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50.水故乡

2015-09-04

蓝溯正在沉思之机忽抬头见走进酒馆的人正是徐雅青,他又惊又喜,打招呼道:“徐圣人!快过来坐!您有什么烦心之事,深更半夜跑到此处?”说罢也不由徐雅青答话,一把将他拉到自己桌旁坐下。

徐雅青见是自由之邦此次行动的大功臣蓝溯,便也不隐瞒,叹气道:“唉!你是有所不知。那个花倾湘虽是个女子,嘴比铁还硬,我什么大刑都用了,就是一句口供也没问出来,你说这可怎么办?”

蓝溯眉头一皱,“这可不怎么好,血漠寒冰的秘密得不到,恐怕会前功尽弃。”

徐雅青喝了一口闷酒,把酒杯重重往桌子上一顿,“哼!说的就是!可现在一句口供问不出来,你说怎么办?”

蓝溯狠了狠心,冷笑一声,“那就用你没用过的刑罚!”

“没用过?我什么刑都用过了!”

“这未必,一言堂的创始人赵醉鹏你总认识吧?”

“认识?我要认识她我就麻烦了!我现在早不在这儿在阴曹地府了!”徐雅青更没好气了。

真想不到久不与人交流,这种错误也犯。蓝溯又好气又好笑,忙解释道:“我是说你知道这个人吗?”

“知道又如何?”徐雅青又是一口闷酒灌了下去,看也不看蓝溯。

“若知道,你就更应该知道她的一套大刑——水故乡吧?”蓝溯狡猾地一笑,“我们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不就……”

徐雅青鄙夷地白了他一眼,“‘水故乡’天下闻名,我会不知道?只是那池中药水的配方早已失传,你这话跟放屁什么两样?”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别激动!”蓝溯一把按住他肩膀,按他坐下,“这药水的配方我有。”

“你有?”徐雅青惊讶地望着他。

“不错,只要你想要,我随时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蓝溯站了起来。

“什么条件?”徐雅青顿时对他有些怀疑。

“审犯人的时候带上我。”蓝溯声音平静,徐雅青却立即对他防备起来。

“你怕我劫狱吗?没有我,你们岂能抓住花倾湘?我若想救她,当初便不会让你们灭掉一言堂,只不过做人要善始善终,她还没招供,我设法让她招供罢了。”

徐雅青顿时眼前一亮,“你有办法让她招供?”

自卑的蓝溯第一次用自信的目光给徐雅青一个肯定,“我有!不过,我们必须瞒着髐蜭。”

 

自由之狱。

花倾湘被带上来,一见审案官员的位置上坐着蓝溯,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骂吧!越难听越好!这样我或许能好受点!”蓝溯冷笑道。

花倾湘骤然停下了骂声,怒视着这个以凶狠掩饰内心痛苦的人。

“我只问你一句话,招与不招?”蓝溯找惊堂木,没有,用手狠狠一拍桌子,拍得手掌发麻。

“呸!”花倾湘一口鲜血吐向他,蓝溯一闪,虽没溅到身上,却也狼狈不堪。相比之下徐雅青要倒霉得多,他毫无防备,被喷了一脸的鲜血,他忙掏出手帕擦去,“无法无天!来人!把她拖到‘水故乡’去!”

几个狱卒立即上前,连拖带拽,将花倾湘拉到一个大水池旁,池水发出刺鼻的气味,令人浑身不自在,几个狱卒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个,你应该很熟悉,‘水故乡’,你们一言堂第一任堂主赵大人的杰作。只是这赵大人没想到,多年以后,它会用来整治你!”徐雅青用手帕捂着鼻孔,一半得意一半报复地说。

花倾湘昂起头,愤愤地冷笑道:“看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赵堂主整治我之前已经在整治你了!”

徐雅青恼羞成怒,左足在地下重重一顿,“来人!把她的左手放到‘水故乡’之中!”

“水故乡”之中的毒水异常厉害,无论何物扔入其中,瞬间就会化为虚无。众狱卒一听徐雅青下令,忙按之前蓝溯吩咐的取来一套固定犯人的铁架,将花倾湘固定于其上,左手用铁钳夹起,抓紧铁钳按到水中。

花倾湘拼命挣扎,但还是无济于事,她的手一进入水池,便如沸水一般,产生大量气泡,发出“哧哧”的响声,冒出阵阵白烟,让观刑的人都有些恐惧。花倾湘大叫一声,昏了过去,那尖得足以划破漫漫黑夜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牢房中回荡。

狱卒毛手毛脚地将她的手从“水故乡”中拽了上来,泼上一桶水稀释药液。她的手虽没有被全部化尽,但已经血肉模糊,不成样子,几处裸露着白森森的骨头,让人不寒而栗。

蓝溯看着花倾湘的惨状,压抑扭曲的心灵只略轻松了一下便又被拉入更大的痛苦与迷茫之中。

 

时值深夜,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蹿房越脊,来到自由之邦,熟练地避开巡逻的卫兵,打开一扇门,进入室内,划着火石点上蜡烛。

不料屋内还坐着一个美丽的身影,凌髐蜭。

“坽甝,你去哪了?”凌髐蜭用手托住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紫坽甝的目光明显有点乱,但她随即调整了一下情绪,“心乱得很,出去走走。”

凌髐蜭并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坽甝,方焕死了。”

“望……方焕?方焕是谁?”紫坽甝觉得凌髐蜭此来极不寻常,心中一慌,险些露出马脚。

“花倾湘手下的叛徒。方焕一死,自由之邦对于怎么处置他倒争论起来了。风文笑说他是邦中功臣,理应厚葬。徐雅青说他叛徒一个,死不足惜,应弃尸荒野。”凌髐蜭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那凌儿的意思呢?”紫坽甝盯着她。

“都不用。”凌髐蜭一挥手,“他为他的主子去死,关我自由之邦何事?你说是不是呢?刘恋。”

凌髐蜭静静地看着她的反应。紫坽甝心下大骇,但勉强镇定下来,“凌儿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不懂吗?我可以给你解释。先让自由之邦灭了一言堂,再让官府灭了随心阁,之后挑拨自由之邦与圣界官府两虎相争,待他们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再由神魔两道出兵收拾残局。这就是你和遥记的计划的所有内容,我没说错吧,刘大人?”凌髐蜭一脸冷漠地望着她。

“你都知道了?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刘恋就是我?”紫坽甝不见棺材不落泪。

“你不该给遥记写信。”凌髐蜭取出一封信掷在桌上。紫坽甝抓起来,打开,浏览了一遍,目光中已布满了绝望。“我从笔迹便可以证明刘恋是你。”

“好,凌髐蜭,算你狠,你打算怎么办吧?”紫坽甝彻底绝望了,她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你背叛了自由之邦,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凌髐蜭转过头不去看她。

“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紫坽甝咬了咬牙,狠下了心。她在腰间抽出了一把血红色的宝剑,“看在你平时待我的份上,我让你三招。”

凌髐蜭手中幻化出水晶小剑,“我让你四招,你如果赢了我,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这可是你说的!”紫坽甝目光一狠,挥剑冲向凌髐蜭。刹那间粉光闪烁,水晶小剑闪烁着粉光,如一道粉色光带,随着凌髐蜭身姿的轻盈飞舞,巧妙闪过了紫坽甝连环进攻的四招。

“蕙兰翠竹,遥香清梦!”凌髐蜭轻轻念出咒语,一道水晶光线轻灵若雨柱,纤尘不染,带着空灵天下的绝美之气,在水晶小剑上翻飞而出,径直向紫坽甝冲了过去。

“倾国冷艳不复来,夜半明月空采摘,孤花落尽无觅处,深围迎春向雪开!”又是“幽梦影”,看着出现在紫坽甝身后的逝水图案,凌髐蜭轻叹一声。紫坽甝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紫光,数十道紫光横扫而出,击向水晶光线。以紫坽甝所用法术“幽梦影”的威力,对付凌髐蜭的“遥香清梦”法术应该不成问题。

数十道紫光由分而合,形成一个巨大的紫色光柱,旋转进攻直逼水晶光线。然而,当两道光相碰的那一刻,水晶光线突然发生异变,本来无色的光忽然变成粉色,无数怪异的符咒在粉光中纷飞而出,使粉光的力量猛增数倍,将紫色光柱硬生生推了回去。紫色光柱与粉光一齐打在紫坽甝的身上。

“啊!”紫坽甝一声惨呼,倒飞出去,身体摔在地上。

凌髐蜭没料到自己的力量还是用大了,她匆匆跑过去,托起坽甝的头,“坽甝,你没事吧?”

紫坽甝凤眼含愤,见凌髐蜭在身边,她挥起血色剑就向凌髐蜭刺去,凌髐蜭防不胜防,血色剑贯穿了她的身体,所幸没伤到要害。

紫坽甝一脸痛苦地拔出宝剑,鲜血顺着凌髐蜭的手臂像泉水一样涌出来,几乎带走了髐蜭心中所有的温暖。

“你也下的了手。”凌髐蜭放下紫坽甝,伤心地想走开。

“凌儿!”不料紫坽甝双手抱住她的腰,死死不放,“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是我不该听信遥记的鬼话,是我不该伤害你!可是,你真的就不肯原谅我了吗?”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了我?”凌髐蜭被刚才的事气得不轻。

紫坽甝痛哭失声,“你打赢了我,我觉得我一定活不成了,才……凌儿,我知道错了,你……你真的无法原谅我了吗?”

见紫坽甝哭得伤心,凌髐蜭不觉心软了,她回身扶起紫坽甝,取出丝帕给坽甝擦拭泪水,“我说过,你无论做了什么我都可以原谅你,君无戏言。”

“真的?你原谅我了?”紫坽甝停止哭泣,望着凌髐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