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41.风文笑的进谏

2015-09-04

凌髐蜭是何等睿智,她的智慧用绝顶聪明形容亦毫不过分。她也彬彬有礼地对待了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风叔叔,我实在不知您的话什么意思。请您指点。”

风文笑挪揄了一下,显出翅翼又很为难而不愿说出的表情,半晌才道:“邦主和赢月酋长……”

凌髐蜭心中一笑,果然被我猜中了。她面不改色地从容回答:“风叔叔,邦中酋长和邦主向来来往密切,有人说什么闲言碎语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作为邦主,我无时无刻不在为邦中着想,绝不会因为一时冲动或者个人感情给整个自由之邦带来不利影响,况且有些听着也让人半信半疑的话本就是些无恶意的闲人编出来消遣人的,风叔叔何必如此在意呢?”

风文笑有点尴尬,凌髐蜭对血沉槥的关心远远超过了一个好丈夫对妻子,这一点邦中谁看不出来,只是谁也不愿说出而已。

风文笑心中盘算着怎样把语言组织得恰到好处,既能让对方明白又不致惹恼了对方,既能让对方默认又不显得自己多管闲事、越庖代俎。这对他这个老谋深算的人来说虽不算太难,可依旧要费一番脑筋。

凌髐蜭微笑着望着沉默的风文笑,耐心地等待着他把熟思细想后的结果说出来。

“邦主,我没有别的意思。”风文笑终于开口打破了冗长的沉默,“邦主知道蓝宇国吗?”

面对风文笑突然转移话题,凌髐蜭眉头微微一皱,思索着他为何问这个问题。“我听说过。”

“蓝宇国已经灭亡了,臣听说最近蓝宇国残部不甘失败,总想复国,您说他们能成功吗?”风文笑露出虚心求教的神色。

“那要看他们自己了。”凌髐蜭换了个姿势。

“邦主,臣认为他们不但永远成功不了,反而会葬送自己的前程。世间万物皆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并非所有的事都是人定胜天,一片绿洲改变不了沙漠,几年的抗争又怎敌得过千百年的传统?为了少数人去犯众怒、受谴责,为了个人欢愉不顾大局,四面树敌,这值得吗?他们又对得起别人吗?邦主,蓝宇国残部之行为实不可取!”

凌髐蜭神色微变,但马上又平静了下来。

风文笑偷看了一眼凌髐蜭的神色,坚持说了下去:“自从摘星酋长离开,邦主迟迟未选中继承人,‘三光并耀’已成‘日月同辉’之势,这之中的含义邦主与臣都清楚。臣此来只是想劝告邦主,如今的形势还可,若再出格些,自由之邦恐怕……”紧张和压抑使他喘不过起来,头上的汗水涔涔而下,这个政坛上巧言令色的中年人在凌髐蜭面前仅说了这样一番话就费尽了全身力气。他知道,他的话正刺中凌髐蜭最软弱的地方,髐蜭极有勃然大怒的可能。

但此时的凌髐蜭丝毫没有愤怒的意思,她只是看着风文笑,再次微笑了,“那么风叔叔想要如何呢?”

“请邦主把握分寸,并再立一位摘星酋长。”风文笑躬身请命。

“风圣人,邦中酋长的废立可是邦主的事。”凌髐蜭轻轻提醒一句。风文笑浑身一颤,望着凌髐蜭的脸色。

凌髐蜭脸上的一片太平使得风文笑心中越发不安。那份亲和典雅的气质和那温柔如水的目光让风文笑再也没与勇气把这个弯子拐下去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邦主,你是不是喜欢赢月酋长?”问完,他感到了窒息一般的痛楚。

凌髐蜭看了他一眼,负手走向门外。“你猜对了。”

风文笑一惊之下也不得不佩服凌髐蜭的勇气,这样的事,她居然可以这样平静地承认。他本以为凌髐蜭会否认,或者说:“这一点你无权过问。”但他根本没有这样做,而是坚决果断地承认了下来。

爱都敢,承担更敢。凌髐蜭不会因任何原因藏匿已定的事实。望着凌髐蜭纤弱的背影,风文笑暗叹,薛邦主,你没有选错人。

但是……

“邦主!你这又是何苦呢?”忽然,风文笑双膝跪地,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凌髐蜭转过身,脸上没有一丝惊讶,只是静静地听着风文笑把话说下去。“您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您估计过这样做对您、对自由之邦会是什么后果吗?”

见凌髐蜭毫无反应,风文笑苦苦劝道:“邦主,我知道您是真心喜欢血沉槥的。可是,退一万步说,即使你们能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又能怎样?又岂能有爱的结晶?这值得吗?没人会认可你们,你们只能以姐妹相称。”

凌髐蜭依旧微笑,但这微笑很冷,使风文笑不寒而栗。凌髐蜭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没人可以阻止我和小槥。”

 

蓝溯在幻影神镜中看到这一幕,险些气炸了肺。他恨不得立刻钻入幻影神镜中,把风文笑揪出来狠狠打一顿。

“只能以姐妹相称?叫名字不也可以吗?不一定非要称姐妹的。他说的可不对。”猛然间,蓝溯发现乐晓嘿正坐在他身旁,晓嘿撇了撇嘴,小声辩驳。话未说完蓝溯便递给他一个严厉的目光:“闭嘴!哪都有你!”

乐晓嘿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了。他明白并非自己的这句话出了问题,蓝溯心情不好,此时只是借机发泄一下,他太了解蓝溯了,内心忍不住不满地说了句:“虚伪!”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蓝溯问出一句。不料头一动竟重重地碰在他放在地上的流云双钩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醒了过来,睁开了眼,屋子里没有晓嘿。他这才想起自己看到风文笑的所作所为后悲愤交加,加之前几日情绪波动太大未能休息好而过度疲倦,不知不觉间倒在地上睡着了,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头一动碰到了流云双钩,这才醒了过来。

但是自己为什么梦见晓嘿了呢?难道,晓嘿是蓝宇国的重要人物?还是他与复国大业有着密切联系?

但关于晓嘿的一切马上的在他脑中如流水一般过去了,他真正担心的是凌髐蜭,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威胁——风文笑。

关于反对同性恋的势力之性质,蓝溯通过大量观察总结为三类。第一类是封建保守派,头脑中封建思想根深蒂固,他们就是要反对同性恋,反对蓝宇国,他们在内心里就排斥、敌对蓝宇国人,是反蓝宇国的死硬分子。第二类是妥协保守派,在内心里,他们或许并不敌对甚至还同情蓝宇国人,他们头脑中并不存在将蓝宇国人赶尽杀绝的念头,但是,在错误大潮的影响下,他们只有向封建与保守让步,明哲保身,他们认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在这个天下活下去。无论他们内心怎样想,在外表与行动上,他们都是排斥蓝宇国的。风文笑显然就属于这一类人。第三类是自私保守派,他们为了一己私利而排斥蓝宇国,排斥同性恋人,他们与妥协保守派的本质区别就是他们爱上了蓝宇国人而妥协保守派没有。这也是蓝溯最不怕的一类,每当见到这种人他便欲除之而后快,徦珵瑧就被他归为这一类。

对于第二类人,蓝溯对他们并没有刻骨的仇恨,他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相比于一、三两类,第二类人的恶是一种平庸的恶,他们以守规矩、听命令、跟潮流代替自己的理性判断和理性思考,他们不是恶魔,也不是杀人狂、迫害狂,但他们手上的血债绝不少于一、三类人。平庸的恶并非不是恶,即使它所造成的一部分后果应有整个时代承担。但相对于极端的恶,平庸的恶之破坏力有时会惊人地大上几倍。

这也是蓝溯最担心的,封建保守者不可怕,自私自利者不可怕,可怕的是平庸的恶蔓延,可怕的是整个天下事去了判别是非的能力,变得封建、麻木、保守。可怕的是世人不醒,不将该开的门打开,闭关锁国,静等灭亡。

如果那样,蓝宇国还要重蹈覆辙多少次?蓝溯无法也不敢去计算,但他咬紧了牙关。战吧!只有战斗,才能换来自由、开放和光明;只有战斗,蓝宇国才有前途!

若是举世皆醉我独醒,万不可学屈原一般自沉江底,要挥起手中砍刀,将灌醉世人的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即使失败,也换得此生无憾。或许,那因抗争而流的鲜血,就是给世人最好的醒酒剂!

 

风文笑的举动刺激了蓝溯,蓝溯明白:不能再等了!

必须立刻开始自己的计划!多等一天,髐蜭和小槥就危险一天!

哪怕路上是死亡、是毁灭,为了蓝宇国,为了蓝宇国的希望他蓝溯也豁出去了!现在,他已经无所畏惧了。风文笑进谏这一事件的刺激使他抱了死亡的决心去执行这一计划。

他开始行动了。

 

圣界都城中,蓝溯的身影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他将自己弄得很狼狈,风尘仆仆,一脸倦意,匆匆找了一家小客栈落脚。

他坐在屋中,调整着不平稳的心态,直到它平静如水。

心静了,才能演出最好的戏。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店小二敲了敲他房间的门:“这位客官,有人找你。”

蓝溯走过去,在门缝里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冰绿色。他打开房门,果然是她!

一言堂堂主花倾湘。

“花堂主?”蓝溯故意做出吃惊的样子,花倾湘美丽的脸上竟也有一丝疲倦。蓝溯尽量使自己显得彬彬有礼,他将花倾湘请入房中,倒上香茗。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花倾湘只是看着他。

“我去找我爹,我要找到他,让他解释着一切是怎么回事。昨天我得到消息,他曾经来到过这里,我就又返了回来,我想,我这样沿着他走过的路走下去,总有一天可以找到他的。”蓝溯尽量使自己的目光显得真诚,“花堂主,你也知道,亲情上的事,是半点差池也不能有的,我必须弄个明白。”

“你难道不想有一些关心你的亲人,有一个温暖的家吗?”花倾湘不理会蓝溯的叙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