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21.障碍与冤案

2015-05-03

凌髐蜭临走的时候,血沉槥把不少治伤的药送给了她,看着她离去,小槥心中有许多言语,可又不便倾诉。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林静影对凌髐蜭用刑的消息很快让蓝溯买通的相府的一个婆子得知,这天这婆子悄悄赶来将这事告诉蓝溯,此时乐晓嘿也在旁边,他本以为蓝溯会怒不可遏,可蓝溯却仰天大笑起来,笑得他发毛。

“哈哈哈!机会来了!”蓝溯笑够了,赏了那婆子一块金子,“去,把这消息透漏给徦珵瑧,还有,”他说完拉过婆子耳语一番,“按我说的做,事成之后我重重有赏!”

“是!”那婆子喜上眉梢,躬身退下。

见婆子走了,乐晓嘿才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蓝哥,你想干什么?”

“自己猜!”蓝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走了。

“唉!这……”乐晓嘿抬手想示意他别走,但蓝溯早已扬长而去。

 

相府。

见徦珵瑧来了,一个婆子故意拉住身旁的一个婆子说起了话:“妹妹你是不知道,相爷的义女珷儿前天可叫二小姐好整,又是跪在钉子板上,又是打嘴巴,最后还在她身上划了好几道口子,抹上蜂蜜让蚂蚁咬!那可是要多惨有多惨啊!以后咱们可得安分点!”

徦珵瑧一听此言,吓了一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婆子跟前,“你说什么?是何处听来的?”

那婆子忙行礼道:“回管家,不是何处听来的,是我侄女亲眼所见的。”

徦珵瑧仿佛心中被剜掉一块肉一般,放开那婆子匆匆而去。

 

凌髐蜭、瑰夜正同冷仙、林静影坐在房中。

“后天是圣界一年一度的法术武功比赛,获胜者即可坐上圣界守护者的宝座。我想恩人和瑰儿小姐才怀隋和,若不参加,实在是太可惜了。”林静影开言道。

“况且我们官府身为北道主人,已有十余年没有做上圣界守护者的位置,实在可惜,珷儿,我想以你的本领,登上这个位置应该不难。”冷仙望了望凌髐蜭和瑰夜。

“我认为我们倒可以尽全力试一试。倘若能夺得圣界守护者之位固然好,倘若不能,也只能说强中更有强中手。”凌髐蜭沉思片刻回答。

冷仙、林静影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显然很赞同凌髐蜭的看法,林静影欣然道:“恩人此言有理,凡事试一试才知道。”

“林公子,以后不要叫我恩人了,这也太见外了,直接呼我的姓名:凌髐蜭就可以了。”

“原来你的‘珷儿’这个名字是个假名!”林静影微笑着琢磨起来,“凌髐蜭,这个名字挺大气的。我记得你的真名父亲好像知道,在那次答谢宾客的晚宴上他就提起了,当时我还纳闷呢。想问一问,后来竟忘了。”

凌髐蜭有礼貌地回答:“我曾将这贱名告诉过义父,那是我说珷儿是我的表字。”

林静影点点头又转向瑰夜:“那瑰儿小姐的名字也是个假名了?”

“我的真名叫瑰夜,小名叫瑰儿,也不算是假的。”瑰夜回答。

“瑰夜?这名字很奇怪,有点意思。”林静影细思片刻,微笑而答,“神秘,优雅,华美,像个女孩的名字。”

“林公子,髐蜭斗胆问一句,您的名字是何人所取?为什么听起来这样柔和呢?”凌髐蜭不愿别人过多将目光停留在瑰夜身上。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林静影柔和神秘地一笑。

 

在冷仙和林静影的房中走出来,凌髐蜭、瑰夜心情舒畅,冷不防旁边冲出一个人来,一把抓住凌髐蜭,“珷儿,你没事吧?”

凌髐蜭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徦珵瑧,她刚要开口,忽然想起那天对林静铭的许诺,当着瑰夜的面她不想公开做个食言之人,于是一把推开他,继续走路。

“珷儿,林静铭把你怎么样了?”徦珵瑧一脸担心,又拉住了她的手臂。那给徦珵瑧传信的婆子躲在一根柱子后,一见之下立刻冲入冷仙和林静影房中,一脸慌张的神色,“大公子,大少奶奶,不好了,管家在那纠缠三小姐呢!”

林静影与冷仙大吃一惊,急忙出门,果然见徦珵瑧拉着凌髐蜭手臂,“珷儿,你为什么不理我,你同我说句话啊!”凌髐蜭正奋力甩开他。

林静影走上前,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

“当初真是看错了你!没想到你竟做这样之事!”林静影怒不可遏。

“不,其实……”见徦珵瑧被冤枉,凌髐蜭也不忍冤案发生,刚想为他辩解,那婆子早奔上前来,“三小姐,你不必怕羞,我亲眼看见,这家伙对你纠纠缠缠,淫言荡语,不堪入耳,一切过失皆是他的,与你无关,这样的人你不该对他心慈手软!”

婆子的一番话仿佛连珠炮,凌髐蜭插不进半句,林静影当了真,不顾徦珵瑧大喊冤枉甩手又“赏赐”给徦珵瑧一个耳光。

“哥哥!”忽然,走过来一队丫鬟,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位富家小姐,林静铭来了。

“哥哥,这不关铖桢的事,珷儿是个不知深浅的东西,说不定是她勾引铖桢的也未定。”林静铭语言暧昧。

“一派胡言!”凌髐蜭实在不堪忍受这样的侮辱。

“二小姐,你为什么对珷儿用私刑,她做错了什么?”徦珵瑧愤然质问站在眼前的林静铭,这是他入府以来第一次对主子这样说话。

“还不是为了你!谁让她勾引你,他的叔叔又来打你!不让她尝尝厉害,她算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已经让她的叔叔来府上为你道歉了。”林静铭得意洋洋地说,“像珷儿这样的贱人,就是欠打!”

“你……”徦珵瑧忍无可忍,给了林静铭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你敢打我?”林静铭一惊,随后放声大哭,飞跑而去。

 

相府正厅。

林丞相坐于正座,左面坐着林静影、冷仙,右面坐着哭哭啼啼的林静铭。

林丞相听完事情原委,看了一眼徦珵瑧,声音保持了一贯的平静,“你喜欢珷儿,对吗?”

徦珵瑧有点脸红,低下头,“是,有了她,我今生不会再爱第二个女人了。”

“那我把珷儿许配给你如何?”

旁边的林静铭、凌髐蜭、瑰夜三人一听此言大惊,连忙走到林丞相面前跪下,“父亲不可!”“老爷不可!”

“因何不可?”林丞相声音不高,但林静铭明显无法答对,一急之下又哭了出来:“这……珷儿乃是父亲义女,她自己的终身大事应由她自己决定,父亲是个明事理的人,怎么也得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啊!”

林丞相缓缓点头,“此言有理。”他转向凌髐蜭,“珷儿,你意下如何?”

凌髐蜭的手中早已化出水晶小剑,她将小剑横在自己的脖颈上,“义父,恕女儿直言,女儿对这个人毫无好感,如果义父苦苦相逼,就恕女儿不孝,不能陪您终老了。”

林静影、冷仙、瑰夜忙去夺那剑,凌髐蜭向后一退,“别过来!”

林静铭趁机煽风点火:“父亲!您看见了吗?珷儿对这个徦珵瑧是什么感觉?您不知道,前几日您这管家公报私仇,对珷儿滥用私刑。”说着她一把拉过凌髐蜭,扯过她手臂,撕开手臂上包扎伤口的细布,露出凌髐蜭因对付流氓而受的几处伤来,“父亲你看看,他为了逼珷儿就犯,做了什么。您要把珷儿许配给这样的人,她能不以死相逼吗?”

林丞相见这林静铭说的有枝有叶,就当了真实,顿时无名火起,也不等还未反应过来的徦珵瑧、林静影、冷仙等人解释,“原来你是这样道德败坏之人!我当初真看错了你!也罢,我这里也容不得你了!来人!把这姓贾的赶出相府,永远不许他回来!”

“相爷!我冤枉啊!”徦珵瑧纵然冤深似海,此时也无处可伸,平时与他要好的几个人想上前求情,林丞相把眼一瞪:“谁敢求情?”几人只得退下。

 

相府外。

徦珵瑧背着包袱,向天长叹一声,转身要走,猛抬头却见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

林静铭。

“我说过,不顺从我的人没有好下场,没有本小姐,你什么也别想得到。”林静铭冷冷地说,“过几天,我要给珷儿找一个好人家,你今生都别想得到她!”

“你斗不过她,林静铭,你要是敢那么干,下一个滚出相府的就是你!”徦珵瑧毫不客气地回应道,“珷儿是个怪人,她心中爱的人是瑰儿,为了这个心上人她在所不惜,我劝你别自讨没趣。”

“你……”林静铭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气得一跺脚。

 

荒郊野外一座华丽的府邸中。

少年王侯躺在床上,气色已好了许多,此时太监来报:“启禀太子,大王来了。”

少年王侯连忙起身迎接,“参见父皇。”

中年富商扶起儿子,“不必多礼,孽儿,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父皇关心。”少年王侯礼度委蛇。

中年富商神色复杂,良久才道:“孽儿,圣界法术武功大会就要召开了,我们去看看吧!”

“孩儿不想去。”少年王侯撒娇道,“就那些人的本事还值得看?简直是病夫打架,有气无力,丑态百出,看了就恶心,像如来、天帝、北君、紫倁一类的三界顶尖高手见了这种会就避之若浼,若论法术武功诗词歌赋我比这些顶尖高手不强多了?您居然让我去!”

“我不是让你看别人比武,我是想让你帮一下髐蜭。”中年富商解释。

少年王侯脸色一白,“髐蜭……都死了啊!您在说胡话吗?”

“可她又转世了。”中年富商沉沉地说,“前世她和血沉槥的孽缘……也罢,是我对不起她。”

“父皇,不是我说你,天下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当初我儿子要不是被那个什么血沉槥勾引……”少年王侯插进话来。

“行了!你的儿子梦还要做多久?髐蜭是你的女儿,一开始就是!还有,以后在外人面前学会说点谎,一个童男满口儿子女儿的,你让别人怎么想?”中年富商教训儿子。

“儿子女儿怎么了?他们都是我用双手造出来的又不是我跟谁生出来的!”少年王侯辩解道。

“还有,凌髐蜭本来就是我一个失败的作品,况且又经过了转世,您还那么关注她干什么?”

“无情!”中年富商扬手就险些给儿子一个耳光。

“父皇息怒!”少年王侯在巴掌打到他脸上之前就知趣地跪了下来。

中年富商余怒未消,“圣界大会你到底去不去?”

“孩儿去就是了。”少年王侯只好答应,“不过,父皇,我去干什么?难道你让我帮髐蜭去跟那伙病夫打架?要是那样,我……”让他跟那些法力低微的人打架,简直是羞辱他。

“髐蜭的法力远高于你,她用得着你帮吗?我只是想让你把对髐蜭欠下的爱补回来。”中年富商语重心长,“你造了那么多小孩,却时至今日也没有学会做一个父亲。”

“父皇,我不懂得爱别人,你的要求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少年王侯直言道。

“即使如此,女儿参加圣界大会,你这个当父亲的也该去看看!”中年富商的话不容否定。

“我……”

“有异议吗?”

“没有。”少年王侯低下头。

 

蓝溯一见那婆子便又赏了两大袋金银,“这袋是给你的,另一袋给你那个侄女,若不是她通报给林静铭髐蜭的情况,也不会有今天的胜利。”

那婆子千恩万谢而去,蓝溯一脸得意,在屋中踱步。

乐晓嘿不明所以,“瞧把你乐的!蓝哥,又有什么好事了?”

蓝溯笑而不答,良久才道:“只不过又扫清了一个障碍,复国真正需要的东西快出现了。——对了,后天是圣界的武艺法术大会,我们去看看如何?”

“好啊!看打架总比看那个什么‘才子大会’好点。”乐晓嘿故意说。

蓝溯拿他没办法,只好推开窗看街上。

一名衣着破烂的老乞丐映入了他的眼帘,这老乞丐正偷包子,偷完又故意让人发现,卖包子的自然大怒,拿了大棍将他打了个半死。

而这乞丐浑然不觉,一旦逃离了魔爪,便掏出怀中包子去送给路边的几个小乞丐,那几个小乞丐看样子快饿死了。

蓝溯不以为意,关上了窗户,而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的晓嘿却奔下楼去,不一会将那老乞丐拉上了楼。

乐晓嘿拿了食物给老乞丐:“老大爷,您吃点。”

老乞丐摇手笑道:“我不急,给拿货孩子们吃去吧。他们都四天没吃东西了。”说着转身奔下楼,那些小乞丐一拥而上,争抢食物。

“小心点!”蓝溯看着老乞丐的背影,提醒晓嘿,“这个人步伐矫健,不像个乞者,天下坏人不少,出门在外要格外注意。”

乐晓嘿不以为然:“蓝哥,知道,在你眼里,这个天下除了妖魔就是坏人。”

蓝溯不再理会他了,心说吃了亏你就明白了。

然而,在之后的两天,老乞丐除了四处筹集食物给自己和其余乞丐,并没有别的举动。

两天后,圣界大会如期举行,乐晓嘿执意要蓝溯带上老乞丐同去参加大会,蓝溯随对着老乞丐心有疑惑,但也只得带上他。

“老大爷,您自己都填不饱肚子,为什么还要帮别人?”一路上,乐晓嘿忍不住问那老乞丐。

“帮别人快乐啊!”老乞丐坦然回答。蓝溯听了不禁一声冷哼,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两个字:虚伪!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