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雅 - 疑问

2013-04-22

这真是一个宁静的清晨。

初雅走进学校里,看着朝阳照射着学校的大楼,是温暖的淡黄色,透着薄薄的微红,玻璃上反射的光,像小精灵在跳舞。

空气很好,很冷,很干净。

也很干燥。

初雅在走进大楼正门之前,深深地呼吸:不管听见什么,与我没有关系……不管听见什么,与我没有关系……她一遍又一遍地警告自己。

从小到大,听见的事情令初雅知道,其实鬼,和人,是一样的存在,对于这个宏大而复杂的世界来说,鬼和人是一样的存在。只不过,形态不同。人,因为能看得见彼此,所以必须伪装,又很难伪装。而鬼,因为知道人不了解鬼,因为做过人所以了解人对鬼的害怕,所以,鬼只记得对鬼本身有利的事情,只记得能够影响人的事情。鬼不需要太费力就能完成最无懈可击的伪装,因为人看不见鬼,所以鬼可以毫无顾忌地只管利己。

但并不是所有的鬼都如此。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了解鬼。初雅看不见鬼,但她能听见鬼的声音。哪怕是在鬼忘记伪装的时候。

鬼不会累,所以鬼可以一直伪装。这是最不容易识破鬼的伪装,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即使听见了,也忽略鬼的言辞,不去理会,不去反应,无论鬼说什么,也就都是徒劳。

不管听见什么,与我没有关系……

初雅踏进了教学大楼的正门。

迎面铺来一阵血腥气息,很微弱,但清晰。

初雅听见了人从喉咙底部发出的呜咽,混沌的,浑浊的,噪音。正门里面的大厅,地板很干净,墙壁也很干净,女同学们来来回回地走动,老师们也三三两两地穿插而过,没有人神色有异。看来,血腥气息,是因为听觉而产生的联想。

初雅拿出耳机,塞进耳朵,将随身的音乐调到最大声,踩着歌手们的节奏,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她自己的座位上,从肩上取下书包,塞进课桌抽屉,拿出书本,听着音乐开始做习题。同学们都到了,不一会儿,就上课了。

第一节课结束了,教国文的男老师明显是内急,匆匆冲下讲台闪身出了教室的门,同学们一阵哄笑……

这又是晴好无事的一天……

初雅在解一道很难的数学题,草稿打了两页纸了,还是没有解出来。不过,她知道答案是什么,就印在习题集的最后几页里面,她只是想要自己摸索出算出那结果的过程。

“美熙呀……”

耳机里的音乐突然传来电流干扰的噪声,英媛的声音就这样见缝插针,从教室前门越走越近,停在了美熙和那几个跟班所在的方向。初雅低着头,取下了耳机,因为电流干扰的声音让耳朵有些疼。她还在动笔计算数学题的答案,没有停止。

端坐在床边的课桌前,初雅眨了眨眼睛,清晨温暖的阳光穿透寒雾,投射在书页上,提醒着她,这分明是充满希望的人间。

“哎,你这个能存几首歌?容量有多少?”

“几百首不在话下,这个容量是按GB来计算的,你说有多少!笨蛋!”

是美熙她们在交谈,议论着美熙哥哥送她的新MP4。

“美熙呀……你能看得见我吗?”

是英媛的声音。

美熙正在显摆她的新玩具,对英媛的问询一无所知。

“你看不见我吗美熙?你们都不能看见我吗?”英媛焦急的疑问一叠连声。

看来英媛已经有所知觉,知道她身上发生了变化,因为没有人跟她打招呼,因为人人都对她视而不见,谁知道呢,鬼总有自己的方式去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人了,但是对于这一点,人也许还真的不知道,尽管多少会猜测一二,但其实也是不必知道的。

“什么东西啊?这里面好大的电流声,歌曲根本都听不清,效果不怎么样好嘛!”

“什么?!要是让我发现你在说谎你就死定了!”美熙恼羞成怒,抢回了她的新玩具,塞进了耳朵里。

“美熙!美熙啊!”英媛的声音螺旋式升高音调,节奏也随着焦虑而加快,“你们都看不见我吗?我是英媛,朴英媛,你们的同学朴英媛啊!”

真是无助,因为越来越大声,方向也更加地清晰,对于初雅来说,就是有一个旧相识的轮廓,站在这间教室的某个角落。初雅禁不住将眼神飘向了那个方向……

英媛的声音忽然停止了。

初雅将视线挪开。“不关我的事。”初雅在心里对自己警告。她不认为有需要让英媛发现自己能听得见她的存在。

不关我的事。

你的生死,不关我的事。

早自习的时间已经过半了,还有一些同学没有来。因为天气太冷,所以学校允许同学们在早自习下课之前到校就可以了,不会记入迟到。

初雅看向窗外,操场上,初升的太阳底下,还有同学在陆陆续续从校门外走进来,穿过操场,走向凹字形的教学大楼正门。

善敏远远地走来了。

学生头的善敏人缘很好,不同班级的广播站成员一左一右簇拥着她,看起来,她们的心情都不错。认真地回想一下,好像上学的时候,从来没有印象英媛会和善敏一起,倒是放学的时候,善敏和英媛互相等待结伴同行的时候比较多——在初雅的模糊记忆里面,是这样子没有错。

初雅定定地看着窗外,善敏她们走得不快,似乎在聊着些什么,脸上的笑容很欢愉。她注意了一下耳边的动静,教室里那个突兀的声音,似乎消失了……不知道,英媛会不会还回来找善敏?

也许英媛也发现善敏来了,会想要跑出去找她吧——但是,没有经过法事超度或者依照“法则”所做的程序,鬼是无法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的,尤其是在室内离世的鬼,会被建筑禁锢,似乎是,那个空间曾经的一瞬,也伴随着鬼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初雅并不确切清楚,只是爷爷的鬼魂曾经告诉过她,他无法离开去世的老宅子,所以,请她转告父母不要卖房子,他不想与生人同住,他想待在他和奶奶的卧房里……所以初雅才会这样猜测。

“啊~~~!”

刺耳的尖叫……

看来是的,英媛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善敏在窗外站定了脚步,扭头朝教室的方向望了望,视线正好与初雅目光相接,很显然,她没有留意到初雅。

她们就像陌生人一样。

但是,善敏却能听见英媛的声音。

初雅看得出来,从英媛那一声尖叫起止的时机,和善敏顿时停住脚步四处回望的时间,恰巧吻合,所以,善敏一定像她一样,也听见了英媛的尖叫。

疑惑不解的善敏,显然被吓了一跳。而在她左右的广播站伙伴们,却没有能听见她所听见的声音,善敏更加困惑。

鬼的声音,除了初雅这样天生能听见鬼语的人,只有跟鬼有很深的感情纽带或者彼此有心事未了的人,能够听见。过去孝贞的声音,善敏和其他同学一样不曾听见过,今天却能听见英媛的声音……初雅大眼睛里的神光凝住,慢慢地,收回了视线,扭头,看向自己的课本。

又有学妹从门外走进来了,对停滞不前的善敏几人打招呼,善敏将对那一声尖叫的疑惑抛诸脑后,继续往教学楼里走。

直到第一节课下课的课间,英媛的声音都没有出现过。

初雅却知道,只是时间的问题,因为善敏,显然在牵挂着英媛。

似乎英媛的电话还能打得通,当然,只是没有人接听。善敏拨了几遍电话,又对着英媛铺着粉红色坐垫的空凳子发呆。初雅冷眼看着,心里想,也许, 孝贞会把她做了的事情,告诉音乐老师,善敏能听见英媛,那么,音乐老师呢?

如果音乐老师真的像英媛企图的那样忘得了孝贞,那么,就一定能听得见英媛的声音,如果那样,还能听得见英媛的善敏,也许就能慢慢地听不见昔日同桌的鬼语。英媛也很可能不会再回来找善敏。

但是,音乐老师能听见英媛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