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7.围剿一言堂

2015-09-04

因为劳累了一夜,蓝溯此时正在书房和衣伏案而睡,他自从到一言堂之后便以用功读书为名日夜呆在这屋子里,有时也去和花氏、花倾湘二人说说家常,增进一下感情。花倾湘派了两名书童伺候他,但蓝溯常把他们支走。好在这两个书童不会法术,他夜间可以放心大胆地用迷药控制他们,使之不妨碍自己夜行。

一阵叩门声把他惊醒,他抬起头,从桌边站起,书童已经打开房门。

来人是花倾湘。

自从他入住书房,花氏和花倾湘便不时来看他,给他送些补品之类的。因此他见到花倾湘也不觉得奇怪,“姐姐,你来了。”

花倾湘见他面带疲倦之色,关切地问:“昨晚没睡好?”

“昨夜我读到书中妙处却不解,躺在床上苦思一夜终有所得。姐姐,你说是不是很值得?”蓝溯只好编了个谎。

“你也不要太累了,不能只顾读书忘了身体。”花倾湘的关心使蓝溯一阵愧疚,但这些愧疚很快就消散了。

“谢谢姐姐教诲,弟弟知道了。”

“开儿,姐姐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花家流落在外的祖先花二伯的墓找到了。”花倾湘一脸喜色,蓝溯也装出高兴的样子:“真的?那太好了!”

“是啊,他是我们的亲爷爷,我们必须亲自前去将他的墓迁回来。我、娘还有你必须一同前去,这是老规矩了。”听见花倾湘此言,蓝溯心中大喜,自思天赐良机。关于这个老规矩他也是知道的,如果祖先客死在外,后辈的所有人必须一同亲自前去迁坟,这是圣界表示对祖先尊重的独特方法。

“姐姐,那我们何时动身?”他立刻问出一句。

“后天。你做好准备。我不打扰你了。”花倾湘说完向他点头一笑,出门而去。

“姐姐慢走。”蓝溯送出门外。

 

一座偏僻小客栈的院中,一位蓝衣男子正看那些远去的飞鸟。

李掌柜躬身哈腰,将一封信递到蓝衣男子手中,“刘恋的信,大人。”

蓝衣男子随手打开,嘴角浮上一抹笑意,“先让自由之邦灭了一言堂,再让官府灭了随心阁,之后挑拨自由之邦与圣界官府两虎相争,待他们打个两败俱伤之后再由神魔两道出兵收拾残局。——真是如意算盘。”

“嘻嘻!”李掌柜乐开了花,“如此说来,我们至少可得到一半圣界!”

“你别高兴得太早!”蓝衣男子白了他一眼,随手将信压在了桌子上的茶壶下,遥望远方,“我只怕这信中暗藏玄机!”

“哦?大人的意思是这信……”李掌柜不知男子话中含义。

“哼!天上不会掉馅饼!”蓝衣男子冷哼一声,欲拿起信仔细看,不料茶壶至下已空无一物。

蓝衣男子脸色骤变,“信呢?”

“不在这儿……”李掌柜指向茶壶下,但他的目光随着手指望去时也呆住了。

“是谁?出来!”蓝衣男子大喊,震得院中大树也摇了几摇,发出沙沙的声音,但他们周围却早已没有一个人,李掌柜更是心惊胆战。

“我们遇上了高人!”蓝衣男子脸色铁青,看看身边呆若木鸡的李掌柜,“没别的办法了!你马上去同刘恋联络,当面告诉她这件事,嘱咐她一定小心!”

“是!”李掌柜领命退下。

 

蓝溯坐在窗前读书的时候,抬头看见窗外晃过一个人影,他心中一动,随口支开两个书童:“花大,你去厨房找找,看看我昨天吃的那种小点心还有没有。”花大走后,蓝溯又将一叠草纸递到另一个书童手中,“你去后院把这些东西处理了,在屋里堆着太碍事。”另一个书童也领命而去。

见两个书童走远,那个人影又回到窗前,向窗中掷了一个纸团,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

蓝溯打开纸团,上面有一行字:今夜子时,后花园相见。

蓝溯取出火石打着火,纸团被一团火光吞噬。他将灰烬拾起,走出门外,洒向不远处的小湖,灰烬随着风被吹得远远地,有的落在湖面上,有的不见踪影。

 

半夜子时。

蓝溯赶到后花园时,方焕正等他。

“机会来了!”方焕对他讲的第一句话只有四个字,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花倾湘去迁祖坟,自由之邦正好在半路上袭击他们!”

“一言堂和自由之邦同属于圣界三大派别,相互牵制,这次一言堂去迁回祖坟所行之路必定在圣界官府所管辖的地界,自由之邦公然出兵,圣界官府能同意吗?”蓝溯一脸担忧。

方焕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我们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所要做的有两点,第一,作为内应,关键时刻控制住花氏作为要挟;第二,想办法打探到一言堂的血漠寒冰藏在何处。”

“血漠寒冰?”这个词令蓝溯一惊。

“不错,这东西对你来说应该不陌生,自由之邦的凌髐蜭邦主很想要它。”方焕并不在意蓝溯的情绪。

蓝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又取出那本在蛤蟆口中得到的书来,“这是我得到的重要情报,一言堂的所有地下联络点,自由之邦要灭一言堂,就必须防止这些人来增援。”

方焕接过,神色万分惊诧,他没想到蓝溯可以立此奇功。

 

两天后,蓝溯随着一言堂的队伍离开圣界都城,一路向南行走。蓝溯此时的心情堪称又忧又喜。忧的是自己对一切计划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凌髐蜭何时动手。喜的是一言堂就要被灭,不会成为徦珵瑧的靠山,自然威胁不到凌髐蜭,自己离梦想便又近了一步。

方焕也随行军中,但蓝溯从不敢主动同他联络,以免暴露。

出发后的第九天,蓝溯遇见了方焕,趁别人不注意,方焕悄悄递给蓝溯一个眼色,然后摇摇手示意他不要跟来。

蓝溯虽愚,但仔细一想便明白了方焕的暗示,今晚或者明晚,他们就要动手了!

这天晚上,一言堂的队伍驻扎在郊外,只因他们来到的地方太过偏僻,走了十几里路还没有一个人家,到傍晚仅找到一间十分高的茅草屋。

这间茅草屋算不上宽敞,但高度是在惊人,蓝溯从未见过如此高的茅草屋,心下不禁一阵嘀咕,是何人盖了这草屋,盖它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做仓库储存物品?但为什么要把它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一言堂的部队驻扎在茅草屋周围,支起帐篷。花倾湘、花氏、蓝溯三人则住在被临时打扫了的茅草屋中。趁所有人不注意,蓝溯将一包蓝衣男子给他的药放到了花倾湘的茶里。

第一次到这么荒芜的地方,花氏与花倾湘都觉得新奇,她们不顾一天行军的劳累,拉着蓝溯攀谈起来,内容除了这块土地便是这间茅屋。

蓝溯心不在焉地听着,有时也随口答上一两句,圣界地广人稀,除了几座大城便是荒无人烟的原野,恐怕也只有花倾湘这样未出国门的人见了荒野才会觉得新奇。

然而他更关心的是自由之邦的行动,凌髐蜭真的想在此处动手?

一定是了,若不然方焕为何无缘无故给他暗示?看来,他演的这场戏就要有个结果了。

忽然间外面大乱,喊杀震天。蓝溯心中暗喜,表面却仅是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望向花倾湘和花氏,俨然全无主意了,“娘,姐姐,这是……怎么了?不会出事了吧?”

花倾湘身为一言堂堂主,临乱不惊,她提起宝剑,欲出门看个究竟。不料此时迎面冲来四员大将,正是自由之邦“自由四圣”风雅颂云。

“堂主,投降吧!”此时,方焕这个小人一脸奸笑从“四圣”身后负手而出,“一言堂的弟兄早已放下武器了!”

“奸贼!”花倾湘听到这个消息,又惊又急,一声怒喝,宝剑脱手飞去,只听方焕惨叫一声,随即没了头颅,速度快到“四圣”出手相拦都来不及。

“四圣”见花倾湘杀了方焕,吃惊于花倾湘的速度之余料她无投降的意思,冲在最前面的风文笑一挥手中单刀,一招“推云抱月”向花倾湘肩膀砍去,花倾湘轻易闪过了这一招,右手紧握飞回的宝剑,左手幻化出一道“逐魂符”猛然向风文笑印去,风文笑未料到对手会突然使用这种法术,措不及防,眼见就要命丧符咒之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断喝:“看招!”一道粉色光幕骤然出现在风文笑身前,逐魂符印到粉色光幕上,光幕“啪”地一声碎做了碎片,硬生生化解了逐魂符的攻击力。与此同时,一个动人的身姿在空中缓缓而降。

“髐蜭!”蓝溯又惊又喜,情不自禁高叫出声。花氏见他那副表情,还以为他没见过大世面被吓疯了,眼见凌髐蜭来到,花倾湘可能不敌,己方被敌人团团围住,逃又逃不出去,花氏一把拉住蓝溯,“开儿,我们跟他们拼了!”

蓝溯见计谋已成,此时心中已作打算,他装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一脸坚定,“对,娘,我们是该帮帮姐姐了!”说完取出缚仙索,念动咒语抛向了花氏,缚仙索立刻将毫无防备的花氏捆了个结实。

“开儿!你疯了?我是你娘啊!”花氏大惊失色,不明白蓝溯为何反而捆了她。

蓝溯露出了本来面目,一脸凄异愤怒之色,“娘?我根本就没有爹娘!不,我应该是有爹娘的,只不过我爹是仇恨,我娘是痛苦!”

花氏惊讶得口都闭不上了,她浑身颤抖起来,“那……你不是开儿?”

“你说花开?”蓝溯露出一个挑衅似的笑容,“他死了,被我亲手杀死的,他死得好惨啊!临死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他,还抓着我的手哭着问我。唉!我真是可怜他!”

“你……”花氏听说儿子死去,而面前就站着一脸怪笑的杀儿子的凶手,又惊又悲又气,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