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头 - 第一章

2015-01-05

上海狄思威路上一栋精致的四层小楼里,一个身高6尺的精壮男人正愤怒得把报纸拍在桌上,力道大得惊人。一旁正喝水的易小千被吓个正着,立马嚷嚷道:“何梁你做什么?吓死老子了!”何梁正是发火的那个男孩,乍一看上去年纪不大,不过20出头,身体却是强壮得很。想比之下易小千却显得瘦瘦小小,不过同样一张年轻的脸上满是灵动的神采。

 

何梁没理睬他,又拿走刚刚摔掉的申报,绕过沙发前的茶几来到一个女孩面前:“关东军没费力气,整个东三省都沦陷了,亏他张学良还东北易帜,他是干什么吃的!养着20万部队,不放一枪躺着丢了东北!”说着余怒未消又想再摔一次报纸。单人沙发上的女孩表情严肃抿着嘴没说话,眉头紧锁着似乎在想着其他事情。

 

“小梁,东三省事关大局,你急也没有用。你看目前局势,政府的军队怎么能开到那里去?先不谈日本人的阻挠,光是那些想光复清朝的顽固分子倒先视政府为敌人。”木质的楼梯上走下来一个40多岁的男人,面目慈善,戴副眼镜,感觉文化味道很浓,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又做派强硬利落。

 

单人沙发上的女孩子终于站起来了,脸上露出淡淡温和的笑意:“魏老师您起来了?”

 

她从何梁手上顺过报纸摊到茶几上,纤细的手指点在一个版面的某句话上面,接着说:“老师你起来肯定听过收音机了,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里,你看。” 

她讲话时带有一种不怒而威的魄力,谁也想不到这个不到25岁的小姑娘会这么镇定从容,还能从报纸上看出端倪。一屋子人瞬间就集中到了一起,顺着她指的地方,大家看了半天都看不出头绪来。最后还是魏博士叹了一句:“小月你的意思是,整个东三省,最后居然被几个日本间谍谋划了去?哎,日本真的是觊觎我中华很久了,间谍培养无非是针对我们的。小月你怎么想?”

 

这个眉目清华的女孩叫申月,白皙的皮肤,个子虽然比平常女孩要高许多,但她小小的骨架叫她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过肩的长发烫着时下最流行的发型,穿着也是时下流行的小白碎花连衣裙,最普通的上海女孩打扮。不仔细看看不出细长的手指拇指与食指虎口处有一层淡黄色的老茧,食指第一关节处也是长年开枪的痕迹。她俨然是这屋子里的女老大,就连体格出众的何梁都乖顺得看着她,等待她开口。

 

她盯着何梁,面容严肃,一旁刚刚还跟何梁抬杠的易小千连忙出声:”别,老大,梁哥有什么事儿您说,你别盯着他看,我汗毛都起来了。梁哥今天虽然生气,也是,看了报纸谁不生气啊!可他只在屋子里发了会火,一没出去找日本人揍,二没去法租界闹事。我保证!”说着还跳起来竖起三根指头,做着滑稽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有点担心的神色。

 

“何梁我知道你是军部出身,一个少校副团跟着我们一起窝在公共租界,成天就是监视跟踪,探听日本人情报这些事,对你来讲是屈才了。”她自顾自说着,却没拿眼神看何梁一眼,一旁的何梁胸脯急促得一突一陷,似乎生着很大的气。屋子里的人都没有讲话。

 

“东北沦陷,我理解你作为军人却不能上战场的难过心情。但我想说,我们并是不在做没有意义的事。关于政治我不想多说,反间谍战跟正面战场没有区别,甚至更残忍,因为你还要学会受尽委屈。” 申月讲话时表情有些微漾,何梁却只顾垂下头默不作声,似乎也觉得脾气发得有些不对。

 

魏博士是这屋子里年纪最大的,最后还是由他叹息着讲了一句话:“好了小梁,听我说几句,眼看着日军进关,甚至往南打过来都是迟早的事。局势不明,我们就做好我们的工作。你是我们这里身手最好的,各方面的事都离不开你,你不能犯脾气倒先出去暴露身份。要知道,川岛芳子、土肥原贤二这类日本有名的间谍早就盯上华东地区了,是时候要会会他们了。哪他们斗,不亚于正规军厮杀呀!”

 

魏博士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一震,大家都有种紧迫感。易小千跟何梁这两个年轻的男孩脸上都是严肃的神情。

 

这栋隐藏在公共租界北区的四层小洋房里住着的正是由戴笠一手操办,秘密从军校,特训处,以及海外挑选招归的特工。何梁军部出身,行动能力一流。易小千是这几个人中最聪明灵活的,精通爆破跟精密仪器。魏博士早年移居荷兰,真不知道戴笠怎么把他劝回来的。屋子里一直没有出声音的女孩叫关晓,留着齐耳短发,发梢也学着申月的样子烫得熨帖。一脸可爱单纯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不舍得为难她半分,她是宏恩医院的实习大夫,还没有从医学院正式毕业。申月既不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她不过刚满23岁,搬进这栋楼里面跟他们一起生活还不到半年时间。连她自己也不曾想过,在她最芳华的岁月里与她相伴的不仅仅是这四个同伴。。。

作者有话说:

民国风真难写,希望写得下去。读者量太少还是转jj吧。。。就是抽风抽得厉害。。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