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26.瑰夜的别离

2015-05-09

凌髐蜭从林府搬入了自由之邦,她想在邦中给蓝溯和晓嘿安排职位,被蓝溯婉言谢绝了,他对凌髐蜭的帮助是无私的,他不想欠凌髐蜭什么,更不愿让凌髐蜭去照顾他。

老乞丐自从圣界大会之后便没了踪影,蓝溯与晓嘿此刻正默然走在自由之邦返回客栈的路上,冷不防背后一个声音大喊:“等一下!”

蓝溯与晓嘿一起回头,是明涟!

“姑娘,你怎么来了?”乐晓嘿首先热情地迎了上去。“你怎么来的?”

“铁蜭好几天不见人影,我有点急,怕她出什么危险,就冒险去‘鬼塔’看看,不料突然出现一个五色通道,我一时好奇,进去看看,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多亏一位好心的大哥收留了我。”明涟如实回答。

“好心的大哥?他叫什么名字啊?”乐晓嘿生性好奇,忍不住问。

“金漪然。”明涟回答。

蓝溯也走到了明涟面前,“来了也好,不过,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中的铁蜭已变成了这个世界中的凌髐蜭。以后不要再提铁蜭这个名字了。”

明涟虽有不解,可还是点了点头。

“朋友见一面不容易,先填填肚子再说!走!我们三个去饭馆吃一顿!我请客!”豪爽的乐晓嘿一拍胸脯,那副滑稽的样子把明涟和蓝溯都逗笑了。

 

不远处的郊外。

瑰夜神色落寞,她的身边站着蓝衣男子,那个被称作遥记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她那么优秀?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爱上她?血沉槥,我恨死这个女人了!我要髐蜭忘了她!”瑰夜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一百年前,就是因为她髐蜭才死的!可是,髐蜭,髐蜭却一点也不恨这个一百年前亲手杀了她的人!”

遥记兴味索然地看着远方,“我这神仙是当对了!无情无义多好,多轻松!瑰夜仙子,我说句实话,要是我像你感情这么丰富,我早就累死了。”

瑰夜冷冷地回答:“我不是想听你在这说当神仙的好处,我是要你给出让髐蜭忘记那个血沉槥的办法!”

“说简单也简单,你只要挖出凌髐蜭的心就可以了。”遥记一提有关法术的事情就来了兴趣,“通常,人的智慧储藏在脑中,而人的感情储藏在心中,挖去了人的心,人与感情有关的一切都会失去,这就容易解释为什么有的人失了忆却没忘记学过的本领,没丧失学东西的能力,而只是忘掉了和自己熟悉的人,因为这个人受损伤的是心而不是脑。”

“可是,心是六阳之首,挖去了一个人的心,这个人还能活吗?”瑰夜十分担心。

“一般人是不能的,但凌髐蜭应该例外,因为这个人的所有法力、武器都储存在灵魂——也就是元神里,所以她的力量不会随着转世而减少。以她的法力,少了一两个器官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且,你也正需要一个心啊!”

“你知道了有关于我的一切?”瑰夜有些震惊。

“查到的。”遥记有些得意,“以云宫暗哨的能力,有什么查不到的?”

瑰夜咬了咬牙,狠下心来,“好,她不仁,我就不义。”

 

离开遥记后,瑰夜去了一家酒馆。

深夜。

瑰夜一身酒气,踉踉跄跄地走回了自由之邦,她一点也没有醉,但却希望自己已是烂醉如泥。

她走向了凌髐蜭的房间,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凌髐蜭刚刚休息,瑰夜盯着这蜷缩在粉色纱被中的魅影,心中的怨恨无限升腾。你辜负我两世,看我怎么回报你!

她扑向了床上的凌髐蜭,髐蜭被吓醒了,一看是瑰夜又吓了一跳,“瑰儿,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说!你爱不爱我?”瑰夜只是问。

“我当然爱你。”凌髐蜭恳切地说。

“爱我就该把你的一切给我!”瑰夜蛮横地抱住凌髐蜭。

“可是,我们还没成亲,你……你不能这样!”凌髐蜭恳求着。瑰夜哪里肯听,她执意要占有眼前的凌髐蜭。

凌髐蜭拗不过她,只得半推半就。楚梦云雨之后,瑰夜将髐蜭抱在怀里,反手抽出一柄早已藏好的雕着萱草的匕首。将匕首的尖对准了凌髐蜭的胸口。

“瑰儿,你……”凌髐蜭吃惊不浅,“你要杀了我吗?”

“杀你?我怎么会舍得杀你?”瑰夜邪邪地笑着,将匕首慢慢刺入凌髐蜭的胸膛,似乎生怕髐蜭不够痛。在匕首全部刺入凌髐蜭体内时瑰夜握住匕首的柄向下一拉,凌髐蜭的胸膛被硬生生划了个很长很深的口子。

“很痛吧?”瑰夜报复似的看着怀中的凌髐蜭,“不要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不会可怜你的!”她说完毫无顾忌地将手伸到凌髐蜭的伤口中,完全没有顾及疼痛难忍的凌髐蜭几乎昏了过去。

瑰夜再次把手伸出来时,她的手中已多了一个血红色的还在跳动的东西——髐蜭的心脏。

瑰夜张开口,一口吞下了那颗心脏。

“瑰儿,你现在是不是好受些了?”凌髐蜭脸色苍白,但在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瑰夜忽然发现眼前的人有些猜不透。

“你忘了一百年前了?”凌髐蜭夺下瑰夜手中的匕首,把瑰夜抱进自己的怀里,她的鲜血流出了不少,但她并没有包扎伤口的心思。

“一百年前,你还记得一百年前!”吃惊的这回换成了瑰夜。

“是啊,一百年前,你因为爱我才救我,可是我却没能给你什么。”凌髐蜭温柔的抚摸着瑰夜的黑发,不错,她是记起了一百年前,可是那是一些仅仅关于瑰夜的,却还是大致的片段,其他的,她还是没能想起。

“可是,一百年后,你同样要辜负我!”瑰夜恨恨的给了凌髐蜭一拳。

“我没有。这一切都是你的过于敏感。”凌髐蜭解释。

“或许是我怕失去你。可是,你故意输给血沉槥又封血沉槥为赢月酋长这两件事你如何解释?”瑰夜不依不饶。

“我……”

“你放不下她!”瑰夜险些哭出来。

“瑰儿,你不要误会,毕竟我遇见你在先,如果你真的在意这件事,我现在立刻去和小槥说清楚。”凌髐蜭说着放开瑰夜就要出门。

“回来!”瑰夜一把将凌髐蜭拉回到床上,“你这样出去会吓死人的!”

凌髐蜭看了看自己,不禁笑了,浑身是血,胸膛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连肋骨都露在外面,就算自己美得绝世独立,这个样子也足以把人吓出病来。

瑰夜迟疑了片刻,还是痛苦地说出了这句话:“髐蜭,我们不要在一起了,好吗?”

“为什么?”上一刻还在笑的凌髐蜭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因为,因为你最爱的是血沉槥。一百年前,她为了国家亲手杀了你你还支持她。一百年后,你一见到她就爱上了她,不但故意输给她,还封她做赢月酋长,职位远在我之上。凌髐蜭,你爱我,但你最爱的却不是我!”瑰夜也哭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说完飞跑出门。

“瑰儿!”凌髐蜭的呼唤被瑰夜抛在了身后。

瑰儿,你既然要抛弃我,为什么还要占有我?你的目的,不过是想让我无法面对小槥,得不到她,再失去你,让我痛苦,以此来惩罚我,惩罚我前世和今生对你的亏欠。

凌髐蜭倚在床上,闭上了双眼,任伤口血流如注,也不去包扎。

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许久,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瑰夜静静走了进来。

她看见了憔悴的凌髐蜭。

那可怜的样子让她心疼的凌髐蜭。

瑰夜再也忍不住走上去,在凌髐蜭绝美的面颊上轻轻一吻,含着泪嗔怪道:“你这个傻瓜。不知道爱惜自己的傻瓜。你以为我会让你忘了小槥一了百了吗?你太天真了。”

瑰夜一口吐出已经吞下去的凌髐蜭的心脏,安放在凌髐蜭的胸膛里,之后手心轻轻蕴起一道玫红色光,慢慢把这道光注入到凌髐蜭体内,待这道光输完,凌髐蜭身上的伤口已完全恢复,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趁凌髐蜭没有醒,瑰夜悄悄离开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