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僵尸的奇缘(百合版) - 第四十章、

2015-01-12

吴圭被传达进了司令员和政委的办公室,看其面色发白,一副病态样。

一进来,他就和柳慕曦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意思是说,放心,老子已经准备好帮你擦屁股了。

“哎我说你个臭乌龟,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病了?”

一看到吴圭如此模样,杨继盛急切的问道。

“谢谢司令员关心,我没病,只是近段日子晚上睡不着。”

说着,吴圭还用手掌轻轻拍了拍嘴巴,打了一个哈欠。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失眠呢?”苏龙庭也关心的问了一句。

吴圭一听,立马叹了口气,“唉,政委,我没有患失眠症,是我的肚子。”

“你的肚子怎么了?”苏龙庭和杨继盛互相看了看,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两天,一到半夜就闹肚子,害的我每次都要起来去厕所拉上个半个小时,回去之后我哪还睡得着啊,所以脸色才会这么差。”

吴圭捂着肚子,耐心的解释着。

“那你这是肠胃不好,赶紧找肖医生抓副草药喝上几日就能好了。”既然是闹肚子,杨继盛和苏龙庭都放心了下来。

“是啊,再不治好,恐怕又会发生昨晚那种糗事。”吴圭看着柳慕曦愤愤的说道,好像柳慕曦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般。

这可惹的柳慕曦一惊,难不成老吴真的在厕所那里看见自己了?不可能啊,且不说两个厕所是背靠着,自己昨夜根本就没经过公共厕所。

“什么样的糗事?”杨继盛眨了眨眼,不禁有些好奇。

被这一问,吴圭三两步跨到柳慕曦的面前,指着他,埋怨的说道:“昨晚,我正在拉肚子,这混蛋竟然说我掉进去了还从外面往里面扬土,妈的。”临了,还加上一句口头禅,以显示他的愤怒。

柳慕曦一阵惊愕,这老吴说谎的功夫简直比自己还牛啊,扬土?怎么不说拿水泼他一身啊。

正处在惊愕当中,却发现吴圭正使劲的对着自己眨眼。柳慕曦立即回过神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吴圭的手臂,诚恳的道歉,“老吴啊,实在是抱歉啊,昨晚我真是等你太急了,而且又太黑,我根本就不知道会砸到你啊,要不,今晚换我在里面,你砸我一回,成吗?”

“妈的,老子才不愿跟你计较,算我倒霉谁让我叫你等我了。”

吴圭甩开柳慕曦的手,脑袋以四十五度角往上看,“身为共产党员,老子有广阔的胸怀,才不跟你这个刚参加八路的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

“那是那是,老吴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胸襟比天广,比海还阔,正是我辈学习之楷模,啊,我对你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天地可证,日月可见,我……”

柳慕曦一堆拍马屁的话上去,只说的自己都作呕。

吴圭老脸一红,但还是装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摆了摆手,打断道:“妈的,好了,别说了,放在心里就行,说出来多难为情啊。”

转过身,看着脸色早已变得十分难看的杨继盛和苏龙庭问道:“对了,司令员,政委,你们今天叫我来是干什么啊?”

麻辣隔壁的,你个臭乌龟,都他娘的一副领导的样子了,还能想起我们来,不容易啊。

杨继盛和苏龙庭睁大双眼瞪着吴圭,心里好气好气的说道。

“没事了,你们都走吧。”

杨继盛挥了挥手,赶紧叫柳慕曦和吴圭离开,生怕再听到他们一个使命的夸,一个使命的点头接受。

“真的没什么事了?”吴圭睁着眼睛问道。

“没有,给我滚。”杨继盛一声咆哮。

“是,司令员,政委。”

吴圭敬了一个军礼,严肃的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对着柳慕曦使了使眼色,两人赶紧退了出去,最后还不忘将门给带上。

“老苏,你看看你看看,这两人一搭一喝的,就像搭台演戏一样,而且表演的还是拍马屁和接受马屁的功夫,他娘的,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周瑜和黄盖嘛。”

柳慕曦和吴圭离开后,杨继盛忍不住大声的朝苏龙庭抱怨道。

苏龙庭没有回话,而是静静的坐着抽烟,紧皱眉头,陷入了沉思。

不久后,杨继盛也平静了下来,走到桌前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

“老苏,你倒是说句话啊,对他们怎么看?”扭头看向苏龙庭,问道。

“他们的话不可不信,但又不能信,毕竟咱们设在根据地的明哨暗哨都没发现昨夜有人离开过根据地,所以柳慕曦真的很有可能只是去上了一次厕所,所以说不可不信。”

“我为什么又说不能信呢,其实很简单,柳慕曦只是去起夜,三更半夜而且又那么急,她为什么不在庙宇附近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何必跑到百米外的公共厕所去上呢?”

苏龙庭分析道,“从这点看,很不符合逻辑,所以说他们的话又不能信。但柳慕曦昨天到底有没有去公共厕所,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分析了这么多,你就得出一个‘只有天才知道’的结果?”杨继盛没好气的道,如此结果还不如不分析的好呢。

“其实老杨,你不觉得我们对柳慕曦有些过激了吗?”

“怎么说?”杨继盛眨了眨眼,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我们第一次见到她,就已经先入为主,认为她和国民党军统有关系,以至于不敢重用她,但是如果撇开国民党军统而单独看他,你会发现,柳慕曦只是表现出其根本的东西。”苏龙庭很是严肃的说道。

杨继盛想了想,道:“没错,才智过人、有勇有谋、超强口才以及重义气,这些特性,都在昨天她击退谢刀疤的过程中体现了出来,和我们从乌龟口中了解到的她是一模一样的,并无其他出处。”

苏龙庭点了点头,吸了口烟,缓缓道:“对于柳慕曦,我只能说我们对她实在是太过偏激了,军统的人有胆识有智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有胆识有智慧难道就一定是军统的人?这绝对是不可以划等号的,所以我建议,对柳慕曦的密切监视取消,但是,对她却要格外的关注,如果她是军统的人,狐狸尾巴迟早会露出来的。”

杨继盛喝了口茶,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却已经默许了下来。

********************************************************

“妈的,老柳,你他娘的昨晚干嘛去了,怎么惹来司令员和政委亲自审问了?”

从司令员和政委的办公屋出来后,吴圭就急切想知道柳慕曦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真的只是到厕所去了。”

“你没骗我?”

“骗你我就是吸血僵尸,总可以了吧。”柳慕曦道。

“妈的,信你了,可是,你为什么拿那浑身长满蛆虫的僵尸做比喻啊?太恶心了。”

一听到吸血僵尸,吴圭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张长满蛆虫的尸体,让他不由露出恶心的表情。

“没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谁告诉你僵尸浑身长满蛆虫的?”柳慕曦真是好想对着吴圭大喊,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只僵尸,你看到蛆虫了吗?

“妈的,僵尸的传说不都是这样子的吗?走路一蹦一蹦,双手伸直,表面的肉都腐烂长满蛆虫了。”

吴圭一边说着,还一边模仿,要是给他穿上一件清朝官服,那还是有些恐怖的。

柳慕曦听得心中大额,那些都是民间传说,僵尸到底长啥样,生活习性是咋样,她是最清楚不过了,但她可不会去纠正吴圭对僵尸的印象,她倒希望的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和吴圭一个想法就好了,那样,自己永远不会被发现是一只僵尸。

“对了老吴,你的脸色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因为拉肚子吧?”柳慕曦赶紧转移话题。

一提到这个,吴圭全身怔了怔,最后叹息了一声:“唉,别提了,我三连来了两个特别冲的新兵,我这两天都在想办法让让他们信服,所以失眠了。”

“哦?怎么个冲法?连你这个老兵油子都降服不了?”柳慕曦倒是来了兴趣。

吴圭就叹息了一声,“算了,不说了,别让他们打扰了咱俩的好心情,走,喝酒去。”

“等等,先去我民兵队那里,有样东西给你。”

“野猪肉是吗?”吴圭眼睛一亮。

柳慕曦点了点头,“正是,本来昨天给你的,可是你没来啊。”

“妈的,老柳,你他娘的果然够意思。”

吴圭兴奋的用力捶了一下柳慕曦的肩膀,“你们民兵队昨天打了一头野猪我也得到消息,要不是那两个新兵蛋子,老子早就带着三连过来蹭饭了。”

“蹭饭?别的连过来蹭饭那可是得留下五杆三八大盖作为交换。”柳伸出慕曦五根手指头。

“什么?”

吴圭张大了嘴巴,惊问道,“你告诉我干什么,你不会也要让老子给你五杆吧?”心里产生了一丝警觉。

柳慕曦摇了摇头,“你是我柳慕曦的朋友,我怎么好意思呢,所以给你减了一杆,只向你拿四杆,你别跟其他连的连长说哦,不然他们心里会很不爽的,咱们是朋友,这可是友情价,你懂的。”说着,还拍了拍吴圭的肩膀,那意思是说,谁叫咱们是朋友呢,格外的照顾了哦。

“我擦啊!”吴圭睁大双眼,张大嘴巴,大声骂了一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6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