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31.夜水幽岚

2015-05-18

这时凌髐蜭第一次以如此空灵的心情欣赏自由之邦的夜。

瑰夜走了,这使她痛彻心扉,但心痛欲裂之后却有一种游丝般的轻松与释然,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或许,是爱瑰夜爱得太苦太累,无尽的追逐之后只能是毫无结局,无尽的付出之后只是看到目标更远。

月色朦胧,乾坤如一名身披轻纱的女子,让人迷恋,陶醉,伸手欲留住,却又茫然不知她在何方,低头轻叹,她却依然在你身边徘徊。

凌髐蜭走过映着月色幽光的小径,前方竟是一池清水,水,使她不知为何想起了血沉槥,那个夜晚,在林丞相府,她与血沉槥便是在湖水旁认识的。

血沉槥,这个名字不知为何在凌髐蜭听到的第一次就仿佛已占据了她心中最重的分量,一些模糊不清奇怪的记忆纷至沓来,毫无征兆。她真的怀疑,她与血沉槥在什么时候见过,而且她们之间,还发生过一些不寻常的事。

凌髐蜭不比“旱鸭子”蓝溯,她擅游泳,而且水性极好。看到月光下银波微漾的池水,她忍不住脱下外衣,只留一身粉色短裙,扑通一声跳入水中。

月夜的水透着丝丝凉意,温柔地冲走了她身上所有的燥热,清清凉凉的水如丝绸一般划过她如雪的肌肤,划过她如黑藻一般的长发。

就在她陶醉在水的清凉中时,一个影子忽然向她缓缓游来,凌髐蜭没有恐惧也没有防范,因为这个来者身上似乎有着某种自己魂牵梦萦的气息。

她停在那里,任凭来人游近,来人拉住了她的手,似乎是下水不久的原因,这手比她的温暖,那人握紧她的手,用力一拉,便将她拉在怀中。贴在自己咚咚急跳的心上。

第一次有人和她这么近接触,凌髐蜭如一只依人小鸟般靠在对方胸膛上,她无缘无故地希望时间停止,希望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这样抱她一生。

但那人还是抱着她游上了岸,在头露出水面的那一刻,她睁开了双眼,看着这个大胆到几乎对她轻薄的人。

血沉槥!

血沉槥一袭黑衣,衣服却因跃入水中而湿得紧紧贴在身上,显出她优美的曲线。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莲花香气,虽远不及凌髐蜭身上的玫瑰香气浓烈,却显出了一份别样的优雅。

“是你?”凌髐蜭微笑着望着她,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血沉槥亦是微笑,右手轻轻扶上凌髐蜭那最人心魄的面颊。这是个极为大胆的举动,凌髐蜭没料到她会这么做,竟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而血沉槥却若无其事地倒在了凌髐蜭的怀中。

“凌儿,你还记得那首诗吗?自古对雪恨别离,我道别离应有期……”

“春风一拂杨流动,冬雪终归化春雨。”凌髐蜭浑身一颤,仿佛一扇记忆之门被忽然打开了一样。

“重重叠叠复芬芳,岂用丹青费较量……”

“一片痴心何所以,五月怎及六月香。”凌髐蜭凭着直觉,两句诗脱口而出。

“回眸秋水花低首。”

“望空长眺月躲云。”

“你记得这是谁的诗吗?”

“华胥国圣主,殷溵。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首诗,它没能收录到她的诗集里。”

血沉槥低下头,苦笑了一声,“其实还有一个无法也知道,只是她死了。”

“你不喜欢她,因为她对感情不专一,而且最终死在了这一点上。你说她不配做蓝宇国的圣贤,她是个花心老鬼。你还说过殷溵,她也爱两个人,朝秦暮楚……”

血沉槥不等她说完,便用一种爱怜的目光望着她,轻轻抚摸着她娇美的面颊,“凌儿,你不也是如此吗?你在走她们的老路。你准备什么时候死呢?”她的手滑到凌髐蜭的颈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小巧的匕首。

凌髐蜭脸色大变,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你说什么?”忽然颈中一痛,血沉槥已在她颈上划出道伤口,鲜血流了出来。

“小槥,你这是干什么?”

血沉槥的目光顿时严厉起来,“我要杀了你!”

凌髐蜭大吃一惊,“你为什么要杀我?”

血沉槥的眼中顿时噙满了泪水,“一百年前的承诺你全忘了!你说过,你一生只爱我一个人,可现在呢?你对那个瑰夜……”

一百年前?凌髐蜭心中一颤,仔细地在头脑中搜寻,却宛如大雾中寻人,茫茫然看不到一丝踪迹。

“对不起,小槥,一百年前,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好吗?”凌髐蜭悲凉的声音中带着恳求。没想到这次血沉槥却怒不可遏,匕首一挥刺向了凌髐蜭的心脏,凌髐蜭没有躲避,她知道她的心脏已经不在了。

泪水如短线的珍珠一般在血沉槥眼中簌簌滑落,看着凌髐蜭被鲜血染成红色的衣衫,她又是心痛又是懊悔。

为了让她镇静下来,凌髐蜭紧紧将她抱在怀中,血沉槥大哭,用拳头捶着凌髐蜭的胸膛,“你这个大坏蛋,你为什么骗我?”

“小槥,对不起,我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就算你杀了我,我还是无法记起来一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凌髐蜭看着血沉槥如此伤心,简直比让小槥再刺她十刀更让她痛苦,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小槥,如果你觉得我欺骗了你,你就动手杀了我吧。”

血沉槥忽然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凌髐蜭流着泪点了点头。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以你的法力,这,这根本不可能!”血沉槥无法相信。

“瑰夜拿走了我的心脏,还要我……无法面对你。”凌髐蜭幽幽地说。

“这么说,你和她,或者说她对你……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血沉槥脸都白了。

凌髐蜭点点头,“我本想一死了之,可是,最后还是有人救了我。”

血沉槥望着她,惊呆了。

“不……这不可能!”血沉槥喃喃地说,双眼发直,“你……你为什么不反抗?”

“我……”我爱她,怎么会反抗。凌髐蜭望着血沉槥,话却说不出口。

“你……”血沉槥痛苦已极,抱头大叫一声:“怎么会这样!”便疯了一般逃离了。

凌髐蜭想叫住她,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她消失在远处。

“邦主,你要是再不关心一下自己,恐怕你的血要流干了。”忽然一个如黄莺清唱一般的声音响起来,凌髐蜭转过身,一位紫衣女子——紫坽甝正婷婷立于月下。

“坽甝?”紫坽甝的出现大出凌髐蜭的意料之外。

紫坽甝走到凌髐蜭身边,拉起她的手,“你伤得那么重,我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想起血沉槥刚才的表现,凌髐蜭忽然一阵心痛,“小槥,她……她不会有事吧?坽甝,小槥……”

紫坽甝微笑了,“我敢保证不会。”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