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泪情缘(男改女百合版) - 第九章、

2015-01-09

一个月后

纽约开往南京的航班

飞机上最最引主意的是坐在最后排的一位少年,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左右,长得丰神俊朗,一身清爽的休闲服,只是稚气仍未完全退去的脸上有着一对于年龄极不相符的沧桑的深邃眸子,最奇怪的是他那对闪光的眼睛镶嵌着两颗长着双瞳的珠子,还泛着淡淡的红光,他是第一个上飞机的,上飞机后就一直望着窗外,仿佛在想着什么。 又有谁想到他会是她呢!

那个少年正是杨逸熙,此时的她似乎比一个月前多了点什么。但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虽然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但杨逸熙一想到当时五神幻境的情景心中还是不禁有些悸动。

望着窗外,杨逸熙的思绪又一次被牵到了一个月前。

那时杨逸熙一边大声背诵道德经,一边想推开芯依,但却忽然发觉身体不能动了,她竟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当身体再也不能控制的一刹那,杨逸熙知道自己要完了。自己再也不能从那张**的大网上逃出来了。

看着在自己身上磨蹭的如仙子一般的美人,看着那半裸的雪白眮体,杨逸熙一阵口干舌燥,那滑嫩润泽的冰肌玉骨,娇耸秀拔的雪白乳峰,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平滑如玉的小腹,优美修长的**,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犯罪。无论男女只要是正常的人都是无法抵挡的。杨逸熙的心一点一点的被**所占据。她慢慢的蠕动自己的身体,配合着芯依的亲吻。

大殿里的所有人看都了这一幕,无不痛心。此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能出现奇迹。虽然他们知道奇迹的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他们依然期盼着。

尤其是杨无极,此时的他老泪纵横,满脸的绝望。

难道命运真的会如此残酷吗?答案是否定的。

就在杨逸熙马上就要沦陷在爱欲的一刻,奇迹发生了。一股浩瀚的力量从杨逸熙的心房涌出,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奔向杨逸熙的大脑护住了她灵台最后一丝的明镜。一路奔向杨逸熙的丹田然后散发到筋脉各处,帮住杨逸熙冲破了幻境中法力的禁锢。

突然之间杨逸熙清醒了,同时她觉得混身充满了力量。

“哈哈哈哈,好一个峰回路转啊。想不到居然有人能破我们的五神幻境。”

“是啊,大哥想不到你我后辈子孙竟有如此人才,可传我等衣钵。 ”两位老人的对话在幻境中突然想起。

所有的一切都突然消失了。

“请问前辈何人,为何在此幻境之中?”

“小娃娃,我们都已经不在了,你听到的只是我们死之前留下的神识罢了。还有你问我们怎么会在次幻境之中,呵呵小娃娃,这五神幻境本是我兄弟五人所创,你说我们怎么会在次幻境中啊。哈哈,哈哈哈哈……”苍老的声音再次想起。

杨逸熙赶紧跪倒在地恭敬的说到:“无知后辈杨逸熙见过五位太上。”

“太上?不错不错,小娃娃你可知道我们五个在家族中除了太上还有一个称号吗?你又知道我们为何创立这五神幻境吗?”

“小辈无知,无法知道太上想法。”

“哈哈,小娃娃其实我们在杨家又被叫做“守望者”,那是因为我们始终守护着杨家。然儿在我们却没有在我们有生之年找到接替我们的人,所以我们定下五神幻境,只要能过五神幻境就能得到我们的认可,成为下一代的“守望者”,但在你之前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另一沧老的声音说道。

随即五道光芒印在了杨逸熙的额头上,然后消逝掉了。

“外面的几个小娃娃,记得帮住现代的“守望者”守护好杨家,我们走了……”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之后的一个月是杨逸熙在将来龙飞九天的坚实奠基,因为她看到了无数她想不到东西。书阁的浩瀚让她诧异。

书阁共分四层,第一层是放现代科技包含了地理,历史,军事,电子,政治甚至种植。第二层是古医学。第三层是修练秘籍和阵法。第四层是各种武器和法器。每一层都包罗万象。

“各位旅客朋友们,从纽约开往南京的1024航班将要起飞,请没有上机的朋友赶快上机。

各位旅客朋友们,从纽约开往南京的1024航班将要起飞,请没有上机的朋友赶快上机。”

广播里的通知声将回忆中的杨逸熙拉了回来,杨逸熙一边摸着自己手上的红宝石戒指,一边等待着飞机起飞。那枚镶着骷髅边的红宝石戒指其实就是从书阁带出来的,是一个拥有无限空间的法器。

坐在飞机上的杨逸熙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杨逸雪,杨逸熙双胞胎的妹妹。十六岁的杨逸雪平时看起来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压抑着她的不屈和判逆。她讨厌被关在随天园中,她讨厌被限制自由,她更讨厌参加商业聚会。这些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从小到大她的玩伴只有一个,那就是杨逸熙。她在杨逸熙的面前可以放肆的笑,大声的哭。有什么高兴的和不高兴的她都会与杨逸熙分享。自从杨逸熙跟着杨无极去了美国后,幼小的杨逸雪再也没有玩伴了。她的童年是在随天园这座金丝笼度过的。

当六岁的她发现自己的“哥哥”被带到了一个自己也不认识的地方,也许很久都不能再见到她的时候,杨逸雪哭了有足足两个月。

在随天园里,杨随天天天忙着“挥霍”家财,赵菲雪则要忙着打理庄园。而杨逸雪的大哥杨逸天不但年纪比杨逸雪大很多,而且常年都在部队。这使杨逸雪的童年更加孤单,也导致了杨逸雪对杨逸熙的思念更加深刻。

杨逸雪总是喜欢叫杨逸熙“哥哥”,而不是二哥跟姐姐。

而当九岁的杨逸雪得知自己的“哥哥”在两大军区训练的时候,成天的嚷着要去见哥哥。陈随天没有办法只好把她带到了沈阳军区。而这一去就是四年,正是那军区的四年生活才奠定了他们兄妹这样深的情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