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25.自由邦主

2015-05-09

“快起来!”凌髐蜭忙服气四圣,心中却为刚才那奇怪的感觉暗暗吃惊。自己心中仿佛隐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记忆,而这记忆,竟是可以在不经意间自动打开和关闭的。

“谢邦主!”四人站起来。林丞相也步下观武台,走到凌髐蜭面前:“髐蜭的本事不一般啊!好!不愧是我的女儿!”

“义父过奖了。”凌髐蜭深施一礼。

“哪里,髐蜭啊,你当了邦主,日后务必勤于政事,广纳谏言,明白吗?”

“谨遵义父教诲。”凌髐蜭又施一礼,林丞相觉得自己义务已尽,走回观武台。

风文笑、徐雅青、吴欣颂、慕容孤云此刻的神情十分复杂,邦主已经找到,为今只有邦主的“左膀右臂”赢月、摘星两位酋长悬而未决,按常理,这两位酋长是要在地位仅次于三位酋长(邦主亲任胜日酋长,而三位酋长必须等到邦主确定之后才能选出)的四圣中选拔的。这就使四圣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多年来四人在邦中的地位本是平等的,然而这一次必然会有两个人凌驾于其他两人之上,那其他两人心中一定极不平衡,闹不好便会因此事起争端。

四人中,风文笑、徐雅青德高望重,赢月、摘星该非他们莫属。可吴欣颂的随机应变,慕容孤云的卓绝轻功又是这二人不能比的,况且徐雅青脾气火爆易冲动,遇事鲁莽,其余三人自然认为他不适合做三酋长之一,而若想从吴欣颂和慕容孤云之中选出一个,还的确难选,二人各有千秋,难分上下,彼此都不服气,选不好便有起内讧的可能。

看来这自由邦主还真不好当,一上任便面临着难题。

四圣望着凌髐蜭,眼角的余光却对身边的同伴充满了敌意。

凌髐蜭向他们点头一笑,缓缓走到了随心阁的观武台前,轻轻叫了声“小槥”,血沉槥听见声音,连忙从观武台最后来到了台前。

“小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做自由之邦的赢月酋长。”

这不高的声音使随心阁的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一个陷阱还是一个馅饼?随心阁自古以来便与一言堂不和,自由之邦这个中间派正是双方争取的对象,而它又极甘心维持三派的平衡,既不偏向于随心阁,又不偏向于一言堂。可如今,自由邦主竟主动邀请随心阁的人去自由之邦做官,并且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赢月酋长,这等于公开表明,自由之邦将在日后与随心阁站在一起。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喜讯,随心阁的人显得受宠若惊,不知所措,血沉槥望着凌髐蜭的目光有些慌乱,“这个……我做不了主,我问一下我的师傅可以吗?”

凌髐蜭微笑点头,鼓励小槥勇敢去问,血沉槥跑向一个美貌妇人,二人说了些什么,血沉槥不久跑了回来,因为过分激动,脸有些红,她望着凌髐蜭的眼睛,“我答应你。”

“好样的,小槥。”凌髐蜭拉着小槥的手走到比武台上,又招手示意瑰夜也过来。

在瑰夜踏上比武台之后,凌髐蜭同样征询了她的意见:“瑰儿,你愿意做自由之邦的摘星酋长吗?”

瑰夜点点头,“我愿意。”

凌髐蜭以赞许的微笑回答了她,然后提高了声音:“大家听着,从今以后,我就是自由之邦的胜日酋长,血沉槥、瑰夜分别为邦中赢月、摘星二位酋长,自由之邦日后‘三光并耀,四圣同心’!”

这个消息对四圣及一言堂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好在风文笑见多识广,在凌髐蜭说完之后,他没忘记带着自由之邦弟兄喊了一遍“三光并耀,四圣同心”。

因为自由之邦的邦主是“打”出来的,因此一做邦主便在四圣心中牢牢树立了威信,邦主之令四圣不敢有丝毫异议,然而此时四圣的心中还是极为不满,一来凌髐蜭的决定破坏了三派的平衡,二来血沉槥、瑰夜两个圣界的无名小卒凌驾于他们之上,他们心中着实过意不去。一言堂的人更是脸色阴沉,思索着该如何面对日后的种种危机。与之相反,在与一言堂斗争中一直略处下风的随心阁倒欢欣鼓舞,仿佛明天他们就要灭掉一言堂一般。

此后的法术比赛,因为自由之邦与随心阁的特殊关系,竟连一言堂也不敢贸然向随心阁挑战,法术比赛以随心阁血沉槥胜出夺得圣界守护者之位告终,一言堂的人悻悻而去,林丞相却喜上眉梢,如果自由之邦与随心阁结盟,他收服的将是两个组织,这对他有利无害。

 

荒郊野外一座华丽的府邸。

少年王侯躺在床上看一本法术书,太监又来报:“太子,大王来了。”

“父皇。”少年王侯一如既往地起身相迎。

“孽儿,圣界大会你去过了?”中年富商走到他身前。

“去过了。”少年王侯的语气中含了不知多大的苦闷和仇恨。

“孽儿,你怎么了?不就是田边用了个‘雪游曲’髐蜭又用了个不灭剑诀的第十层吗?”中年富商安慰道。

“父皇,儿臣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少年王侯忽然间血泪盈襟,“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没有希望了,以无法教主的金声玉振髐蜭的瑰意琦行也不过落得个如此下场,儿臣本是一斗筲之人,只怕黄沙盖顶已算奢求……”

“孽儿住嘴!”中年富商连忙喝住,“不许瞎说!你身为太子,金口玉言,必须注意你的言行!倘若一语成戳,则悔之晚矣!”

少年王侯忧伤的叹口气,跪了下来,“儿臣知错。”

“水晶小剑绝令是你给髐蜭的吗?”中年富商这次并没有让儿子起来。

“是。儿臣已练成了不灭剑诀第九层,就把这剑给了凌髐蜭,可没想到凌髐蜭将它与自己的灵魂合在了一起,等于这剑被她储存在了灵魂中,无论她转多少世,这剑都会陪着她。”少年王侯失落地回答。

“孽儿,你是不是想夺回这把剑?”

“没有。”少年王侯连忙否认。

“没有就好。起来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