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22.盛会风波

2015-05-03

圣界大会的会场选在一处较风凉的高处,会场正中是一个大比武台,不远处是官府以及圣界的三大组织:自由之邦、一言堂、随心阁的观武台。而正对比武台的却是平民百姓站着观看的空场。蓝溯、乐晓嘿和老乞丐挤到空场的最前面,以便看得更清楚。

大会开始,东道主官府的林丞相在观武台上站起来,拱手道:“各位,下官有礼了。”

正在此时,忽然一声怪叫传来:“丞相不必多礼,我也不稀罕。”话到人到,四个犬戎人打扮的汉子跃上了比武台。人群中有认得这伙犬戎人的,便在下面叽叽喳喳起来,这伙人中为首的姓田,因为家住得离庄稼地近,就取了个名叫田边,田边和他的这伙狐朋狗友平日专门以无事生非为正业,人们见了避之都唯恐不及。此次这帮人来到圣界大会,必然没安好心。

田边叽里呱啦地放了几句犬戎屁,小三角眼一眯,粗脖子一晃,那形象的样子叫人瞬间就明白什么叫出足了洋相。只听他手下一个干瘦且一脸巴结表情的随从翻译道:“田边大人说了,你们这些家伙争夺圣界守护者之位,是病夫打架,今天我们大人来看看你们这些病夫有什么能耐!”

田边大嘴一咧,点了点头,随手向老乞丐一指,“你,过来!”

“大爷饶命,小的不会打架!”老乞丐似乎求生心切,也不顾大庭广众,跪下就磕开了头,“大爷,您就饶了小的这条贱命吧!”

众人神色微变,都觉得这人实在太给大家丢脸了。

“饶你?可以。”田边用并不流利的语言回答,他旁边一个汉子走下去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把老乞丐抓到台上,田边两腿叉开,腰带一撩,“从这里,钻过去!”

老乞丐吓得瑟瑟发抖,颤颤巍巍地一步一步向前爬,一个汉子嫌他太慢,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他妈的给我快点!”

不知是他太过用力还是老乞丐太过无能,这一脚使老乞丐的速度明显快了,老乞丐被一脚踢飞,从田边胯下飞了出去,摔倒台下,口鼻出血。哼哼呀呀地呻吟起来。

然而即使这样,那几个犬戎人还不肯轻易饶他,一个汉子把他提上来,揪住他的头发,将他在台上碰了七八个响头,口中还骂不绝声:“这是人打畜生,知道不?呸!你还配做畜生?”

“不配,不配。大爷饶命,饶了我让我干什么都行。”老乞丐有气无力地求饶。

“呸!你说你这懦夫、贱民、人渣活着有什么意思?老子送你去见阎君得了!”另一个汉子对着老乞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随后捏着老乞丐的脖子向上提起,老乞丐足不着地,又无法呼吸,手脚乱舞,脸色青紫,眼看就要毙命。

虽然这老乞丐给众人丢了脸,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四个犬戎人这么放肆也使群情激愤,五个官兵首先跑了过来:“不许伤人性命!”

“去你的!少管爷的闲事!”刚才充当翻译的瘦小汉子一挥衣袖,不知他用了什么法术还是扔出了什么暗器,五个官兵面前忽然发生了一次爆炸,可怜五个官兵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炸翻在地,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住手!”蓝溯可看不惯了,流云双钩一挥,一招“流星赶月”劈向抓住老乞丐的汉子,那汉子一惊之下手一松,老乞丐摔倒在地,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总算恢复了几分体力。

蓝溯本以为这些犬戎人只是几个流氓混子,以自己的实力教训他们绰绰有余,然而当他劈向那抓老乞丐的汉子时,那汉子松开老乞丐的一瞬间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对双节棍,全力迎上蓝溯这闪电般的一击。

“叮!”流云双钩与双节棍相碰,蓝溯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向自己,超越了自己的承受极限,心中猛然一惊,本能地向后飘开五步。

“蓝哥,小心啊!”连乐晓嘿也看出了他不是对手。此刻,自然有人要“拔刀相助”了,只听一声:“犬戎贼休得放肆!老娘来也!”一个女子的身影飘在了蓝溯身边。

四个犬戎人的目光立刻变成了色眯眯的痴迷,他们争先恐后地大叫:“美女!这美女简直是王昭君重生啊!太漂亮了!”

“昭君妹妹,你好漂亮啊!”田边色心一起,忍不住手脚不老实起来。

女子狠狠白了他一眼:“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以你们这副嘴脸,还是回家占你们亲娘便宜去吧!”

此言一出,全场绝倒。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言堂堂主花倾湘,乐晓嘿意见心里一喜,花倾湘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既有优雅从容的一面,又有泼辣率真的一面,骂街功夫尤为惊人。相传她曾一天之内骂败五个泼妇,从此登上了泼妇排行榜的榜首。乐晓嘿知道,花倾湘一来,这几个犬戎人在嘴上是注定赚不到便宜的。这样蓝溯至少在声势上能占优势。

这四个犬戎人似乎嘴上功夫并不怎么样,花倾湘仅用刚才几句话就把这四个人气得干翻白眼,就如同被网住的鱼。四个犬戎人一齐怪叫起来:“气死我了!不识好歹!上!”

“以四对二,不公平吧?”忽然,四个男子闪电般来到四个犬戎人面前,为首的衣着朴素,四十来岁,那样子活像个农夫,但他眼眸中深奥的光辉却并非一般农夫可以拥有。第二个长得五大三粗,剃了光头,肌肉如钢板一般结实,背后负的大战斧更表明这不是个好惹的主。第三个又矮又瘦,乱发下藏着一张玩世不恭的面孔,一双眼睛像贼一般四处张望。最后一个是身姿飘逸的白衣男子。

“自由之邦的四圣来了!”有人惊呼,还有人幸灾乐祸地小声说:“有好戏看了!”

“报上名来!田边爷爷不打无名之鬼!”田边瓮声瓮气地叫道。

“你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一言堂花倾湘!”

“田边小人听着!我们是自由之邦的四圣,此乃我大哥风文笑,你爷爷我叫徐雅青,这是我三弟吴欣颂,这是我四弟慕容孤云。”背负战斧的光头汉子响亮地回答。

“我叫蓝溯,表字啸烟。田边小人你别太过分了!”

“哼哼!”田边一声冷笑,“弟兄们给我上!教训这帮不知深浅的东西!”

“是!”他手下三人一拥而上,迫不及待地抢先出手,“四圣”、花倾湘、蓝溯举兵器迎了上去,十个人的法术碰在一起,一道火光直冲天穹,冲击波和气浪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无数桌椅刹那间被掀翻,有些法力低微的人当场被震飞了出去,乐晓嘿因为所处地势特殊,“幸免于难”。

这几个犬戎人的法术武功确实不弱,所有人都低估了他们,蓝溯等人以六对四虽占了些微小的上风,可始终奈何不了这四个犬戎人,见此情景,田边忍不住叫嚣:“哼!我听说圣界法力最高的也不过自由之邦的四圣和一言堂主花倾湘,现在这些人加上个蓝溯才勉强同我们打个平,你们说圣界之人不是病夫还是什么?”

“四圣”、花倾湘五人一听此言愤怒之至,蓝溯虽初到圣界,但对这几个犬戎人的做法极为不满。六人忍不住异口同声地大喊:“我跟你们拼了!”

田边四人一使眼色,迅速摸出四道符文滴上自己的鲜血,分别抛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每道符文各占据一方,停在空中围成一个正方形。

“四圣”、花倾湘对田边四人的这个举动丝毫不解,蓝溯身为蓝宇县令,见多识广,他大叫一声:“不好,快撤!”在符文上弥漫血色的一瞬间身体腾空,从四道符文上方跃了出去。

他一落地,乐晓嘿就奔上前:“蓝哥,你没事吧?”

蓝溯摇摇头,看着被困在四道符文中的五个人,险险地叹了口气。

四个犬戎人早已撤出符文之外,而符文控制范围内的五个人忽然瞪大了双眼,对自己的战友拔刀相向,打得不可开交。

“快!去把他们拉开!”林丞相指挥手下兵将,几个兵将冲到符文前面,被蓝溯一把拉住。“住手!这是幻术阵,只要你们一靠近那四道符咒便会陷入其中,神志不清!他们五个势均力敌,你们若进去不是找死吗?”

“唉!想不到这穷乡僻壤还有个识货的!”四个犬戎人用一种嘲弄的目光望着蓝溯。

“那如何才能破解这阵法?”那些兵将急问。

“这……”蓝溯一时语塞,这是个威力极大的幻术阵,名叫“雪游曲”,是战天神教第五位教主、蓝宇国的第四位圣主无法所创,其威力超过了当时顶尖的法术八拳战天诀和幽梦影,创编之后无法将其作为礼物送给她的宠妃冰游,但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后来冰游为夺取政权联合其父冰凝、冰凝同党陈稳、正国国君郑烟海用这个阵杀了她,无法死后,冰游非常后悔,抱着无法的尸体痛哭了一天一夜,说:“江山可再得,唯佳人难在。”(此语载于《蓝宇国史•无法本纪》)悔恨的泪水和对无法的爱浸入了大阵里,就在冰游抱着无法大哭之时,闻讯赶来的薛孽到了,一见冰游杀了无法登时大怒,跟冰游拼开了命,冰游用雪游曲和幽梦影两套法术将薛孽打得大败而逃。

薛孽失败之后好不甘心,决心创出一套法术对付幽梦影和雪游曲,因为幽梦影的法术载体是美,雪游曲的法术载体是爱,因此这个对付这两种法术的新法术的载体必须是与美和爱相生相克之情感,薛孽选择了痛苦和仇恨作为这个载体,创编了另一套法术:不灭剑诀。由于薛孽、无法等人所处的特殊时代及当时得天独厚的条件,致使后人的造诣极少有赶得上二人的,导致时至今日破解雪游曲阵法的方法只有一种:使用不灭剑诀。

但是,且不说不灭剑诀在三界法术禁用谱上那榜首的排名,单说施展此剑诀必须的涵宇神剑和会这门法术的人就无处可寻。说了不等于白说?

“不知道了吧?”四个犬戎人奸笑道,“这姓蓝的小子肉皮痒痒了,咱哥几个给他挠挠!”

“别过来!”蓝溯知道自己不是四个犬戎人的对手,见他们凶神恶煞般的逼近自己他只有拼命后退。

“想跑?你能往哪跑?弟兄们!上!”田边大手一挥。

“敢在朝廷的地盘上撒野,你们活到头了吧?”一个美妙的声音传来,粉红色的衣裙飞舞,一个动人的身姿在微风中缓缓而降,轻轻落在四个犬戎人面前。

“髐蜭!”蓝溯惊呼一声。

四个犬戎人互望了一眼,“传说中的杨贵妃真有其人啊!小美人儿,你来干什么?”

“教训你们这帮恶人!”

“杨贵妃,我说你也太自不量力了。”犬戎人向来好色如命,田边眯着一双迷恋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想对凌髐蜭动手动脚。

凌髐蜭足尖一点向后退去,握紧了袖中的剑柄,四个犬戎人扑了上来,围住了她。

一道粉红色光芒瞬间绽开,凌髐蜭握着散发粉色光芒的水晶小剑指向田边,与此同时,周围温度渐渐上升,达到了一种极为怡人的状态。在凌髐蜭的周围,大片粉色的玫瑰出现在幻影中,娇艳地绽放。

田边知道大事不好,长刀带着一道棕光劈向凌髐蜭,凌髐蜭的水晶小剑带着一缕柔和的粉色光,全力迎上。

“嘭!”棕光与粉光相碰,立刻发生了剧烈爆炸,刺眼的光亮一闪,两道光同时破碎,霞光异彩漫天飞舞,如梦似幻,如云似雾。冲击波和气浪伴着巨响,震得山摇地动。

凌髐蜭丝毫未动,田边四人却一声惨叫被震飞了出去,有摔了个四脚朝天的,有摔了个嘴啃地的,有身体撞在墙上的,有干脆来了个倒栽葱的,一个个龇牙咧嘴,丑态百出。

几乎是同时,凌髐蜭腾空而起,水晶小剑一连八剑劈向雪游曲阵法中的四道符文,每一道符文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粉红色差号,四道符文一声脆响破碎开来,阵中的五个人立刻停止了打斗。

情知不是对手,田边四人连滚带爬地来到凌髐蜭跟前求饶:“杨贵妃,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吧!”说着跪地磕起了响头。

凌髐蜭转头看了林丞相一眼,林丞相心平气和地说:“饶了你们也可以,不过,在朝廷的土地上闹事,该关你们十天。”

“谢丞相洪恩!”四人叩头致谢,八个官兵上来把他们拖走了,田边被拖走时还色心不死地望了凌髐蜭一眼,“杨贵妃,今后还能见到你吗?”

在场众人哭笑不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