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24.向败者挑战

2015-05-09

望着凌髐蜭的身影,风文笑与其余三人略一商议,“四圣”一起来到了林丞相面前:“丞相,我自由之邦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林丞相也不知他们有什么事相求,竟四人来亲自请求。自由之邦之人行事略显傲慢,像今天的这种情况极为少见。

“请凌髐蜭大人再接受我们四圣的一次挑战。”风文笑表情凝重地说。

“哦?”林丞相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凌髐蜭,不知这四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法术比赛一般都是台下之人向胜者挑战,哪来的向败者挑战之理?

“请丞相允许!”四人见林丞相迟疑不决,再次请求。

林丞相只得一挥手,“好,珷儿,你跟他们比一场。”

“是!”凌髐蜭心存怀疑地看了四圣一眼,重新走到台上。

四圣已摆好阵势,凌髐蜭刚刚走上来,四人二话不说便出手相攻,感受到对方强大的攻击力,凌髐蜭身影一闪巧妙冲出了四人的包围。

四人中,风文笑老谋深算,法力高深。徐雅青天生神力,招式稳中带凶。吴欣颂招式巧妙,出其不意。慕容孤云轻功卓绝,凭速度取胜。四人可谓各有千秋,难分上下。尤其是四人组合起来的“四圣阵”更加难以对付,一言堂主花倾湘就曾败在这“四圣阵”手下,刚刚与犬戎人对打时,由于犬戎人抢先使用了幻术阵,导致四人的“四圣阵”未来得及使出。这次对阵凌髐蜭,他们必会使用这阵法。虽然凌髐蜭打败了犬戎人,但在场众人对她是否能战胜这“四圣阵”还是没有多大把握。

见凌髐蜭突出包围,轻功较好的吴欣颂和慕容孤云迅速移动至凌髐蜭身后,重新形成一个包围圈。

一道褐色光在“四圣”之中绽开,将凌髐蜭笼罩在攻击范围内,与此同时,凌髐蜭一挥手中水晶小剑,一道粉红色光迅速隔开了褐色光,使自己的主人处于粉红色光的保护之中,风文笑、徐雅青、吴欣颂、慕容孤云相继发动了第一次攻击,只见四道不同形状的褐色光殊途同归,带着横扫千军、所向披靡之力,同时向凌髐蜭一个点展开攻击。

官府的人忍不住惊呼一声,这四道光芒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凌髐蜭能接住吗?

凌髐蜭情知对方来势凶猛,手中水晶小剑幻化出一个粉色光镜,在四道褐色光在空中汇合欲向自己扑下来时将镜子对准了汇合点。顿时,受到反射的四道光由合而分,逆着原来的光路打向了它们的四个主人。

“四圣”措手不及,他们的这一招屡试不爽,还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虽然明知是自己的法术,可“四圣”谁也不敢硬接这四道光,谁知它们被反射后的威力增加了多少?

四人迅速越开,四道褐色光线绕开比武台与大地相接触,四声巨响传来,四道光发生了剧烈爆炸,连大地也被震得抖了一抖,冲击波、烟尘、气浪四散,地上骤然出现四个深坑,旁边的比武台险些被夷为平地。

在场众人一片惊讶之声,官府的人则面有喜色,这一次,凌髐蜭明显占了上风,所有人都惊叹她所用法术的巧妙。

趁四圣的阵法被冲乱之时,凌髐蜭开始了反攻,随着她优美的咒语吟唱声,一道彩虹横跨天穹,天越来越晴,东方出现了朝霞,一层如酒的浓雾飘洒在整个比武场,天空中五色流岚流转纷飞。

“真漂亮啊!”乐晓嘿忍不住赞叹,这么奇特美丽的自然现象确实难得一见。蓝溯却眉头一皱,这种控制自然现象的法术极其高深,三界之中也只有为数极少的人能练成,这凌髐蜭究竟有什么背景?仅仅像明涟和周绪所说的是一个侠士的女儿?

“四圣”相互望了一眼,准备发动第二次进攻。此时,凌髐蜭的剑上忽然爆发出一道粉色强光,直冲天穹,天空中的彩虹、朝霞、浓雾、流岚瞬间全被染成了粉红色,天地仿佛被笼罩在了一个粉色光罩内。

“四圣”发起了第二次攻击,然而,他们很快发现,在这个环境下,只要他们一使用法术,法术的全部力量便会被粉色光罩吸收。而且,他们四人相互产生了极大的斥力,根本无法用法术摆成“四圣阵”。

“四圣”神色一变,他们谁也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法术。然而,他们并不甘心就此认输,风文笑向其他三人一使眼色,四人周身发出褐色光,将粉光强行隔开,四道分别呈黄、绿、靛、红的光从四人兵器上飞出,以不同的速度向凌髐蜭进攻。

凌髐蜭的水晶小剑顿时散发出耀眼的粉红色强光,在剑上一连飞出粉色、黑色、蓝色三道光,另一道水晶光芒从凌髐蜭持剑的手的手心中飞出,迎上“四圣”的四道光线。粉色、黑色、蓝色三个剑影同时在一把水晶小剑上跃动,那样子活像三把剑共用了一个剑柄。

八道强光相碰,爆炸产生的破空声响彻云霄,强大的冲击波和气浪席卷整个赛场,空气剧烈震动,“四圣”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震飞了出去,飞出几丈后摔倒在地。

空中,绿、黄、靛、红、粉、蓝、黑、水晶八色光电纷纷而落,宛若彩云流星洒落凡间,凌髐蜭静静站在这陨落的光点中,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那绝美的意境把在场众人都看呆了。

四圣知道不是对手,脸上呈现出敬佩的神色,徐雅青一爬起来就险些给凌髐蜭下跪,多亏旁边的风文笑一把拉住了他。

直到其他三人的情绪平静下来,风文笑才不慌不忙地走到凌髐蜭面前,深施一礼:“大人法力高深,我等佩服。不过,我四人向大人挑战的不仅是法力,还有机缘。”

全场大哗,人们交头接耳,机缘?!机缘怎么挑战?

风文笑无视众人的舆论,平静地从袖中取出一个华美布袋,上面用丝线绣着精致的符文图案,“大人,这是自由之邦的镇邦之宝日月神袋,如果大人能说出它的咒语让它开启,我们四圣甘心认输。”

全场忍不住再次交头接耳,忽然一个声音喊起来:“这不公平!你们镇邦之宝的咒语,只有你们知道,这位凌髐蜭大人岂能了解?”顺着声音望去,凌髐蜭脸色微变,又是那个紫衣少年。众人也颇为不解,他到底站在哪方立场上?

风文笑看了他一眼,朗声说道:“实不相瞒,这宝物的咒语我们自由之邦中也无人知道。(全场一片惊讶之声)只因我们第一任邦主过世的早,并未来得及选定继承人,因此将邦中事务托付我们兄弟四人打理,并留下这日月神袋,声称日后若有打胜我们兄弟‘四圣阵’并让日月神袋开启之人,便是自由之邦第二任邦主,凌髐蜭大人已胜了我兄弟四人的阵法,若再能打开此袋,自由之邦甘愿由她统领。”(全场再次哗然)

林丞相及其手下一听此言,都喜形于色,凌髐蜭是林丞相的义女,若当了自由之邦的邦主,这圣界三大派别之一的自由之邦岂不成了官府的吗?官府众人齐向凌髐蜭投去希望的目光。

凌髐蜭显然也切身感受到了这份冲动,她表情严肃地走到风文笑面前,接过这日月神袋,拿在手中细细观察。

对于这咒语,她心知自己并不知道,但是否可以暗暗用法力破解封住它的咒语并瞒过众人眼球,用一个假“咒语”打开它呢?

思索还未停止,凌髐蜭的心忽然“噗咚”急跳起来,根本控制不住,头脑中仿佛发生了一场地震被裂开一个深渊一样,思路再也连接不上,而“深渊”中忽然涌出的一股思潮却弥漫开来,淹没了思路,控制了她的整个思想。

“我本善良,怎想世道不允,我本仁慈,奈何苍天不许。”

这是第一句咒语。

“我恨你一辈子,我一生都不会原谅你。”

第二句咒语。

“你绝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改过自新吧,否则总有一天,你会因你的罪过而死,并因此入地狱或是这个人间,希望你努力争取,还是入地狱为妙。”第三句咒语。

仿佛被人控制了一般,凌髐蜭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思想准备,头脑中的一切思考似乎完全停止了。

话音刚落,神袋“噗”地一声,喷出一股烟雾,然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袋口大开,扁扁地躺在凌髐蜭手里。

与此同时,“四圣”一起跪在了凌髐蜭面前:“叩见邦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