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6.血水之滨

2015-05-03

“两个小兔崽子!爷爷我下来了!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这!”远处,那卖馄饨的老者不知何时跑了来,边跑边喊。

“快跑!”乐晓嘿连忙提醒蓝溯和凌髐蜭,“对头来了!”

蓝溯撒腿就跑,乐晓嘿连忙跟上,蓝溯边跑边埋怨道:“我叫你别无事生非!现在如何?”

乐晓嘿笑道:“不如何,他跑得没我们快。”

凌髐蜭见卖馄饨的老者去追二人,连忙拦住,“老伯伯,他们怎么惹你了?”

卖馄饨的老者见凌髐蜭姿容秀丽,说话得体,忍不住道:“这小孩有礼貌多了,那两个小子,简直……”说着就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凌髐蜭听完皱了皱眉头,“老伯伯,您别生气,他们年轻不懂事,您就别和他们一般见识了,我把他们叫回来,让他们给您赔礼道歉,您也既往不咎,饶了他们吧。”

卖馄饨的老者本是个宽宏大量之人,闻此言气消了一半,凌髐蜭忙叫回蓝溯和乐晓嘿,二人也不想事情越闹越大,于是痛快地道了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如此了。

一来二去,着卖馄饨的老者和蓝溯、乐晓嘿、凌髐蜭三人竟成了朋友。

 

凌髐蜭在这场与圣君的大战中毕竟受了严重的伤,蓝溯不通医术,在城中找了个郎中为凌髐蜭包扎好伤口开了几副药,蓝溯跑到药店买了药,连同凌髐蜭一起送回了林丞相府,到了府门,凌髐蜭坚持自己走了进去。

凌髐蜭提着药,走入了自己的房间,住在她隔壁的瑰夜此时竟还没有回来。

凌髐蜭孤独地躺在房间休息,她呆望着屋顶的天花板。瑰夜呢?她去了那里?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现在去找她解释,只能是雪上加霜,不如先让她冷静一下吧!

凌髐蜭哪里知道,此刻,瑰夜已经参与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相府中有个男子叫姬祥,负责相府的过往账目,此人是个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家伙,但心术极其不正,一心要升官发财,他出身贫贱,靠自己的能力很难达到这一点,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林丞相的二女儿林静铭,但林静铭倾心于相府的管家徦珵瑧,虽然徦珵瑧对她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但她依然对这个姬祥理也不理,睬也不睬。姬祥抑郁之下,又打起了瑰夜的主意。

凌髐蜭、瑰夜一进相府,凭着倾国的相貌便已成为了众人的焦点,递情书、送东西的人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平日里凌髐蜭处处留心,稍有对瑰夜有非分之想者,她便暗地里言语威胁、拳脚相向,因此她在时,那些人不敢有任何异动,自然对她又气又愤,于是想了个鬼主意,日日在其主子林静影和冷仙面前大赞凌髐蜭才华,二人不知这些人的目的,顺理成章地把内外一些事务交给了凌髐蜭,这样一来,凌髐蜭忙于处理各种事务,经常在林府之外,这些人也就有了可乘之机。

如今,瑰夜就被姬祥拦住了。

“瑰夜小姐。”姬祥追求女孩的技巧是高超的,“你在为谁伤心?”

瑰夜默默无语。

“是为了凌髐蜭吧?”姬祥笑笑,“我知道,你喜欢她。”

瑰夜没有惊讶,依然是沉默。

“但你更该问问,她爱不爱你,即使爱你,又爱你多少。”姬祥说,话未说完,一个一身蓝衣,手提蓝水晶魔杖的男子飞了过来,落在二人面前,他一见姬祥,顿时眼中满是鄙夷,魔杖一挥,一道蓝光顿时飞抵姬祥脚下炸开。

“嘭!”姬祥被炸了个趔趄,情知自己远不是这蓝衣男子的对手,他掉头就跑。

“蓝溯无知!这样的自私保守派居然视而不见!”蓝衣男子收起了蓝水晶魔杖。

“遥记!”瑰夜认出了蓝衣男子,“你来干什么?难道,北君把我贬作游魂还不够,还要……”

“你误会了,瑰夜仙子,北君特意让我来传旨,只要你答应帮我们完成计划,北君不但对你的过去既往不咎,还会破格提拔你为上仙!”蓝衣男子遥记解释道。

瑰夜半信半疑,她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种好事。“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遥记从容不迫地说出了整个计划。

瑰夜苦苦一笑,正合我意啊,她背着我勾引别的女人,我正要让她付出代价!

“好,我答应你,但你们也要信守承诺。”瑰夜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当然,这计划的第一步是,你离开凌髐蜭,进入皇宫勾引圣界皇帝。”遥记得意洋洋地说,“不过,你以后是云宫仙子,不可弄假成真,这个给你。”他说完幻化出一只笛子递给瑰夜,“这是欲仙笛,当那圣界皇帝想与你行夫妻之礼时,吹响它,便可令那皇帝处于幻觉之中,保护你的清白。”

“谢谢,但我如何进宫呢?”

“皇帝马上就要选秀女了,这个我会安排的。”

 

“爱?什么叫爱呢?”凌髐蜭望着天花板,自己也茫然。

“凌儿。”忽然间一双温柔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她转头,是血沉槥。

“你还记得我吗?”血沉槥笑眯眯地问。

“当然记得。”

“记得什么?”血沉槥竟然这样追问了下去。

“在冷仙姐姐的新婚之夜,我遇见了你。”凌髐蜭目光迷离,似乎有一种什么力量正同她的理智对抗,想钻出她的躯体。

“你怎么伤成这样?”血沉槥换了个话题。

凌髐蜭也不想隐瞒什么,把一切如实地讲给了血沉槥。她对血沉槥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总怀疑她们二人在哪里见过。

“魔道圣君?”血沉槥的目光中带了一丝杀气,但这杀气转瞬间就消失了。

血沉槥给凌髐蜭带来了几朵雏菊和几朵粉红色的玫瑰,这些花儿绽放得正娇艳,小槥折下一朵玫瑰,插在凌髐蜭头上,粉红的花朵衬着凌髐蜭略显苍白的如玉面庞,使这面庞说不出的惹人怜爱,血沉槥忍不住捏了这脸颊一把,“你怎么这么漂亮啊?这得有多少女人嫉妒你!”

“你,瑰儿,坽甝还有冷仙姐姐不都是如此?”凌髐蜭微笑着反问。

“说句实话,我们的相貌比你可差远了!那个冷仙就是林静影的妻子吧?她也够可怜的。”血沉槥很有同情心,说到这里神色黯然,“我也不瞒你了,我其实是随心阁的一个小卒,阁中派我来打探情况,那天我们进入祠堂的密室里看到的三个女人,虽然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她们正是林静影的三个妻子,官面上说她们是得了恶疾而死的,并且死后都埋葬了,可她们怎么会在这密室里,而且还都是被他人杀死的呢?真令人迷惑不解。”

听了血沉槥的这番话,凌髐蜭大吃一惊,直直地望着小槥:“你敢肯定,密室中的三个女人是林静影的妻子?”

“怎么不敢?我潜伏在府中三年了,他的妻子我各个见过。”

“那个男人你认识吧?”凌髐蜭意识到问题开始明朗了,离答案浮出水面已不远。

“那男人是徦珵瑧之前相符的管家,”血沉槥回答,“后来他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却想不到他已经……”

 

蓝溯、乐晓嘿与那老者回到蓝溯和晓嘿所在的客栈,三个人不由得攀谈起来。晓嘿有话憋不住,不知不觉又扯到林静影头上,老者姓林,人称“林大伯”,在林府做过事,对林府的一切也颇为熟悉,他见乐晓嘿的话题涉及了林静影,叹口气道:“实不相瞒,这林静影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幼年便失去了母亲,他二十岁那年娶了第一房夫人,叫小桃,这小桃欺林静影体弱多病,在外偷着给他带起了绿帽子,同管家二贵私通。唉,真是老天的报应,这小桃半年后得了恶疾死了,二贵也吓跑了。后来林静影又娶了第二房夫人,申清娱,我听别人说,这申清娱不是看上了林静影,而是看上了他家里的一处秘密。后来没过半年,申清娱也病死了。申清娱死后,林静影他爹林丞相便让他娶了顾大人的女儿,顾婉竹,顾婉竹倒是真心对他,可半年后同样死了。这不,现在又娶了冷老爷的女儿冷仙,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乐晓嘿越听越觉得事有蹊跷,蓝溯却在沉思中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深夜,相府。

一辆马车驶入了林丞相府墙外的小胡同,赶车的正是蓝溯,马车停下,蓝溯、乐晓嘿跳下车,蓝溯摸了一下墙,墙上的封印居然消失了,他迟疑了一下,知是凌髐蜭所为,心中一喜,拉着晓嘿,转过一个拐角,见这个地方不容易被夜行人发现了,这才用“穿墙术”直达林府院中。

原来,蓝溯决定先按凌髐蜭所说地点找到尸体,再在尸体上找些线索,查清谜案。此时,二人猫着腰,躲躲闪闪,很快找到了鸟革翚飞的林家祠堂。

“找到了!这就是!”乐晓嘿喜不自胜。蓝溯忙捂住他嘴,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心点,别让人听见了!”晓嘿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奇怪的是门并没有上锁,而是从里面插上了,蓝溯、乐晓嘿望了一眼,蓝溯取出一把匕首轻轻撬开门,二人推门而入,蓝溯反手又插上了门。走到最中间的牌位前,蓝溯刚想开启机关,却忽然发现一块地板已被打开,地下隐隐有光亮,晓嘿大惊,蓝溯手疾眼快,一把按住他嘴,他这才没叫出声来。

蓝溯见他恢复了平静,向他打着手势,示意他在上面等,自己下去看看,晓嘿是个聪明人,一看便懂,点了点头。

蓝溯仗着自己有十四中变化,摇身一变变做个蜻蜓,飞入被打开的地板中,原来这地板之下是楼梯,蓝溯再向下飞,发现了一间狭窄的密室。密室中,一个瘦弱的白衣男子正向四具尸体上倒着一种黄色药水,那尸体一接触药水,顿时如煮沸了一般,迅速化为脓水。

蓝溯又惊又急,顾不得别的什么,显出原形一把夺下男子手中的瓷瓶,男子大惊失色,脸色白得像一张纸,“你是什么人?”

蓝溯也不回答,只是怒气冲天地大叫:“你这个胆大恶贼敢毁尸灭迹!今天我非打断你一条腿!”

男子一愣,修长的手指握成了拳,他飞速把力量汇聚到右手,猛然将右掌心对准了蓝溯,一团黄色的光辉夹杂着毁灭和空灵的气息扑向蓝溯。

蓝溯取出幻影神镜,挡在自己身前。当黄光袭到时,镜面猛然凸起一道蓝光,旋转着一分不差的对上了黄光的进攻。

“轰!”两道光相碰,轰然巨响,山摇地动,光点陨落,宛若彩云纷飞,照亮了整个祠堂,冲击波和气浪如海潮一般排山倒海而来。白衣男子背对密室出口,蓝溯站在他前面,他显然不是蓝溯的对手,被冲击波和气浪震得飞出了密室,如一片秋叶被狂风卷起而狂风又骤然消失一般狠狠摔在地上。

蓝溯看看密室中几乎全被化为脓水的尸体,又气又恨,一跃出了密室,一把揪住倒在地上的白衣男子,“这家伙毁了几具尸体。”

“蓝哥,拉他去见官!”乐晓嘿提议道,蓝溯揪着白衣男子,才发现这男子浑身冰冷,瘦得可怜,只有一层皮包着嶙峋的瘦骨,直似药店飞龙,让他揪着这样一个人还不如让他揪着一个难以制服的大胖子舒服,一听乐晓嘿这话,他顺水推舟:“言之有理,晓嘿,你揪他去官府!”

乐晓嘿刚要上前,忽听门外大喊:“刺客在祠堂中!快!把门踹开!”紧接着是踹门的声音。

蓝溯左右一看,这祠堂并无窗户之类的可逃出的地方,而眼见众人又要将门踹开,情急之下,他忽然想到修仙时学的一套用人变物的法术,他忙念动咒语向晓嘿一点,晓嘿便化为了一只蜻蜓,他自己亦变成一只蜻蜓,拉着晓嘿,落在房顶的木头椽子上。

门外的众家丁、护院很快踢开门一拥而入,见了地上昏迷不醒的白衣男子,这些人一个个大惊失色,“大公子!”慌慌张张地扶起这男子,留一部分人看守现场,另一部分人有去禀告林丞相的,有扶着大公子回房的,有找郎中去的,乱哄哄各去干各的。

蓝溯一拉晓嘿,二人飞了出去,一直飞出墙外,蓝溯先化为人形,又解了晓嘿身上的咒语,原来他们出来的地方就是进去的地方,二人又转了个弯就见到还停在那里的马车。

“回去!”蓝溯跳上车,乐晓嘿也跃了上去,马车驶离了相府。

 

客栈。

“看来那个杀死林静影三个妻子的人正是他自己!我必须再去一趟林府,防止此人有什么异动。”蓝溯对乐晓嘿道。

“我也去!好兄弟生死与共!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乐晓嘿存心想去凑热闹,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豪言壮语,蓝溯无奈,只得带他前往。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