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7.墓地偶遇

2015-04-17

一直目送两位少女的身影消失后,蓝溯才把目光转向晓嘿。此时,乐晓嘿正望着蓝溯,嘻嘻地笑。

“傻笑什么?”蓝溯毫不留情地呵斥道。

乐晓嘿依旧没能收住笑容,“蓝哥,怎么你一听凌髐蜭是女孩就把她的一切问个底朝天啊?你到这儿来不会是为了找艳遇吧?”

并不了解蓝溯的晓嘿并不知道这句话彻底惹恼了蓝溯,蓝溯拾起一块石子打中了晓嘿的笑穴,晓嘿本就爱笑,这样一来他更是笑得躺在地下打滚,再也站不起来了。

“实话告诉你,以我的心态阅历,赶得上她的外公!她也只能算我的外孙女!再不想正经的,别怪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蓝哥……那你也别这么损啊……哈哈哈……”

蓝溯白了他一眼,“笑够了,到看打树花的地方等我!”说完自顾走了。

“哈哈……蓝哥……你等着……等我起来决不轻饶你……”

 

鬼塔。

这塔已不知是哪朝修建的,显得破败不堪,塔外是一圈红砖围墙,高大且完好,给人以一种阴森森不可侵犯的感觉,再高的围墙也难不倒蓝溯,他飞身跃了上去,如一只幽燕一般落入了院内。

院中荒草萋萋,雨井烟垣,满目疮痍,蓝溯绕着这围墙内宽敞的院子走了一圈,只在后院发现了几座荒坟,虽说是荒坟,却尚残存着汉白玉墓碑,迎着月光,依稀可见最前面的那个墓碑上赫然写着:殷氏长公主殷溵之墓。旁边刻着墓志铭,蓝溯看了几眼,越看越心惊。这俨然是神界托塔天王李靖的妹妹李皘之女殷溵的墓。李皘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名殷溵,若论文武才学,殷溵尚在她三位兄长——李靖的三个儿子之上,但此人之所以在三界名头不响,着实因为此人恃才放旷,干了一系列有辱门楣之事,包括拜三界第一大邪魔王蜮为师学习三界禁用的法术,听从王蜮的安排任当时三界公认为魔教的战天神教七堂堂主,借伐纣名义屠戮中原……果然多行不义必自毙,被王蜮利用过后用毒酒害死,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时年只有十四岁,这人死得无声无息,悄然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只有偶过古书店时人们还能从泛黄的书中挑出几本她的诗集,品味那孤凄悲凉的意境。她曾创了一种流传甚广的法术——冰舟千帆,不过时至今日也少有人去炼了。

她死后,其母李皘爱女心切,为她修了个衣冠冢,但时常有人嚷着要掘她的墓,报仇雪恨,可总未能找到,不想蓝溯在这里碰见了,但蓝溯是绝不会去掘这墓的。

在这座墓的旁边,立着另一座碑,上面只写了三个紫色的大字:永不悔。这是蓝宇国先主紫杺立的,这之中还有一段故事,当年,西方弥勒佛祖东游,遇见紫杺,便苦劝紫杺同他出家,紫杺当时有一个他深爱的人紫倁,他放不下对祖辈的责任,也放不下爱情,执意不从,那弥勒佛祖又偏偏固执,说紫杺若不出家必会英年早逝,到时后悔不及,二人说翻了,在洛水旁大打出手,弥勒佛祖没打过紫杺,逃回了西方。为表决心,紫杺在蓝宇国创始人殷溵的坟墓之侧立了这块碑。

蓝溯看着这块碑,不知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他“噗咚”一声跪在了这块碑前。

父亲,你知道吗?亡国的这些年来,我的压力有多大?层层的重压,将我一步一步压向崩溃的边缘,我不知道哪里有地,哪里有天,我仿佛只知道自己身处渺茫的大海而不知道哪里有岸,接连的失败,越来越惨重,是我每一次抬起一点头就感到千难万难,我不知道胜利在何方,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是否存在过胜利这个名词,我无数次质疑生命的价值,我不明白为什么造物主当初还要创造希望这两个字。

以前,我总认为自己是一座随时喷发的火山,如今,我改变了这种想法,我怎么会是火山呢?我一定是一枚冒着浓烟的炸弹,火山喷发过了安然屹立,炸弹爆炸过了损人利己,不过,能与敌人同归于尽,未尝不是个完美的结局。

我绝望了,曾经,你给过我无限宽广的逃亡,直到我心慌。可你却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我面前,作为我的结局,还要我承认。曾经,你给了我三年的约定,可我怎料三年之后我竟没有等到光明,等到的却是一个近乎无休止的绝望。你抛弃掉我的人格,让我一辈子苟且偷生,竟只是为了恐惧太多的流言蜚语。你不该救我,紫杺,我明白,你爱我,可你除了绝望和恨什么也给不了我!除了耻辱和悲剧你也未曾留给我什么。我被你放置在人间——这个你亲手制造的地狱里,痛苦终生,直到生命停止。我多希望,能有一天,能与我的敌人同归于尽,那样,我就解脱了啊!你知道吗?如今支持我活下去的,除了绝望就是仇恨,我后悔,后悔没能早生七年,飞到洛河边,夺下你指着弥勒佛祖的剑,轻轻告诉你:“去吧,不要顾及责任,也不要顾及爱情,执迷不悟,当断不断反而会害了自己。你明不明白,你自己的安宁,你自己的幸福,你不拖别人的后腿,便是对亲人和你爱的人最好的回馈,便是对养你的亲人,爱你的国人最好的报答。”你又明不明白,你之所以走到今天,还拖上我的一生陪你痛苦,就是你那时不肯放下责任的包袱,才导致这许多年来别人反过来对你负责。

我是一个该死的人,可你却救我,让我生不如死,却又因为种种羁绊无法去死,死不了,又活不成,我在阴阳两界徘徊,我多想下十八层地狱啊!在精神上,即使到了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痛苦罢了。还记得金城中那几个人研制炸药做连环爆炸实验时故意炸死一个人的故事吗?当时人们都骂他们见利忘义缺德。但最恨他们的却是我,我不恨他们见利忘义炸死人,我很的是他们为什么炸死了一个不想死的人却不炸死我!

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你的错,可你为什么还要让我活着?如果你当初看着我落入狼口坐视不救,如果当初你看着我重病缠身置之不理,如果,如果,如果,如果……

我就不会有今天!你不是爱我,不是,你是在害我!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能痛苦,只能甘心情愿地背负着亲人们罪恶的善良,只能心甘情愿地背负着千年的陋习而战,只能心甘情愿地带着仇恨一路前行!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明白,我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那我这辈子就别想得到片刻安宁。不错,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该谢你,谢谢你带我来到了这个你认为是天堂的地狱,给了我一个充满创伤与耻辱的人生。我宁愿,你是杀我的刽子手;我宁愿,你把我扔入火中让我毁灭。紫杺啊,你毁灭我却不负责杀了我,你迎来我却不负责送走我,难道,这就是你对我付的责?当年,在洛水畔,你拒绝了出家,你对恋人负责对亲人负责对国人负责,却为何偏偏没有对我负责?你明知道当时的局势,你明知道你的条件我的条件,你也明知道你的身份我的身份。你明知道,我活下去是注定不会幸福的,你明知道,我在你身边会让你受更多的苦背负更多,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活着?!你以你自己的方式对我负责,可你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我!你觉得问心无愧了,你觉得你做的已足够多,你觉得你受了足够多的委屈,你觉得你已经付出了一切……为什么,一切都是“你觉得”?可是于我,我还是在痛苦上更痛苦!事实上,能使我幸福,你要做的比这简单得多!你只想做一个父亲,可你是否考虑过我的身世我的未来?人生在世,不是为了一生痛苦。可你,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在这世上存在?!你当初就不该救我不该要我不该舍不得我!如果我死了,可能痛苦的、内疚的是你一个,可如今我没死!受罪的、痛苦的变成了我们两个!或许你会说你没痛苦过,可我要问那是不是你把所有的痛苦都转嫁给了我?你为了不背上心债,顽固地不考虑我的感受!

带着一丝绝望,蓝溯离开了墓地,他不能把太多的时间耽误在悲伤上,否则会误了正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