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35.瀚海阑干百丈冰

2015-05-18

云瀚海十三岁那年,云祝遥把她送到神界读书。

当时神界最负盛名的学堂便是金城学堂,神界军阀北君是此学堂的创始人。不过自从学堂出名之后,各界官宦贵族有不少奖子女硬送进去,致使学堂之中鱼龙混杂。

云瀚海的相貌远不及凌髐蜭,纵观三界,相貌可与凌髐蜭相比者几乎是没有的。众人虽以凌髐蜭比杨玉环,但若较起真来,杨玉环的相貌与凌髐蜭相比必然相差不少。云瀚海只是个貌可倾城的美女,但幸运的是她生在一个丽人匮乏的年代,因此一入金城学堂,便被冠以金城(神界地名,金城学堂所在地)第一美人的称号。

鉴于这个称呼,不少学堂中少年便对云瀚海展开了追求,云瀚海可没有凌髐蜭的好脾气和耐性,童年时代父母失败的婚姻成为她心中永久的痛的印痕,而这些追求显然又揭开了她童年时的伤疤。她对这些人他读恶劣,见之则避,实在避不开了就干脆施展法术将之打出很远,自己扬长而去。

北君对神界之人的恋情严令禁止,见之则重罚,但对金城学堂中神界之外的学子则放得极宽,甚至当面看见两人并肩携手也视若无睹,不闻不问。

那时紫坽甝也在金城学堂读书,只不过那是坽甝的前世,但奇怪的是前世的她也叫紫坽甝,但并非魔道圣君的女儿,只是魔界高官的独女。为了她的安全,她的家人将她打扮成一名丑女,塌鼻子,小眼睛,还有点裂唇。她学习法术文艺算术等等均很认真,只不过每次比赛都假装发挥不好,名落孙山。因此金城学堂众学子毫不客气地送了她一个雅号——“笨蛋”。

她与云瀚海是在偶然之中相识的。按常理,她们根本不可能相遇,云瀚海是金城学堂几千名学子中公认的法术最好的三名学子之一,而那时众人眼中的紫坽甝几乎一无是处。

那是一个没有阳光、阴云密布的下午,紫坽甝持一本法术书进入金城学堂的院内。这时,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在她身边匆匆跑过。她并没有在意,猛一抬头,看见云瀚海正站在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复习功课。

那名女孩跑到了云瀚海面前,云瀚海看着这个女孩子,一脸惊讶,紫坽甝可以清晰地听见她们的说话声。

“你这是干什么?”云瀚海显然大为吃惊。

“我看见你总是接近那些女孩子,所以我……穿成这个样子,希望你喜欢……”那个“女孩”羞怯地低着头,她的声音让紫坽甝大为惊讶,这竟是一个穿了少女衣服的少年!

云瀚海的坏脾气忽然发作起来,她大吼道:“简直疯了!限你明天之内脱下来,不然我让你从我眼前永远消失!”

就在紫坽甝惊讶于如此美丽的云瀚海发起脾气来竟是如此可怕之时,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领着五个胖子和三个拿大棍的家伙耀武扬威而来,为首的少年看了那穿女孩衣服的少年一眼,大笑道:“你以为这样人家就会喜欢你了?滚!”

那少年不胜委屈,低头飞跑而去。

紫坽甝很熟悉这个领头的少年,他叫付玢飞,也是金城学堂三大法术高手之一,只不过此人成绩虽好但行为不端,拉帮结伙,欺男霸女,无人敢惹,如今已成为学堂里的一霸。

见他来到,紫坽甝倒吸了一口冷气。

付玢飞大模大样地走到手持书卷的云瀚海面前,“瀚海小姐,我喜欢你。”

云瀚海正在气头上,不等付玢飞说完便用手中的书卷指着付玢飞:“给我闭上你的鸟嘴!现在就给我滚!”

付玢飞对这话到毫不在乎,负着手站在云瀚海面前,“无论你今天同不同意,日后你就是我的了。”

云瀚海哪能忍受这话,身体向后一退,手中幻化出一道橙色光芒,瞬间幻化成一条闪耀着橙光的橙色绸带。

付玢飞显然也看出了她的意图,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想那些傻子一样任你打?”右手前伸,一根黄金棍应手而到,他身后的八个人也纷纷亮出兵器,准备一场恶战。

云瀚海先下手为强,全力施展出她最擅长的法术:碎舞倾城。一道耀眼的橙色光幕如晚霞一般照耀进而覆盖在她的身上,她轻移舞步,右手绸带舞出奇幻的花样,付玢飞九人连连进攻,都被她以优美但暗藏杀机的“舞姿”逼退回去,远远望去,云瀚海就如同九天仙子轻抒霓裳,破碎的光点在她身边纷纷而落,衬得她越发美丽动人。她根本不像在应对一场恶战,简直像一名舞者在簇拥下展示绝美的舞姿。

紫坽甝看呆了,竟忘了看见有人在学堂之内打架应去报告先生。

付玢飞见赢不了云瀚海,又急又恼,心一横黄金棍停在手中不再进攻,他自己则喃喃念其一端咒语。

“呜!”骤然间,空气中的黑色气体飞速汇聚到一起,爆发出耀眼的黑色和血色混杂的光芒,一个白森森的骷髅浴血而生,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口,向天长呼。

血色光芒萦绕在骷髅周围,骷髅抬起两只利爪,握紧了拳,一副要把谁都灭掉的样子,眼中闪烁着碧绿的邪光,张开口又是一声怒吼:“呵——”

云瀚海看见这个骷髅,脸色惨白,“复兴神功!你……你敢用三界禁用的法术!”

付费费冷冷看了她一眼,“现在这里除了你就是我的人,你想告我用三界禁用的法术根本无人给你证明,怎么样?现在投降还来得及。”那紫坽甝虽不是他的人,但付玢飞坚决不信紫坽甝这个胆小鬼敢作证。

“不!”云瀚海断然拒绝,手中幻化出幻符,轻念起一段咒语:“倾国冷艳不复来,夜半明月空采摘,孤花落尽无觅处,深围迎春向雪开。”覆盖在她身上的橙色光幕渐渐升高,化成一片橙色的轻云,又渐渐化作以湾蓝色的逝水。

“开!”云瀚海猛然挥舞绸带,一道碧蓝色光幕悄然无声地向付玢飞推去。

这是一种付玢飞、紫坽甝都不认识的法术,付玢飞显然也不知该怎样应对,见横推过来的光幕杀气不强,他调回在外线准备攻击对手的骷髅,欲破除光幕后来个乘胜追击。

骷髅的双手呈禽爪状,一手高举过头顶,另一手伸在胸前向光幕狠狠抓去,意欲将其抓碎。然而在它碰到光幕的那一刻,光幕却毫无征兆地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反击力,一举将骷髅笼罩在内,骷髅不甘示弱,身上爆发出耀眼的血光,一头撞向光幕欲突出围困。

不料,骷髅与光幕的实力相当,骷髅拼尽全力的那一撞虽将整个光幕摧毁自己也粉身碎骨,撞击带来的强大冲击力化为冲击波、气浪铺天盖地而来,将所有人震飞了出去。

紫坽甝离得最远,受的影响也最小,但气浪还是将她掀翻在地,她爬起来,看见云瀚海脸色苍白的扶着一棵树艰难地站起来。她的对面,付玢飞瘸着一条腿,紧走几步挪到她面前。

“站住!”云瀚海看样子相当痛苦,她弓着身子,指着付玢飞,二人的法术对撞后产生了无数美丽的光点,如流星,似彩云,飞扬四溢,照亮了本来阴暗的下午。

“你根本就是喜欢我!”付玢飞忽然嚷道,“除非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否则,以我的优秀,你不可能不接受我!我一定要追你一辈子!”

“我……杀了你……算了!”云瀚海又急又气,但她元气未复,不能再次出手,只能勉强用手指着对方。

付玢飞像得到了什么证据。这时,他的八个手下也已爬了起来,见状纷纷起哄:“对,你本来就喜欢付大哥!”

“你既然不喜欢付大哥,还能喜欢谁?说啊!”

“付大嫂,承认事实有那么难吗?啊?”

双方一时半会都没有了动手的能力,索性动嘴。

见云瀚海被欺负,紫坽甝的头脑忽然被一丝打抱不平的情绪闯入了,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她当时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然向十个人大喊了一声:“住口!她喜欢的是我!”

付玢飞、云瀚海等十人齐齐望向她,紫坽甝表情自然地走到云瀚海面前,抱住她的身体。“小海,你没事吧?”

付玢飞等人顿时哗然,“什么?云瀚海,你竟然……喜欢这个丑女?”

“不可能,紫坽甝,你凭什么说云瀚海喜欢的人是你啊?”

“是啊,你在撒谎吧?”

“你们两个差距那么大,怎么可能?”

“你们两个都是女人……”

紫坽甝看了一眼众人,她明白自己只有这么做了,她搂住云瀚海的脖子,轻轻亲了一下云瀚海那冰冷的红唇,然后转头看着付玢飞。“这下你信了吧?而且,我看见了你用三界禁用的法术,你以后要是再敢找小海麻烦,我就将此事告知三界。小海,我们走!”

付玢飞等人目瞪口呆,目视紫坽甝扶着云瀚海走远。

 

紫坽甝把云海海扶到一处小溪旁,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

“谢谢你救了我。”云瀚海拉着她的手,轻声道谢。

“没什么。”紫坽甝目光慌乱,不敢看云瀚海,“刚才……”

“你也许不知道,我是蓝宇国人。”云瀚海望着她,打断了她的话,“我的住所距离第二城邦很近。”

“那你……”紫坽甝忽然抬头望着她,欲言又止。

“你一定怀疑我是第二城邦的人了,其实我不是,我住在第四城邦。但我发誓,等我长大,一定到第三城邦去。”

“为什么?第三城邦是无爱之城,清规戒律赛过出家,你为什么要去那里?”紫坽甝觉得眼前这个人太不可思议了。

云瀚海轻叹一口气,“如果你看到了我的父母,你也会想去那里的。——你叫什么名字?”

“紫坽甝。”坽甝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转移话题,“你父母……”

“帮我个忙,好吗?”云瀚海闭上眼睛,疲惫地喘口气。

“什么忙啊?”

“假装成我的未婚妻。”云瀚海睁开眼睛望着她,“然后,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蓝宇国第二城邦的人。”

“为什么?那样人么会疏远你的!”紫坽甝提醒道。

“我没有其它办法了。”云瀚海黯然长叹,“我最恨男女之间的情爱。况且,你已经……”

紫坽甝沉思片刻,毅然答道:“那好,我答应你。”

 

自此之后,人们常常看见二人牵手而行,或讨论问题,或研习法术,或谈些心事。金城学堂上下一片哗然,一时间,云瀚海与紫坽甝的关系成了学子们茶余饭后议论纷纷的话题,二人也成为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当二人并肩走过人群,迎来一束束或是惊奇或是倍感不可思议的目光时,紫坽甝总有些窘迫,扯一扯云瀚海的衣袖,轻问:“这样好吗?”

云瀚海总会拉住她的手,投给众人一个不屑的目光:“看什么看?坽甝,我们走!”

 

凌髐蜭听到这里,微笑点头,脸上露出一抹轻笑,“真想不到,你们竟是这样相爱的。”

紫坽甝忽然摇头,“或许她那时已爱上了我,但我真正爱上她却是在那次遇险后。”

“遇险?”凌髐蜭望着她,神色十分好奇。

“那是那年的中秋节晚上,我们出门赏月……”紫坽甝娓娓道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