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误闯祠堂

2015-04-25

丞相的儿子娶妻,场面自然异常隆重,冷仙凤冠霞帔最在大红喜轿中,两个伴娘骑马相随,一路锣鼓喧天。

相府的迎亲队伍早在冷府门外等候,与送亲的长队合成一股浩大人流。林静影娶妻的事早就传遍了全城,人们涌上街头争相欲睹新娘芳容,一时间万人空巷。新娘坐在密不透风的轿中,只有两个伴娘时而向观者微笑点头。

但仅仅两个伴娘就把人们看醉了,一个如汉宫飞燕,轻盈灵巧,侧影如花瓣一般晶莹;另一个若唐宫杨妃,雍容典雅,明眸若夕日下令人无限迷恋的黑海海水。

蓝溯与晓嘿也混在拥挤的人群中,晓嘿揉着双眼,显然在为蓝溯这么早把他叫起来不满。

“你看,”蓝溯向两个伴娘一指,晓嘿极不情愿地抬眼看去,但当她目光移到两个伴娘身上时,眼睛顿时触电般亮了。“美女耶!这样的美女居然会在圣界出现!”

“怎么?不认识她们?是你凌姐姐和凌姐夫!”蓝溯笑起来。

“什么?”晓嘿睁大眼仔细看了看,“还真快认不出了!真是人是衣裳马是鞍,她们打扮出来这么漂亮!看来女人的愁眉啼妆不是胡说了。咦?她们太开放了吧?这么快就把婚事办了?岂有此理!结婚也不请我喝喜酒!还把不把我这个小舅子放在眼里啊?”

蓝溯已是第无数次哭笑不得了,“她们只是给别人当伴娘!昨天夜里你睡了一夜,什么也不知道还乱发牢骚!”

“谁有你那么有精力,一夜不睡还不困!”晓嘿顶了一句。

“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有精力的。”蓝溯苦笑,“你困吗?我们找家客栈去睡觉。”

“你别笑,你一笑我就发毛。”晓嘿看看蓝溯,自己退了一步,“你不会又想着什么坏主意吧?”

“那要晚上才知道。”蓝溯收住笑容,拉着晓嘿,“走!”

“去哪啊?喂!”晓嘿被动地被拉走了。

 

一天的热闹过后,东方升起一轮残月,冷仙盖着红盖头,静静坐在新房中。

“冷仙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那畜生碰你一下。”凌髐蜭安慰伤心害怕的冷仙,“我去外面守着,要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强盗坏人想进入院子,我就帮忙处理了。瑰儿,你在这里保护冷仙姐姐。”

“好。”瑰夜不知凌髐蜭什么目的,只得答应了。

把冷仙交给瑰夜,凌髐蜭是放心的,她出去后决定先看一看整座府邸,以免府中有什么埋伏自己因不清楚吃亏。

林府的院子极大,无数的回廊、屋宇、通道让人极易迷失路径,但这难不倒凌髐蜭,一路上他都暗暗拥包中的夜光粉做了标记。

在一处人造湖边,凌髐蜭站住了,月光下的湖水如此湛蓝、澄澈,微微荡漾着点点银波,给人以无限遐想,她忍不住摸出兜中的红宝石螺壳,水银般清的月下,红色螺壳闪着幽光,如梦似幻。使得凌髐蜭也看呆了,呆呆地陷入那缕明灭虚无的红色梦幻中。

“姐姐,你在看什么?”一阵如银铃轻摇的清脆声音打断了凌髐蜭的思绪,她下意识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黑衣少女,少女纤细的身影笼罩在淡淡的月色光辉中,一双明眸宛若水晶镶嵌,面色如月般皎洁。

“我……在看月色。”凌髐蜭发现自己有些走神,连忙集中精力,微笑着回答。“你呢?”

“我在看你手中的螺壳。”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凌髐蜭将螺壳递到她手中,“你喜欢就送你了,反正是意外收获。”

 

“一二三!哎呀!蓝哥,你不仗义!”晓嘿骑在高大的墙头上,喘着粗气抱怨。

“我又怎么不仗义了?”蓝溯也爬上墙头。

“黑天半夜误导我私闯民宅,我多好的孩子,都让你教坏了。”

“不知是谁给这‘民宅’打上了封印,若不然可以用‘穿墙术’,就不用爬墙头了。”蓝溯叹道,不理会晓嘿。

“等等!忘了件事。”晓嘿忽然叫起来。

“嘘!小声点!什么事?”蓝溯四处看看,提醒晓嘿。

晓嘿看了看蓝溯,压低了声音,“既然有封印,你的法术就用不上,至少在这墙上用不上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蓝溯对这个问题很奇怪。

“那这么高我们怎么下去啊?”

“啊?这……”

 

“那怎么行呢?这么贵重的东西……”少女颇有些难为情。

“有什么不行的?”凌髐蜭豪爽地摆摆手,“你叫什么名字?”

“血沉槥。”

“血沉槥?很好听,我叫凌髐蜭,取自‘胸中浩气凌霄汉’一句诗。”凌髐蜭很大方地介绍自己,那得体的优雅让血沉槥一愣,真像啊!连名字也一样,只是……

“那,我叫你凌儿吧!”血沉槥的明眸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辉。

“好啊!”凌髐蜭轻轻一笑,如雪莲初绽,圣洁美丽。

 

“老天爷!总算下来了!还好墙边有棵树!”晓嘿顺着绳子爬下来,连叹好险,“差点就下不来了!对了,蓝哥,我还没问你,费九牛二虎之力冒着危险上这里来干什么啊?”

“看看你姐姐姐夫怎么样了。”蓝溯的样子活像开玩笑。

二人边走边聊,也不怕让人发现,林府极大,亭台轩榭数不胜数。此时,一阵嘤嘤的哭声传入了二人耳中。

“谁在哭?”乐晓嘿左右一看,只见一面色苍白的女子坐在一座凉亭之上,只露出侧面的半张脸,这张脸比之凌髐蜭相差甚远,但挂了泪珠也如梨花带雨,分外动人。

乐晓嘿见了女孩子献殷勤的毛病又来了,他丢下蓝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女子跟前。“小姐,你哭什么?”

女子转过整张脸,乐晓嘿吓得“啊”地一声,昏倒在地。

原来,这女孩的脸只有一半有血肉,另一半的脸却是白森森的骷髅,连眼睛也是一个黑色的洞,头部不但没有头发,连头骨也有一块无一块,白色的脑浆四溢。

蓝溯见了这样一个“人”,也吓了一跳,但一则他离得远,二则他见多识广,所以在大惊之下总算还能回过神来,手持幻影神镜念动了咒语,一道钴蓝色光横空扫了过去。

“女子”尖叫一声,逃走了。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蓝溯也顾不上凌髐蜭,背起晓嘿,迅速离开了相府。

 

“你是新来这座府的吧?”血沉槥澄澈的目光望着凌髐蜭。

“是啊。”

“那我陪你四处走走。”血沉槥说完拉着凌髐蜭的手就向一个月形门跑去,二人转了几个弯,忽然一座高大的建筑映入了眼帘。

凌髐蜭停了下来,“这是什么?”

“是……林家祠堂,供奉林家祖先的。”血沉槥见她停到这里,颇为奇怪,凌髐蜭见门被一把大铜锁锁住,拔下头上的银簪把锁打开了。

“我们进去。”凌髐蜭拉着目瞪口呆的血沉槥,进入了祠堂,反手关上了门。

这座祠堂很大,没有点灯,窗又关得紧紧的,凌髐蜭见这样实在看不清什么,施展出一套“弱光照明术”,这种照明术光线较弱,既能让近处的人看清楚近处的一切,又不易被远处的人发现。

“凌儿,你来这里……干什么?”血沉槥声音颤抖,有些害怕。

“直觉告诉我,这里不对!”凌髐蜭借着微弱的光开始搜查整个祠堂,总有一种异样一直缠绕在她的心头。

可经过一番对地面、墙壁的敲打之后,凌髐蜭一无所获。她开始将目光转向了那一排排成“一”字的牌位。这牌位共有十五个,凌髐蜭走到最中间的一个牌位前,将它一按一转,只听“嗖”地一声,不远处的几块地板忽然撤开,露出一个地下通道。

“下去!”凌髐蜭果断地拉着血沉槥走下通道。

这通道散发着腐朽的气息,越往下气味越浓,似乎有鱼虾烂掉了一般。周围的墙壁上雕刻着奇形怪状的妖魔,令人不寒而栗。

因为通道在地下,不怕光的亮度强了会被人发现,所以这一次,凌髐蜭施展出了“强光照明术”,一道白光停留在半空中,把一切照得如同白昼。

通道的台阶下是一间密室。

“啊!凌儿!”血沉槥只向密室看了一眼,就吓得转身扑在凌髐蜭怀里。

密室中有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都已经腐烂了。而他们的死相更是惨不忍睹,腐烂得最严重的那个女子是被活活勒死的,大睁着一双恐怖的眼睛,那个男人一丝不挂,看样子是被乱刀砍死的,死后还被阉割了。另外两个女子一个浑身插满了箭,显然是被乱箭射杀。另一个只穿着内衣,一只手握住刺入腹中的匕首,斜躺在墙角。四个尸体组成了一个阵法的形状,这个阵法凌髐蜭在梦中也见过,叫“怨灵寿阵”,是将背叛自己的人杀了,尸体摆成阵法,用以向上天祈求长寿的一种邪恶阵法,不过这个阵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谁布了它?这个人跟几个死者又是什么关系呢?

“凌儿,这……这是什么?太、太可怕了!”血沉槥瑟瑟发抖,嘴唇发白,看样子快晕过去了。

凌髐蜭忙收起纷乱的思绪,把血沉槥抱起,走出密室,关好出口,才把她放下,轻声问候:“小槥,你没事吧?”

血沉槥惊魂甫定,摇了摇头,凌髐蜭扶她走出祠堂,锁好了门,又叮嘱她:“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别让第三个人知道。”血沉槥懂事地点了点头。

二人携手走出月形门,这才道别而去。

凌髐蜭转了几个弯,看见了正焦急地站在那里的瑰夜。

“瑰儿,你怎么在这里?”凌髐蜭惊问。

“冷仙姐姐见了那个林静影,叫我出去。”瑰夜有点无奈,“这两个人一见钟情,我也不好意思棒打鸳鸯,只好出来了。”

凌髐蜭沉思片刻,“顺其自然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