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泪情缘(男改女百合版) - 第三十三章、

2015-01-11

欧阳家

司马然一个人在卧室里背着双手踱来踱去,不知道在想什么烦心事。终于他掏出了一根烟,点燃,然后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的想着什么。

当烟都要烫到手指的时候,,司马然仍掉了手中的烟头。接着他缓缓的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电话嘟了两声就接通了。

“您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妥了。”电话接通后司马然恭敬的说道。

“做的不错,我答应你的好处一定会给你的。还有让你儿子做事小心点别触动了她的底线,要不然就等着给你儿子受尸吧!”苍老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出。

“绝对不敢,绝对不敢,我们一定会注意的。”司马然听见老人的呵斥声吓的两腿都发软了。

“那就好。”

“嘟”的一声电话挂掉了。

一句话就可以将四大家族之一的司马家族的族长吓成这样,可见那人的势力非同小可。

挂了电话的司马然再次点然了一根烟。

**************

随天园

关上房门,杨逸熙靠着门坐在地上将头埋在两腿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桌上的手机铃声不停的响,持续了很久,杨逸熙将头埋的更深。

门外蹲着的杨逸雪看见‘哥哥’如此伤心捂着嘴强制不让自己哭出声,同样无力的靠在门上。良久杨逸熙拿起手机给欧阳若水发了一条短信“你找到新的幸福,我独自为你承受孤独”

一个夜晚,有起码四个人没有合眼。以杨随天夫妻的神通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事呢。

他们只是没有说而已,感情一途的艰辛还需要自己去体会和尝试。杨随天他们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

吃早餐的时候,杨逸熙走下楼,嘴角再次挂上那招牌式的若有若无笑意,只是这笑意里多了一份彻骨的冷漠,依然玩世不恭的懒散神情,但是这份随意中已经隐隐流露难得坚毅。

“这才是我的‘儿子’!”赵菲雪心里一阵欣慰。

吃完了早餐,杨逸熙匆匆的往紫竹楼走去。她虽然表面上很坚强但她毕竟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很多东西她都要让自己想清楚,想明白。生活的迷惘她现在还不清楚,到底什么才的她要走的路。此时杨逸熙做隐士的梦想已经彻底被残酷的现实所摧毁,她必须想清楚想明白什么才是属于她自己的道。

紫竹楼依然是那么美丽,紫色的竹子犹如汪洋一般波澜起伏。那张杨逸熙最爱的古琴依然静静的躺在那里。杨逸熙望着那已经落满灰尘的古琴,不禁有些感伤。

“我知道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就算了落满灰尘你永远也不会离弃我。”杨逸熙用手轻轻拂去古琴上的灰尘喃喃道。

一曲《凤求凰》徐徐想起,可是却充满了无限的哀愁。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可惜司马相如的一首缠绵悱恻的爱情旋律如今却用来表达杨逸熙的失恋之苦,真的可叹,可悲啊

而此时的杨逸熙脑海中回荡的都是和欧阳若水一起的场面,她们一起游秦淮河,一起登紫金山,一起去海底世界。她们之间说过的话语亲热的场面,一幕一幕犹在心头。

“熙,我要你喂我。”

“为了你,我愿意放弃一切,甚至以死来抗争…”

“熙,真希望时间就在此刻定阁,那么我们就会永远永远在一起了。”

点滴滋味在心头,杨逸熙一遍又一遍的弹着《凤求凰》,自己也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自己和欧阳若水之间的画面,《凤求凰》琴音中所包含的悲伤却是一遍更甚一遍。

此时紫竹楼上空飞鸟盘旋,地上蛇虫鼠蚁云集。飞鸟在空中哀鸣,蛇虫鼠蚁在地上哀号。似乎有感杨逸熙真挚的悲情。

琴声愈演愈烈,已经透过紫竹楼响彻整个随天园了。随天园的下人们听到如此琴声,轻者想起伤心往事,重着就地号啕大哭。一时间随天园内哭四起,好不壮观。

客厅内的杨随天,赵菲雪和陈逸雪都不禁怅然。尤其是杨逸雪,多年来的委屈如山洪一般爆发,伏在赵菲雪的肩头哭述着。而赵菲雪也跟着抽涕着,一想到自己头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自己都没有照顾好,一时间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熙儿,熙儿,想不到你为了一个女孩子竟然伤心至厮,想不到我杨家尽都是痴情儿郎。”杨随天喃喃道。

“随天,你曾经答应过我要保护他们的,你不能食言,我已经对不起天儿了,雪儿的将来我也无能为力,但是我决不能再对不起熙儿了,熙儿受的苦够多的了,我决不能让熙儿成为别人的棋子,别以为你父亲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不要触怒我的底线,要不然……”赵菲雪依然抽涕着,但她此时说话的声音却充满了愤怒和威严。二十年了,从结婚至今赵菲雪都很一直温柔,听丈夫的话,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可是谁也不知道赵菲雪的刚烈以及她的能量,她说出的话就算是杨无极都很难更改。

“放心吧,菲雪,熙儿不仅是你的‘儿子’同样也是我的,我不会让她成为任何人的棋子的。”杨随天的眼中射出一道嗜血的光芒,沉寂了二十年的他似乎又要动手了。

紫竹楼

杨逸熙依然忘情的弹着,终于积压在胸中的怨气和悲伤彻底爆发了出来。一口鲜血从杨逸熙的嘴里喷出,杨逸熙昏倒在了琴几上。

********************

美国,纽约

“什么?你再说一遍。”杨无极揪着杨恨天的衣领怒斥道。

“熙儿一时不能接受打击,吐血住院了。至今昏迷未醒。”杨恨天不卑不亢道。

杨无极缓缓的放开手,滩在了办公椅上,双眼空洞,仿佛老了十岁。他的口里还喃喃道:“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啊”

“据说熙儿在昏迷前一直在紫竹楼弹奏古琴曲《凤求凰》,听随天园的何管家说,熙儿弹奏此曲哀怨缠绵,悲伤异常。连飞鸟都被他感动

为其哀鸣,连蛇虫鼠蚁都在地上哀号。而随天园的下人们听到此曲也无不痛哭流涕。还有更奇怪的就是当熙儿吐血昏倒后飞鸟以及蛇虫鼠蚁并没有惊慌逃串而是静静的守侯在熙儿身边直到随天园的下人们发现了熙儿才慢慢散去。”

“痴儿,痴儿啊”杨无极感叹道。

“杨家尽皆痴情儿,您是这样,我是这样,随天也是这样,新涵亦是这样。”杨恨天望着杨无极缓缓说道。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好一曲《凤求凰》,好一个杨家尽皆痴情儿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