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36.零丁有赋世事沧

2015-05-18

中秋节是传说一年中月亮最圆之时,这天晚上人们往往坐于自家庭院,品着时鲜水果,仰望晴空圆月。但活泼好动的少年们往往更热衷于夜间上山望月,尤其是神界学堂中会法术的少年,他们有法术在身,天不怕地不怕,乐于冒险,行事肆无忌惮,总幻想到无人之处寻些奇缘。

紫坽甝与云瀚海也不例外,她们相约半夜出门,在南山一处破庙会齐,会齐之后二人施展“神行万里”法术,在大山之巅游走。二人法术高强,一边疾走一边说话倒也不耽,误行程,走了约一个时辰,二人头上已是汗水淋漓,见前面隐约有一个山洞,云瀚海一拉紫坽甝,二人快步走进去,想歇歇脚。

这山洞甚大,二人好奇心顿起,不约而同地向山洞深处走去,走了许久,似乎到了尽头。

“喂!小海,这里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啊!”紫坽甝叫道。云瀚海微一点头,念动咒语,施展出一套“强光照明术”,一道白光凌空扫过,将整个山洞照得如同白昼。

“啊!”紫坽甝向周围看了一眼,忽然大叫,扑进云瀚海怀中,把头埋在她胸脯上,不敢再看。

原来,着四周胡乱地堆积着上千具死人骨架,用尸若山积形容绝不过分,那些人显然是不得好死,有的头上插着钢刀,有的骨中嵌着箭头,有的全身绿色,张口向天,显然是中剧毒身亡,更可怕的是墙上的那些壁画,画的竟是一群官兵与妖怪到处烧杀略强,侮辱妇女,将婴儿挑在刀尖上的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云瀚海先是一惊,随后越看越恼,心想是何人将这等场景画于墙上遗祸世人。虽然这山洞所处之地人迹罕至,但倘使被个过路之人偶然瞧见却也祸害不浅。

她又看了一眼吓得半死的紫坽甝,秀眉微蹙,手心蕴起一团橙色光,手一抬,橙色光便冲破了手的束缚,击向石壁。以她的法力,将石壁表层石块击碎破坏这些壁画是绰绰有余的。

“住手!”不料,忽然间一个如出谷黄莺般的娇媚声音响起,一扇门毫无征兆地凭空打开,一道银光从门中横扫而出,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橙光的进攻。

云瀚海、紫坽甝一惊之下齐向门内望去,只听环佩声响,门中飘然走出一位盛装仙子。头上戴着水晶王冠,身披玫瑰红簇花长裙,外罩玫瑰红透明长纱衣,手上戴着银链,上嵌紫色玉石。她的身材窈窕如柳,弱不胜衣,肤若凝脂,只是略显苍白,眉如柳叶,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丹凤眼,高鼻梁,樱桃小口,唇若涂朱,姿容秀丽,胜云瀚海十倍,云瀚海望了她一眼,心中也自愧不如。

“是什么人扰我的清修,还要毁掉我的壁画?”那女子面有嗔色。云瀚海、紫坽甝连忙赔礼到:“我们在山里乱走,走累了,见这里有个山洞,来歇歇脚,不料冲撞了您,望恕罪。”

“既是客人,里面坐吧。”女子将二人邀入内室,二人对望一眼,见那女子并无恶意,便随她进入壁上的石门之内。待三人一入,石门随即自动关闭。

门内又是另一番景象:琪花瑶草,幽香满室,悬泉瀑布,清溪水池,亭台轩榭加上华美的陈设,使这里恍若九天仙境。

“二位请坐。”那女子请二人坐在石凳上,亲手奉上香茶水果,“敢问二位尊姓大名,从何处来?”

云瀚海对男子戒心极大,但见对方是一个如此娇媚且弱不禁风的女子,早将戒备二字抛到了九霄云外,随口答道:“我叫云瀚海,因为学法术才来到神界的金城学堂。她叫紫坽甝,是我的朋友。”

女子听完,微笑点头,也不答言。

紫坽甝望着眼前的女子,见她面庞苍白如雪,心中犯疑,忍不住问:“老前辈,石壁上的画可是您亲手画的?”

那女子不过十四、五岁年纪,紫坽甝这样称呼她,她竟欣然接受,“是我画的。”

“您画得很好,不过,您为何对商末周初妖怪杀人之事如此感兴趣?”紫坽甝的话让云瀚海吃了一惊,那女子却并不惊讶:“那也算不上感兴趣吧?”

紫坽甝不相信她的这句话发自内心,“那您苦心画下他们干什么?”

“小姑娘,你没有发现众多妖兵中我只画了一支部队吗?唉!毕竟,他们曾是我的部下啊!”女子怅然。

紫坽甝猛然站起,“你是什么人?”

“殷溵。”女子毫不隐瞒,这个三界叫得响的名字也让云瀚海不由自主站了起来:“怪不得你能有此绝代风华,原来你是……你没死!”

“我当时喝了王蜮的毒酒,有一百条命也死定了。”殷溵对周围一切恍若不觉,手托香腮,凝望瀑布。

“那……那你是鬼?”说到“鬼”字,云瀚海和紫坽甝心中一颤。云瀚海情知殷溵当年在三界法术排行表上名列第三十一位,仅次于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倘若打起来,自己决不是对手,她一拉紫坽甝,“快走!”二人便向石门奔去。

殷溵见二人要跑,巧笑嫣然,说不出的娇媚,“云瀚海,紫坽甝,你们二位见了先人就这么无礼?为什么不陪我坐一会?”

云瀚海脱口而出:“我们没那艳福。”接着她匆匆在石壁上寻找出口,却哪里还找得到?

“你们出不去了!在这好好呆着吧!”殷溵站起身,娇笑中一挥衣袖,周围的一切连同她自己瞬间不见。原来,这里竟是一座冰窖,里面堆积着尚未腐烂的死人,先前的一切竟都是她变出来的。

“殷溵,你出来!”紫坽甝这次竟不害怕,向着四壁大喊,这室内尸体堆积太多,竟没有听到回声。

不知何时,石壁上的一扇门忽然呯地打开,云瀚海认为殷溵来了,做好了死战的准备,不料门开处蹦出的竟是一队僵尸,伸着鲜红的长舌头,双手在胸前伸得笔直,一蹦一跳的,让人好怕又好笑。

对付僵尸对法术学堂的学子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任意拿出一个学子来均能应付自如,就如同在人界学堂中找个学童让他写自己的名字一般。众僵尸蹦来,被云瀚海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了。

又一扇石门砰然而开,这次里面蹦出来的并不是僵尸,却是一个个大橘子,滚了满地,云瀚海、紫坽甝二人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不留神纷纷摔倒在地。正在此时,又一扇门打开,一股洪流涌入石室内。

“怎么办?”紫坽甝大惊,她想站起来,但踩在遍地的橘子上立刻又摔倒下去,急得哭了出来。

云瀚海爬过去握住她的手,“别灰心,我们一定能冲出去,这只不过是那个殷溵的一个幻术阵而已。”

“那……你有破解它的方法吗?”紫坽甝急切地问,云瀚海此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以她们二人的能力,要破解这阵法纯属天方夜谭。紫坽甝看出了她的愁色,“对不起,我不该约你出来,否则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云瀚海紧紧握住紫坽甝的手,“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若一个人进入这幻术阵岂不更危险?坽甝,你听着,一会我施展‘幽梦影’向大阵反攻,你想办法出去。”

“我出去了,你呢?我们能不能一起出去?”

“傻丫头,你出去了,叫来救兵,我们才都有救了啊!”云瀚海勉强笑笑,“你出去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冰雪聪明的紫坽甝仅从这句话便看出了端倪,她喊道:“我不要自己走!不要!”

云瀚海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她狠下心,手中幻化出幻符,喃喃念起一段咒语:“独立傲凌九月霜,岂争繁花正茂时?馥郁婉转谁肯问,曲径通幽何人知。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收泪且向金城去,一片丹心唯自持。”刹那间,一湾清新的、浅蓝色的逝水图案浮现在她身体的上方,六道蓝色符文出现在图案左右,分别向着东、西、南、北、上、下六个方向封印过去,与此同时,她看准机会,一把将紫坽甝从东北方向推出大阵。

云瀚海深深明白,她所使用的法术反噬力极大,况且在他人所布的大阵中施展法术,反噬力会加倍,自己九死一生,她冒着生命危险,只盼能支撑一时,将紫坽甝送出大阵。

紫坽甝被云瀚海施以强大的推力,成功出阵,但云瀚海万没料到她的法术碰到大阵边缘之后一部分发生了爆炸,另一部分竟被弹了回来,径直向她自己冲去。

此时的她根本没有时间和能力去抵挡,眼看便要被自己的法术打为碎片,她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不要怕!”忽然间,一只温柔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的身体随即被这名女子托起,二人一起飞出大阵,轻盈落地。在二人飞出的同时,大阵瞬间不见,一切又恢复了原来仙境般的美丽。

云瀚海睁开双眼,一张俏丽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帘,“是你?你为什么救我?”

那女子将她放下,右手扶着石桌,稍事休息。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弱不禁风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小海!”见云瀚海没事,紫坽甝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她。良久,两个人才松开。

“殷溵,你没事吧?”紫坽甝见殷溵这个样子,又看了看毫发无伤的云瀚海,又惊异又担心。

殷溵轻轻摇头,“我没事,我没想到你们是……不然……你们知道吗?蓝宇国的前身华胥国的开国国主……就是我……真的对不起。”

她喘息良久,总算恢复了几分体力,但那张美丽的脸依旧苍白得可怜。云瀚海明白,她为救自己勉强收回大阵还要抵挡被反射回来的法术,必定伤得不轻,怜悯与感激使她握住殷溵的手,扶这个美丽女子坐下,但一碰到她的肌肤云瀚海便浑身一颤,觉得自己碰到的简直就是冷飕飕的空气。

“你们可以走了。”殷溵一挥衣袖,石壁上忽然出现一扇石门。云瀚海、紫坽甝二人互望一眼,“前辈保重。”双双跨出石门。

她们走出山洞,重见天日的感觉使她们愉悦,此时已是第二天正午了。

“刚才殷溵说起我们的关系,你为什么不辩解呢?我们只是在演戏啊!”云瀚海微笑着望着紫坽甝,希望她能给出一个答案。

“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在那一刻。”紫坽甝突然说,云瀚海粉面一红,低头笑道:“我也一样。就算,你将来只会伤害我,我也要一心一意地去爱你。”

“我发誓不会伤害你。”紫坽甝真挚地望着她,一拉她的手,“我们走吧!”

二人沿着曲折的小路走下高山。

 

“那时,我并不知道我们见到的那个殷溵是她肉体临死时咽不下的那一口不甘的怨气幻化而成的,可真的是她,成全了我和小海。”紫坽甝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宝刀。

“后来呢?”凌髐蜭追问。

“我和小海深深爱上了对方,我们形影不离,无比快乐。我们比你幸运,自从付玢飞后,再也没有男人缠着我们两个,我们在幸福中度过了在金城学堂的最后几年。迎来了在学堂中的最后一次法术比赛。这次比赛很重要,比赛的第一名将会获得由学堂校长、神界大军阀北君亲自赠送一把名贵宝刀的荣誉,所以所有的学子对待这次法术比赛都无比认真。”

“云瀚海和付玢飞又是一场恶战。”凌髐蜭纤细的手指抚过刀上的字。

“小海这次没有和付玢飞打起来,付玢飞在最后一局被一个叫苏寂的男子打败了,而苏寂在和小海的比赛中竟主动认输,小海毫不费力地得了第一名。后来小海死后,苏寂到小海坟上大哭,我才知道他那时喜欢小海。”

“接过这口宝刀的那一刻,我本以为小海会欢呼雀跃,可她没有,她只是默默地接过,脸上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那时连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们离开学堂之后,小海不愿意回蓝宇国,她向我诉说了她的身世,我也告诉她我是魔界的官女,我依然记得当我毁掉所有伪装让她看见美丽的我时她那惊喜的目光。后来她在魔界考中了状元,向我父亲提亲,父亲爱她才貌双全,于是允许我二人成亲。也许那时的人界还接受不了两个女子成婚,但在魔界一切都已成了自然。”

“我们其实可以幸福一生的,如果,那封蓝宇国的飞鸽传书不到的话……”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