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7.静影沉璧

2015-05-03

瑰夜一夜未归,倒是血沉槥陪在凌髐蜭身边,同髐蜭说了一夜的话。

天已大亮,血沉槥松开握了一夜的凌髐蜭的手,“我该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凌髐蜭微笑着点点头,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此时的林丞相府都快闹翻了天,大公子不知为何昨夜在祠堂中昏迷不醒,而祠堂中传来一声巨响,又多了个臭气熏天的密室。家丁们听见说话声,踢开门进去之后什么也没有。

林丞相气得拍案大骂:“难道真闹鬼了不成?”

蓝溯和乐晓嘿已进入了相府,此时正变作蜻蜓落在林丞相卧房的纱窗上,蓝溯一听林丞相这话,灵机一动。拉着晓嘿飞到林静影卧房,见他昏迷不醒,略觉放心,同晓嘿一同飞出了林府。

折腾了一夜,乐晓嘿又累又困,呵欠连天,蓝溯带他回到客栈,“今天白天我们尽管睡觉,晚上搅林府个天翻地覆。”

乐晓嘿一听这话来了精神,“蓝哥,你又有什么好注意了?”

“这林丞相不是信鬼吗?那密室中的四个死人的相貌我可以根据髐蜭的叙述复原,今晚我们就装鬼,连骗带吓,不怕这林氏父子不讲实话。把凌髐蜭和瑰夜也叫来,我们四个正好凑齐人数。”

乐晓嘿一听喜出望外,装鬼吓人这样好玩的恶作剧正和他意,他无心睡觉,跳起来就要去联络凌髐蜭。

蓝溯连忙制止,“现在就去怕走了风讯,天黑之后我们一起去见她,现在我们首要的便是养足精神。”

晓嘿无奈,只得休息去了。

 

日已西沉,天边仅有点点余晖。蓝溯、乐晓嘿早已醒来,二人走出客栈,直奔相府。

相府的路蓝溯已事先打探好,此时二人仍变作蜻蜓,飞入凌髐蜭房内才显出原形。

“蓝叔叔,晓嘿!你们怎么来了?”自得知她受伤后,冷仙已叫她这几日休息了。

乐晓嘿跃跃欲试,“凌姐姐,好事来了!咦?瑰夜姐姐呢?”

正巧此时瑰夜推门而入,“髐蜭!——蓝溯?晓嘿?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看着瑰夜和凌髐蜭惊讶的目光,乐晓嘿不等蓝溯开口便把装鬼一事说了一遍,凌髐蜭、瑰夜缓缓点头,显然二人都认为此计可行。

蓝溯见无异议,吩咐道:“凌髐蜭假扮那管家二贵,瑰夜假扮大夫人小桃,我假扮二夫人申清娱,晓嘿假扮三夫人顾婉竹,相府中人一就寝,我便用一阵阴风先送大家到林丞相处吓唬他,吓完他再吓林静影,如何?”

乐晓嘿一听要他扮女人,又怕声音不像又觉得是侮辱他,忍不住抗议道:“我扮二贵行不行?”

蓝溯瞪他一眼,“二贵与小桃私通,他与小桃见那林丞相时必要搂搂抱抱,你扮二贵,你去搂谁抱谁?”

乐晓嘿一时语塞,耸耸肩,原来蓝溯此次分派也别有用心。

蓝溯又将他的猜测向三人说明,鼓励三人随机应变,巧妙应答。天色已暗淡得只剩月光和星光,蓝溯去打探了一下,确定林府多数人已入睡他又返回,把三人变作二贵、小桃、顾婉竹的样子,自己也变成申清娱,驾起一阵阴风,直入林丞相卧房。

 

林丞相正与爱妾熟睡,忽听见鬼哭狼嚎,睁开眼,借着月光,隐约看见面前站着的正是二贵和小桃。

“你……你们……”林丞相大惊,他的爱妾也醒了,见到“二贵”、“小桃”吓得“啊”地一声,当场昏了过去。

“二贵”开口道:“老爷,我与小桃在阳间真是有冤无处诉啊!我们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您与令公子居然依仗权势,硬生生拆散了我们这对好鸳鸯,又将我乱刀砍死,将小桃活活勒死。我想阳间昏暗,并无可诉冤之处,就在阎罗殿投了诉状,阎王差我二人拉你到阴间三曹对案!老爷若识相,趁早同我们前去,免得牛头马面和勾司人拉扯!”

林丞相一听此言,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床上就磕开了头:“二贵,小桃,你们生前我待你们不薄,你们怎能这样对待老爷我?这些都是那逆子一手所为,不干我的事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讨债,去找那逆子讨便是!千万不要殃及无辜!”

乐晓嘿见凌髐蜭学男人声音学得极像,很为自己的声音担心,她向一同躲在暗处的蓝溯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摇了摇头。蓝溯向他摇手,示意不碍事,然后缓步走到“二贵”和“小桃”身边。“老爷,养不教,父之过。况且清娱的死,你恐怕脱不了干系。”

林丞相见又来了一个,更加惧怕,听说和自己有关,吓得脸色苍白,忙道:“不,不,那是你自己贪心,到府中偷窃宝物,不慎触动了机关,才被乱箭射死的。这、这可不关我事啊!”

“申清娱”怒道:“老贼!你贪污受贿,府中宝物不胜枚举,我偷的那个对你来说算什么宝物?”说着伸出四根白骨手指,便要来抓他。

林丞相吓得惊叫一声,浑身是汗,“饶命,饶命!清娱姑娘,你饶了我吧!说实话,我虽贪,可府中并无什么你要的血漠寒冰,只有一块价值连城的血玉而已!”

蓝溯一听血漠寒冰四字,浑身一震,不知不觉间停下了动作,喝问:“血玉何在?”

林丞相战战兢兢地回答:“自从你偷盗未遂后,我已将它移到书房的暗格中,的羊脂瓶里了。你若想要尽管拿去,只是千万饶了我性命!”

“申清娱”不为所动,“先拉你见阎君,再去取不迟。”

“姐姐此言有理!”乐晓嘿假扮的顾婉竹也在暗处走出,见自己声音变得像极了女人,乐晓嘿心中暗喜,今天非捉弄死这林丞相不可。

“老爷,阎君有旨,要我先掐死你,将魂魄带回去炸成肉饼宴请上方哮天犬将军,他老人家还吩咐,让我活挖了你的心,活剥了你的皮,割了你的舌头,剜了你的眼,再将肚肠抽出两根,洗了灌上荞面,他老人家好吩咐厨下做个二龙戏珠汤。老爷,对不住了,婉竹恐迟了阎君怪罪,如今我就先掏你心、剜你眼!”说着,一双白森森的骨质手带着一寸长的血红色指甲就抓了过来,林丞相乃一迷信之人,见此情景焉能不怕,只吓得惊叫一声,昏倒在床上,人事不省。

屋内连声尖叫,屋外竟无护院、家丁赶来,原来蓝溯吸取之前的教训,在进入林丞相房间时就已释放了一个隔音保护层,此时他见林丞相昏倒,收了保护层,一阵阴风将三人送出丞相卧房,又使个法术使四人恢复原形,这才道:“计划临时改动,不装鬼了,凌髐蜭、乐晓嘿、瑰夜去监视林静影,我去找一样东西。”说完也不管三人是否同意,身形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凌髐蜭、瑰夜、乐晓嘿三人相互看看,乐晓嘿情知自己法力低微,知道林静影又会法术,不好对付,但在两个女孩子面前他不愿丢脸,只好逞能道:“小小林静影有什么可怕,你们二人同我前去,他要是有什么胆大的举动,我先收拾他!”

“那快走吧!”凌髐蜭、瑰夜二人半信半疑。三人匆匆前往。

 

林静影此刻刚刚醒来,他令左右丫鬟退下,只留下冷仙在房内。

“仙儿,如果我死了,你愿意陪我一起前往幽冥吗?”林静影低低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冷仙异常惊讶,手中茶盏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你说什么?”

林静影吃力地站起来,冷仙忙去扶他。然而,就在他站稳的一瞬间,林静影猛然握住袖中的匕首刺向了冷仙。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时,凌髐蜭忽然从门外闯进,飞起一脚踢在他右手上,林静影一惊之下匕首落在地上,他拔出墙上宝剑飞身刺向凌髐蜭。

瑰夜、乐晓嘿也冲了进来,凌髐蜭向他们大喊:“保护冷仙姐姐!”

乐晓嘿随手抓起个凳子站在冷仙旁边,对瑰夜喊:“美女交给我保护,你快去帮凌姐姐!”

“好。”瑰夜提起桌上茶壶向林静影抛去,林静影一闪,打了个空。磁茶壶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林静影对付凌髐蜭已占足了下风,现在再加上瑰夜他更是无法抵挡。见打不过,他向后一退,猛然开启了墙壁上的机关。顿时,墙上的暗格完全打开,从里面射出了无数的飞镖、暗器。乐晓嘿惊叫一声:“我的天啊!”一把推到了桌子,拉着冷仙躲到了桌子后面。

无数的暗器宛如狂风暴雨,凌髐蜭手中幻化出水晶小剑抵挡,她把瑰夜扯到身后,手中的水晶小剑如一道耀眼的透明光快速飞舞,那些暗器一旦碰到透明光,便纷纷被打断,落在地下。

林静影见凌髐蜭神剑挥舞得密不透风,长剑直刺而来,凌髐蜭举剑抵挡,水晶小剑走斜线反刺向林静影,林静影毕竟身体虚弱,面对凌髐蜭强大的攻击力他明显无法抵挡,凌髐蜭顺手一剑打落了他的武器,再次挥动水晶小剑发出四道粉光,粉光撞击到墙上,砰然巨响,屋宇摇动。发射暗器的机关被彻底损坏,“狂风暴雨”瞬间停了下来。

“髐蜭,你受伤了?”瑰夜一脸担心地望着凌髐蜭,凌髐蜭一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胸口竟插着两枚暗器,所幸这两枚暗器较小,没有伤到心脏,她猛地把它们拔出来,痛得浑身一颤。瑰夜忙为她包扎伤口,她的手触到凌髐蜭光滑的肌肤时,忍不住连搞了几个“小动作”,羞得凌髐蜭满脸通红,捏了一下瑰夜的手。

听到响声,几名护院匆匆赶来,林静影看见他们斥责一声:“退下!”几个人见是大公子,乖乖走了。

“你活不了多久了,这暗器上有剧毒!”林静影冷冷地看着凌髐蜭。不知为何,瑰夜听到这话时眼中竟然涌起了一丝笑意,她默默地把凌髐蜭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

“瑰儿,别听他胡说。”凌髐蜭还以为瑰夜担心,安慰道。为防止林静影再有异动,她伸手点了他的麻穴,叫他无法动弹。

“瑰儿,你不用这样紧紧抱着我,我不会飞走的。”凌髐蜭想从瑰夜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但瑰夜死不放手。“不,我不能放了你,我怕我放开了你,这辈子就再也没机会抱你了。”

但乐晓嘿明显没这么浪漫,他惊魂甫定,从桌子后跳出来就大骂开了:“姓林的!你这个痨病鬼!你就是个棺材座子,专一害人!你刚才差点要了爷爷我的小命!但愿你快点‘登堂入室’,成了棺材瓤子,也少死几个好人!”

“林静影,你的前三个妻子背叛了你,你杀了她们。可冷仙姐姐并未背叛过你,你为什么要杀她?”见瑰夜不松手,凌髐蜭也没有办法,只好和她抱在一起。

“你活不了多久了,问这些有用吗?”林静影的语气很冷。

“痨病鬼!凌姐姐即使死了也好过你,她做尽善事,死后上天堂。你坏事做绝,死后下地狱!”乐晓嘿破口大骂。

“晓嘿!”凌髐蜭摇手示意晓嘿不要再骂了,乐晓嘿情绪激动,根本不听:“这些公子哥侯服玉食,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你问他为什么杀人那还不好解释?他根本就是闲极无聊了,杀几个人玩玩……”

“你错了,我对杀人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我杀小桃,是因为她背叛了我,我若不杀她,她和二贵也不会放过我。申清娱嫁给我是为了一件子虚乌有的宝物,那日她触动了府中的机关,这才丢了性命。至于婉竹,她是顾大人派来杀我爹和我的,可她爱上了我,为了不连累我们,她……”

乐晓嘿正在气头上,哪里肯信,忍不住拧眉立目暴跳如雷:“一派胡言!你倒一推六二五推了个干净!就算如你所说,那你杀冷仙做什么?难道她也背叛了你?”

林静影相对冷静,他淡然的目光中饱含忧伤,“不,她没有背叛我,只是我活不了多久了,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时间,我想带她走。”

“你凭什么说你活不了多久了?”凌髐蜭总算成功地劝服瑰夜放了手,此刻她走到林静影身边。

“我从小得了一种怪病,后来有位异人说,是被热毒侵入五脏引起的。他居然断言,我在二十四岁之前,手腕上会生一种毒疮,如果这毒疮扩展到环绕手腕,我就必死无疑。”

乐晓嘿越听越不信,走上前抓起他右手细看,却见手腕上果然有一道疮,只差一点就环绕整个手腕。

凌髐蜭皱紧眉头,沉思片刻,毅然回答:“这种毒疮只有血漠寒冰可治,这也难怪申清娱要来你们家偷什么血漠寒冰了。不过,这寒冰我有三块,或许可以治你的病。”

其余四人一听此言大惊失色。相府都没有的东西,凌髐蜭居然有!

凌髐蜭从身上去出一条血玉项链,上面镶嵌着四块三角形血玉,其实这“血玉”就是血漠寒冰,她将项链抛在空中,喃喃念诵着一段咒语,忽然,四块血漠寒冰上一起爆发出血色光芒,凌髐蜭解开林静影的穴道,二人盘膝而坐,四掌相抵,凌髐蜭让血漠寒冰中的灵力先流入自己体内,再由她传递给林静影,以免灵力流入量太大林静影受不了。

瑰夜、晓嘿、冷仙三人担心地望着他们。

半个时辰过去,血漠寒冰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去,最终化为了虚无,凌髐蜭站起身,接住落下的血玉项链,收入袖中。

林静影在冷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忽然感到胸中的那团火气神奇的消失了,抬起双手,毒疮竟也愈合得毫无痕迹。

“多谢恩人。”林静影忍不住舒身下拜,凌髐蜭连忙扶起,“林公子不必多礼,我还有一事相求。”

“恩人有何事但说无妨。”

“那飞镖上毒药的解药……”

林静影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凌髐蜭,“在这里。”

乐晓嘿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冷不防一只大手把他拉出了门外,“在这里干什么?快同我走!”他毫无防备,被一把拉到空中,随那人去了。

“这两个人都是你的朋友?”林静影忍不住问道。

“一个是我的叔叔,另一个是我的弟弟。”凌髐蜭微笑而答,在她心里,早已把蓝溯和乐晓嘿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乐晓嘿到了空中才发现那人是蓝溯,“蓝哥,你干什么去了?这么好的大团圆结局你居然没看到!”

蓝溯冷着脸答道:“这还只是个开始,真正的结局还不知是什么样呢!”

“哎!你别说丧气话啊!”乐晓嘿还欲辩解,蓝溯早将他拉回了客栈。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