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39.意外的表白

2015-09-01

“听说有人把你的传家之宝偷走了?”八王府中,乐晓嘿无视礼节地向徦珵瑧的桌子上一坐。

徦珵瑧神色忧郁,点了点头,“我把出事地点附近的强盗混混抓来问了一个遍,他们都发誓没偷。”

“喔。”乐晓嘿点点头,拿起桌上盘中的一个大苹果便大嚼起来。

“玉佩倒是其次,只是髐蜭……”

乐晓嘿一听最后两字,一分心,一块苹果呛入了气管,他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咳咳咳!你又来了!人家不爱你,你还在这儿单相思什么?”

 

自从上次紫坽甝来到她的寝宫为她讲那个故事,凌髐蜭在心里就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坽甝爱上自己了?她思索片刻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多心了。

然而,第二天傍晚,一件令凌髐蜭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傍晚的夕阳,红得迷离,凌髐蜭站在一株龙爪槐下,身体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艳光,她粉色的衣服上映着金色,于温柔妩媚之中更显出别样的高贵。

“凌儿,你真漂亮!”忽然间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凌髐蜭回头,看见一位紫衣女子俏丽的面庞,是紫坽甝!

“过奖了。”凌髐蜭有些困惑,她未料到紫坽甝会说这样的话。

“怎么算过奖。你是圣界第一美女,不,应该是三界第一美女。”紫坽甝一把抓住凌髐蜭的手,这手有着漂亮的骨节和温柔的质感,修长如竹,肌肤似雪。

“坽甝,这……”面对紫坽甝如此大胆的举动,凌髐蜭不知如何是好,他想抽回手,手却被紫坽甝死死攥住了。

“凌儿,和我在一起,好吗?我会让你幸福的。”紫坽甝含情脉脉地望着凌髐蜭,那种令人沉溺的温柔压得凌髐蜭透不过气来,她望向紫坽甝的眼睛,那如秋水荡漾般的目光中含着深深的柔意,似水的温情使她的心神也荡漾起来,视线渐渐模糊,神智游离到一片迷离的境界中。

她感到自己的意识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自己几乎要倒在紫坽甝的怀里,可是,坽甝的目光中……

不对!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一咬舌尖,剧烈的痛楚和满口的血气立刻使她清醒过来,她一把甩开紫坽甝的手,后退了一步,眼中的泪水差一点就滚落了下来。

“为什么?你要对我用摄魂术?!”

紫坽甝吃了一惊,脸色发白,继而苦笑,“这法术居然对你不起作用!我太小看你了!”

“我们是战友不是敌人,你为什么要对付我?”凌髐蜭感到心上像被人捅了一刀,正一滴一滴淌着鲜血。

紫坽甝突然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我只想让你接受我,我只想得到你的爱!”

“坽甝,快放手!”凌髐蜭不想让这一幕被别人看到,挣扎着想摆脱紫坽甝,但坽甝死不放手,“不,我死也不放!”

 

尽管周围无人,但这一切还是被一个人看了个清楚,他就是藏在深山里小屋中的蓝溯。

在幻影神镜中看到这一幕时,蓝溯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不觉间头上豆大的汗珠纷纷而下。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不是他想不出办法,而是他根本连想办法这回事也没想到。

他恍惚间不自觉地向后倒去,头“嘭”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他感觉头脑中的一切思想都停止了,他的头似乎是多余的。

他挣扎着爬起来,却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才爬起来的,他只是本能地将一双木然呆直的眼睛对准了幻影神镜。

 

坽甝抓住凌髐蜭,似乎要将后者撕碎,凌髐蜭的手臂上大片大片的青紫色宛若妖艳的花朵,盛开出来。

“坽甝,放手吧!我的心中从一开始就有了别人。”凌髐蜭不再反抗,只是淡淡回答,这回答却如惊雷一般叫坽甝浑身一颤,她松开手,看着凌髐蜭,“别人?是谁?瑰夜吗?可她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一开始,我以为我爱瑰夜,瑰夜该是我守护一生的人,可后来……”凌髐蜭沉沉地说,却被紫坽甝粗暴地打断了:“我不想听你是如何爱上那个人的!我只知道我爱你!为了你我可以去做一切!你为什么不爱我?因为那个人吗?她是谁?她是谁?”

凌髐蜭犹豫片刻,终于答出:“血沉槥。”

“我就知道你会说出这个答案!”坽甝发疯似地哭喊道,“从见到她的那天起,你的眼中就只有她!只不过瑰夜在时你碍于瑰夜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现在……现在……”

“坽甝,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待,从今以后,你做我的小妹妹,好吗?”凌髐蜭看紫坽甝如此伤心,眼中也不禁含了些泪水。

“不!我要的不是大姐姐,小妹妹一样的爱,我想要的是恋人之间火热的爱!”紫坽甝用力摇着头。

“可……我的心中,只有小槥……”

“为什么?我爱着你,你却一心一意爱着她?血沉槥,她比我好在哪里?论法术她不比我高,论相貌她不及我美,论性格她心胸狭隘,崇尚暴力,又怎么及得上我的温和与善解人意?凌髐蜭,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究竟看上了她什么?”紫坽甝声音颤抖,她撕心裂肺地大喊,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只留下凌髐蜭呆然立在原地。

幻影神镜在蓝溯的手中滑落,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拿不住它,他的手还在做着握着镜子的姿势,尽管手中已没有了神镜。

这种情况……是自己从来没想到过的!他只想到凌髐蜭身边会出现男人,自己的责任就是把他们赶走,让她和小槥幸福,可如今……另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凌髐蜭的情感世界里!而且,深爱凌髐蜭,不想放弃,即使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心中已经有了别人!

作为蓝宇国人,他不是没料到凌髐蜭可能卷入一场三角关系,因为在蓝与国内出现这种情况已是很正常的事。可是,等一等,这不是在蓝宇国内,而是在圣界啊!虽说圣界曾经是蓝宇国的所在地,可现在蓝宇国早已迁出了圣界。

他把事实想得过于残酷,可事态向好方向的发展程度出乎了他的意料,她本认为一个瑰夜已算万幸,可后来又出现了血沉槥,血沉槥之后又出现了紫坽甝!他应该高兴,正如同一个在茫茫沙漠中踽踽独行之人又遇见了一个绿洲、一泓清泉。可他又高兴不起来,他不知道该让凌髐蜭如何选择,他知道凌髐蜭爱谁,却害怕凌髐蜭在此时不合时宜地求助于他。

他虽然做过蓝宇国人,可第三城邦之人的身份就确定了他一生不能有爱情,他虽然在指导凌髐蜭,可他能做的只是为凌髐蜭排除外界的干扰。

所以,在对抗徦珵瑧时,他坚决坚定,大义凛然,顽强不屈,不顾一切,因为徦珵瑧是男人,凌髐蜭的世界决不允许男人的闯入,若有人想硬闯,必须先过了他蓝溯这关。在蓝溯心里,哪个男人敢破坏凌髐蜭的同性恋,那就是破坏蓝宇国的希望,与同性恋事业作对,他将成为蓝宇国也是蓝溯最大的敌人。

可现在呢?凌髐蜭与血沉槥所面对的挑战不是自私的男人们,而是一个冰雪聪明、春水温柔的紫坽甝。在蓝宇国,这样的事官府根本无权插手。但现在蓝溯该怎么办呢?放手不管吗?凌髐蜭即使抛弃血沉槥和紫坽甝在一起,她还是蓝宇国的希望,他——蓝溯依旧可以找到复国所需要的东西。

那么,他还怕什么呢?

他这样扪心自问,苦苦地咬着自己的心灵去思索,他感觉自己的思想正停在一片大雾弥漫的地方,他看不到前方,找不到出路,也走不到尽头。

自己这不是杞人忧天吗?他有时也这样想,但这个想法一闪就会过去,他总觉得会有什么值得自己担忧的东西。他确定,自己这次的担忧与往日自寻烦恼的忧虑绝不一样。

他就这样,木然地冥思苦想了几天几夜,疲倦了,就提笔写下自己的想法与感受,以供后人借鉴。

借鉴?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他突然一愣,自己不就是怕凌髐蜭来问他怎么办吗?自己不就是害怕凌髐蜭要他给一些借鉴经验吗?

她爱小槥,但对待紫坽甝却也好得像亲妹妹一般,她不想伤害紫坽甝!但她很可能苦于如何才能让坽甝不受伤害,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来问他蓝溯!

而自己呢?给她什么答案?让她直接告诉紫坽甝,自己心中有小槥,一个人不能爱两个人,让她劝紫坽甝做她凌髐蜭的好妹妹……可这些又是凌髐蜭想要的答案吗?以凌髐蜭的聪明程度,会想不到这些吗?

然而,自己,却又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不想让凌髐蜭对自己失望,但……

他想到躲避凌髐蜭,可转念一想,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凌髐蜭却找不到他,凌髐蜭又会有何感受?难道她不失望吗?

蓝溯蓦然感到,自己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前方是悬崖,后方是深渊。他代表着蓝宇国,他不想让凌髐蜭感到蓝宇国也不过如此。但他,一个没经历过甚至以前没注意过任何爱情的人,却又实在想不出一个绝妙方式去解决凌髐蜭、血沉槥、紫坽甝之间的三角关系。

他长出一口气,倒在椅子上,木然念叨:“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他的头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这不就是最好的答案吗?是自己的,不会飞走。不是自己的,又何须强求。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勉强不得。虽然这个答案有悖于战天神教事在人为的“我神论”理论,使蓝溯这一战天神教的忠实信徒感到愧对信仰。但目前,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答案了。

蓝溯感到无比兴奋,他觉得自己又向成功迈进了一步,希望仿佛就在前方向他招手微笑。

“等髐蜭小槥或者坽甝成了亲,我就可以复国了!”想到这一点,蓝溯高兴得快昏过去了,他随脚踹开破旧的房门,踱到院内,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髐蜭和坽甝成亲的几率很小,必须寄希望于小槥,哈哈!”他自我调侃地笑笑,二十年来他从未感到自己如此快乐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