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5.双重挑战

2015-09-04

紫坽甝那日过分冲动同血沉槥起了争执,误伤了凌髐蜭,她心中十分愧疚,想找机会给凌髐蜭道歉却又怕失了面子,此刻她已来到凌髐蜭的寝宫门外,犹豫着是否进去。

就在此时,从远处飞来一个轻盈的黑影,一纵身落在紫坽甝面前,用不容质疑的声音命令道:“跟我回去!”

“哥哥!”紫坽甝一惊,回身要跑,一柄紫剑早已拦在她胸前。

“你私逃出魔界,还想逃到何处?”

忽然间寝宫门一开,一个粉色身影——凌髐蜭翩然而出,紫坽甝趁来人一份心,匆匆跑到凌髐蜭身后。凌髐蜭倒显得不慌不忙,“何人如此大胆,擅闯自由之邦?”

“我是魔界太子紫瞐,我妹妹私逃出魔界,父皇令我抓她回去!”紫瞐口中说着这番话,目光却游离到凌髐蜭身上,惊叹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肌肤白中透出丝丝粉色,明眸如水,芙蕖如面,轻盈飘逸赛过九天仙子。

“坽甝现在是自由之邦的人。没有我的同意,她不能私自离开。”凌髐蜭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常,她只是关注对方的动静和自己身后的坽甝。

想不到凌髐蜭的声音还那样动听,紫瞐在心中暗叹,表面上依旧一副不肯让步的表情,“哼!她隐瞒自己会法术骗你带她进入邦中,你以为她会对你安什么好心吗?”

凌髐蜭立刻反驳道:“至少她能比你更对我安些好心!”这句话本是凌髐蜭无意间说出口的,但紫瞐误认为凌髐蜭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禁恼羞成怒,“一派胡言!看剑!”紫剑迎风扫来。

凌髐蜭手中幻化出透明的水晶小剑,迎上他的攻击。而紫坽甝此时只有站在一旁,担忧地看着二人。

紫瞐上用法术冰舟千帆的招式,下用连环轮踢,凌髐蜭没料到对方出招会这样快,一时轻敌使她被连连逼退数步。见事不好,凌髐蜭将身一旋,踏着墙壁飞跃到屋檐之上,水晶小剑一回重新指向紫瞐。

紫瞐看到凌髐蜭那优美的姿势,不觉呆了,直到水晶小剑的寒光映得他险些睁不开眼,他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手中握紧了紫剑。

“恶贼休走!”忽然间,紫瞐的身后冲出一个人来,持剑向紫瞐连发三招,紫瞐猝不及防,连连闪避,凌髐蜭趁机挺剑而上,一招打落了紫瞐手中的紫剑。见形势不利,紫瞐纵身跃上屋脊,仓皇逃窜。凌髐蜭用水晶小剑挑起紫剑,左手向剑柄上一推,向远处高喊:“朋友!带上你的兵器!”紫剑飞向紫瞐,只听一声利刃入肉之声,紫剑正刺中紫瞐肩头,紫瞐惨叫一声,强忍疼痛,飞也似的逃得无影无踪了。

那后来之人正是徦珵瑧,他看着凌髐蜭,心中五味杂陈,“凌儿,你没事吧?”

“对不起,不要叫我凌儿。这个名字不是你叫的。你来这里想干什么?”凌髐蜭的语气并不像往日一样温暖。

“我……我想看看你。”徦珵瑧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那想念凌髐蜭的日日夜夜里,他在心中存了无数想对凌髐蜭说的话,但到了凌髐蜭面前,他却又说不出一句。

“来看看我为什么不直接前来,反而要偷偷摸摸?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想听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自由之邦也不欢迎你的到来。”凌髐蜭的预期更冷了。

“不,我……”徦珵瑧还想解释。

“够了,我不想看你的掩饰。你走还是不走?再不走,我就叫卫队了。”凌髐蜭一眼也不愿再看徦珵瑧。

见误会越闹越大,一直在暗处看热闹的乐晓嘿坐不住了,一骨碌从房上滚了下来,“其实……哎呀!摔死我了!”

众人齐向他看去,凌髐蜭也显得有些惊讶:“是你?你怎么……”

“是我!凌姐姐,我是晓嘿!救救我啊!疼死我了!”乐晓嘿好像摔伤了膝盖,走路一瘸一拐的。

凌髐蜭见到乐晓嘿就比见到徦珵瑧热情多了,她跑过去,将晓嘿的裤腿卷起,“伤到哪里了?”

乐晓嘿向来虚惊,他的膝盖不过摔坏了一小块皮,并无大碍,可他还是忍不住龇牙咧嘴。凌髐蜭随手取出手帕和药粉为他包扎好。

乐晓嘿看着她做完,才求情道:“凌姐姐,徦大哥他也是关心你,你没必要误会他啊!他刚才不是还帮了你的忙吗?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可你也不必把一切发泄在他身上吧?”

“你们一直在监视我吗?”凌髐蜭不理会乐晓嘿的话。

“什么监视?是关心!再说,我们第一次来,刚来就看到你和那个黑衣蒙面人打了起来,徦大哥不顾一切就冲上来帮忙了。你和徦大哥本来无怨无仇的,什么时候连做普通朋友也不可以了?非要像仇人一样?”乐晓嘿对凌髐蜭有点不满。

凌髐蜭轻轻叹道:“我们本来可以做朋友的,可他总对我有非分之想。我一旦和他做了朋友,就等于给了他机会。”

“那也不能人家帮了你,你一个谢字不说,还那么对人家吧?人家好歹也是关心你啊!”乐晓嘿不依不饶,多亏这一幕蓝溯没有看到,否则这个极端者说不准已经被乐晓嘿气死七八个来回了。

“他对我关心我要感谢他,可他监视我又擅自闯入自由之邦又该怎么说?以后,就算我不认识他罢了。徦珵瑧,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凌髐蜭冷冷地说。

“你为什么那么固执呢?你为什么那样狠心地拒绝我对你的好意?”徦珵瑧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走到了凌髐蜭的面前,“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会给你思考和选择的机会。你对我无情,我决不会对你无义。凌儿,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你会快乐地做我的女人。”说完,他一跃消失在了远处。

“滚开!”凌髐蜭痛苦愤怒的声音在他身后回响。

对于徦珵瑧的爱,凌髐蜭并非没有感动,但在感动之后她一直坚守着原则,保持着理智和冷静,她深深地明白,如果自己心一软,造成的将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严重后果,会更大地伤害自己和徦珵瑧,因为自己根本不爱徦珵瑧。她唯一的办法,就是狠下心来对徦珵瑧冷漠到底,但他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呢?

她做好了同徦珵瑧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她决定同徦珵瑧彻底断绝来往,成为陌路之人。万不得已,就算是成为仇人也在所不惜。

“凌儿,喝点水吧!”不知何时,紫坽甝已递上一杯茶来。凌髐蜭这才在沉思中回过神来,左右一看,不见了晓嘿。

“乐晓嘿呢?”凌髐蜭不知道他去了那里,问道。

“你弟弟呀?他见你这么生气不好意思打搅你,跟我说了一声就回八王府了。他现在是八王爷的门客,你有事可以到八王府找他。”紫坽甝看了一眼乐晓嘿离去的方向。

“你知道他是我弟弟?”凌髐蜭喝着茶,好奇地看着紫坽甝。

“怎么会不知道?我那么爱你。”紫坽甝的手抚上凌髐蜭的面颊。凌髐蜭的目光变得朦胧,身体也晃了几晃,摇摇欲坠的样子。

“坽甝,硬的不行,你就来软的?”忽然,凌髐蜭壁上的双眼睁开了,目光还是那样冷静和热烈,紫坽甝大吃一惊,退开一步。

“你怎么想到向我的茶里下毒了呢?你这样做,以后你的东西我还敢不敢吃呀?”凌髐蜭将手中茶盏放在石桌上。

紫坽甝跪在了她的面前,“邦主饶了我这一次吧!坽甝再也不敢了!”

“快起来,谁怪你了?我也有走错路的时候。”凌髐蜭忙将紫坽甝扶起,拉着他的手进入寝宫,“说吧!你要我怎么样你才肯老老实实做我的小妹?”

“我……”紫坽甝不知对方什么用意。

“你拼命想同我在一起,一定有你自己的目的。你想从我身上得到的,我可以给你,不过以后你不许阻碍我和小槥了。”凌髐蜭放开她的手,转身面对她。“你和徦珵瑧不一样,你无论做了什么我都可以原谅你,我们依然是朋友甚至亲人。”

“你的心里,真的就只有血沉槥吗?”紫坽甝失望地望着凌髐蜭。

“不,还有你。但我不能接受你,因为接受了你的爱,不但伤害了小槥,更伤害了你。”

“你既然爱我,为什么当初不选择我?”紫坽甝的泪水流了下来。

“这或许就是天意,我在你之前选择了小槥。坽甝,做我的红颜知己,做我的小妹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完全可以满足你。”

紫坽甝垂下头又抬起头,“好,那我要你封我为三酋长之一,还要你灭了一言堂。”

凌髐蜭轻轻一笑,“这有何难?瑰夜走后,第三位酋长的位置一直空着,风文笑等人对此已有不满,这样一来正好堵住他们的嘴。至于一言堂,大丈夫志在四方,我早就有吞并它的决心了。明日我就封你为舞辰酋长,发兵攻打一言堂。”

“凌儿,攻打一言堂不用那么急,蓝溯已经打入一言堂内部,我们只需和他里应外合即可。”紫坽甝劝道。

“蓝溯?”凌髐蜭心中一惊,“我这个叔叔什么时候……”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