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欲孽 - 来世

2014-08-18

一片寂静的灵堂,连风都不成吹过,似乎在默哀这一代天娇的死去,不忍打扰这一切,轻轻卷起挂在门匾上的的白纱,证明曾今有人来过,却不曾进入。“为什么,擎苍,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为什么。。你会走得这么。。决绝,不连我一块。。”一身素衣,头上插着一朵白色的花朵,梨花带雨般的柔弱,惹得尽人一阵怜惜,心里泛起对着柔弱女子的疼惜,更何况这个女人天姿绝色,明艳动人,国色天香 。一阵梨花带雨般的啜泣,更像是暴雨吹残下的残花落雨,为其添上一种楚楚动人,婉转蛾眉 的凄楚动人,真是。。。怜惜带着无奈,毕竟一字并肩王的女儿,侯府的夫人,大晟国的郡主,即使是刚刚成了寡妇,也不是任何人能够肖想的。这位可是当初上过战场,杀过数千敌军的女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楚国夫人,节哀顺变,小世子还要靠您呢“一句一句安慰话,却不能够抚慰内心的伤痛,无声的哭泣,一滴滴晶莹泪水在消瘦的脸颊滑落,压抑不住内心如毁灭的痛。她真的很疼,心如万把刀刺入,狠狠的抽出,不停的折磨着自己,看着周围的人嘴巴一张一合,仿佛世界都失去声音,天空万里无云,灰茫茫的一片,心。。似死灰”夫人,您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嬷嬷抹着泪,苦口婆心的劝道。“于嬷嬷,你先下去吧,我想独自呆着”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前方的木棺,声音嘶哑像是死命嘶吼,带着低哑而又沉重的声调,目光呆滞,活像一具没有生气木偶,仅会吐一口气的活木偶。“夫人,求求您了,顾着自己的身子啊,您难道要让小世子孤孤零零的一个人吗?”于嬷嬷颤抖的跪在地上,抱着她的腿哭求,“下去”狠狠地闭上双眼,将所有的痛苦,难堪,柔弱,都押会眼眶,一丝不留。“夫人。。老奴就在外边,”夫人说一不二的性子,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即便是从小将她抚养长大的乳母。是真心将他当做亲生女儿对待,看见她这么伤心,自己何尝不是心疼,那个高贵的仿佛在云端的女子,那个当年策马奔腾,笑若烟花的女子,高高在上,是所有人仰慕的对象,是那些名门闺秀模仿,争相结识的神奇女子,自己的骄傲,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自己怎么对得起老王爷,怎么对得起夫人菲儿临终嘱托。于嬷嬷满是皱纹的脸,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有些弯曲的背更加驼了,低下头,满脸黯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默然叹息。灵堂内一片寂静,沉闷的气息仿若暴风雨来之前,越是沉闷越是风雨侵袭凶猛,盯着棺木中那个熟悉的面庞,多么熟悉的人啊,一起生活十年,是自己的天,自己的魂,自己的一切啊,曾今海誓山盟,天长地久的誓言犹在耳边萦绕,怎么会就这样离开,“擎苍 ,我的擎苍 ,想就这么逃开我,擎苍,不可能,我会跟着你,不管地狱,还是天上,你都不会逃开,因为我不允许,不许的,今生来世你只属于我。”玉凉的手指滑过男人僵硬苍白的面庞,声音轻得像风,似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这样疯狂而又痴情的声音,轻轻地拂过他俊秀的面容,“等我去找你。。。等我”喃喃自语道,这一刻,她是没有理智,是疯狂的,双目泛着不正常红晕,像是添上一缕胭脂妆,妖艳而又诱惑,美的动人心魄,勾人心魂。寒冷的幽光映在脸颊,泛着寒气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手中,轻轻放在如玉脂的手腕上,寒气逼人,一道血痕出现在如玉的手腕,一白如玉,一红若炼,相互映衬,美若濒临死亡的天鹅之舞,动人心弦。“我听见你的笑,在空房间围绕”飘渺的歌声在屋外传来,清脆稚嫩,想一个婴儿的第一声哭泣,竟然让她微微一震,“回想起你离开我,之前的 那一秒,站在废墟中的我,独自一个人寻找,那份 永不言弃 的依靠,握紧你 已没温度的那双手,说好的一辈子 却要送你走,世间的烦闹喧嚣,从此你不再忍受,请你记住我的爱 并带走,握紧你的手 没有松开的理由,最后的路让我陪你走,今世剩下的路 我自己走,来生再和你相守”《来世》泪一滴一滴不受控制的滑落脸庞,串成一串串珍珠帘,如断了链的玉珠,颗颗坠落映在洁白的素衣。绽放出晶莹的水花,溅起涟漪。“哒哒”一袭暗色的粗衣裙摆映入眼帘,抬起头,是一双如一汪清泉的眼眸,晶莹透澈得宛如两潭秋水,说不出的明澈,目光象泉水一样清澈地闪动着,纯洁如稚子干净安宁,让人沉浸其中。

 

 

 

。模样不过八九岁,一张青涩的小脸却像一朵带着清晨露珠的百合,微微张开幼嫩的花瓣,在一缕清风中摇曳。已是可以预见绽放后的绝世容颜,定是美丽绝伦。缓缓低下身,勾起她满是泪痕苍白的,消瘦的脸。清澈如水的眼眸透着疑惑不解,微微歪着头,粉嫩的两片小嘴微张,像是在疑惑,“哭?。。痛痛。”充满疑惑的声音,很是幼嫩像是不认人情世故的小孩子。看见她走进的一瞬心微微颤动,怎么会有这么明澈的双眼,仿若星辰般的闪亮,带着孩子的纯洁,让人一眼望去,如进入母亲的怀抱,归家的安全,这双眼没有任何危险。听见她那未经人事的声音,才明白这个孩子。。。是一个痴儿。“笑。。”鼓起一个咧开嘴的笑,唇像张着嘴,露出洁白如明石的牙齿。将这个哭的人摆在怀里,看见过有人这样抱住别人,手轻轻地拍着背“笑笑。。哭。。痛痛。。”明明这样是是而非的几个词,却能够很清楚的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而且明白她那种浓浓的心意,心里那一直压抑的痛像是要冲开一直压抑着的巨石,一下喷出来。连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呢。怎么能因为一个女孩就疼了,还是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可是。。。泪水为什么就这样流下来了,连一点阻止的时间都不给自己。“呜呜”一声呜咽声从怀里溢出,像一匹受了伤的野狼,终于找到了家,躲在母亲怀中哭泣所有的委屈。这一场哭泣,天昏地暗,不知世事。“菲儿。。痛痛”一直到怀里的女孩难受的有些委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才回过神。抬起头女孩一副受了委屈,双目含泪的模样,让人心怜。原来是站太久了,小小的身子受不住了。“菲儿是吗?哪里痛?咝。。。”跪了一天腿早就麻木,要不是有圆蒲,这双腿恐怕早就废了。“痛痛?。。菲儿。。痛痛”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小小的人儿有些明白。“嗯,不痛,菲儿也不痛”知道她也很难受,却关心自己,真的有些心软,这么个上天赐的宝贝,谁忍心让她收哭,手轻轻地在她腿上按摩,“红红。。”看见白皙的手腕上那明显的印记,立刻指着,“不痛的,菲儿,”幸好只是剑芒划过一丝,没有真正的刺入,血已经凝住了,要不让血流这么长时间,也会流血而死吧。安抚着吃惊的小人,将衣袖拉拉,遮掩住那抹刺目的绯红。“还痛吗?”“不痛。。菲儿。。困。。睡睡”折腾一夜,看看外面稀落的晨星,这孩子的这哈欠,星光璀目的样子,颇为可爱。“那就回去睡吧,可认识路”真担心她会丢呢。“路?。。”迷糊的看着他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路,对这个新冒出来的词疑惑不解。“那便不走了,在我怀里睡,可好?”舍不得这个女孩呢,这么小,这般可爱,是一个玉女吧,将自己从哪疯魔的状态唤醒,才没做出傻事。“嗯。。”头像蒜头一样,一点一点,恐怕是困极了。将人抱在怀里,抚着她的背,很快听见她平稳的呼吸声。心奇怪的很安稳,很平静。这个女孩给自己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像是心灵贴的很近,不会有危险的安全,一种冥冥中注定有的亲切。真的很奇特。第一眼见她,就像认识了很久,久别的朋友相见,没有一点排斥。

“夫人。。”一夜未睡的于嬷嬷清晨打了个盹,竟然睡去,睁开眼看见东方一缕金色阳光如出鞘的剑划破万丈灰蒙蒙的天空,若是平常自己还会欣赏一会,可是今天。。自己怎么能睡着,惊恐的跑进去,声音都有些颤抖。“夫人若有个三长两短,老婆子就是死了也不能谢罪,千万不能出事啊,佛祖保佑,上苍保佑”心里转过千转,也就一会的时间,顾不上规矩跑了起来。“夫人。。”看见那熟悉的背影,“夫人。。”声音卡在喉咙里,夫人举手示意,阻止可语嬷嬷的声音,同时将怀里的孩子抱得紧些,挡去噪音。“什么事”看这孩子睡的还很安稳,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放心下来抬头问道。“老奴失礼了”才想起自己刚才慌张的样子,失了礼度。“嗯,你去查查,府中可有总角孩子走失,神识。。不太清楚”心里还是不愿意说这孩子脑子不好,也不知怎么,就不想让她受半点委屈。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