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52.计取随心城

2015-09-04

“好!”紫坽甝将手中鸱枭令交给他,“你拿着它到血沉槥处传一道圣旨,就说血沉槥意图谋反,邦主有令,革除她赢月酋长一职,打入自由之狱听候审讯。”

“是!”崔何知毫不犹豫领令而去。

不好!紫坽甝要谋反!蓝溯心中一惊,一个倒纵从窗户进入,落在紫坽甝面前。

紫坽甝见他进来,竟毫无惊讶之色,反而笑盈盈地,说不出的娇媚,“堂兄,许久不见了。”

这话使蓝溯心中一骇,随即坦然,“你还是认出我了。”

“不错,你难道不希望凌儿成为你的堂妹夫?”紫坽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蓝溯倒毫不隐瞒,“我自然想,但我不想看到我的堂妹在我的堂妹夫的国家中作乱!”

紫坽甝收起笑容,“堂兄你误会了,我这样做不是想抢凌儿的江山,而是为了得到她的心。”

蓝溯有些不信,“此话当真?”

“凌儿一心爱着血沉槥,我要得到她,必须让血沉槥先离她而去。而此时如果我们趁她昏迷灭掉血沉槥的恩人随心阁,再对血沉槥说此事是凌儿所为,血沉槥还会爱她吗?再说,你不总希望凌儿做圣界的霸主吗?灭掉随心阁,也是离你的那个梦想又近了一步啊!”紫坽甝巧言令色,蓝溯不知不觉被她说动了心。

“那我该做什么?”

“我们一同隐瞒凌儿昏迷的消息,然后你拿着鸱枭令,带着自由之邦的大军,将随心阁夷为平地!”紫坽甝随手做了个“杀”的手势。

蓝溯眉头紧皱,轻叹一声,十分担心的样子,“鸱枭令在我手中,自由之邦的那些邦众又怎肯服你?再说,万一髐蜭醒了……”

“大军由你带领,我留下镇守自由之邦的自然都是我的亲信部队,至于凌儿,”紫坽甝说着在凌髐蜭的脸颊上轻轻一捏,“她中了我的毒,没有两个月是不会醒过来的。”

蓝溯担心地看了床上的凌髐蜭一眼,“她不会有危险吧?”

“你以为我会舍得吗?”紫坽甝不看蓝溯,轻轻为凌髐蜭掖好被角,蓝溯摇摇头笑笑,像一个大人笑一个小孩子。

 

随心阁与一言堂、自由之邦不同,它并没有像一言堂一样驻扎在圣界都城,也没有像自由之邦一样驻扎在离都城比较近的城市,而是单独修建了一座城池,也不知它是不了解圣界官府的软弱还是本就喜欢独处。

蓝溯拿着鸱枭令公然调动自由之邦的大军时,他看到了风文笑眼中敢怒不敢言的眼神和徐雅青恐惧疑惑的目光,压抑的心中稍稍有一丝快意。此时一个自由之邦兵跑过来,递给蓝溯一封信。

“有一个客人来拜访,还送来了一大批东西,他不让我们掀开查看,只说将这个交给你。”

蓝溯挥挥手,那兵退了下去。他拆开这个普通的信封,心中却蓦然一惊。

淡蓝色的纸上用深蓝色的颜料写着工整的字,信尾画着一个紫罗兰的标记。这样的信蓝溯已见过不止一次了,他几乎大喊出那个写信人的名字:遥记!

蓝溯浏览了一遍。

闻君欲起战事,送上神机大炮一百门,愿君得胜。

没有落款,蓝溯随手将信毁掉,看来那个蓝衣男子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有了这一百门神机大炮,蓝溯就觉得有恃无恐了,这神机大炮只有神界才有,当年蓝宇国就吃过它的大亏。

蓝溯去查了一下,随神机大炮送来的还有六千发炮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是稳操胜券了。

 

自从蓝溯执掌鸱枭令,“四圣”中的马屁精吴欣颂就不停地给他溜须,蓝溯虽明知此人对自己绝不会忠心,但目前用起来顺手,一切大小事宜便都交由他去办。

检查完神机大炮,蓝溯把点头哈腰,一脸巴结的吴欣颂叫了过来:“去暗中给我找二百个头脑聪明精明强干的兵来。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吴欣颂匆匆而去,不到半日便找来二百名士兵。蓝溯自蓝宇国吃了败仗后对神机大炮也已有很大研究,他见送来的炮弹中有带白色标记的,知道那是练习用的没装炸药却可以放出的哑弹,他一边叹遥记想得周到,一边将十门大炮装好一些哑弹,选出十个士兵教会,又让这十名士兵去教其余士兵。

一个下午的时间,二百名士兵均学会了如何放炮。蓝溯安排他们一人放炮,一人填弹。最后又将二百人叫到一起,嘱咐他们一定要将训练之事保密,否则军法处置。

因为调兵需要时间,蓝溯乘机将这二百人加紧训练了一个月,训练的地点也十分隐秘,蓝溯在最后的训练中放心地让众兵使用真正的炮弹,那二百名士兵确实是精锐,加之蓝溯的训练方法正确,此时二百名士兵已基本能命中目标,有些还成了神炮手。大军已经准备完毕,蓝溯手一挥,“攻打随心阁!”

 

从圣界都城到随心阁需要十三日时间,蓝溯派吴欣颂秘密押送这一百门神机大炮,大炮用布遮得严严实实,对外只说是军用粮草。

十三日后,随心阁的城池——随心城已近在眼前,蓝溯率领如此庞大的军队进犯对方绝不可能不知,此刻的随心城已是严阵以待。

“大人,是在随心城三十里之外还是在五十里之外安营?”吴欣颂又来请示。

蓝溯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告诉弟兄们,不用安营,攻下随心城一块吃庆功酒!”

风文笑等“四圣”一听此言大吃一惊,叫苦不迭,这蓝溯不是要害死大军吗?风文笑情知不谏已经不行,忙上前一步:“大人,大军行军至此,人困马乏,如果急于求成……”

看着风文笑的一脸担忧和目光中对自己的愤慨与不屑,蓝溯的心仿佛坠入深渊又被提入高空,随后悬在了离地不高的地方,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在冒险,何尝不知道输了是什么后果。

可是,他有冒险的理由,那么多炮弹,近五千发,足以轰平整个随心城。想起带领蓝宇国军队一次次冒险的战斗,或取胜或失败的经历,他忽然产生了一股冒险的冲动。再次看着风文笑那老谋深算的脸,蓝溯不急不缓地取出鸱枭令,“再有多言者,军法处置!”

 

蓝溯将那二百名士兵分为四组,每组五十人,一组配备二十五门神机大炮,分别在随心城东、西、南、北四门展开进攻,炮弹轰击到墙上,溅起一片火花,残砖断瓦如同飞落的流星一样,四处乱飞。

也是老天青睐蓝溯,这二百名士兵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都出奇的好,蓝溯在东门督阵,西南北三门分别由吴欣颂和吴欣颂的两个亲新将领监督,二百名士兵第一次用新武器打仗,越战越起劲。

随心城的军民十分顽强,东门城墙已经破损不堪,但东门守军依然在奋力抵抗,这样打下去不行!蓝溯眼珠一转,想出了个办法,他叫来传令官,悄悄吩咐一番。

不一会儿,南西北三门的神机大炮渐渐撤走,东门的神机大炮增加到六十门,看来蓝溯是想把东门作为突破口主攻了。

可事情远没那么简单,在猛攻东门一个时辰后,随心城的北门突然炮火连天。原来,蓝溯暗中传令将四十门神机大炮撤到北门外茂密的树丛中藏起,给敌人以蓝溯只攻东门的虚假信号,使敌方集中兵力防守东门,蓝溯乘机从北门突破。

不到半个时辰,北门喊杀震天,自由之邦的旗帜插满城墙。蓝溯接到北门攻破的消息大喜过望,命令手下加紧进攻东门,一发接一发的炮弹直射城墙而去,将随心阁防守东门的将士全部淹没在了炮火里。

“冲!”蓝溯见对方已是苟延残喘,流云双钩一挥,骑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向东门冲去,杀死东门那些残兵败将真如砍瓜切菜一般。

吴欣颂一脸尘土地跑到蓝溯面前,此时风文笑、徐雅青、慕容孤云也来到了蓝溯身边。

蓝溯神色平静,但平静之中还是难掩那一丝愉悦和自豪,他环视四人,“随心阁那帮人留之无用,我看下令屠城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不知你们有没有意见?”

徐雅青顿失主见,望望风文笑,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不知道蓝溯的做法到底对不对,“大哥,你说呢?”

风文笑神色坚决,他向蓝溯施了一礼,“大人巧用机关破了随心城,我等实在佩服,但屠杀城中军民这件事却万万做不得,杀了城中军民,圣界百姓必会认为自由之邦乃残忍奸诈之辈,大人是无耻之徒,非但有损大人英名,而且对自由之邦更加不利,还请大人三思。”

马屁大王吴欣颂看出了蓝溯眼中的不悦,忙巴结道:“风大哥你这是什么话?城是蓝大人攻下来的,要怎么处置他说了算,您这站一边看热闹的怎么学会越庖代俎了?蓝大人,就随心阁的那帮乱党,屠城算便宜他们了!蓝大人心慈手软,慈悲为怀,已给足了他们面子。换了小人,小人就灭他们九族!”

风文笑闻言大怒,“吴欣颂!你……”不料蓝溯早愤声喝止住他:“风文笑!吴大人此言有理!你身为自由之邦四圣之首,地位仅次于三位酋长,却一心向着随心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做这四圣之首,我看早该把你的位置给吴大人,你远远没有他明事理!再敢多言,我就不得不怀疑你是否受了随心阁好处!吴欣颂,传令,屠城!”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