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9.晚宴

2015-05-03

林静影病好的消息很快传到林丞相耳中,为了庆祝林家唯一的传人的绝症被治好,欣喜至极的林丞相决定大宴全府。

这次盛宴在当天晚上举行,林丞相府里弥漫着一股喜气,换上了过年才挂的大红灯笼,仆人们面带笑容进进出出,冷仙换了一身大红簇花衣裙,凌髐蜭与瑰夜正为她梳理柔长的头发。

插上了最后一根簪子,冷仙挥了挥手,“珷儿,你忙你的去吧!今天你立了大功,相爷要好好赏你,别忘了换件衣服。瑰儿,你去把我的脂粉盒取来。”

二人分别应了一声,凌髐蜭看了瑰夜一眼退了出去。自己能有什么忙的?她回房换上了另一身粉色的衣裙,整理了一下血玉项链。一切准备就绪,她步出了房门来到了湖边。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血沉槥的地方,不知为何,一想起血沉槥这个名字,她的心里总有一丝依恋一丝痛楚,仿佛她与小槥前世相见过一般,而这个血沉槥还在她的心上留下过一个很深的伤口。

也就是在这不知不觉间,一个身影慢慢靠近了她,她想得太入神,居然没能发现。

“珷儿。”那人低低地唤了声,凌髐蜭猛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来人是林府的管家徦珵瑧,这个人很文雅,有才气,相貌清秀中透着英俊。众人对他的评价都几乎相同:倘若不是他的家境贫寒,如今官场又黑暗,他是有能力考上状元做大学士并成为一代文豪的。

“管家!”凌髐蜭连忙施礼,越大的府,规矩越多,等级越森严,稍有不慎便会遭殃,因此凌髐蜭格外小心,“管家有何吩咐?”

徦珵瑧笑着摆摆手,“你太客气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必如此拘束,就当我不是管家,你也不是小丫鬟好了。”

他说这话时,凌髐蜭清楚地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奇妙的光芒。“珷儿,你很有才气,也很勇敢。‘皛瀚’就是你吧?”

凌髐蜭吃了一惊,有些诧异地望着他。

“你能把自己的一首《七星云•赠瑰夜》送到才子大会上,让所有才子甘拜下风,悻悻而归,我真的很佩服你。”他微笑着看了一眼凌髐蜭惊讶的表情和那张美得如出水芙蓉一样令人心驰神往的容颜,目光转为了深沉,“可是,有些事是不可以改变的,明知不可为就不要去为,悬崖勒马天地方宽。珷儿,请你听我一句劝!有些感情,是错误的,比如你和……瑰夜!”

凌髐蜭手足无措,自己听从了蓝溯的意见,与瑰夜的事一直十分隐秘相府之中无人知晓。可是,这个徦珵瑧是从何处看出了端倪?一股惶然的感情涌上了她的心头,面前的这个男人太不可思议了。平时能言善辩的她这时竟说不出一句整句的话了:“我……只是……”

徦珵瑧见凌髐蜭这个样子,目光中充满了怜惜与担忧,“珷儿,你不要害怕,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没有别的意思。”

“谢谢你。”凌髐蜭其实并没有害怕,只是心中隐隐有一丝矛盾,当徦珵瑧说出她爱瑰夜的时候,她的心中却出现了另一个似乎已十分熟悉的影子——血沉槥。

血沉槥,这个名字似是陌生又似是熟悉,连凌髐蜭自己也茫然,自己到底在何处见过她?然而任自己搜遍搜有的记忆却找不到答案。

自己真的爱瑰夜吗?为何内心深处总是隐隐有一丝怀疑?不错,瑰夜是柔弱的,娇媚的,柔情似水,美若天仙,她的美丽无坚不摧,销魂蚀骨。而自己金声玉振,总是为她付出,在她身边爱着她,一切,都应该很圆满啊!可那丝怀疑又从何而来?

“其实你不用向我道谢,因为我……我喜欢你。”徦珵瑧站在凌髐蜭的面前,如临风玉树,此时已月上枝头,水波中摇曳的光影泛起一层如梦的晶莹。他加重了语气:“珷儿,我喜欢你,你愿意同我在一起吗?”

凌髐蜭有些发愣,怔怔地望着他,自从她进入府中,卓绝的才华和倾国的相貌就使府中的大小仆人如蜜蜂追逐花蜜一样疯狂的追求她,那些人送的物件,填满了冷仙送她的两个大箱子,可她从未为所动过,因为她的身边有瑰夜,她的心里只有她。徦珵瑧对她的关怀与理解显然超过了所有的追求者,他对她是真心的,可她依旧不可能去爱他。

“谢谢,谢谢你对我的一片心。可是,你既然这么了解我,想必你应该明白,我根本不会去爱男人。你既然爱我,我必须把事实告诉你,不管你知道了心里会怎么看待我,我的爱注定了我只能爱女人。”凌髐蜭幽幽地叹口气,平静地拒绝了,“徦珵瑧,我不值得你去爱,不值得你去浪费感情,况且,我是永远不会接受你的。你如果真的爱我,就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然后默默祝福我和瑰夜,好吗?”

“不,没有你,我的幸福无从谈起。我爱你,就一定会等你!等到你回头接受我的那一天。我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但既然爱上了就绝不会放弃。你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爱的人!可能你小时候受过伤害,所以你总躲着男人,敷衍男人,不爱男人。可我并不是一个坏男人,你应该相信我是真心爱你的!况且瑰夜毕竟是个女孩啊!我敢断言,她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你!”徦珵瑧勇敢地大声说。

凌髐蜭望着那真挚炙热的目光,狠下心来摇了摇头,“你只顾及你自己的感受,可你更该想想我!我对你永远动不了真感情,即使因为点感动勉强同你在一起,你又认为我幸福吗?你可以给我一切,你所能做到的,我想要的一切。可是,我根本不爱你,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何谈幸福?我不会爱男人,就算会爱,爱的也是别人而不是你。你对我的爱,只能想一直关金丝雀的华美笼子,只会束缚我。所以,算我求你,不要再爱我,放我去林间自由鸣叫可以吗?”

徦珵瑧默默听完这番令人伤心的话,然后固执地望着她,“珷儿,如果这就是你对我的感觉,那么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不再爱你。只是,你一定要记住,你的伤痛就是我的伤痛,我永远是你最后的退路,我的门永远只向你一个人敞开。只要我还没有麻木,至少,我的手还能给你温暖。”说完,他最后望了凌髐蜭一眼,静静走开了。

 

相府正厅。

喧闹的客人围满了数十张圆桌,这些人之中有朝廷官员,豪绅富商,也有文人雅士,知名才子。这些人接到请帖后马不停蹄地赶来,一则贺喜,二则拍马,三则也欲看看冷仙、凌髐蜭、瑰夜三位美女。

众人早已坐好,此时,凌髐蜭与瑰夜扶着冷仙来到了座上。林丞相叫冷仙坐在林静影身边。给凌髐蜭另设了一张小方桌,凌髐蜭拉着瑰夜一起坐在了小桌前。

晚宴的时间已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林丞相满面喜气地举起酒杯:“今日我儿大病痊愈,实乃老天偏爱林家,降下一位神女凌髐蜭为小儿治好了病,实在是可喜可贺!珷儿,我欲认你为义女,不知你意下如何?”

凌髐蜭忙起身跪下,“承蒙丞相大人不弃,髐蜭感恩戴德!女儿拜见父亲大人!”

“好!哈哈哈!”林丞相爽朗地大笑,扶起凌髐蜭,“女儿不必多礼!”

“谢父亲!”

底下客人又忍不住道贺,林丞相收了一位好女儿。

 

相比之下,蓝溯这里要寂静得多。

“蓝哥,怎么了?我才出去这么一会,你的脸就变成猪肝色了?变色龙也没有你变得这么快吧?”外出归来的乐晓嘿放下手中的食品,嚼着一个苹果,“蓝哥,你从镜子里看什么呢?”

蓝溯收起幻影神镜,“我出去一趟,你就不必跟着了。”说完快步走出门去,乐晓嘿毫无防备,被他在眼前溜走了,“去什么好地方不带上我?”

原来,恰巧蓝溯这天打开幻影神镜看看凌髐蜭在干什么,却看到了徦珵瑧缠着凌髐蜭的场景,这一切险些将他气昏过去,他做不能容忍也是最害怕的就是有个男人闯入了凌髐蜭的生活。

可这情况发生了,蓝溯简直怒不可遏,他收起幻影神镜暗藏流云双钩夺门而去。

 

此时,晚宴已结束,宾客也都走散,徦珵瑧正在回房的路上。

“姓贾的,你给我站住!”蓝溯手提流云双钩,怒喝道。

徦珵瑧奇怪地望着面前这愤怒的陌生人,“你是谁?又想干什么?”

蓝溯露出一个愤怒的狞笑,“我是谁?我是珷儿——也就是凌髐蜭的亲叔叔!今天你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不想同你这种人废话,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限你三天内给我在凌髐蜭的面前消失,这一生别让她再见到你。二,我直接送你去见阎王!”

蓝溯的突然出现使徦珵瑧一惊,但徦珵瑧马上又平静了下来。“就算你是她的亲叔叔又能怎样?你无权去决定她的生活!你又有什么权利让我从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消失?!我爱她,我一定要让她幸福!”徦珵瑧坚定地望着蓝溯,希望可以打动蓝溯。

蓝溯无情地一瞪双眼:“做你的清秋大梦!髐蜭同瑰夜——也就是瑰儿在一起才能幸福!你横插一杠子算什么?”

徦珵瑧据理力争:“她们在一起会招致太多的非议,那她们就注定要经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我不想让我最爱的女人过这么痛苦的生活!”他眼中含了些泪水,顿了顿又说:“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你,可我发现你真的是一个自私自利、一意孤行的人,你只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判定一切,你根本不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道不同者不相为谋!像你这样没有信仰一味向社会妥协的自私妥协保守派我还跟你说什么?”蓝溯气急败坏,手中流云双钩一挥就冲向了徦珵瑧。

徦珵瑧没有料到他敢动武,稍一迟疑,左臂上被划了一道伤口,他此时并未带兵刃,只能脚尖一点后退三丈,一边同蓝溯周旋一边大喊:“有刺客!”

蓝溯此时早已愤怒得失去了理智,他没头没脑只顾乱杀乱砍,徦珵瑧受了伤,手中又无兵器,明显处于下风,好在他的这一声喊起了作用,相府的兵士很快赶到了出事地点。见事不好,蓝溯纵身一跃,如一只飞燕,跃出院墙落荒而逃。临走丢下一句:“再敢同她说一句话,我立刻叫你做无头鬼!”

兵士们赶到了,为首的那个看着蓝溯的背影不由赞叹:“好法术!”一面令手下追赶,一面赶到徦珵瑧身边。“管家,你没事吧?”

徦珵瑧轻轻摇了摇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