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8.天外之天

2015-09-04

看着花氏昏过去的痛苦样子,蓝溯在内心里感到痛快,那是撕裂心灵上的旧伤后鲜血涌来的快感,“你们欺负我,伤害我,如今也让你们这类人尝尝被人伤害是什么滋味!”

前方,花倾湘正专心对阵凌髐蜭,她一把宝剑快如闪电,只有凌髐蜭可以抵挡住那变幻莫测的招式,“四圣”虽勇,可谁也插不进手。

风文笑看着三位兄弟,四个人的目光对视的那一刻,他们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齐声大喊:“邦主退下!让我们弟兄来!”

凌髐蜭向后看了一眼,飘然后退,落在“四圣”身后。“四圣”与此同时向前跨了一步,他们准备使出绝招“四圣阵”。

此阵本是自由之邦创始人,“孽子”薛孽所创,威力奇大又与四人的法术特点相辅相成,几乎无人可敌。花倾湘已败在这阵法下一次,这次“四圣”施展此阵法时各个一副胜券稳操、喜形于色的表情。

“布阵!”风文笑一声大喊,褐色光芒如密布的阴云,以四人为中心向花倾湘威压过去花倾湘妩媚的容颜上此刻却绽出一丝笑意,她身形一晃,上升二丈,右手宝剑幻化出一道剑符,隔开了褐色光芒的进攻,左手伸到空中,仿佛拈花而笑的佛祖。

在“四圣”眼中,花倾湘纯属在做无谓的抗争。他们也随之上升二丈,各展平生绝学,四道褐色光柱以无坚不摧的气势抢先向花倾湘发动了进攻。

花倾湘似乎并不着急,一副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喃喃念起一首诗:“倾国冷艳不复来,夜半明月空采摘,孤花落尽无觅处,深围迎春向雪开……”

只听了这四句,蓝溯就仿佛被泰山压顶,眼前一黑,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这是……幽梦影!只有蓝宇国国君和储君才有权利修炼的三界顶尖的法术幽梦影!它怎么会落到花倾湘手中?

蓝溯再没了之前的痛快,心中仿佛压了九座大山一样沉重,相传此法术本是战天神教第五任教主无法所创,口诀即使无法的一首长诗:《冷梅忆》。此诗讲述的是商末殷溵与李玥月、金妤有缘无分的恋爱故事,这套法术一编成,无法便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了蓝宇国,除了其妃冰游外并未将这法术传授其他人,这花倾湘……怎么会这种法术?

蓝溯的脸如同一张纸一样的惨白,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然而“四圣”显然并未意识到这点,他们仍是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催动法力向花倾湘展开进攻,四团褐色的光芒在他们手间汇聚成四个直径尺余的光球,光球之上褐色光芒流动不定,显得十分神秘。

风文笑见时机成熟,大喝一声:“开!”“四圣”如同接到了什么命令,同时将手中光球推向花倾湘。

花倾湘默然不动,当光球袭到时,她的周身忽然发出九色光芒,褐色光球遇到九色光,一下被拉长成光柱,在九色光的指引下掉头攻向“四圣”。

“四圣”大吃一惊,慌张之下连忙抵挡,可褐色光中夹杂了九色光,威力奇大,“四圣”仓促之下根本无法抵御如斯强大的攻击力,只听一声山摇地动般的巨响,“四圣”的保护层被褐色光轻而易举地攻破,褐色的光芒径直冲击到了他们身上。

“啊!”“四圣”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吴欣颂实力最弱,从房顶之上飞出,硬是将屋顶掀去了一半,露出满天星辰。徐雅青身强体壮,飞出时撞到墙上,将一面墙砸倒了下去。这茅草屋本就不怎么结实,这样一来更无法保持平衡,“轰”地一声倒塌下来,所幸没砸着人。

蓝溯浑身颤抖起来,这巨大的恐惧并非来自他对自身处境的担忧,而是“四圣阵”被花倾湘轻而易举地破解,自由之邦还能指望谁?恐怕只有凌髐蜭了,万一她也败了,那复国……

“四圣”身负重伤,两个人当场昏过去了,另外两个虽未昏厥,却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自由之邦之人眼中的那份惊讶之情更是无法言表。

就在“四圣”飞出去的那一刻,凌髐蜭脚尖一点飞跃到空中,“花堂主,你还是投降吧!你打不过我!”

花倾湘望了她一眼,凌髐蜭的目光纯如水晶,既没有如冷梅一般的傲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卑,有的只是一种真挚和蔼。

“让我投降,那得看你的本事了!”花倾湘冷冷与她对视着,左手幻化出封印右手幻化出幻符,顿时,一青一百两道光交相辉映,牢牢把她自己护在核心。“凌髐蜭,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人,我如今倒要看看你那什么赢我的‘千年幽梦’!”

千年幽梦?幽梦影第二层!蓝溯又是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自己身为蓝宇国人,第一层尚未炼成,花倾湘一个外人居然炼成了第二层!此时他心中不知是妒是愤还是恨,痛苦得快昏过去了。

“清清冷月对小窗,竹篱之下自芳香,怎得一现无人问,空留多情更哀伤!”花倾湘念完咒语,催动法术,只见一湾半透明的逝水图案缓缓出现在这带着点点寒星的夜空中,忽隐忽现,明灭不定,平添了夜空的三分神秘。

完了!蓝溯咬紧牙关,闭上了双眼,髐蜭不会赢了,天下又有什么法术可以赢“幽梦影”第二层呢?

可出乎蓝溯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比花倾湘更好听的声音骤然念起一段尘封已久的咒语:“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在场的人除了蓝溯谁也不知道,这就是不灭剑诀的咒语。

不灭剑诀?!她真的会!蓝溯惊异之下睁开双眼,凌髐蜭手中的水晶小剑闪着美丽的粉红色光辉。

凌髐蜭挥动水晶小剑,在自己左手腕上划了道伤口鲜血一瞬间幻化为一道粉红色符文,天地之间弥漫着温馨的气息,仿佛童话中的天使降临了人间。

“走!”凌髐蜭左手一推,粉红色符文又幻化为一个不知名的图案,向花倾湘劈头印了过去。花倾湘右手蕴起一道蓝光,在不规则图案冲到的一瞬间,一分不差地对上了它的攻击。

一声沉闷的巨响,强大的冲击波震得山摇地动,气浪将所有人推翻在地。粉色夹杂着蓝色的光点如流星雨一样缓缓落向大地,配上这安静的夜色,说不出的典雅美丽,让人在看到的瞬间便欲忘记一切,只投入那缕美丽的幻影中去。

相比之下,凌髐蜭的情况就不这么好了,巨大的冲击力把她的身体震开几丈远,她撞到了两棵合抱的大树才停下来,虽然稳住了身形,但她那张令人心醉的面颊此刻没有一丝血色如病中西子一样让人爱怜与心痛。

对面的花倾湘飞了出去,强大的力量使她的全身筋脉严重受损,左手腕与腿骨相继折断,她没有像凌髐蜭一样停在空中的力气,恨恨地摔在了地上,一口浓血喷口而出,她拼命挣扎着想爬起来,但试了几次都力不从心。

凌髐蜭在空中缓缓落下,夜半无风,可她的衣裙还是如一朵粉色的睡莲一样飘了起来,那份如仙似梦的意境,又不知看呆了多少人。

一袭黑衣的血沉槥跑了过来,一把将凌髐蜭抱在怀里,似乎生怕她飞走一半,“凌儿,你没事吧?”

凌髐蜭只是摇了摇头就偎依在血沉槥怀中,再无声息。

徐雅青刚才只是昏过去了,他受的全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他此时刚刚醒过来,一张脸涨得如同紫茄子。

“花堂主,投降吧!否则你母亲……”蓝溯的声音忽然传来。

花倾湘听见这个声音,浑身一颤,勉强转过头向蓝溯那边望去。花氏已经苏醒,见花倾湘的目光望过来,含泪诉道:“儿啊,我们都被这小贼骗了!就是他,亲手杀了你弟弟,还假扮他……”

“住口!”蓝溯将手中流云双沟抵在花氏脖子上,“小心你的狗头!”

趁花倾湘分神之机,徐雅青和几个自由之邦的将官早已上前将她擒住,用绳捆上。吴欣颂也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见花倾湘被擒,徐雅青正用绳子捆绑,不由得摇头,“这怎么行?她这样的人,你这样绑,与不绑有何两样?”左右望望,一把夺过还倒在地上的风文笑的手中的单刀,走到花倾湘跟前,在她的肩上戳了两个大窟窿,鲜血把她冰绿色的衣衫染得通红。

“取两条锁链来!”吴欣颂话音刚落,便有人递上两条铁链,吴欣颂接过,用它穿了花倾湘的锁子骨。

对于这一番折腾,花倾湘一没有叫痛,二没有求饶,三没有叫骂,只是任凭他们摆布。

知道花倾湘已无法自己走路,两个士卒将她架起来,吴欣颂在前一拉铁链,“走!”

花倾湘转头看了看如小鸟一般靠在血沉槥怀中的那个美丽身影,只有在见到血沉槥时,这个身影才能表现出如此的柔弱动人吧?这种销魂蚀骨的美丽连她一个女人也看得有些痴了,直到吴欣颂用力一拉铁链大喊:“走!”剧烈的疼痛才把她从迷幻中拉了出来,她定了定神,“凌邦主,我输得心服口服。”

凌髐蜭笑了一下,这笑容太浅,以致不仔细的人无法察觉出她在笑。

“看什么看!快走!”吴欣颂再次拽了一下铁链,花倾湘抬头看了看呆若木鸡的蓝溯,目光顿时由柔和变为了鄙夷和仇恨,“你够狠,我记住你了!”

那目光中的寒意,把蓝溯硬生生逼退了一步,但蓝溯随即为这个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丑的举动又羞又恼,心中的抑郁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上前一步,大喊道:“你记住我了,很好!你最好变成恶鬼,杀了我,撕碎了我,打散我的魂魄,我就不用生活在痛苦与仇恨之中了!”

花倾湘没有回答,甚至连头也没有回一下,瘦弱的背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消失不见。

花倾湘被秘密押解回圣界都城附近城市的自由之狱,蓝溯则提前骑快马到达一言堂都城的总堂口,他手持花倾湘的印信,一到堂中便令一言堂堂众打开大门。官府早已与自由之邦联盟,此时联军一拥而入,将一言堂堂众抓的抓、杀的杀,占领了一言堂的总堂口。

蓝溯想到那本记载了一言堂所有联络点的书,有了它,彻底剿灭一言堂应该不是问题。

蓝溯一阵轻松,但随后一阵愤怒又席卷了他。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