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复活仪式

2015-04-19

蓝溯走出鬼塔院子的院门时,忽然间一个黑影窜到了他的面前,吓了他一跳,那黑影开口便叫:“县太爷好!”

“县太爷?”蓝溯对这个称呼好奇。

“蓝哥,你不是自己承认你是蓝宇国县令了吗?”来人是乐晓嘿,他笑嘻嘻的答道。

“你小子偷听我和凌髐蜭的谈话!”蓝溯薄怒。

“蓝哥,这不怪我,谁让你那石子打不准,只擦了一个边,我笑了一会就不笑了,一猜你就往鬼塔来了,所以来看看你打什么鬼主意,谁想到无意中就听见你的话了。”乐晓嘿一脸无辜地双手一摊。

蓝溯的神情此刻反而很悠然,“秘密被你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把它出卖给神界领赏?”

“那我就不在这等你了。再说我也是蓝宇国人,干嘛出卖自己人?”

“向我提点条件?”

“那我早就开口了。”

“那你想干什么?”

“支持你也支持凌髐蜭她们啊!我们好歹是朋友,你说你怎么这么不信任我?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是蓝宇国人了,你到现在也没把你也是蓝宇国人的事实告诉我。真不够义气!”

“我也是有难言之隐,我要复国。”蓝溯悲切地说。

“我也要复国啊!开心点,蓝哥,能帮你复国的人有很多呢!我就是其中之一。”

“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

“那当然。”

“好,明天天黑之前在这院子里搭起一个祭坛。”

乐晓嘿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原来你让我给你做苦工啊!蓝哥,你也太不仗义了!哎!你别走啊!”

 

凌髐蜭静静走回了瑰夜的房间,坐在瑰夜的床边默然看着她,可瑰夜醒了,她看见了凌髐蜭眼中那丝奇怪的光芒。

“髐蜭……”

凌髐蜭握住她温柔的手,眼中有一丝复杂的感情如流水一般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瑰儿,我会给你一个惊喜,就在明天晚上。”

“惊喜?什么惊喜啊?”瑰夜的目光中有期待有又好奇。

“现在就告诉你怎么能算惊喜?”凌髐蜭柔和地一笑,轻抚瑰夜如黑色丝绸般光滑的青丝,虽然这青丝的手感与空气无异,“快睡吧,离天亮不远了。”

 

乐晓嘿一直跟着蓝溯来到一处蜿蜒曲折的河道边,此时已是斗转参横,河上有薄薄的一层雾气弥漫,流向远方未知地域的河更显得曲折莫测,雾气把潺潺流向远方的河水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这一切宛若笼着轻纱的梦。

“蓝哥,我敢保证你是来搬石头来了。”乐晓嘿信心十足的推测道。 

“知道了还不快动手?”蓝溯故意开晓嘿的玩笑。

乐晓嘿走过去一看,不仅连连摇头。“这里的石头块太大了,我可搬不动。”

“你使个法术不就搬动了?”蓝溯微笑着提醒道。

“就我那点法术还……”乐晓嘿吃惊地把嘴张大得快吞下整个月亮,然后无趣的走到一旁,“那样的法术我没学过。”

“我知道你的法术不太好。我搬还不行吗?”蓝溯不愿和他啰嗦,向其中几块石头一抬手,众石顿时飞到空中,向蓝溯手指向的方向飞去了。

“蓝哥,你恐怕还要找点水、黏土、石灰、沙子。”乐晓嘿见石头已搬走。

“用不着。用黏土、石灰、沙子砌成的祭坛什么时候才能干?况且这个祭坛我们只用一次,砌那么坚固干什么?”蓝溯边说边踏入一片树林,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柄斧头,“砍两棵大树,搭个临时的就可以了。”

乐晓嘿只是跟着凑凑热闹,并没有真想干的意思,因此它只是看着蓝溯砍树、搭祭坛,偶尔帮些小忙,这一天过得倒也清闲。

 

浓黑的夜幕降下来,那种黑夜特有的浓重开始向它所有触手可及的地方蔓延,凌髐蜭来到了鬼塔,她这次穿的是女子的服饰,更显得美艳绝伦,她神情肃穆地走到蓝溯为她临时搭建的祭坛上,那是一个正方形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一张床似的东西、一张桌子、笔墨纸砚和三个碗,其中一个盛着水一样的液体,另外两个是空的。

她走过去,挥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符咒,她的速度和符文的正确率都让晓嘿包括蓝溯大吃一惊,心中暗叫天才。

从身上取出一把雕刻着奇异花纹的匕首,凌髐蜭没有丝毫迟疑就划开了自己的手腕,让鲜红的液体流入空碗中,直到两个空碗都满了,她才取出丝帕抹去手腕上的残血,顺便包扎了伤口。

一碗泪水是早就准备好的,凌髐蜭把泪水、鲜血小心翼翼地洒到床上。月光下,这些液体混合在一起,闪着血红的光辉,有些耀眼。

关键时刻到了,蓝溯、晓嘿都屏住了呼吸。

瑰夜的鬼魂出现了,她似乎嗅到了鲜血的气息,开始飘向这张床,最开始她还有些迟疑,后来便大胆地跃到床上,喝起鲜血来。

“鬼居然喜欢喝血。”乐晓嘿嘀咕道。

“鬼都对鲜血感兴趣。”蓝溯解释。

趁此机会,凌髐蜭猛然抓起桌上的符文贴在床的四周,刹那间符文发出万道金光,刺得蓝溯和晓嘿睁不开眼睛,凌髐蜭念动咒文的沉重优美的声音和瑰夜凄厉的叫声传入他们的耳膜。

忽然间光线弱了下来,蓝溯立刻睁开了双眼,晓嘿也试着睁开一只眼观察,只见半空中银光闪烁,汇聚成一团耀眼的银色星云,一个女子的身影在这星云中渐渐清晰起来。

“成功了!”蓝溯和晓嘿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异口同声地大叫。

随着女子的身影渐渐清晰,星云的光辉也逐渐黯淡下去,最终化为了虚无,女子如秋叶一般在空中缓缓飘落。

就在女子下降的同时,凌髐蜭脚尖一点飞跃而起,飞到空中抱住女子的腰,二人一起落了下来。

衣襟飘曳,翔于凌霄,风姿绰约,灵动俊秀。

“好漂亮啊!”晓嘿不由自主地赞叹起来。二人缓缓飘落的身影任是石头看了也心动。

女子睁开了眼睛,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把抓住凌髐蜭的手,表情激动,“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凌髐蜭苍白的脸上涌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已化为人的瑰夜扑到她怀里,“髐蜭,谢谢,谢谢你!”

凌髐蜭也不由的抱住了她。

蓝溯与乐晓嘿互望一眼,悄无声息地从鬼塔的院子里退了出去。

 

“总算有个圆满的结局。”乐晓嘿打个呵欠,昏昏欲睡,“哎,我们也办了件好事,现在该去睡觉了吧?困死了。”

“睡觉?上哪去睡啊?”蓝溯对这个问题颇觉奇怪,“这个小镇太偏僻了,连客栈都没有,我们今夜要睡只能睡在草丛中,现在坏人这么多,那也太危险了。我们都会法术,一夜不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算了。”

“啊?这个……”晓嘿心存不甘,又打了个呵欠,想了片刻回答:“我们去古塔里边吧!反正七层的塔她们二人也住不了。我相信她们定能让我们在那里睡觉。”

“不行!”蓝溯用一个严厉的目光试图去制止他,“她们是女孩子,我们是大男人,这个嫌疑一定要避!今天你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准再踏入古塔一步!”

乐晓嘿根本不怕他,遂对他嗤之以鼻,“还移风易俗激薄停浇的蓝宇县令呢!你就这么保守?我们和她们又不住在一个楼层里!”

“那也不行!这件事我们今晚算办完了,不能再打搅她们了!”蓝溯态度坚决。

乐晓嘿此时正困,很快没了同蓝溯争辩的闲心,趁蓝溯不注意,他一步跨入了院门,“你不进去我进去!”

“你小子给我站住!”蓝溯吃惊不浅,连忙阻止,乐晓嘿紧跑两步,已来到了院子中央。凌髐蜭和瑰夜正坐在祭坛上闲话。

蓝溯心急如焚,双脚腾空欲一个空翻翻到晓嘿面前,可就在他即将落地的一瞬间,地上猛然爆发出一道七色强光,宛若一道突然出现在地上的彩虹,一下将他弹开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