一横,我跟你拼了!

目视前方,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冷笑,他目光未动,只是咬破了手指将一滴殷红的鲜血滴在已经移至手中的幻影神镜上。刹那间,幻影神镜上血光汇聚,本来已经暗淡无光的镜面变为了鲜艳的红色,周围本来温馨明媚的和煦气息在一瞬间被一股阴郁腐朽的气息沉沉地压下去,使人无端地感到十分不适。

慕容孤云神色微变,他没想到这个平凡质朴的蓝溯还会这种邪恶的法术,但他微扬的嘴角立刻绽放出一丝轻灵动人的笑意,右手舒展,一团橘红色的火光跳跃其上,柔和又美丽的颜色让周围的空气一震。

“零丁有赋世事沧,愁胜春水叹无常,恨无干戚临天舞,何觅冰弓弋赤阳!”朴素的声音中蕴藏了无限的痛苦、悲哀与绝望,那宛若生命弥留的片刻尚无法瞑目的巨大的不甘令人心痛欲裂,这使慕容孤云立刻意识到了这种法术的中心——痛苦。

伴着一声凄厉的嚎叫,一只钴蓝色的巨大怪物在蓝溯的体内窜了出来,它长着狮的头、豹的尾、虎的爪、狼的牙,一双应验,一对象耳,目光犀利中透出一种浑浊与厌恶,两行血色的液体在它眼中涌出,发出钻入人五脏六腑的腥橝之气。

一道血红色光柱冲天而起,蓝色的幻影神镜上笼罩着耀眼的血光,蓝色巨兽一声长啸,化为一道蓝色光柱,与血色光齐头并进并相互靠拢,在二光相距仅一丈时,它们突然掉转了方向,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慕容孤云看着这两道光,他猜不透它们要干什么。蓝溯会傻到自损实力,自己与自己战斗吗?

然而两道光并没有相碰,它们仅是盘旋而上,不断地变换着方向,相互缠绕,形成一道旋转光柱。在达到一定高度时,旋转光柱猛地调转了方向,向地面俯冲下来,快如闪电,气势如雷。

“不好!”慕容孤云一声惊呼,反手向上一推,橙色光芒幻化出一朵巨大的百合花,素蕊白瓣,如斯逼真,使人仿佛可以闻到它的香气。

旋转光柱径直冲击到百合花的花蕊上,瞬间碰撞点的光量猛增数十倍,刺得人睁不开眼,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大地动摇,一股强劲的气流袭来,几乎要把人推飞出去,光柱和百合花彻底破碎,飞出的光点在爆炸残余力量的推动下四散,星星点点宛如流星飞渡。

蓝溯呼吸一窒,仿佛浑身的力量都失去了一般,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但他依旧靠着最后一点理智和最后一点力气控制住了自己。

坚持住!不要倒下去!

他不知道这次进攻的效果如何,刚才的光线太强了,他不得不闭上双眼——其实即使他睁着双眼也未必能看到什么。

但现在光线黯淡下来了,他必须看看结果!如果这次进攻再没有用,他也真的别无他法了。

他睁开眼,望着周围的一切。所有的东西已非原来的样子,树木被折断,石桌石凳被打成了碎石块,花草有一部分被烧焦了,另一部分被连根拔起,胡乱地掷在各处……

慕容孤云躺在距他四丈远的地方,那雪白的衣衫早已被鲜血染得殷红。蓝溯一步步走过去,小心翼翼,仿佛进入了禁地。

在察觉到对方已经昏过去的时候,蓝溯的胆子大了起来,他大步走上去,俯下身查看自己敌人的伤势。

“伤得不轻嘛!”蓝溯右手按在慕容孤云的手腕上,幸灾乐祸地说。但话未说完便被一股巨大的疼痛和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立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比眼前这个人好不到哪里去!

眼前的慕容孤云使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紫杺,当年紫杺和紫倁也曾大打出手,结果紫杺输了,很像慕容孤云现在的样子,紫倁抱着他的身体,失声痛哭:“对不起……”

不知为何,蓝溯此时竟有些好笑了,不只是他赢了高兴还是别的原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