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再遇坽甝

2015-04-25

“鬼!有鬼!”乐晓嘿惊叫着从梦中惊醒,左右一看,竟空无一人,自己正躺在一片森林中,他越发害怕,“蓝溯!蓝哥!你在哪?”

蓝溯端着一碗水,匆匆而来,“又出什么事了?”

“你去哪了?”乐晓嘿心有余悸地看着他。

“你被鬼吓昏过去了,我就把你背出来了。一定渴了吧?来,喝碗水。”蓝溯说着将碗递了过去。

乐晓嘿还真渴极了,接过碗来“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这林丞相府还真有点邪门啊!”

蓝溯神色凝重,“是时候叫凌髐蜭出来见我们一面了。”

 

林丞相府。

凌髐蜭与瑰夜在月下站了一会,瑰夜显得有点着急,“髐蜭,你说冷仙姐姐不会出事吧?”

凌髐蜭皱了皱眉,拉住瑰夜的手,“去看看。”

二人奔到冷仙房门前,房中灯已熄了,但屋外的一个七色保护层还是令凌髐蜭心中一震,能施展出这个保护层的人法力不会低。

“保护层?”瑰夜一愣,望向凌髐蜭,“能打开它吗?”

“能倒是能,可……”凌髐蜭犹豫片刻,“这个保护层一旦受到攻击便会发出巨响,倘若强行将它打开,只怕响声全府都听见了。”

“这施放保护层的人真损!”瑰夜恨恨地跺脚骂道。

凌髐蜭摇手示意她小声,拉着她向厢房走去,“量那林静影不敢公然对冷仙姐姐如何,我们去睡吧。”瑰夜顺从地随她去了。二人各自进入了一个房间。

 

乐晓嘿因为遇鬼被吓昏了过去,在蓝溯面前大丢面子,又气又恼,忍不住大骂起林符和林府中的鬼来,他污言秽语,实在不堪入耳。蓝溯基本不会骂人,也极少听到骂人的话,根本听不懂晓嘿这种“高级”骂人语言的意思,只当他讲鸟语、唱催眠曲,自顾睡去了。

 

因为心中惦记着冷仙安危,凌髐蜭、瑰夜这一夜均未睡好,次日二人早早起来,站在保护层外,名义上是伺候,实则也想探听一下虚实。

冷仙与林静影日上三竿方才起来,二人打开了房门,凌髐蜭、瑰夜忙送上洗脸水,冷仙面色绯红,散挽黑云。凌髐蜭偷看了一眼林静影,这位公子宛若城北徐公、傅粉何郎。面如白玉,身姿飘逸,但脸上难掩一丝虚弱的气息。

“仙儿,她们是……”领经营似乎对凌髐蜭和瑰夜这两个侍女充满了戒心。他的声音如汩汩清泉,十分悦耳,但似乎中气不足,声音并不响。

凌髐蜭怕冷仙说走了嘴,忙近前跪下道:“我们两个是冷小姐陪嫁的婢女,我叫珷儿,她叫瑰儿,少爷若有吩咐,叫我们两个便是。”

林静影挥挥手,“你们下去吧!”

凌髐蜭、瑰夜连忙退下。

“冷仙姐姐和那个林静影真是一见钟情了。”凌髐蜭无奈地转头对瑰夜说。瑰夜淡笑,“当年我对你不也是一见钟情了吗?”二人推开房门,见桌上摆着一张字条:

速来悦来客栈二楼,有要事相商。

叔叔:蓝溯

二人互望一眼,凌髐蜭换上男装,扮作一位翩翩公子。瑰夜也打扮成一位富家小姐,二人跃出墙头,直奔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二楼一派笙歌大作的景象,一位紫衣舞女如飞燕一般翩然起舞,舞姿轻盈别致,如九天仙子漫抒霞裳,乐晓嘿坐在桌边,看得两眼发直,蓝溯则毫不关心歌舞,只是焦急地望着楼下。

凌髐蜭和血沉槥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略显拥挤的街道中,这条街本来行人极其稀少,但二人的绝美相貌实在惹祸,众人见了这等美丽之人忍不住多瞧两眼,一路追随而来观看,使得这街道也显得拥挤起来。

蓝溯碰碰晓嘿,取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和两张狼皮,指了指楼下,示意晓嘿戴上面具披上狼皮下去吓跑这些人给凌髐蜭、瑰夜解围。

“得了吧,蓝哥,我就是穿了这些,也不过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谁怕我?”乐晓嘿向下望了望,见凌髐蜭身边围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妇女,又向蓝溯道:“你放心,我领姐姐不是那种花心之人。”

说话间,凌髐蜭、瑰夜已来到二楼,蓝溯对她们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坐下。

二楼尽是些雅座,那些追着凌髐蜭和瑰夜看的人也不好追上来了。

“蓝叔叔,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凌髐蜭首先开口发问。

“林府是个是非之地。”蓝溯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将他与晓嘿入林府遇鬼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凌髐蜭、瑰夜。

二人听完蓝溯的话,眉头微皱,凌髐蜭也将在府中所见一一向三人道来。

三人听得目瞪口呆,蓝溯咬着牙道:“这林府的水真深啊!看来不费一番周折,别想找出事实真相!”他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拉着三人耳语了一番,三人面有喜色,暗暗叫好。

正在此时,忽见一个醉醺醺的大汉,手持大杯,摇摇晃晃走至台前,一把抱住那跳舞的紫衣女子,“小妞儿,你好漂亮啊!”

那紫衣女子吓得尖叫一声,“啊!快放开我!”拼命挣扎,怎奈那大汉有些力气,双手似一把铁钳一样牢牢夹住她的肩膀,这女子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

这样的事,蓝溯在外走南闯北多年,见得多了,倒也不甚在乎,乐晓嘿、凌髐蜭、瑰夜三人倒气得眼中冒火,凌髐蜭一跃而出,右手在那大汉肩部轻轻一推,那大汉站立不稳,“噗咚”一声,摔了个仰面朝天。

“小白脸,敢坏老子好事?”大汉大怒,爬起来对凌髐蜭连出两拳,凌髐蜭左右闪避,顺势抓住他手腕,下面飞起一脚,正中他小腹,这大汉禁不住这强大的攻击力,一下又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又摔在地下,再也站不起来,只能连声惨哼。

他的几个同伴见此情景,纷纷抽兵器跃了上去,那紫衣舞女似乎不会法术武功,吓得躲在凌髐蜭身后。这边,乐晓嘿、瑰夜也欲上去帮忙,蓝溯拦住二人,“对付这几个蠢材,髐蜭足矣。”更何况乐晓嘿法力低微,只能对付街头流氓,随便来个武将都能将他打倒,冲上去说不定帮倒忙。

的确,这几个武功平平的混子岂是凌髐蜭的对手,凌髐蜭腾挪闪避,以力借力,巧躲巧打,不费丝毫力气便将众混子打得趴在地下,大呼小叫,腿断臂折,再也爬不起来了。

“好!”乐晓嘿见此情景,心花怒放。

待打退混子,凌髐蜭才发现自己为了保护紫衣舞女,竟在不知不觉间将她抱在了怀里,而紫衣舞女也抱着她,目光中满是温柔。

“对不起。”凌髐蜭的脸红到了耳根,连忙把她放开,但紫衣舞女却没有放手。

“小姐姐,原来你没有死,你不记得我了?紫坽甝。”紫衣舞女妩媚地笑。

“什么?你……”凌髐蜭愣住了。她看着紫坽甝的脸,虽然女大十八变,但在这张脸上,似乎还能找到当年的痕迹,“你……”那当年的情景,此刻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哥哥!不要杀她!”紫衣女孩大叫一声,跑上前抱住了铁蜭,铁蜭无力地倒在她的怀中。

“对不起……”紫衣女孩啜泣起来。

“其实不关你的事,你不必自责。”铁蜭勉强抬起手为女孩擦去泪水,明亮的眼睛里的光辉渐渐黯淡了下去,“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坽甝。”女孩哽咽着,眼中充满了内疚和担心。

“你的名字真美。”铁蜭轻轻地说。

“小姐姐,你真漂亮。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来生我要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坽甝的表情证明她是认真的。

“我……”铁蜭想回答,但生命已经不给她时间了,她闭上了眼睛。

“小姐姐!你不要死啊!你回答我!你愿意吗?”坽甝用力地摇晃着她。

但铁蜭真的无法回答她了。

坽甝把铁蜭的尸体紧紧地搂在怀中,“我真的好喜欢你。”

“你想起来了?那我现在问你,你愿不愿意娶我?”紫坽甝抱着凌髐蜭的腰。

“我……”凌髐蜭还未来得及回答,气急败坏的瑰夜早冲了上来,“你这个贱人!放开我的女人!”

此言一出,全场大惊。

紫坽甝却是微笑如常,“这位姐姐,你勾引我的女人,贱人二字,恐怕只有你担当得起吧。”

“你……我跟你拼了!”瑰夜怒不可遏,就要发动进攻,蓝溯、乐晓嘿连忙上前拉住,“瑰夜姐姐你冷静点!”“瑰夜小姐,不可冲动!”

“是啊,瑰夜,你看看,你还不如你的朋友明事理。”紫坽甝巧笑嫣然,“你难道不知道,杀了我,最痛苦的是我怀中的那个人吗?”

“你……放手!”瑰夜忍无可忍,哭喊着,甩开蓝溯与晓嘿,奔下楼去了。

“瑰儿!”凌髐蜭挣脱了紫坽甝的怀抱下楼去追赶瑰夜。

“这……”蓝溯不知所措。倒是乐晓嘿机灵,“我去帮忙把瑰夜姐姐找回来!”说完飞跑而去。

 

一个时辰后。

蓝溯和乐晓嘿找了家客栈安歇了下来,乐晓嘿心绪不宁,敲敲这里,动动那里,在房间里走几圈,最终终于忍不住坐在把玩幻影神镜的蓝溯旁边,“蓝哥,你说凌姐姐不会因为那个什么紫坽甝心乱了吧?”

蓝溯悠然道:“那得看她自己了。况且,就算她真的心乱了我也无能为力。这就好比两个男人抢妇,两个女人争夫,你说我能怎么管?若是瑰夜、坽甝中有一个是男子,我就有办法了。”

乐晓嘿暗暗白了他一眼,“这话和没说有什么两样?”

“行了,我们一到圣界就忙,现在也该玩玩了。今天就算了,明天后天我们四处去看看风景,后天天黑前在这里会和。”

乐晓嘿喜出望外,连声叫好,又向蓝溯一伸手:“蓝哥,既然如此,把你那些金子银子分我点,我自己单独行动,没这些东西怎么行?”

蓝溯拿过一大包金银,递给他,“小心存放,若怕丢了,去钱庄兑换成银票也可以。”

“知道,这个不用你嘱咐。”乐晓嘿一把抢了过来,蓝溯无可奈何地笑笑,去忙自己的事了。次日一早醒来,推开乐晓嘿的房门,晓嘿已经不在,估计是一大早就出去玩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