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泪情缘(男改女百合版) - 第五章、

2015-01-13

随天园

生活依旧进行着,随天园内的下人有条不稳的忙碌着。随天园就仿佛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几十年如一日的,充实的生活着。可是此时的随天园似乎少了什么,两年了没有听到那动人的旋律。虽然杨逸熙回来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为人温文而雅,就算对下人也很有礼貌。随天园的下人们对这样一位和蔼亲近的少主都非常喜爱,尤其是杨逸熙婉转悠扬的琴音更成为了随天园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一种习惯。直到两年后的今天随天园中谈的最多的,依然是那个英俊潇洒的少主和那最后一曲《凤求凰》。

随天园客厅,依然是几十位变的摆设。杨随天一手拿着一份报纸,另一手捧着一杯茶。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的保持了很久。

“噔,噔,噔”一阵优雅的下楼梯的声音,“随天,你坐在那发什么呆呢?今天怎么没有出去“败家”啊”从楼下下来的赵菲雪调侃道。赵菲雪又怎么会不知道杨随天“败家”的背后是什么呢?杨随天为她颓废了二十年,这份深情让赵菲雪从心里感动。赵菲雪常常会哭着问他:“你明明是可以拥有天下的,为了我而放弃整个天下你不后悔吗?”而杨随天总是笑着回答到:“整个天下也没有你重。”

“麻烦来了。”熙随天喃喃道。

“好好的,哪来的麻烦啊?”赵菲雪没好气的问道。

“你等着吧,马上麻烦就要找上门来了。”杨随天无奈的喝了一口茶。

“咦,今天怎么喝上苦茶了?”赵菲雪知道这个男人喝了二十年的茶,而且是二十年如一日的和着铁观音。他说他喜欢铁观音入口极苦,可喝下去后却香甜无比。而且回味无穷,就像生活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杨随天突然喝起了苦茶。

杨随天只是苦笑,什么都没有说。

就在这个时候有下人匆匆的走进来:“老爷,夫人,五小姐来了。”

赵菲雪惊讶的看着熙随天,这个五小姐就是杨随天的妹妹熙新涵,因为排行老五所以都叫她五小姐。因为当年赵菲雪和杨恨天有过一段惊天的恋情,而杨新涵也对陈恨天有着一份不被世俗容忍的挚着的感情。所以就算是嫁给了杨随天以后和这位杨家小姐也没有什么来往。二十年来杨新涵从未踏足随天园一步。现在杨新涵的到来使赵菲雪惊叹不已。

“麻烦来了,麻烦来了。”杨随天不顾盯着他看的赵菲雪喃喃道。

“三哥,你不厚道。我大老远跑过来看你,你却叫人家麻烦。”一袭紫衣翩翩而来,其貌有如九天仙女,让人望之心生敬畏。但披肩的长发却染成了一屡屡紫色却又不失时尚。传闻杨家新涵,宁静如仙,果然不假。二十年前赵菲雪见到陈新涵时熙新涵便是如此摸样,如今看再次看见又要比当年更家年轻几分。赵菲雪心想怎么熙家一个个都是怪物一般。

“是哥不对,哥今天亲自下厨给你赔罪行了吧”杨随天陪着笑脸说道。杨随天可不敢得罪这个怪物,熙新涵可以说是现在除杨逸熙以外杨家修为最高的一个,就算是杨无极也经常感叹她是个小怪物。这也是她二十年摸样不尽没变而且还年轻了不少的原因。

“真的,三哥的手艺可是天下一绝啊。今天有口富了。”杨新涵说着露出了小女孩姿态。其实在杨家众多兄妹中,杨随天,杨逆天和杨新涵小时候最为要好。虽然后来因为一段不可能的恋情杨新涵四海漂泊,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新涵,来来来,坐下来喝杯茶。”赵菲雪乐呵呵的说道。虽然赵菲雪对杨新涵不是很熟但是过门是客。

“谢谢嫂子了。”杨新涵接过赵菲雪手中的茶杯。

“三哥,这次我来是为了……”杨新涵刚刚想说一下杨逸熙的事,从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如天籁般的声音打段了杨新涵的话:“爸,妈我回来了。”一袭白衣如人间精灵一般从外面进来。

“爸,妈听何伯说姑姑来了是不是啊?”杨逸雪兴奋的问到。

“小雪,有没有想姑姑啊?”杨新涵看着这个如此可爱的精灵发自内心的喜欢。

“姑姑!”杨逸雪一下子扑到了杨新涵的怀里。然后抬了抬头望着杨新涵的脸说道:“不对啊,怎么姑姑变姐姐了。”

一句话听的众人哈哈大笑,尤其是杨新涵,有了杨逸雪这个开心果的加入,随天园一天是欢声不断,笑语连连。聪明机灵的杨逸雪更是利用和众人谈话之机套听杨逸熙的情况。杨新涵等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杨逸雪的想法呢?他们也或多或少的透露给她一点杨逸熙的消息。

一顿简单的午饭后杨随天将自己这个妹妹领到了自己的书房,他很清楚杨薪涵有事情对自己说。

杨随天的书房清雅别致,满是墨香,一副副书画作品有规格的排列着。两架相对的书架上整齐的排放着各种书籍。一书架上放的都是线装孤本,从皇帝内经到庄老之道,再到纵横捭阖兵法谋略无所不包,正所谓是百家争鸣。他书架的摆放方式跟他的父亲如出一辙。

杨随天的书房里最为显眼的是一副狂草书法,《长相思》醉亦好,醒亦好。万千愁思何时消。枯叶落到老。

情也了,仇也了。百世功名皆可抛,谁又能知晓。

虽然是狂草书法,但词中的感情可见一斑。为了爱人可以抛下百世功名,那是何等的豪气与柔情。杨新涵是第一次到杨随天的书房,望着自己哥哥的这副痴情之作,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哥哥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了整个天下,她也明白父亲和二哥为什么总是说杨家尽皆痴情儿了。自己的哥哥痴情终归是有结果的。而自己却的痴情本被无情扰。

“哥,你这样做难道不苦吗?”杨新涵呆呆的望着那幅绝世狂草,眼中噙着晶莹的泪花喃喃道。看着这个二十年前意气风发的哥哥如今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平凡,甘愿成为一个人人唾骂的败家子,杨新涵的心里又怎能不伤感呢?如果她心中的那个男人肯为她而放弃一切的话,那么,杨薪涵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

杨随天望了望默默流泪的妹妹什么都没有说,他来到书桌前提起笔写了四个大字“苦也不苦”。运笔流畅,字体浑然天成。杨新涵望着这四个字,淡淡的说道:“原来我们都一样傻,你挚着我也挚着。可笑,可笑啊”

“我挚着是有回报的,但你呢?”杨随天望着杨新涵的眼睛问到。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这次来找我不会就是想吃顿饭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说吧。”看着自己这个如天仙般妹妹痴迷于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而无法自拔的杨随天心痛不已。杨薪涵可以说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了。

“你这不是明知顾问吗?难道现在的形势你不知道?现在你‘儿子’的处境非常不好。”杨新涵再次恢复了她的宁静与聪慧,她的那双眸子清澈之中更带深邃。仿佛在述说着她的计较与不满。

“老庄思想讲究的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不要过多的瞎操心了。”杨随天翻开一本《道德经》不急不慢的说道。杨随天一向都是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

“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家族之争往往跟宫廷政变相似,那是要血流成河的。”杨新涵看这这个一点都不着急的哥哥着急道。

“除非那些老家伙动手,否则就让他们闹去吧。熙儿自己会解决的,说不定这‘小子’哪天一不高兴就将那些老东西都连根拔了。那样才好呢”杨随合上《道德经》人畜无害的微笑道。

“什么?你居然让熙儿去对付那些老家伙,你是不是疯了。”杨新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些老家伙虽然都是尸位素餐,但是他们在杨家的势力根深地固,就算是杨无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在用蚕食的手段吞噬他们的实力。小小年纪的杨逸熙又怎么可能将这些家伙连根拔起呢?

“新涵,你记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行事手段。如果说父亲是苛求严罚的法家,二哥是仁爱天下的儒家,我是清净无为的黄老,你是兼爱非攻的墨家,那么熙儿就是逆天杀罚的兵家。”杨随天的语气很认真。杨新涵从没有见过杨随天如此严肃的说话,更加被杨随天话中的内容惊呆了。法家,儒家,黄老,兵家……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