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3.幽夜来客

2015-09-04

“好妹妹,你不要闹了!”凌髐蜭挣扎着哀求,眼中流出了泪水。紫坽甝没有想到,面对女人的暴力,叱咤风云、威震八方的凌髐蜭竟是这样柔弱和易于对付,她所做的,只有死死拽住自己的衣角和流泪苦求而已。“坽甝,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啊!”

原来一个人都不只有一面,紫坽甝这样想着,一把扯去了凌髐蜭的短衣,露出粉红的兜肚。

“坽甝,我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求你放了我!”凌髐蜭泣不成声,带了泪水的脸越发俊俏,真如带雨梨花一般。

“我只要你!”紫坽甝按住凌髐蜭的肩膀,不料此时一个黑影从窗外如一个幽灵一般轻飞而入,一把将紫坽甝在凌髐蜭的身上拉了起来。

凌髐蜭拾起衣服,抽泣着躲在黑影的身后,“小槥,救我……”

那黑影正是血沉槥,她毫不留情地甩手打了紫坽甝一个耳光,“你这贱人!你想对凌儿怎么样?”

紫坽甝上前一步,瞪着她,“你勾引凌儿,你就不是贱人了?我还能怎么样?我比你更爱凌儿,我比你更有资格爱凌儿,我想和凌儿在一起,你管得着吗?”

“说得好听!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叫什么?叫强迫!”血沉槥怒声斥责道。

“若不是中途你这个贱人搅局,就算是强迫,她今晚也是我的了!”紫坽甝轻蔑地看了血沉槥一眼。凌髐蜭听到这里,想起刚才的事,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大哭出来。

血沉槥勃然大怒,手中幻化出一柄灰剑刺向紫坽甝,紫坽甝闪身避开,于衣袖中取出一只九连环应战,连凌髐蜭也没想到这当玩具的东西竟可以用来做武器。

血沉槥法术平平,她所施展的法术“凌云飞月”漏洞百出,紫坽甝明显要比她强许多,“斗转星移”、“流星落雪”两套法术将血沉槥打得步步后退。

若是平时与凌髐蜭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打架,即使法术是紫坽甝和血沉槥的十倍,她也可以轻易将他们拉开,但如今这二人换成了紫坽甝和血沉槥,凌髐蜭却不知所措起来,她只有苦苦哀求二人:“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但二人对此置若罔闻。

寝宫之内,黑光与紫光交相辉映,各种法术不时碰撞,撞出火花和光点。血沉槥表情严肃,如今她已明显落了下风,她必须尽快扭转局势。看了一眼无助的凌髐蜭,血沉槥提起一口真气,身体猛然上升三尺,右手发出一道耀眼的黑光,黑光蔓延到剑上,她手中的剑黑光闪烁,剑上的黑光渐渐达到耀眼的程度,血沉槥右手一抬,顺势一推,两股力道合二为一,宝剑带着一道黑光飞向紫坽甝。

“你也就这点本事!”紫坽甝一声冷笑,双手向前一扣,以两手为中心顿时形成了一个直径半尺的紫色光球,宝剑冲到光球之上顿时被阻住。紫坽甝放开双手,右手掌心向外,喃喃念起一篇不知名的咒语,她的右手之上顿时汇起一团黑色的火焰。

这是魔界一门顶尖的法术:溯火神功。它可以将对方攻击而来的法力吸入自己体内,化为己用。紫坽甝全力施展这法术,将血沉槥进攻而来的法力一点一点吸入自己体内,只见灰剑上的黑色光芒汇聚成一条光带,如一条流水一般缓缓流动,经过紫色光球流入紫坽甝掌心。

剑上的黑色光芒越来越暗,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剑上的黑色光芒已经失尽。在失去最后一点黑色光芒的一刹那,灰剑上亮光一闪,接着通体暗淡,坠落下来。

血沉槥想接住落下来的灰剑,但紫坽甝岂能容对方得逞,只见她右手一挥,一道紫光闪过,灰剑已被紫坽甝抓在手里。

“我用你的剑送你上西天!”紫坽甝目光中杀机一现,一剑向血沉槥刺来。血沉槥发出一道黑光保护自己,可紫坽甝挥剑一挡便击败了进攻而来的黑光。

“小槥危险!”关键时刻,凌髐蜭冲上去把小槥挡在了自己身后,紫坽甝手中灰剑走偏,但还是伤到了凌髐蜭。

“坽甝,我求求你,别闹了!”凌髐蜭顾不得伤口疼痛,哭泣着跪在紫坽甝面前,“我求求你,放了我和小槥吧!”

紫坽甝呆呆地望着凌髐蜭,手中剑落在地上也浑然不觉,她木然地向门外走去。

待到紫坽甝的背影消失,凌髐蜭才顾得看一眼惊呆在那里的血沉槥,“小槥……”

不料血沉槥竟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

“你这个懦夫!你只会对男人使厉害吗?那一次,你受了重伤,遇见几个流氓,你拼着性命把他们打得落荒而逃,他们再见到你时躲得远远的。可如今,紫坽甝想对你做同样的事,你……你却只会哭!她欺负你,我来救你她又要杀了我,可你呢?你只会站在一旁流泪!你平时的本事都哪去了?”血沉槥哭喊着,飞奔出门。

凌髐蜭瘫倒在地上,伤口处的鲜血一滴一滴流下来,她粉色的衣衫渐渐成了血色。

 

蓝溯几乎睡了一天,第二天傍晚他才醒来。在院中散步时他遇见了花倾湘。

“开儿,我们去吃饭吧!”花倾湘拉着他,穿过回廊,来到一处宽敞明亮的大厅。

因为失散多年的少爷回来了,今天的晚饭分外丰盛。蓝溯、花倾湘、花氏坐在摆满了菜的方桌旁。

“来!开儿,多吃点!”花氏忙着给蓝溯夹菜,蓝溯扮得像小孩子一样快乐:“嗯,娘,您也多吃点!”

“湘儿啊,以后家中的一切,你带着开儿熟悉熟悉。”花氏一脸笑意,找到了失散的儿子,她自然甜在心里。

“好啊,开儿,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之一了。过几天,我将一言堂的兄弟也介绍给你认识。一言堂是父亲留下的,理应我二人共同管理,以后我是堂主,你就是副堂主。”花倾湘微笑着望着二人。

“不,姐姐,我离家多年,家中全赖你照顾,这一言堂早该是你的。况且弟弟我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要我担任副堂主,那是耽误一言堂的前途。”蓝溯婉言拒绝道,“我来家中,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亲人,像别人一样拥有家的温暖。以后家中的一切,还是全由姐姐做主好了。”

花倾湘与花氏相视而笑。

“弟弟不才,无法像姐姐一样成为国家栋梁,但既然我是花家的儿子,也决不能给花家丢脸,我愿意闭门苦读,等到明年春试争取金榜题名,为祖上争一点光辉。”蓝溯一脸诚挚,花倾湘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弟弟!”

 

乐晓嘿实在看不惯徦珵瑧这几日心神恍惚,做什么事都会忽然想到凌髐蜭的样子,对于徦珵瑧,乐晓嘿又是不解又是不屑,“徦大哥,你得相思病了?我姐姐是很好,可天底下好女人不止她一个吧?你怎么总是对她念念不忘?”

“我说过,我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人,但爱上了就绝不会放弃!晓嘿,你知道吗?这几日凌儿同血沉槥和紫坽甝的关系十分微妙,我真的很为她担心。对于女人,她还太单纯,如果哪个女人想伤害她,那是易如反掌。”徦珵瑧痴痴地望着窗外。

乐晓嘿一天听他将凌髐蜭的名字重复五六十遍,开始很感动,后来也烦透了,“我说,除了我姐姐,你能不能关心点别的啊?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人家不喜欢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相信我总有一天可以感动她。就算她永远不会爱我,就这样在远处默默地看着她,此生足矣。”

“唉!见过痴情的,没见过你这么痴情的。”乐晓嘿不知说什么才好,摇摇头走了出去。

 

这夜月亮正圆,据说今晚会有月食,蓝溯不怎么信。

自从假扮花开进入一言堂以来,花氏和花倾湘都对自己极好,一点防范也没有,他为此也几度心软过,真的想放弃破坏一言堂的计划,真的希望自己是真的花开,在这样温暖和睦的家庭中永远生活下去。

这个想法一旦从脑中闪过,蓝溯的心立刻紧张起来,他恐惧,怕自己手软,怕自己的感情会突破理智的大堤,做出让他瞠目结舌之事。他只好以过去的耻辱、过去所受的苦难和过去的不公平来提醒自己、告诫自己。

“我不是花开,万一他们真的发现了这一点,一定会先下手杀了我!”他在心中默默警告自己。“真的花开……”想到这里,他顿时怒火万丈,恨由心生,“姓贾的!蓝宇国几时惹了你!你……你却煞费苦心去破坏蓝宇国复国的希望!你明明知道凌髐蜭爱的是血沉槥,却还是追着她不放,遇到了无数次拒绝还不死心!天下怎么有你这样没脸之人?我恨你!姓贾的,你简直让我恶心!”

一想到徦珵瑧就是真正的花开,而一旦这被一言堂发现,无疑将成为凌髐蜭和血沉槥感情的巨大挑战,而蓝宇国的希望会更加渺茫时,蓝溯又重新下定了毁灭一言堂的决心。“对不起,这不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姓贾的!作为蓝宇国的国人,复国是我的使命,谁成了我前进路上的障碍,我就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蓝溯突然眼前一亮,如果我杀了徦珵瑧,这个秘密还有谁知道?我不就成为真正的花开,花开的一切,不就全是我的了吗?我不用毁了一言堂,却可以得到亲情、快乐,而花氏与花倾湘认为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的快乐,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自己怎么这么笨蛋?蓝溯一阵狂喜,险些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事不宜迟,立即出发!

蓝溯提上法宝,关上房门,越墙而出,欲直奔徦珵瑧住处。

然而,就在此刻,一位背对月光的纤细身影拦在了他的面前。见到这个身影,蓝溯顿时惊呆了,“是你!遥记!”

蓝衣男子一脸微笑,如玉的手中握着一柄蓝水晶魔杖,“蓝溯圣主,你做什么去?”

蓝溯目光一乱,随即镇定下来,“夜间烦闷,出来走走。不知阁下来此有何贵干?”

“圣主‘孤灯挑尽未成眠’,恐怕‘志在报强赢’吧?”蓝衣男子冷笑。

“云宫真是人才辈出,鸡鸣狗盗之士,梁上君子之流已不足怪,更有阁下这等深夜拦人去路令人不知所云者,蓝溯对云宫主人北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蓝溯毫不留情地回击过去。

“少在这玩唇齿之戏!你是不是去杀徦珵瑧?”蓝衣男子不耐烦了。

“关你何事?”蓝溯白了对方一眼。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