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4.节外生枝

2015-09-04

蓝衣男子左右看看,一扯蓝溯,“跟我来!”二人蹿房越脊,来到一家偏僻的小客栈。客栈本已打烊,听见蓝衣男子急急的叩门声,一个带着睡意的声音问:“谁呀?”

“我是送耗子皮的!”蓝衣男子答道。蓝溯立刻明白了这是一句暗号。“老主顾,你还不快开门!”

一声沉响,门插被拨开,沉重破旧的木门被从里面打开了,湖南的房间里依稀有油灯豆粒大小的的火光在闪烁,油灯明显是那种最劣质的,气味熏人,火苗还小。

一名破衣老者点头哈腰地将二人请入屋内,蓝衣男子知道蓝溯的性格,也不拉他,一个人穿过狭窄的天井,来到一处似乎是用来储酒的房间里,蓝溯和那破衣老者跟随而入,蓝衣男子搬开一个空酒坛,在墙壁上一旋一按,原来被空酒坛占据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地洞。

蓝衣男子回头叮嘱老者:“李掌柜,你在这儿看着点,别让外人偷听我们谈话。”

破衣老者连声答应,蓝衣男子转头示意蓝溯:“我们下去!”

地洞之下却是另一番情景:闾阎铺地,八盏水晶云纹镶琥珀的大灯高悬,绿玉方桌,桌上摆着蓝田白玉茶盏、黄金酒壶,极尽奢侈。

蓝溯环顾室内,墙壁上装饰着紫色水晶,紫水晶在在灯光的照应下熠熠生辉,“你倒会享清福,住在这么一个‘紫晶小筑’之中,只是不要消磨了自己的意志才好。”

“这不是我的房间。”蓝衣男子幽幽地说,“蓝溯,你跪下。”

“什么?”蓝溯以为自己听错了。

“向着那面有紫布遮盖的墙壁跪下!”蓝衣男子这次换成了命令的口气,伸手按动了开关。蓝溯刚想顶他几句,可眼前出现的情景却让他不由自主地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在他的面前,紫布随着机关的启动被缓缓拉开,里面赫然是蓝宇国历代国君的牌位,从殷溵一直到紫杺,殷红的字,从眼里一直逼进他心里。

“蓝溯无能!对不住诸位列祖列宗!”在这些牌位面前,蓝溯心中压抑已久的痛苦完全爆发了出来,他顾不得尊严,嚎啕大哭,“蓝溯没能保护好蓝宇国!蓝溯是蓝宇国的罪人!”

“何止罪人!你是千古罪人!”蓝衣男子猛然一拍玉桌,“蓝宇国大屠杀你全忘了吗?”

蓝溯浑身一抖,止住哭泣,“忘?我怎么可能忘?那桩桩件件一直在我心里,每当深夜它们总会出现在我的梦中,激励着我去复国……”

“你记住了复国,就更应记住为死者报仇!蓝宇国惨死的百姓一直都在看着你!”蓝衣男子手一动,牌位的供桌下的一扇门大开,从里面滚出了一堆死人骷髅。

蓝溯一惊,握紧了双拳,“我不会饶了那帮保守派!”

“可你现在正想与他们为伍!”蓝衣男子痛苦之至地大喊。

“你说什么?”蓝溯没料到对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想杀掉真正的花开,永远呆在一言堂里,试图说服花倾湘支持蓝宇国,既得到亲情,又复兴江山,是不是?”

“是又如何?”蓝溯猛然抬起头,瞪着对方。

“你糊涂!”蓝衣男子一把掀翻了玉桌,桌上所有器物被摔在地上,那白玉杯被摔成了两半。

“冷静点!”蓝溯现在反倒比蓝衣男子更加冷静了。

蓝衣男子的手中扔出一封信,“你自己看!”

蓝溯狐疑地拾起地上的信,打开。

“还记得吗?在灭亡蓝宇国时,北君曾向三界各派征求意见,消息传到圣界,一言堂赞成,随心阁中立,自由之邦和魔道拼死反对,圣界官府见各方僵持不下,也保持了中立态度。一言堂向自由之邦施压,自由之邦顽强不屈。在这个时候,身为一言堂住的花倾湘竟秘密向北君送信,不但支持北君灭掉蓝宇国,还建议北君镇压支持蓝宇国的自由之邦等组织!”

看着信中清晰的字迹,听着蓝衣男子的叙述,蓝溯的心开始颤抖,他觉得浑身发热,眼中的泪忽然干涸了。

“你觉得,花倾湘这样的人,会支持你吗?你把她当成你的战友,可她事实上是你的敌人!”蓝衣男子的话仿佛九座大山,向蓝溯压了下来。蓝溯的目光突然变得残酷凶狠,他发疯一般睁着血红色的眼睛,扔掉手中的书信,大喊:“我要杀了花倾湘!我要毁了一言堂!我要给蓝宇国报仇!”

蓝衣男子的嘴边不知何时已浮起一抹冷笑,他俯身拾起那封书信,待蓝溯恢复平静,将一包药粉递到蓝溯手中,“这种毒药人吃了之后会法力尽失,你收好。一言堂灭了之后,我们到东郊会和。这期间我会叫望狸配合你的。今夜你就同望狸接头去吧!地点是后花园。”

蓝溯看着他,深施一礼,“谢谢,虽然我知道,千万个谢谢都不足以报答你对蓝宇国的帮助,可我还是要谢谢你。能遇上你,是我此生的荣幸也是蓝宇国的荣幸,你所做的一切,终会被载入蓝宇国史册的。”

蓝衣男子忙扶住他,“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为了蓝宇国,还客套什么?快回去吧,小心被一言堂发现。”

“好。”蓝溯藏好毒药,告别蓝衣男子,钻出地洞。

见蓝溯走远,李掌柜把蓝衣男子在地洞中扶了出来,“大人小心点。”

二人走到屋外,蓝衣男子看了一眼蓝溯离开的方向。李掌柜摇了摇头,把嘴一撇,“天底下居然有蓝溯这种人!让人踢了还给人洗脚,让人骂了还说人好话。”

“闭嘴,小心他警觉起来,败坏了我们的计划。”蓝衣男子打个手势。

李掌柜一脸不屑,似乎觉得蓝溯这种人永远都不会发觉。

“刘念和刘恋怎么样了?”许久,蓝衣男子问出一句。

“刘念还是老于昂子,刘恋就有点过头了。”李掌柜说着踮起脚,同蓝衣男子耳语一番,说完二人不禁哈哈大笑。

待笑完,李掌柜小心翼翼地问:“大人为何派刘恋留在凌髐蜭身边,反而让刘念去笼络皇帝呢?”

蓝衣男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小女孩好对付,小女人就不一定了。要应付宫闱中的尔虞我诈,刘恋恐怕还没那个能力。”

“高!大人您实在是高!”李掌柜眉开眼笑,伸出大拇指殷勤地拍着马屁。

 

蓝溯一回到府中便直奔后花园。

花家不愧姓花,一言堂的堂主府中随处可见各种奇花异草,蓝溯对花草并不感兴趣,在他眼中,花草总会招来蚊虫。堂主府还不如他在蓝宇国时地上撒了石灰、房屋外墙涂了药粉的住所,至少不会吸引蚊虫光顾。

后花园所种之花种类堪称繁多,光玫瑰就有红、白、粉、黄、蓝、紫几种颜色。其中,蓝玫瑰是蓝宇国的国花,它代表了蓝宇国人博大、悠远、淡雅、坚韧、顽强的性格。之前蓝溯认为蓝玫瑰只有蓝宇国才有,但没想到它还会出现在这。这蓝玫瑰使蓝溯产生了一种熟悉和温暖的感觉,却又使他生出一种莫名的嫉妒。

远处,一个矮小的身影正在侍弄一株蓝玫瑰,蓝溯快步走上去,这个人也直起腰来。

“深围迎春向雪开。”那人首先开了口。

蓝溯毫不迟疑地对道:“龙团小辗斗晴窗。”接着他不再被动回答,而是主动问出一句:“过尽千帆皆不是?”

对方立刻答道:“衣带渐宽终不悔。”

蓝溯喜出望外:“你是望狸?”

“不错。”背对着月光的蓝溯清晰地看见对方的面庞,一脸狡猾与老到,年纪大约三十岁,两撇小胡须。“你叫啸烟,是吧?遥记知道你对名字很在乎,他不敢给你乱起代号,考虑到在圣界知道你表字的人很少,他就用你的表字做你的代号了。”

蓝溯心中一热,遥记连这等小事也想得如此周到。他不禁长叹一声:“还是你们对我好!”

望狸狡猾地一笑,“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我在堂中真正的名字叫方焕,是堂主手下的一个记室。”

“我现在是一言堂的公子花开,其实我的真名叫蓝溯。一言堂中仅有我们两个人吗?”

方焕笑而不答。

“不管怎样,我们今后一定要同舟共济,完成好任务。”蓝溯转换了话题。

“这个你放心好了。”方焕微笑着离开了。

 

乐晓嘿见徦珵瑧想凌髐蜭想得茶饭不思,又是担心又是心急。此时已是月悬中天,徦珵瑧房中的灯还亮着,陪他的乐晓嘿呵欠连天,他却只顾直直地看着窗外。

“徦大哥,你喜欢我姐姐就去找她啊!或者去偷偷看一看她在做什么也比坐在这发呆好啊!”乐晓嘿是个爽快人,他实在受不了徦珵瑧就这么一天天坐着。

徦珵瑧呆滞的目光突然一亮,“是啊!我怎么会想不到?”一提晓嘿,跃出窗外,直奔自由之邦。

殊不知,凌髐蜭的寝宫前此刻已打得不可开交。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