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雅 - 奶奶

2013-03-31

初雅回到家,在门口拉响铃铛,帮佣阿惠嫂赶脚着出来给她开了门,怯怯地垂头说了声:“小小姐请。”

一楼客厅里亮了灯,墙上的大屏电视里是细水长流的家庭剧,奶奶正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初雅脱了鞋子,轻轻喊一声:“我回来了。”然后她慢慢地走进客厅,坐在奶奶旁边,书包还背在肩上。“奶奶,我回来了。”初雅轻轻又说了一次。

奶奶的头向前伸着,花白短发梳得整整齐齐,鼻梁上架着老花眼镜,定定看着电视屏幕。好半天,老人家的喉间才小小地咕哝了一下,然后咂摸着说:“啊,初雅你回来啦?想上楼吗?想上楼就上楼吧。一会儿夜宵做好了,我让阿玉上去请你下来,我们一起吃。去吧,去吧。”奶奶说话的时候,开始并没有看初雅,只到了最后那两声“去吧,去吧”,视线默默地落在初雅脸上,老花的双眼并不混浊,清得像积年的潭水,没有泛亮的波光,只有寂静深沉。

初雅和奶奶对视一眼,低头应了一声,“是。”然后她就背着书包自己上楼去了。

女佣阿玉从房子里不知道哪个角落默默出现在楼梯教,谦卑地问道:“小小姐,今天需要收拾书包吗?”她没有抬头看已经上了楼几步的初雅,双手谦和地在身前相握,微微曲着腰杆,很标准的女佣礼节。

初雅在楼梯上站了一会儿,如果她需要女佣做任何事,这时候就该作出吩咐,不然女佣就要专心去料理食物了。问初雅要不要收拾书包,作为请示命令的理由,是奶奶对家里女佣和临时帮佣的嘱托。“不用。”初雅斜斜地睨了阿玉一眼,径直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家里这二层小楼,是新买的,爸爸妈妈特地买给初雅和奶奶住的。

以前初雅全家住的地方,奶奶,爷爷,爸爸妈妈,还有初雅和哥哥,都住在一起。不过后来爷爷死了,爸爸妈妈害怕,他们责怪初雅为什么能够听见鬼语,为什么听见了还要来告诉他们问他们,他们把初雅送进病院,直到初雅不再复述她听见的任何事情,才把她接出来。

虽然害怕与忌讳,可还是有父母疼爱女儿的心,他们让初雅进了最好的女高,买了新宅子,请了阿玉和阿惠嫂来照顾她。他们说,初雅走了以后,老宅子里不再有怪事发生,爷爷没有回来过。奶奶不说什么,只是带了爷爷的遗像,来到新宅子,陪着初雅。

初雅并不记得自己跟爷爷有多亲近,其实她小时候就能听见一些看不见样子的人说话做事,只不过那些人说的话做的事,跟她全无关系,她也就从未在乎过。只是爷爷,他要初雅转告妈妈别怂恿爸爸卖老宅子,初雅不能不在意,就这样,她被爸爸妈妈送进了病院。

关于卖宅子这件事,奶奶也死活不同意,甚至宁愿搬出来陪初雅,也不愿意爸爸妈妈把那栋四层楼高的老宅子卖掉。初雅觉得,是因为奶奶也听见了爷爷的声音。

奶奶常说,七八十岁的人了,不能随意打诳语捉弄欺骗人,否则天谴迅捷,老身子老骨地扛不住,还要牵连子孙。可是对于是否能听见爷爷的声音这件事,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承认。奶奶从来没跟爸爸妈妈承认过,连初雅问她,她也不承认。

“你只要知道你自己听见了什么就好。至于是否告诉别人,初雅,要小心阿……”奶奶对初雅说,表情冷冷的脸上,皱纹也纹丝不动。

初雅虽不甚懂,但也似乎不是完全不懂。她知道阿玉和阿惠嫂都怕她,也怕奶奶,她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她进过病院的事在附近人尽皆知,她只能逼自己不去在乎。逼着,逼着,她也就真的不在乎了,就像在学校里对同学们那样。

初雅的房间,是清水蓝色和浅灰色的组合,没有别的杂色,不同颜色封皮的书,校服上的红领结,这些颜色相异的东西,都被收进了浅灰色的柜门里。鞋子,台灯,相框,这些会经常移动使用的小物件,全都是黑色。初雅愿意用安静的颜色,而她喜欢的颜色,她不想让任何人通过房间的陈设推测得知。

就像她从小听见的那些声音,她不喜欢说出来。小时候,是害怕,现在,是不喜欢,因为不喜欢,所以才不提起。

但对于孝贞,是例外。初雅同情孝贞,也听得出来,孝贞很想一直守护者音乐老师。因为没有人知道,孝贞才能一直留在老师身边。可是……

初雅轻轻地叹气,忘了奶奶也还没有吃完饭,就坐在她对面。

可是出现了英媛,老师的心意动摇了。不过,从今晚的情形听上去,孝贞已经了结了这件事情。初雅捧着小小的一碗汤,静静地想。

“其实阿玉做的东西真的一般。”奶奶忽然用老态龙钟的声音颤巍巍议论起来,“味道生涩凑合,像极了以前坐飞机去水城的时候,机上的乘务员端上来的快餐。”奶奶一边扁嘴说着,一边看着初雅,老潭深水一样的眼睛里,似乎没有疑问。

初雅放下了碗筷,把奶奶从椅子上扶起来,扶着她一步一步,数着台阶上楼,到初雅房间里坐下。

初雅关上了房间的门,拿起电话,打到佣人居室里,叫阿惠嫂去清理餐桌,还有关上客厅的灯。然后,她转过身,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奶奶。

“你是不是……又听见了什么?”奶奶招招手,让孙女坐到她身边去。

初雅站着,不动。

奶奶的手垂了下来,轻轻摩擦着手掌,又放在两个膝盖上面。“是学校里的女学生,还是别的什么人?”老人家的声音始终不脱冷静,目不转睛地牢牢盯住初雅。

初雅点了点头,慢慢将视线挪向窗外。

窗外面,一株颇有些年纪的龙爪柳,纵然生得不算太高,但也比只有两层的小房子要高些,枝桠扭曲地伸展着,如同一只苍劲的手在月光下舞动。

“哎,可惜了,都是学校里的孩子。”奶奶颤巍巍探前身子,拍了拍初雅放在书桌椅子上的黑色书包钱袋,再次示意她坐下。

这一次,初雅顺从奶奶的意思,坐下了。黑色的旋转椅滑动了两下,更靠近墙边浅灰色的书桌和上面的黑色阅读灯。

“是怎么去的?”奶奶冷静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试探。

初雅忽然感受到,奶奶这是在关心她。可能因为今天晚上,其实在她的心里,并不是真的觉得听到那一切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而奶奶,精明的奶奶,她看出来了。

“是因为贪心,得到之后还要过分地苛刻,并不真心对待。”初雅冷冷地说。英媛去了吗?孝贞到底是用什么溅出了英媛的血花?明天去到学校,孝贞的声音还在吗?英媛她,会有声音吗?恨她的是死了的孝贞,善敏,善敏和英媛之间,存在能够维系声音的纽带吗?……初雅不知道。她同情孝贞,可是对英媛,她也不知道英媛该得到怎样的对待比较合适,她大致能够理解的是,孝贞为什么要驱赶英媛……似乎,也是迫不得已。

奶奶看着初雅,孙女独自想得出神,并没有留意到她这老人家静静地在一边。“哎……”奶奶长长地叹息,“人会贪心的,大都是因为自己想要啊,不懂得真心对待,可能是因为太想要又从来都没有拥有过,所以才怕付出了真心,怕竹篮打水,比没有的时候更痛苦……说到底,也是可怜的。”

是吗……英媛可怜吗?妈妈自杀,爸爸长年出差,如果英媛说的是实话……可能吧,因为不曾拥有过温暖的爱,所以拥有的时候反而觉得刺痛,然而,又抑制不住地真心想要,所以才全力抢夺,所以才用力攫取与试探,所以才紧紧收住真心。“奶奶。”初雅不再看窗外苍劲的龙爪柳,而是看着奶奶,带着信赖与疑惑。

“奶奶,可怜的人,会不会伤害另一个可怜的人?可怜的人,脆弱的人,善良的人,会互相伤害,会这样么……”初雅站起来,靠近奶奶,伸出右手,轻轻贴近奶奶的面颊。肌肉松弛布满皱纹的脸颊,也有着松软的温度。

奶奶仰头看着初雅,双眼随着微笑变得混蒙,“人啊,本能就是保护自己。动物的本能,加上情绪,可能还没有动物的天性纯净。”说完,奶奶又是轻轻地一叹,站起来,颤颤巍巍,走出了初雅的房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