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僵尸的奇缘(百合版) - 第三十九章、

2015-01-12

挖了一个大坑,柳慕曦将死透了的野猪丢了下去。被她咬过的野猪,他可不敢带回去给民兵队员煮熟吃了,也怕被附近的什么野兽给吃了,所以选择就地将之掩埋了。将坑给填上厚实的土壤后,柳慕曦才放心的往树林外走去。

虽然是野猪,但也是一条活灵活现的生命啊,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将其杀死,柳慕曦的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正埋头走着,突然,一股强烈的呕吐感从腹部直传到她口中。

“呕”

柳慕曦依着一棵树低下头猛吐出一大口猪血,鲜红色的血液尽数喷在了树干上,然后顺着树干缓缓的流淌到地面。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定要喝人血才行?”

柳慕曦心中大惊不已,如果这一猜测是真的,那她岂不是一定要伤害他人了?

“呕”

又一股强烈的呕吐感传来,柳慕曦忍不住再次狂吐出一大口猪血。

这一口猪血吐出来后,她只觉全身乏力,连呼吸都不由得加深了。于是她索性躺在地上,闭着眼睛,静静忍受着这一刻的疲惫。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密叶之间的空隙照在了她身上,给她周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仿佛间,似有万千月光精华,通过她的皮肤渗透进他的体内。

此时的柳慕曦感觉身体被缓缓注入了一股柔和之力,就像一只温柔的大手,安抚着她全身各处的异样。

呕吐感慢慢的消退,睁开眼,柳慕曦看见了如玉盘似的圆月,这一刻,她竟然觉得圆月如她的亲人,让她全身心的放松下来,任凭月光洒在自己身上。

“僵尸拜月。”

柳慕曦的脑海中闪过传说里的词语,她好像明白为什么会有僵尸拜月这个词两人,也许月光对于僵尸来说就是一种奇特的物质,能治愈僵尸的种种不适,就像她刚才产生的疲惫感和呕吐感,都被这月光缓缓安抚了下去。

想到这一点,柳慕曦嘴角露出一道弧笑,然后向上一跳,跃上一棵*的白杨树,盘膝坐在它最顶端的树枝上,闭上眼,疯狂吸纳起月光之精华。

一道月光自柳慕曦和月亮之间连接起来,这道月光,明显比其他地方的要明亮,仿佛已经实质化了。

黑夜寂寂,长夜无眠,也不知道吸纳了多久,柳慕曦终于睁开了双眼,全身各处没来的由一阵爽快。

“哈哈……月亮,我真是爱死你了!”

柳慕曦望着天上的圆月,调戏般的隔空送了一个飞吻,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然后低头看了眼足有十多米高的地面,她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最后以单脚跪落在地上,将那股自由落体而下产生的巨大冲力给缓冲掉了。

确定自己可以不用吸食人血了,柳慕曦哼起了小曲,双手插在裤袋中潇洒的往树林外走去。

在走到根据地的时候,她以极快的速度躲过站岗士兵的视线,然后回到民兵队的那座荒废庙宇。

“噜噜噜……”

刚走进去,就听到隔壁震天的呼噜声,柳慕曦发现,拢共才二十四个人的民兵队,睡觉打呼噜的就有一半了,着实是将她吓一大跳。

***************************************************

第二天,柳慕曦收到司令员和政委的邀请,就是想想也知道没什么好事。

一进司令员和政委办公的屋子,柳慕曦就看到了唐飞燕也在场,正怒目瞪着自己。

杨继盛和苏龙庭坐在桌前,一个在喝茶,另一个在抽烟,见她进来了,杨继盛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你叫柳慕曦?”杨继盛问道。

“切”

柳慕曦心里一阵怨念,都指名道姓的请自己来了,难道还会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是的司令员。”虽然心里很是不快,但表面上还得表现的规规矩矩的,站直身体回答道。

“知道为什么把你叫到这来吗?”

“不清楚,还望司令员明说。”

柳慕曦索性也做作一回,揣着明白装糊涂。

“柳慕曦,你别在这里装傻,说,昨晚到底去哪了?”

看到柳慕曦这幅模样,唐飞燕哪里忍得住,冲上来就嚷嚷。看其双手叉腰,柳叶眉紧蹙,活像一母夜叉。

“小唐。”杨继盛轻轻叫了她一句,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

“对不起司令员,我……我一时没控制住。”

唐飞燕脸上露出一丝愧色,抱歉道。

杨继盛挥了挥手,“小唐,你还是先出去吧。”他知道唐飞燕的性格,在这里呆着只怕会影响这次审问。

“是,司令员。”

唐飞燕不禁低了低脑袋,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冷冷瞪了眼柳慕曦之后就离开了。

“看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狠啊,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敢来招惹我。”

柳慕曦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又在想着是不是什么时候再教训唐飞燕一次。

唐飞燕出去后,整间屋内就归于安静。杨继盛和苏龙庭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柳慕曦,他们实在是很好奇,为什么这双眼睛在前几天会爆发出一道那么凌厉的目光,让身经百战的他们都感到惊恐不安。

见杨继盛和苏龙庭不说话,柳慕曦也不说话,如一棵松树一般笔直的站立着,任周围风吹雨打,她就像一座泰山一般岿然不动。

“柳慕曦同志,刚才唐飞燕同志语气虽然不怎么友好,但她想要知道的,也是我和苏政委想要知道的。”

许久后,杨继盛双手负在背后,终于是说话了,语气很平缓,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司令员,我还是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昨晚我一直呆在民兵队的那座荒废庙宇内睡觉啊,没去过哪里。”

柳慕曦道,心里却在细细的回忆着昨晚的情况,那时候自己血瘾发作,没注意到有人发现自己出去啊。

“嘭”

正在抽烟的苏龙庭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柳慕曦,希望你要明白,如果没有证人,我们怎么会胡乱诬陷你呢,你给我老实的回答,昨晚,你到底去哪了?”

“苏政委被根据地的政治工作搞得有些心烦,要是发起火来,指不定就将你关禁闭了,还是快些说吧。”杨继盛向前走了几步,劝道。

哟,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有意思,有意思啊。

柳慕曦不禁被逗乐了,这可是古代典型审问犯人的方式啊,没想到居然被司令员和政委学去了。

“我真的没到哪里,哦,等一下,我半夜起来起夜了。”

“起夜?”

杨继盛和苏龙庭两人互相望了一眼。

“说,你到哪里去的?”苏龙庭急切的问道。

“就是我们根据地的公共厕所啊。”柳慕曦不慌不忙的道。

“你去了公共厕所?那为何我的两个警卫员没看到你从门口出去?”这次换杨继盛急了,正好暴露了他们正在监视柳慕曦这件事。

“我说昨晚冲出去的时候怎么就闻到门口有两个生人呢,原来监视我的人就是他们啊。”柳慕曦心里算是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发觉离开庙宇了。

“坏了,老杨一急将监视柳慕曦的事都说出来了。”苏龙庭脸色骤变,心中暗叫不好。

“我怎么知道,可能那时候他们正打瞌睡,没看到吧。”

柳慕曦也不捅破这层纸,监视就监视吧,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打瞌睡?老子的警卫员可是从底下精挑细选上来的,怎么可能打瞌睡?这真是满嘴跑火车,一肚子的坏主意。

这是杨继盛和苏龙庭此刻对柳慕曦的评价,同时也被柳慕曦天方夜谭的假想给逗的忍不住笑了笑。

“那好,就算他们没看到你出去,但有没有人可以证明你到了……”

“三连连长老吴。”

不等杨继盛问完,柳慕曦立即打断,“我上厕所的时候他恰好也在对面上厕所。”

之所以将吴圭搬出来,那是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人证的话,恐怕她要在这里呆很长一段时间了。至于吴圭会不会或者说有没有能力配合她,柳慕曦那是相当放心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6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