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雅 - 广播里的声音

2013-03-31

虽然英媛没有听劝疏远音乐老师,但是善敏对英媛还是一样。她们似乎很喜欢在一起说悄悄话,有几次,在课间,初雅都看见善敏带着英媛走进楼梯拐角的地下室,然后回身四下望望,轻轻地关上门……

时间过得很快,她们成了学姐,善敏成了学校SMG广播电台的主播。

春夏秋冬,很多个午后,初雅独自坐在餐厅里的时候,会拔掉耳中的音乐,听听善敏今天又要说些什么。在别人嬉笑打闹的午餐,初雅是把善敏的声音当成一种陪伴。

虽然说是同学,可是初雅并没有和善敏说过什么话,善敏的声音对初雅来说,既有作为同班同学的熟悉,也有作为一般人存在的陌生。

在初雅看来,这样子,刚刚好,作为陪伴,足够了。

学生餐厅在大楼里面,而教职员的餐厅在大楼外面,操场的另一边。音乐老师以前经常来学生餐厅,一个人默默微笑着吃饭,只有初雅知道,孝贞就坐在老师旁边的椅子上,偶尔有愿意亲近音乐老师的小崇拜者出现,孝贞会站起身让出她的座位,站到老师身后……初雅依旧知道,只有她能听见,除了音乐老师。

可是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音乐老师好久都不来学生餐厅了,今天,她和英媛坐在一起吃饭。

孝贞在哪里呢……初雅闭上眼睛,没有听见孝贞的声音。

“老师总是带着这几张乐谱,是很喜欢这首曲子吗?”英媛忽然翻开了音乐老师经常抱着的墨蓝色文件夹,抽出几张乐谱,轻轻视唱……

那是孝贞的曲子……尽管断断续续,初雅仍然听得出那熟悉的曲调,是入学仪式表演时孝贞领唱的一段乐谱。

“老师,老师!”孝贞的声音终于喘息着出现,似乎追逐寻找了很长的路途,“这是我的曲子,这是老师最喜欢听孝贞演唱的曲子啊!”

初雅低下了头。孝贞声音里的孤独无助,透露着疼痛。

“那么,从今天起,老师教我唱这首曲子吧?”英媛微笑着,侧着脑袋,看住音乐老师。就在孝贞话音刚落的时候。

初雅忽然明白了。

除了天生就能听见鬼语的她,其他人,是听不见鬼语的,除非,那个人和鬼之间,有着强烈的情感牵系。像音乐老师和孝贞,她们彼此有着强烈的爱,或者说,曾经有。而现在,孝贞越来越恨朴英媛,似乎……英媛也在恨着孝贞,恨她的存在,也可能……是嫉妒。总之,英媛与孝贞之间,也有了情感的牵系,所以——在憎恨和嫉妒心强烈的时候,英媛可以听见孝贞!

“不行!”孝贞的声音急促地表达否决,带着哭腔,“绝对不行!老师,您绝对不能允许!那是孝贞的曲子,那是孝贞带着对老师的爱认真演唱过无数遍的曲子!老师,请您不要答应她!”孝贞苦苦地哀求着……

初雅看见,英媛等待的双眼中间,闪过一抹又冷又狠的厉光,可是,那张线条柔和楚楚可人的脸,还是微笑着。“老师?”英媛在孝贞不住哀求的声音中,轻轻推了推老师的胳膊。

“朴英媛!你太过分了!要窃取所有我和老师拥有的纽带,你太过分了!”孝贞厉声指责的,是她不知道能否听见自己声音的英媛。

音乐老师的双眼,静如死水,她缓缓抬起手,从英媛手里拿回了乐谱,细致地叠整齐,放回了墨蓝色的文件夹,轻轻盖上……

孝贞的声音开始如释重负地哭泣。而就在这哭声中,英媛眨了眨眼,若无其事般,指了指餐厅墙上挂着的喇叭,“老师,现在在里面讲话的,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喔!我们好得就像爱人一样!我真希望一整天都和她在一起说话啊……”

音乐老师的双眼,闪过一丝惶恐。

广播里,善敏正在悠悠地念着一首小诗:“你说陪我到世界的终结,我多么希望,这是不变的诺言……虽然曾经逃过爱情的梦魇,可我庆幸还有你,留在我身边,至亲的容颜。”

“啊~~~!”

在孝贞的哭泣后面,穿透一声兴奋的尖叫,美熙跳起来,带起了餐盘,饭菜飞溅得到处都是。“这是我写的诗,这是我写的诗!”美熙兴奋地抓住一个她的小跟班,扳着那人的肩膀拼命摇晃,“我投稿到广播站的诗,善敏念出来了!噢!天哪!噢!天哪!”

在大家的惊愕中,连孝贞的哭声都渐渐低下去。

“爱情的……梦魇?”英媛轻声地重复着,看着美熙,不可置信。

“哎哟!不要对号入座嘛!想象,”美熙伸出左手食指,指着她脑袋上左边的太阳穴转了三圈,谆谆善诱般对着英媛启发,“想象懂吧?作家不可能体验一切,所以想象力是最重要的天份之一……想象,懂吗?”

“哦哟!作家……嗬嗬嗬!”美熙的跟班们开始起哄,笑闹作一团。

初雅摇摇头,起身将餐盘端到了餐厅出口的回收处。美熙似乎不明白,那首小诗,是因为广播里善敏的声音,才那么动人。

音乐老师抱着墨蓝色的文件夹离开了,伴随着孝贞的吞声饮泣。

英媛还是学会了那首曲子,在期中音乐课自选曲目考试中演唱,那一次,孝贞没有为她和声,以后都没有,音乐课上,初雅和其他人一样,在示范演唱时,只能听见英媛一个人,越来越悦耳的声音。

直到今天晚上。

走出大楼前,路过音乐教室,初雅听见了里面的声音。英媛在练习,孝贞的声音在轻轻附和。听上去,英媛的心情很好,没有嫉妒,也没有憎恨。善敏从初雅身边路过,竖起右手食指对她轻轻“嘘”了一声,从半掩的门缝中悄悄走进了音乐教室,初雅看着善敏的背影,从她小心翼翼的动作推测,善敏是在打开手机理的录音器。

孝贞的声音还在,初雅定定地看朝英媛身边了一会儿,孝贞应该就站在那儿,脸望着善敏,因为她的声音朝向和英媛不同,英媛向内,孝贞向外。就在初雅推测的同时,那声音停了。几秒钟之后,就在初雅面前,孝贞的声音响起,“难道,你也能听见?”

初雅眨了眨眼,离开音乐教室门口。

英媛一直不停地在唱,慢慢地,孝贞的声音又加入了进去。

初雅走远的时候,英媛的声音已经消失在耳边,孝贞忽强忽弱的伴唱却一直在脑海里回旋,中间,只停了很少的时间,可能有几十秒,在初雅走下随后一条楼梯的时候,又响起了,却多了一些情绪……

初雅不坐电梯,因为她知道孝贞是在那里终结了躯壳的生命,在音乐老师不在的时候,孝贞就住在那里。

孝贞声音里多出的情绪,是决定,决绝的决定。“朴英媛,我必须要让你离开。你逼迫动过手术的老师,要求她用破损的声带为你歌唱,你知道,她有多伤心吗?可是,她的心意,已经慢慢转移到你的身上了。你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朴英媛,你贪婪得到的心意,你怎么还可以这样凌虐?!老师她,流着眼泪,掰断了一张我们汇报演出的碟片,我知道,她为了你,几乎准备要忘了我了。可是朴英媛,你说老师的味道像你的妈妈,你真的爱你的妈妈么?你真的爱老师吗?她爱你,她已经爱上了你,”孝贞平静地说,声音里,有疼痛难忍的起伏,“爱得她连属于我和她的乐谱掉在了走廊里,都不知道……朴英媛,老师很孤独,可是,孤独的她,用受伤的声音为你唱歌,你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严酷地要求,要这么冷漠地伤害她……我必须让你离开她,必须!”

从大楼里走出来的人变得越来越稀少。

初雅静静地站在大楼外面,夜空笼罩在头顶,学校广场地面的灯光和远处高层住宅零落的万家灯火,像莹火一样。初雅转身,静静看着大楼,几乎所有教室的灯都灭了,只有稀疏的几盏灯,还有走廊里,那些猩红色黯淡的夜灯。一个身影慢慢踱步转弯,走进了大楼看不见的深处,瘦削的倩影,长头发,初雅觉得,那是音乐老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人影从走廊边上闪过,转进了楼梯拐角处,那齐耳的娃娃头,好像是善敏的样子。

音乐老师离开了,善敏也走了……那么,孝贞,现在就剩下你和英媛在里面了,是吗?

善敏还没有出现在楼下大厅门前,在渐渐低下去的人声中间,初雅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

一个溅起血花的声音,就像初雅在劳作课上,刀片划进肉里的声音,锐利,迅速,冰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