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僵尸的奇缘(百合版) - 第2章、抛弃世界

2015-01-04

第2章 抛弃世界

“啊”

凄厉的惨叫之声在小巷子中响起,四把飞刀,没入李胜的四肢,就像四根强力的钉子,将他活活的钉在了地上。如果再加上一个十字架,那他的形象和耶稣有的一拼了。

这种透到骨子里的痛楚,直接让李胜疼晕了过去,潺潺鲜血从伤口中流淌出来,很快就一大块地面给染红了。

看见鲜血,银灰色在女孩的双眼之中一闪即逝,同样一闪即逝的,还有她小嘴里的两颗洁白小獠牙。女孩转过身,目光在其余男生身上一一扫过,被扫到者无一不吓得大小便失禁,面色铁青,全身忍不住发抖。

“哼”

女孩冷哼一声,再度转身,朝着巷外迈起轻盈的步伐走去。脸上的表情无半点变化,就好像刚才的所作所为,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

“噔……噔……噔”

伴随着越行越远的脚步声,女孩修长的身影慢慢的隐入黑暗之中,静静的来,静静的走,仿佛她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一般。

等到女孩消失在视线里半分钟后,七八个男生才醒转过来,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色之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

借助电杆,柳慕曦最终从地上站了起来。用袖子,擦拭掉欲盖住自己视线的鲜血。

她的身上,仅披着一件薄薄的黑色皮衣,而这皮衣,是她省吃紧用两年前买的。腿上穿着的,是一件灰色的秋裤,已经有好几个补丁了。这样的着装,出现在冬季的海风市,无疑是一朵奇葩。

也许,她已经熟悉了这种环境,尽管身上的皮肤被冻的发紫,但她却毫无发觉,连颤抖都不会了。脚上,仅有的一双鞋也不知所踪,她就赤着脚丫子,站在这冰冷的地面上。

柳慕曦环顾了一下四周,想要将自己的鞋子找出,最后才发现,那两只鞋,此时已经静静的躺在臭水谭里,和周围的垃圾融合的天衣无缝,如果不是她眼力好,或者没有这盏老路灯的光芒,想要发现它们,简直是不可能的。

“呵……呵呵呵……”

突然,柳慕曦颠笑了起来,这种笑,饱含着对人生的绝望以及无奈。

抬起头,望着如瞌睡人的眼一般的老路灯,柳慕曦再次的笑了起来。她全身都笼罩在淡淡的黄色光芒之下,就好像圣洁的天使沐浴在阳光底下,仿佛间,她看到了一个没有寒冷的世界正向自己招手。

许久,柳慕曦搀扶着墙壁,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远方走去。

……

海风市郊外的一片山峦之中,连绵不断的山脉,犬牙交错的延伸到远方,一眼看不到其尽头,仿佛它们,是跟天连在了一起。

皓月当空,繁星竞相眨着眼睛,犹如百家争鸣,也只有在这郊外,才能欣赏到这么一片美丽的夜空景色。

在一个不知有多深的悬崖边上,一条人影迎着寒风而立,目光平视,遥遥望着大约一里外的海风市,双眸之中毫无半点生气,他,赫赫然就是柳慕曦。

要从海风市来到这一里外的山峦,而且还是伤痕累累的身子,该是需要多大的毅力啊!

柳慕曦闭上眼睛,一股复杂的情绪流露出来。

她是孤儿,自有意识以来,她就在海风市的一家孤儿院。这家孤儿院还算负责,供她读完了初中。离开孤儿院后,柳慕曦自力更生,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赚钱,日子艰苦,但她却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付出会得到回报。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考入了海风大学。但大学生活,没有她想象中的美好,反而让她非常的痛苦。省吃紧用的她,穿着朴素,旧衣旧鞋,和其他人相比,无疑她就像个乞丐。

班上的人,没一个对她正眼相看,见着了,都远远的躲开,好像生怕和她攀上半点关系似的。对于周围人的眼光,柳慕曦一笑而过,用她从小说里看到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世间冷眼,与我何干,我自淡然一笑,洒脱于自然’。

但每个人都有春天,柳慕曦的春天就在她的大二下学期。和一位女孩的邂逅,让她情窦初开,一下子单方面的坠入了爱河。

她叫诗菁菁,是艺设专业的一个女生。柳慕曦,心底挣扎了许久,终于在昨日鼓足了勇气向她表白。然而,她不但遭到了拒绝,还被诗菁菁羞辱了一番。

“柳慕曦,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看看你自己,简直就是个乞丐,而且还是个同性恋,哪个女生会看上你啊,快拿走你恶心的玫瑰,真恶心。”诗菁菁皱着眉,将柳慕曦手中的火红玫瑰拍打在地上,然后愤然的离去。

看着手掌上仅残留的一片火红玫瑰,柳慕曦的心碎了,碎的非常彻底。

除了受到初恋的羞辱外,柳慕曦还不知道,她向诗菁菁表白的行为,惹了一直追求诗菁菁的社体专业学生李胜的惦记,这才有了今晚的遭遇。

柳慕曦非常的低调,没有人知道,她从小学开始,各科成绩都是年级第一名,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以江浙省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海风大学的,更没有人知道,自高中开始,她的一切花费,都是由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

蓦然间,站在悬崖边上的柳慕曦睁开了双眼,绝望之色浓浓的笼罩其中。

“肮脏的世界,在华丽的灯光下苟延残喘,就像一头打不死的怪物,流着哈喇,根深蒂固于每个人的心底。”

“我,柳慕曦,今天就要抛弃世界,让世界,从此在我眼前消失吧,哈哈哈哈……”

发自内心的呐喊声,在山峦之中徘徊,遇到阻碍,反弹回来,最后就仿佛整片山峦都笼罩在了柳慕曦的声音之下。

对人生的绝望,让柳慕曦萌生了求死的心。来到这片山峦,她就是要远离尘世,将整个世界抛弃。就像徐志摩,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望着黝黑的崖底,柳慕曦紧了紧拳头,然后纵身一跃,就像张开翅膀飞翔的鸟儿,闭上眼睛,朝着崖底摔去。这一刻,她的脑海非常的平静,就如一口古井,泛不起半点波浪。

……

当竖日的朝晖穿透厚厚的臭氧射来,大地就好像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银纱,缓缓的,恢复着少许温暖。

“呀……呀”

一阵乌鸦的叫声,打破崖底的宁静。

柳慕曦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足有三四米高裹着一层厚厚枯叶的地面,而自己,被一根分叉的树枝挂着。

“呵……呵呵呵……”

自嘲的笑了笑,几片凝固的血液,从她脸颊上脱落,朝着地面飘去,“贼老天,从这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你竟然还让我活着,**的这是在耍我吗?”

没有人回答她,整片树林,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久久回荡。

许久,柳慕曦又说道:“贼老天,你不让我死,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

“呀……呀”

正说着,又是一阵乌鸦的叫声在耳际炸响。柳慕曦转过头,发现一只尖嘴乌鸦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枝头上不怀好意的望着自己。

“啪啪啪”

突然,这只乌鸦拍打着翅膀,从所站立的枝头一下子飞到了柳慕曦的背上,张嘴就去啄她后背的伤口。

“嘶”

被这么一啄,疼的柳慕曦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一只臭鸟也敢来欺负老子,给我滚开。”

本来就十分憋屈气恼的柳慕曦彻底愤怒了,破口大骂,用手奋力的反拍了过去。

“呀呀”伴随着一声惊慌急促的叫声,乌鸦慌乱的飞离,消失在林间。

然而,柳慕曦忘记了,此时的她,正挂在三四米高的树枝上呢,这么一拍,虽然把鸟赶走了,但也让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这不,一下子就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嘭”

一声闷响,柳慕曦的身躯,将底下足有十厘米厚的枯叶震了来开,而同时,跟随着她一起下来的,还有刚才那根树枝上被他碰落的无数片树叶。

“嘶……真疼啊!”

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松动了一下,柳慕曦紧紧地闭上眼睛,忍受着身体上的剧痛。等疼痛的感觉逐渐逝去,柳慕曦才睁开双眼,试图着站起来。

“啊”

一股钻心的痛楚从右脚上传来,柳慕曦才发现,自己的右脚已经骨折了。

心底苦笑一番,索性就将身子翻转过来,用最放松的“大”字型状态平躺着,大口大口的呼吸,幽静的树林把她的呼吸声放大了好几倍,“呼……呼……呼”。

零距离接触过死亡,现在的她,就如一位脱离尘俗的禅者,有种大彻大悟了的感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6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