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0.神秘暗示与神秘通道

2015-04-25

这突然出现的情况不仅让蓝溯也让其余三人大出意料之外,但片刻之后凌髐蜭和瑰夜就恢复了平静。

七色强光中的赤色光渐渐强盛起来,率先弯曲成桥型,形成一道拱形门,其他色光则被它屏蔽到了身后,拱形门中闪烁着神秘之光,宛若宇宙中一团未知的星云,变幻不定。

“蓝哥,这……这是什么玩意?”乐晓嘿心中有些害怕,但还是装着胆子装出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似乎……是个空间隧道。——其实我也说不好……应该是吧!”蓝溯皱着眉头,犹犹豫豫说不出一个答案。

“或许是什么空间隧道。这东西已出现了不止一次了。”凌髐蜭平静地望着那神秘莫测的拱形门,话语却石破天惊,“我和瑰夜进去过,那里面是个死胡同,只有四幅画。”

“进去没危险吧?”乐晓嘿见了神秘的东西心里就痒。

“绝对没有。”凌髐蜭肯定地回答。

乐晓嘿闻此言一步跨了进去,的确,这里是一个狭而不长的由七色光组成的通道,尽头是一块七色光组成的壁状物,只不过两面用光组成的墙上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画。

“咦?前几次都有的啊!”凌髐蜭一副吃惊的神色,显然这次的情况很不可思议。

蓝溯仔细观察了周围,对三人摆摆手,“我们退出去。”

四人一起退到通道外,此刻,只见蓝光一闪,一只蓝色的小镜子凭空出现在蓝溯手中,蓝溯神情严肃地郑重的念起了咒语:“天地无极,唯我华胥,华胥永生,蓝宇不灭。开!”

蓝色镜子的镜面飞速汇聚着力量,镜面如雨前阴云一般越来越深,给人的感觉也越来越厚重,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又如波诡云谲的幽夜。蓝色光芒流转于整个镜面,随着蓝溯的一声“开”,镜面上猛然凸起一道蓝色光柱,直冲向那神秘隧道,强大的攻击力使空气流动加剧,地面上不由掠过一阵狂风。

蓝色光柱通过拱形门,直击入门内,仿佛打到了一座山上了一般,只听一声石块碎裂了的巨响,,山摇地动,隧道中的七色光如被击碎了一般退了下去,露出一级级伸向底下的台阶,光质墙壁的颜色此刻也转为了白色,不再流动不定,神秘感换成了一种宁静、闲适的感觉。

“蓝哥,有你的啊!”乐晓嘿张大了嘴,半天才合上,“你这镜子还真有两下子,平时以为你不爱美,想不到你还有这玩意,什么时候买的?”

蓝溯白了他一眼,“你要能买到第二个,我把这个也送你。”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镜子吗?”乐晓嘿又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见蓝溯有些不高兴,他无趣地摆摆手,“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这镜子这么说也是个宝贝了,叫什么名字?”

“幻影神镜。”

“不错,挺好听的。咦?”乐晓嘿的目光忽然定格在了新隧道上,引得三人也忍不住看过去,那两面白色的墙壁此时白光流转,似乎又要发生什么异变。

猛然间,新隧道内出现了四幅奇怪的图案。

第一幅图案凌髐蜭和瑰夜都见过,瑰夜甚至费了半年的心血把它画下来。

一只孔雀停歇在一株橡树上,一只巨熊正啃那树干,一只背生双翼的飞虎正准备攻击巨熊,一只白兔远远观看,橡树的枝叶南面极其茂盛而北面及其稀疏,南面山坡上生长着一株木棉。

“这是什么玩意?”乐晓嘿指着第一幅图案抱怨道,“根本看不懂!还有这第二幅,不过这第二幅好像在哪见过。”

“这是古人画的冰数图(注释一)。”蓝溯看着第二幅图案沉思着说。

“冰数图?古人也这么爱好算术啊?”乐晓嘿忽然产生了一丝与古人比肩的好胜之心,“冰数的最大特点,就是只能永远无限靠近横轴,却永远不能与横轴相交,这个古人知道吗?”

“古人要不知道,也就不会这么画了。”蓝溯看了一眼画得近乎完美的图像。

“你说这两段冰数多可怜!永远只能向他们梦中的横轴努力,却不知道他们根本达不到这个目标。”晓嘿的这句话本是无心说出的,可蓝溯听了却心中一震。

第三幅图上画了一座有一大一小两个山峰的山,两条水流分别从两个峰顶流了下来,汇聚成一条大河,较高的山峰顶上画了一棵长在水中的树,较低的峰顶上画了一条在流水中洗澡的蛇。

“第三幅看不懂,第四幅我根本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乐晓嘿坦言道。

“第四幅画的是四大帝王之星。古代占星家常用它们来占卜帝王的命运,这四颗星的名字叫倾帝、毚火、孜语、独月(注释二),这点你应该知道,只不过这画中有不少不对之处,比如从四大帝王性上发出的四条光线和光线汇集成的一个点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存在就好了,四大帝王星都被一个点控制了,省的一山四虎,你争我夺。”乐晓嘿随口说道。

蓝溯静静的思索着这隧道和这四幅画,忽然间摇了摇头,“大家听我一言,这四幅画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它们所预示的东西我们一时还猜不透,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隧道之下是一个是非之地,我们离远点为妙。况且这隧道已出现过不止一回了,我们若不理它它就会自动消失,那么我们现在就当它根本不存在、从未出现过。”

乐晓嘿一听就跳了起来,“凭什么啊?放弃这么难得的探险机会!蓝哥,你就那么迷信吗?四幅破画就把你吓成这样?说不定它们什么寓意也没有,只是古人画着玩的呢!再说,人定胜天,我们的命运还能让这四幅破画左右了?”

蓝溯有些气愤,“乐晓嘿!你真是见识短浅!人生在世,是非降临到头上不能怕,但生活在平安之中也不能无事找事,这个道理你也不懂吗?人定胜天没错,可胜天之后要付出多大代价你又懂吗?”

“蓝哥,你怎么不往好处想啊?”乐晓嘿一跺脚,“我……”

“行了!快别吵了!”凌髐蜭实在看不下去了,打断了晓嘿的话,“我们都会法术,还怕它一个隧道吗?再说晓嘿只是想进去看看,又不是进去就不出来了。蓝叔叔,你如果觉得事有蹊跷,你在上面等着。晓嘿、瑰夜和我下去看看就回来。”

“凌哥,啊,不,应该是凌姐姐,你真好啊!”乐晓嘿一听这话乐坏了。

在刚刚蓝溯与晓嘿争执的时候,凌髐蜭和瑰夜早已商量妥当,二人都同意下到隧道中一看,因此凌髐蜭刚才才说出这番话。乐晓嘿得意忘形,向隧道中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美女,请!”

凌髐蜭拉着瑰夜的手,二人走入了隧道中。

蓝溯想阻止,但那里阻止得了,眼见晓嘿也要一步跨入隧道,他急中生智,立刻站在晓嘿身边,“我一个人太不安全了,还是同你们在一起吧!”

“你不怕什么不好的兆头了?”晓嘿的话有几分嘲弄的成分。

“我怕。”蓝溯回答,“可我单独行动恐怕兆头更不好。”

“这不得了。”乐晓嘿一副胜利的样子。但未等他得意完,一阵狂暴的龙卷风毫无征兆凭空袭来。

“啊!”四人一声惊叫,瞬间就被淹没在狂风里。身体完全失去了平衡,像被吸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身不由己。

就在蓝溯、晓嘿的意识已接近模糊时,他们忽然感到背部一痛,仿佛自己被什么东西重重抛在了地上。乐晓嘿试着睁开眼,眼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地上长满了各种不知名的植物,不远处是一片原始森林。

“蓝哥,蓝哥!”乐晓嘿推了一下身边的蓝溯,“蓝哥,这是什么地方?”

蓝溯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后不禁沉下脸来,“不好,我们到了圣界!”

“圣界?”乐晓嘿对这个词颇觉新鲜。

“一百年前,魔道将军紫倁发动兵变,杀了当时的圣君血璎,自立为王,人、神两界趁魔界内讧起兵攻打,紫倁惨败,退守到三界之外的圣界。人、神两界之兵找不到圣界入口,只占领了魔界地盘。我少时听父亲说,凡是圣界都有一个这样的标记。”蓝溯顺手指向一棵大树上的一个毒蛇嗜血的图案,“想不到如今它真的在这里出现了。”

“啊?我说蓝哥,那我们……不是进了妖精窝了吗?”晓嘿大惊。

“也不至于,对了,凌髐蜭她们呢?”蓝溯走有一看不见凌髐蜭和瑰夜的影子,有些着急。他翻出幻影神镜,“我看看她们在哪。”

见他要使用法术,乐晓嘿不由分说将他拉入了那片原始森林,“蓝哥,你也太胆大了,草地上一马平川,来个妖精连个躲的地方也没有。再说,我听说镜子一类的宝贝只在树林外才能看清。”

————

【注释一】冰数,即现在所说的正比例函数。

【注释二】倾帝、毚火、孜语、独月。即轩辕十四、心宿二、毕宿五和北落师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