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53.血溅随心阁

2015-09-04

“大人英明!”吴欣颂一脸喜色,弯腰而去。风文笑气得黄脸发紫,嘴唇哆嗦,饶是他机警多智,遇上蓝溯这种人也无能为力了。“四圣”之末慕容孤云一直一言不发,此时他也不向蓝溯打声招呼就默默向后走去。

蓝溯一眼瞥见了他,右手一挥,一道钴蓝色光幕立刻横在了慕容孤云面前。慕容孤云是此次行军的军师,蓝溯在这十几日之中已初尝到这个外表沉默随和,但常常语出惊人的轻功大家的厉害,此时他突然离开,必有深意。

但蓝溯还是决心给他点威严瞧瞧,他背过双手,摆出一副官架子,操着一口拿糖作醋的官场气派的调子,“军师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去啊?也不同我这个小官说一声。”

“蓝大人,您一路之上既做元帅又做先锋,一定很辛苦吧?”不料慕容孤云出口竟是这样一句话,蓝溯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得听他继续说下去,“您灭了一言堂,毁掉随心阁,这可是盖世之功。邦主日后难免要对您想一些办法。可惜您这屠城之举又得不到圣界人心一旦自由之邦您待不下去了,我怕大人要成为过街之鼠。”

蓝溯心中一沉,被人四处追捕的好滋味他已尝过,这种“名人异士”他早已当够了。他可不想在圣界这个无人抓他的天堂里也弄成那个样子。但是,留下随心阁的那帮人,他们不会复国吗?

蓝溯的面色骤然变得严肃,“除敌不净,后患无穷。蓝溯成为过街之鼠没有关系,只要我侄能够成为圣界霸主,我便心满意足,即使身受斧钺汤镬,也甘之如饴。”

此时,一只紫色的鸽子不知从何处飞来,它飞得极高,但却是垂直降落在蓝溯肩上的,蓝溯解下鸽子脚上的一封紫色的信,信是紫坽甝写的,内容很简单,要他除带回随心阁的几个重要人物之外屠杀全城。

蓝溯面色惨淡,右手将信揉成一个纸团,紧紧握在手心,忽然间张开手,手中的纸团已成为紫色的碎屑,随一阵微风飞散开去。

“对不起,军师,屠城是邦主的命令。”蓝溯垂下眼帘,静静看着手中飞出的纸屑。

“是舞辰酋长的命令吧?邦主从来不用紫色的纸写信。”慕容孤云剑眉一扬,蓝溯浑身一颤。

“酋长的命令,那也是命令。”蓝溯表面上显得云淡风轻,内心却沉重无比,“没有邦主的命令,只能执行酋长的命令。”

 

蓝溯进城时,整个随心城已是满目疮痍,随处可见被炸毁的建筑和被杀死的士兵、百姓。这些人有的无头,有的无腿,即使是留下全尸的,也是浑身鲜血,神色可怖。

蓝溯本以为打了胜仗,自己会高兴得忘乎所以,把一切痛苦都抛之脑后。可进了城之后他并没有这种感觉,这一片景象竟使他想起当年的蓝宇国来。

当年的蓝宇国,不也曾遭到过这样的对待吗?不过,如今被这样对待的换成了随心阁。蓝溯悲苦之中掺杂进一丝快意,蓝宇国的痛苦,如今你们也感受到了吧?

“大人。”吴欣颂宫颈低视力在他身边,直到他看到这个一脸媚态的人,吴欣颂才小心回禀:“大人,您说过的随心阁的几个乱党头目小人都带来了,请大人处置。”说这叫手下押上来几个人,吴欣颂谄媚递给了为首两人腿部几脚,“见了大人还不下跪叩头!”

“呸!你要我跪这条狗?”其中一个人痛骂,几人同时向蓝溯怒目而视,蓝溯本能地低下头不看他们,吴欣颂讨好不成,好不尴尬,正要再次威逼几人下跪,蓝溯却摇摇手,“不跪算了,这都是些什么人?”

吴欣颂忙指着第一个人向蓝溯解释:“这个是赢月酋长的师父。”

蓝溯看了这名女子一眼,她一脸的刚强坚毅,虽然拼杀得满脸鲜血和尘土,却难掩容貌之美。见吴欣颂指着她一脸讨好地观察蓝溯的脸色,她忍不住“呸”的一口吐在吴欣颂的脸上,“走狗!”

吴欣颂又羞又恼,一抹脸,一脚将这被绑着的女子踢倒在地,“不识好歹!”

“吴欣颂,不得无礼!”蓝溯喝止住吴欣颂,“她好歹是赢月酋长恩师,惹恼了赢月酋长,没我们的好果子吃!”

吴欣颂点头哈腰,连连称是,毛手毛脚地将这女子又扶了起来,那女子看他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鄙夷之色。

似乎生怕巴结不上蓝溯,吴欣颂忙不迭地将一个三十余岁、一脸英武的男子扯到蓝溯面前,那男子身子一摆将他甩开,冷冷地道:“放手!你这走狗的脏手不要弄脏了我衣服!”

吴欣颂气得浑身打颤,却又碍于蓝溯之面不敢发作,只好骂一句:“死盗寇,假清高!见了蓝大人还不下跪叩头!或许大人慈悲为怀,放你一条生路!”

那男子面不改色,仰天大笑,“我说过了,我从不跪狗!”

吴欣颂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涨得色如紫茄,他看着那男子,龇牙咧嘴,凶相毕露,但那男子丝毫不为所动。

“大人,这盗寇便是随心阁的阁主许跃!”吴欣颂见怠慢了蓝溯,忙指着那男子向他说明。

蓝溯又摆出一副官架子,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一样,动不动便将官架子摆开,关于这架子的最近的记忆是他十五岁那年打了胜仗的时候,这种动作他几乎只是打了胜仗审讯俘虏时才用。

“哦,许阁主,蓝某久仰大名。”蓝溯负手围着许跃转了一圈。许跃一声不屑的冷笑:“只可惜我从未听说过你这条狗!”

蓝溯勃然大怒,“好小子,你敢骂我!吴欣颂!将他拖下去,打二百大板,扇五十嘴巴!”

“是!”吴欣颂向手下一挥手,两个兵立即将许跃拖了下去。许跃拼命挣扎,“放开我!”

“姓蓝的!有种你就放了阁主!我们代他受罚!”余下几个被俘之人齐声说。蓝溯扫了他们一眼,“我知道你们这些人,不就是喜欢冒充忠臣良将吗?好,给你们个机会!来人!将他们拖下去,与许跃同等处置!”

“是!”吴欣颂叫手下将这些人押了下去。“且慢!”蓝溯忽然一摇手,“赢月酋长的那位师父就免了吧!免得到了自由之邦不好交待!”

吴欣颂点头称是。蓝溯看了这人一眼,且不论他是否忠心,其办事能力的确令人满意。既不篡改蓝溯自己的意思却又不频繁请示,既不让蓝溯过度操劳又不让蓝溯觉得失去权利。他拍拍吴欣颂的肩膀,“回到邦中定重重赏你,风文笑懦弱犹豫,不称此职,我必会面见邦主,举荐你为四圣之首。”

吴欣颂一听此言,喜出望外,险些了昏了头,连忙跪倒在地,“谢大人抬举!谢大人抬举!”

蓝溯将吴欣颂扶了起来。此时,一名自由之邦的小卒匆匆跑来,“启禀蓝大人,随心阁飞云轩发现一处密室!”

“什么?”蓝溯和吴欣颂立刻感到事情非同寻常,二人骑上战马,直奔飞云轩而去。

飞云轩是随心阁阁主许跃的寝宫。蓝溯、吴欣颂二人赶到时,一名将官正在指挥众兵从密室中向外搬东西。

见二人到来,那将官忙施一礼,将密室中所得东西一一报上:“大人,这密室中藏有黄金二十万两,白银二十万两,绿玉白菜一棵,夜明珠一颗,金银首饰一箱,怪画一幅……”

“什么?怪画?”蓝溯眉头一皱,对这个词很奇怪。

那将官将画递上,蓝溯展开,只见上面画了一个巨大的冰数图,数据标注得十分精确,图的下面,画着一只站在浩淼大海边的猛虎的骨架,海水翻腾,浪花煎盐叠雪,那站于海边的猛虎骨架威风凛凛,依然保持着向天怒吼的样子,它目光所注视的半天空上,有一座玲珑剔透的海市蜃楼。再向下还有批注:怒虓血神殿,此生无可恋。

画卷在蓝溯手中猛然落地。蓝溯丝毫不觉,只是直直地看着远方,一动不动。

“大人!”他这个样子将众将官和吴欣颂都吓住了,吴欣颂在地上拾起这画,蓝溯忽然大喊:“毁了它!这是魔道妖物,能乱人心智!”

吴欣颂拿在手中,并未感觉到它有丝毫妖气,但依旧附和:“确是妖物。来人,点火,毁了它!”

看着画卷淹没在火中,蓝溯这才镇定了下来。

 

蓝溯绕城巡逻了一圈,众兵已清理完战场,正生火做晚饭,袅袅炊烟如薄雾一样徐徐升起,开始还是一个个烟柱,升高一些就散成了一大片灰白的轻云,这样的军旅生活使蓝溯不知不觉间想起了在蓝宇国的日子,仇恨、痛苦与酸涩的感情一齐涌上心头,使他心中如同打翻了一个五味瓶。

吴欣颂屁颠屁颠地跟在蓝溯身后。看到二人离众人远了,他悄悄掏出一只小盒恭恭敬敬地送到蓝溯面前,蓝溯打开一看,是一颗巨大的夜明珠,足有拳头大小。

“你这是……”蓝溯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他蓝溯更喜欢懂装不懂。

吴欣颂一脸媚笑,“这是从许跃密室里找出来的那颗夜明珠,小人没让他们登记到簿子上,小人想这宝珠赠英雄,还是送给大人的好。”

蓝溯微一点头,“好,既然你一番美意,我也不推辞了。那风文笑老糊涂了,凭他哪里能带领好自由之邦的邦众,早该换吴大人这样精明强干之人嘛。还有,我看邦主应该设立四位酋长,人多力量大嘛,要是我真能说服邦主这样做,这第四位酋长吴大人最合适了。”

“岂敢岂敢,小人才疏学浅,要是邦主设立第四位酋长,蓝大人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到时小人一定极力拥护蓝大人。”吴欣颂连忙溜须拍马。

“我对做自由之邦的官可不感兴趣。”蓝溯一笑。

“那当然,蓝大人高风亮节,一看便不是拼命追求名利之人。”吴欣颂顺杆爬。

“但我倒想培养一些与我志同道合之人在自由之邦。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那些如风文笑一样的人瓦釜雷鸣。”蓝溯看看吴欣颂,“如果邦中都是吴大人这样明事理的人,我就放心了。”

“吴某愿为蓝大人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吴欣颂赶紧表态。

“还是吴大人可信!”蓝溯满意地点点头,将吴欣颂扶了起来,“你去看看庆功宴安排好了没有?”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